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64章 我的确是爱他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行了行了,咱们还是先上去吃饭吧!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好了。”颜怡见情况不对劲,赶紧开口打圆场。

    之前都没看出来,权果这个小子居然也是个暴脾气,简直就是权夜的翻版。她还以为,只是怂包一个呢!

    颜怡租的房子在三栋八楼,三个人走到楼下的时候,径直走进了二单元的门,正好被从一单元出来,下楼遛弯的李丽看见了。

    李丽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又觉得像极了,于是就偷偷摸摸的跟后面一起进去了,待他们进电梯的时候才看清楚,的确是权夜跟他的儿子没错。

    可是,那个女人她却不认识。他们父子俩跟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那郑夕晨呢?

    想着想着,李丽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又上了楼,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李强。

    而李强听后的第一句话却是:“果然是那小子?还以为看错了呢!那女人是不是留着黑色的长直发?”

    “是啊!你也看见了?”李丽好奇,既然看见了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看见了,这么说那个权夜已经移情别恋,甩了郑夕晨那个小贱人了?”李强冷笑一声,又开始打起了坏主意。

    李丽在他旁边坐下,猜测:“我看像。不然他们父子俩怎么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家人似的。”

    “明天去打听打听郑国安在哪个医院,既然权夜已经把她给甩了,那咱们还怕什么?”李强摁灭了手中的烟头。

    郑夕晨那个小贱人怎么说也在权家生活这么长时间了,就算被甩了,身上肯定也还有钱。多的不说,几万块应该是拿的出来的吧!

    现在没有了权夜撑腰,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八楼,颜怡拉着权果先走出去,权夜在后面不情不愿的跟着。

    打开门,再打开灯,颜怡转身见权夜还没进来,就喊了他一声,“怎么还不进来?”

    “不进去了,把果果的东西给我,我们直接回去了。”权夜还想着赶去医院照顾郑夕晨,发生车祸她一定很害怕,醒来看不到自己,心里会有不安感吧!

    “爸爸。”

    权果一听,立马走到权夜的身边抓着他的胳膊说:“进去,进去吧!妈妈做了好多好吃的,你不进去吃,妈妈会伤心的。”

    颜怡也趁机走到门口,打起了感情牌,“都是你爱吃的。清蒸鲫鱼,红烧排骨,小炒肉……”

    “妈妈准备了一下午,切菜的时候还不小心切到了手。”权果说。

    权夜听了,视线不自觉的转向了颜怡的手,只见左手有两根手指都用创可贴贴着的,看上去挺严重的样子。

    “留下来吧!只是吃一顿饭而已。”颜怡知道权夜心软了。

    既然人家好心一片,权夜也就不忍心再拒绝,于是跟着一起进去了。想着吃顿饭也挺快的,应该能在郑夕晨醒来之前赶过去吧!

    “爸爸,你看,妈妈做的菜不仅味道很香很好吃,还很好看呢!”权果一个劲儿的在权夜面前替颜怡说话,这让权夜的心里有些堵得慌。

    这孩子真的把颜怡当成他的妈妈了,可如何是好?

    如果现在告诉他真相,就如同颜怡之前所威胁的那样,权果肯定会受不了的。而郑夕晨本就因车祸脑震荡,估计也受不了这种刺激。

    说到底,这都要怪他,要不是他当初为了救颜怡而把权果带到这个世界上,若不是他心里放不下颜怡,而一味的给权果灌输颜怡就是他妈妈的思想。

    现在,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权夜挨着权果坐下,颜怡拿来了红酒和杯子,刚准备给权夜倒酒,就听他说:“我不喝。”

    喝完酒是不能开车的,可是他吃完饭就要离开。

    “只喝一点点,好吗?”颜怡自顾自的开了酒,然后倒了半杯送到权夜的面前。

    因为过去曾有过那么亲密的关系,所以颜怡太了解权夜了,也总是有办法改变他强硬的态度。

    “我说了,不喝。”权夜把酒放到一边。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有些僵硬,也有些冷,这一天权果是等了好久的,可是糟心的是,爸爸对妈妈却没有感情了,就像陌生人一样。

    而颜怡只是对着酒看了几秒,然后就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吃饭吧!多吃点菜,我做了很久。”

