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61章 为什么要瞒着我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权夜找了整整一晚上也没找到权果,管家着急的一个劲儿的让他报警,可是报警有什么用呢?以他这么大的势力都没找到,更别说那帮子人了。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权果应该不是被什么歹徒给绑架了,不然肯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如此想来,虽然没有一点线索,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好事了。

    到家没一会儿,郑夕晨来电话了,问权夜突然从医院离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权夜不想让她跟着担心,就说:“没什么,工作上的事,已经解决了。”

    他总是喜欢拿工作当借口,郑夕晨已经习惯了,但是这次直觉告诉她不是工作相关的事。为,她一直觉得心里很不安,好像跟权果有什么关系。

    “果果呢?”郑夕晨问。

    权夜一惊,愣了两秒才说:“在楼上,已经睡觉了。”

    郑夕晨不是很相信,“真的?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好像出什么事情了,心里特别的不安。我……想回去看看他,然后再过来。”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母子连心吧!

    权夜因此而有些感动,可一想到郑夕晨回来就会发现权果不见了,而跟着着急上火,就说:“别回来了。他的确是出了点事情,被我揍了一顿,现在正在房间里生气,你回来也没用。”

    “什么?”

    郑夕晨不淡定了,“好好的你揍他做什么?他还只是个小孩子,不管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也不能揍他啊!”

    这个权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你就别管了,早点休息吧!”权夜说:“该管教的时候就要管教,不能再惯着他了。”

    “可是……”郑夕晨话还没说完,郑国安就开口说想喝水,于是只能对权夜说:“行了,爸要喝水,我先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哄哄果果,别再揍他了。”

    嘟嘟嘟……手机里传来阵阵忙音,权夜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上了楼。

    走到权果的房间门口,他静静的在那儿站了数秒,然后推门走进去,打开灯,里面却再也看不到权果小小的身影,顿时心里空荡荡的。

    从权果出生到现在,权夜从来都没有让他从自己的视线离开超过一天,就算是出差,也会每天视频。

    可是现在,他却不知所踪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得回来。

    转身,看到被自己踹坏的门,权夜的心里又是一阵难受。或许,今天自己做的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吧!

    景言是第二天早上才回去的,lisa只知道他替权夜做事去了,却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一回去,就追着他问:“去干嘛了?一夜都不回来,打你手机也不接。”

    “手机丢了。”

    景言告诉lisa,“权夜的儿子不见了,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手机是在找他的过程中弄丢的。”

    他就知道lisa会担心,可是自己是单独行动了,又没有人可借手机跟她说一声,就只能挨到天亮,等回来再解释了。

    “权果丢了?”lisa大感意外,继续问:“他怎么会丢呢?是去外面玩走丢的吗?”

    景言也不清楚内幕,便说:“听燕青说是自己从家里跑出去的。”

    这下,lisa更困惑了,“可是,权家守卫不是一向都很森严的吗?”

    而且郑夕晨对权果视如己出,一向照顾周到,怎么好好的孩子会丢?想了想,她便给郑夕晨打了个电话。

    正好两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联系了,而lisa也放弃了那见鬼的营养师培训课。

    都说圈子不同不必强融,她跟郑夕晨很明显就不是一个圈子的,然而为了自家的生意,却还是不得不强融。

    “喂,夕晨,听说权果不见了,怎么回事啊?”lisa问。

    此时,郑夕晨正在给郑国安喂水,一听到权果不见了,手上的动作立马就停了下来。端着半碗水的手僵在了空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果果不见了?你听谁说的?”

    lisa说:“景言啊!昨天晚上权总让人把他叫出去,帮忙找了一整晚都没找到,怎么,你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在医院照顾我爸。”郑夕晨有些慌了神,“lisa,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权夜发生了什么事。”

    权夜一整晚都没有睡觉,坐在床边发了一夜的呆,满脑子想的都是从出生到现在这几年里发生的事情。

    起初,他对这个孩子并没有任何感情,只把他当成是救颜怡的工具而已。可是,当颜怡恢复了健康,毅然决然离开后,他突然发现这个脆弱的小生命居然是那么那么的依赖他。

    甚至,没有他就有可能活不下去。

    后来在给权果治病的过程中,权夜才发现自从他来到自己的身边后,自己的内心就多了一份责任感与一份柔软。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权夜本以为是燕青那边有消息了,便赶紧起身走了过去。

    可是,拿起来一看却发现是郑夕晨。这么早就来电话,难道是郑国安有什么情况了?

