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63章 谁让你过来的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从手术室出来是一个小时后,医生说她只是轻微脑震荡,以及胳膊受了点外伤,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让权夜既觉得惊喜又觉得意外,同一辆车里的两个人,为什么司机一命呜呼,而她却只是受了点小伤?

    医生解释应该是郑夕晨机智,选择了最安全的位置,并且系上了安全带才会如此。否则,估计肯定会司机一样。

    把郑夕晨给安排到郑国安隔壁病房后,权夜就打电话给秘书,让她找两个看护过来。现在不仅是郑国安需要照顾,连郑夕晨也需要人照顾了,不找看护是不行的。

    “两个吗?”秘书跟权夜确认。

    “对。”权夜想了一下,又改口,“等等,还是找三个吧!越快越好,最好马上就能过来。”

    郑夕晨这边他暂时能照顾着,可是郑国安那种情况,却是离不了人的,护士也不能二十四小时的看着。

    “好的。”秘书说:“我知道了,现在就去办。”

    挂了秘书的电话,权夜才翻看了来电记录,居然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家里的肯定是管家打来了,于是就给回拨了过去。

    他也猜到应该是权果有消息了,果然管家一接电话,就告诉他说:“先生,果果刚才回来了。”

    权夜一愣,立马问:“现在在家?”

    “还有……颜怡小姐也回来了,是她把果果给带走了。”管家补充说。

    颜怡这两个字,让权夜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居然真的回国了?还带走了权果,这是想干什么?

    权夜又问了一遍,这才清楚得知来龙去脉。

    原来权果的确是离家出走,后来遇上的颜怡,还跟她在外面住了一晚,上午两人一起去家里拿走了权果的衣物。

    可是,即便如此,权夜仍然有些生气,就算是权果不是她从家里带走的,她凭什么要去拿走权果的衣物,让他的儿子跟她住一起?

    真把自己当成是权果的母亲了?

    如果是在几年前,权夜想自己应该会感激她,可是现在,没必要了。因为权果的生母,已经来到他们身边了,他们一家人很幸福,容不下任何人搅和进来。

    看护是三点半来的,郑国安那边的情况跟两个看护交代好后,权夜又把另外一个安排在了郑夕晨这里,然后自己就匆匆忙忙的先赶回去了。

    郑夕晨就是因为权果的事情而受的伤,所以现在最关键的事情,就是先把权果给找到带回去,以免她醒来后还得担心。

    到了家,阿菲一看到权夜,就赶紧上前打小报告,“先生,小少爷被颜小姐给带走了,我和管家怎么拦都拦不住。”

    保镖也是如此,因为都怕会误伤到权果,就只能任由他们去了。

    “管家呢?”权夜刚问,管家就从楼上下来了。

    他快步走到权夜面前,问:“先生,夫人怎么样了?”

    权果虽然重要,可是平时郑夕晨待他们都跟家人一样,一点也没有拿他们当下人看待。所以,在他的心里,郑夕晨也是同等重要的,必须关心。

    权夜说:“没什么大碍,果果和颜怡是怎么回事?”

    管家回答:“果果一个劲儿的嚷嚷着要跟妈妈住,颜怡小姐也是一样的态度,非要把他给带走,说是会短信告诉你她的地址。”

    不过可是看权夜这样子,管家也猜到了,颜怡应该还没有跟他联系过。否则,他也不会赶回来问他们情况了,应该是直接过去颜怡那边吧!

    “是的先生。”

    阿菲实在是不喜欢颜怡,就使劲儿的在权夜的面前煽风点火,希望权夜能马上把权果给带回来,“那个颜小姐的态度强硬的很,无论管家怎么阻止,她就是要带走小少爷,还煽动小少爷一起反抗。”

    真是不知道,先生这么好的人,之前怎么会喜欢那样的女人。虽然长的的确是好看,但感觉人品比郑夕晨差远了。

    而且,仔细看看,权果跟她长得也一点都不像,相反跟没有血缘关系的郑夕晨有点像,真是好奇怪。

    几人正说着话,权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个号码他虽然没有存,但却是有印象的。如果没猜错,正是颜怡。

    “喂。”

    “我回来了。”

    颜怡正躺在沙发上,语气轻快的说:“你忙好了吗?忙好了过来吃晚饭吧!我今天跟果果一起去超市买了很多菜,还买了红酒。”

    “为什么要把他带走?”权夜的声音听起来很冷。

    颜怡知道他这是在生气在怪罪自己,可是却选择了装傻充愣,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语调说:“果果说他很想我,是他自己要跟我住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权夜,你应该不想伤他的心吧!”