    权果看看颜怡难过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有些难过,他太心疼妈妈了。

    今天下午妈妈做饭的时候他特意问过了,问她为什么要离开自己和爸爸。妈妈说是因为自己当初生病了,不想连累他和爸爸,所以才选择离开,自己一个人承受痛苦的。

    而现在病好了,所以就立马回来找他们,谁知道爸爸已经结婚了。

    “妈妈。”权果看着颜怡一直不停地喝酒,有些担忧,喊了她一声,便把目光转向了权夜。

    其实在权夜的心里,虽然郑夕晨是排在第一的,对颜怡也没了爱情。可毕竟曾经在一起过,也深爱过,所以要说完全不在乎,也是不可能的。

    至少还是朋友,而看见朋友这个样子,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便在权果开口让他帮忙劝说之前,就主动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颜怡身边夺过了她的酒杯。

    “喝酒伤身,就算再喜欢,也得节制一点。”

    “喜欢?”颜怡也站了起来,对上权夜的眼睛就开始不住的流泪,“你觉得我喜欢喝吗?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喝过酒吗?”

    以前权夜总说,女孩子喝酒不好,在没人保护的情况下容易吃亏,所以她就记在了心里,自那以后也再没喝过。

    直到跟权夜分开后,才又开始喝起来。谁知古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借酒消愁愁更愁,酒不醉人,人自醉。

    “过去的事,无需再提。”权夜并不想回忆。

    自从爱上郑夕晨的那一刻起,过往的好与坏,他都已经一并放下。在他的生命里,也只关注未来,而不再怀念过去。

    “过去的事无须再提……呵!”颜怡冷笑一声,夺过酒杯,“那我喝酒,似乎也跟权总你没关系了吧!”

    一杯又一杯的红酒掺杂着眼泪下肚,颜怡不胜酒力,很快就喝得酩酊大醉,一会儿大哭不止,一会儿又仰着头大笑,吓得权果赶紧跑去了权夜的身边。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谁醉成这样,简直就跟疯了一样,太可怕了。

    “爸爸,妈妈是不是喝多了,醉了?”权果问。

    权夜把他拉到一边,然后过去抓着了颜怡的胳膊,制止道:“别再发疯了,既然醉了,就好好休息吧!”

    “权夜……”

    颜怡顺势攀上他的脖子,接着将脸慢慢贴近他,一开口,满是酒气,“我知道你恨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这几年我过的也很痛苦,时常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么美好,那么让人羡慕嫉妒……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问题,你该问你自己。”权夜淡淡的说。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若当初她没有那么狠心的离开,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权夜敢对天发誓,当初对颜怡的感情比天阔,比海深,比金坚。可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在她的心里,却根本比不过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原谅我好吗?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我会好好的爱你,好好的爱果果,我们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一家人。”颜怡趁着酒劲儿把头靠在了权夜的胸口,然后两只手死死的还住了他的腰。

    权果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自己先跑去房间,他觉得妈妈应该能打动爸爸,让他回心转意。

    真的好希望,从今以后他们三个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再也不要让任何外人掺和进来了。

    至于郑夕晨,权果虽然觉得很讨厌,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点不忍心诅咒她,也希望她能再嫁个好人,过的幸福一点吧!

    “松开,你喝多了,别胡说。”权夜试图掰开颜怡的手,可是她抱的太紧了,根本掰不开。

    或者说权夜害怕伤到她,没办法使太大的力气。

    “我没胡说。”

    颜怡抬起头,唰的又是两行眼泪无声的滑下,用倔强的语气质问权夜,“你敢发誓你对我真的没有一丝感情了吗?别自欺欺人了,如果真的没有,你现在也不可能在这里。”

    “我之所以会在这里,完全是为了权果。”权夜说的是真心话,可是他心里很清楚颜怡不会相信。

    因为从小到大她都过于自信,她心里肯定直到现在都坚定的认为着,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深爱这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权果?”颜怡的确是这样的,便又开始自说自话起来,“他在你心里有多少地位,我不清楚吗?拿他当借口,还真是把我当傻瓜看。”

    “我没有把你当傻瓜,也没有拿他当借口。我的确是爱他,很爱!”权夜语气坚定的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