    “喂。”

    “权夜。”电话一接通,郑夕晨就开门见山的问:“果果不见了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你怎么知道?”权夜有些惊讶。

    郑夕晨说:“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先回答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她就有很强烈的感应,可是权夜否认后,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家里有管家和阿菲照顾着,门外又有那么多保镖守着,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事的。

    然而,却偏偏出了事。

    “我去医院的时候,他趁着保镖换班的时候偷偷溜出去了。”权夜眼见着瞒不住了,就只能选择坦白。

    那四个保镖他已经全部开除了,换班门口居然会断了守卫,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当然,也会是最后一次发生。

    “他为什么要自己偷偷溜出去?”郑夕晨觉得,权果根本不是那种任性到那种地步的孩子。

    “因为我打了他。”权夜说:“他心里应该很恨我吧!”

    “权夜!”郑夕晨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那么小一个孩子,都不是很懂事,打他做什么呢?权果生性刚烈好强,这么一想,会离家出走也不奇怪了。

    酒店房间里,颜怡和权果一直睡到将近十点才醒。

    长这么大第一次跟妈妈睡觉,按理说应该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才对。可是,权果却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半夜总是做噩梦,然后惊醒。

    不过,颜怡却睡得很沉,并没有发现。

    “妈妈。”权果睁开眼睛,见颜怡已经坐起来了,便叫了她一声。

    颜怡捋了捋自己的长发,扭头,见权果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对自己看着,便伸手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蛋,“果果醒了,怎么样,睡得好吗?”

    “不好。”

    权果一骨碌爬起来,抱着颜怡的胳膊说:“总是做噩梦,好吓人。”

    颜怡笑了笑,“是吗?那跟妈妈说说,你梦见什么了?”

    “梦见……”权果迟疑了一下,摇摇头,“算了吧!不说了。”

    其实他梦见的全是郑夕晨,一会儿梦见她哭的声嘶力竭,一会儿梦见她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想想都吓人。

    真是的,好好的自己怎么会梦见那个女人呢?

    “起床吧果果,等会儿跟妈妈去看房子。”颜怡下床,把权果的衣服扔给了他。

    权果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虽然平时在家几乎都是阿菲,或者郑夕晨给他穿衣服。但是,他自己也能穿的很好,三下五除二就给穿上了。

    颜怡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在他心里,这小子就是个不受宠的孩子,自然不会受到小少爷般的对待,估计在家什么都要自己来吧!

    “真棒,果果,居然能把衣服穿得这么好。”她皮笑肉不笑的夸奖了一句。

    而这简单的一句夸奖,则让权果高兴的手舞足蹈,他之所以二话不说就自己穿了衣服,而不是撒娇让颜怡帮忙穿,就是想让她看看,自己有多棒而已。

    两个人一起去柜台退了房,颜怡就拉着权果上了出租车,直奔她昨天跟房东约定的地点。

    小区门口,权果热的有点睁不开眼睛,他把头靠在颜怡的身上,说:“妈妈,我好饿好热啊!我们到底在这里等谁呀?”

    “再忍忍。”颜怡说:“我们等房东,等他来了之后,我们先看看房子,还不错的话就直接住下了。然后就给你弄吃的,好吗?”

    “好吧!”权果不想让颜怡觉得自己不乖,就只能点头答应了。

    又等了十分钟,房东才姗姗来迟,一见面就连连道歉,说是因为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造成了交通堵塞才会迟到的。

    既然事出有因,颜怡就只能说:“没关系,是什么地方发生车祸了?”

    房东说:“光阳家具城那边的十字路口,一辆出租车和一辆面包车撞了。”

    “死人了吗?”权果问。

    在他的认知里,发生了车祸就肯定会死人,所以平时都很怕权夜开车出门,生怕他出车祸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