    这最后一句话里有两层意思,她知道以权夜的聪明头脑,是能够听出来的。

    为了追回权夜,她真是连最卑鄙的手段都使出来,这也算是报应吧!曾几何时,她是那么的高傲,藐视一切。

    可是现在,却将自己置于了最低的位置。要不是她当初瞎了眼,抛弃了权夜,又怎么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手机递到了权果的面前,权果迟疑了一下,才凑近对权夜说:“爸爸,是我要搬来跟妈妈一起住的,你别怪她。”

    “你们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去接你回家!”权夜说。

    不管颜怡把权果带去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不能让她再接近权果了。因为,这必定会伤了郑夕晨的心。

    “我不要回去。”权果坚持,“我就要跟妈妈住在一起,如果你非要接我回家的话,那就不让妈妈把地址告诉你了。”

    “权果!”权夜暴怒,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还学会威胁他了。

    “听见了吗?并不是我强迫他来的,而是孩子想妈妈了,自己要跟我过来的。”颜怡的解释风轻云淡,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得意。

    她心里很清楚,只要权果站在自己这边,那就算权夜再怎么恨她,也不可能拿她怎么样的。不管怎么说,权果都是他的亲生骨肉。

    而权夜这个人占有欲强,就算不喜欢权果这个亲生骨肉,也决不能容忍他被别人给带走。所以最后的最后,他必定会妥协。

    “妈妈?”这两个字彻底激怒了权夜,“你觉得自己配让他叫妈妈吗?颜怡,你根本不配,也没有资格让他这么叫你。”

    颜怡的心因为权夜的话狠狠刺痛了一下,可是却没有在权果的面前表现出来,“如果你觉得不配,大可以把你想说的话告诉他,只要你不怕他会接受不了。”

    “你……”

    “权夜。”颜怡又根据自己对权夜的了解,先强势了一波,随后语气又软了下来,恳求道:“别这样对我,过来一起吃顿饭吧!就当是……为我这个老朋友接风洗尘一下,嗯?果果也很想你能过来,一家三口一起吃顿饭呢!”

    “地址发给我。”被颜怡猜中了,权夜的确是妥协松了口。

    可对权夜来说,这却并不是妥协,而是他必须要这么做。因为只有摸清楚颜怡的住处,才能找到权果,权宜之计罢了。

    在去往颜怡家的路上,权夜的心里一直记挂着郑夕晨,实在是没办法放心,就只能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阿菲也去照顾着。

    好歹是家里请的女佣,怎么着也比外面找来的看护靠谱。

    车子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权夜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才又给颜怡打去了电话,“哪一栋?门牌号多少?”

    “你到了?等一下,我跟果果下去接你。”颜怡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喊权果,“果果,你爸爸到了,咱们下去接他。”

    权果从沙发上下来,有些担忧,“可是妈妈,爸爸会不会不吃饭,直接把我带走啊?我不想走。”

    “别怕,妈妈不会让他带走你的。”颜怡安慰。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小区门口,坐在车子里的权夜一眼就看见了他们。颜怡跟上次在a国相见时没什么变化,不过是从卷头发变回了直头发。

    “果果。”颜怡扫了一眼,问权果,“哪辆是你爸爸的车?”

    之前她还跟权夜在一起的时候,权夜开的是一辆兰博基尼,可是这里却并没有,想必已经换车了吧!

    “那辆。”权果前后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辆车说。

    颜怡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下一秒权夜就从车里下来了,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她能清楚的看见权夜的表情,满是冷漠。

    呵,若是以前,他怎么舍得如此对待自己?

    “谁让你过来的?”权夜走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权果,而直接无视了颜怡。

    权果下意识的躲在颜怡的身后,探出脑袋,回他说:“我就是想跟妈妈在一起。”

    “你妈妈现在在医院!”权夜的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小火苗。

    而权果却并不畏惧,而是抓着颜怡的手,怼他,“我妈妈才不在医院,那个女人不是我妈妈,这里的才是我妈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