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59章 权果不见了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在权果的极力反对下,阿菲还是拎着饭盒去了医院,一个任性撒泼的小孩子而已,怎么能听他的话呢?她又不是傻瓜!

    走到病房门口,阿菲推开门进去,却意外地发现愤怒离家的权夜并不在这里。她还以为先生离开家,就直接过来了呢!

    难不成,是被气的喝闷酒去了?

    “阿菲,你怎么来了?”郑夕晨见她来了,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她整个人由于伤心过度,所以显得一点精神都没有,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飘。不过阿菲觉得也正常,毕竟是至亲。要是她爸爸得了这种病,她肯定也会跟郑夕晨一样伤心难过的。

    “先生让我送饭过来。”阿菲举了举饭盒,走过去问道:“夫人,你还好吧?”

    说着,她便往病床上看了一眼,郑国安人还没醒过来,脸色十分苍白,就像即将要离开人世一样。看着,有些吓人。

    “我没事。”郑夕晨接过饭,对阿菲说:“阿菲,辛苦你了。”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

    阿菲心里涌起一抹小小的感动,她之前也在有钱人家里面当过保姆,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像郑夕晨一样,对她说谢谢,说辛苦了。

    那些人只会把她当下人,甚至不当人看。

    “对了。”

    郑夕晨把饭放下,又问:“果果还好吗?”

    来到医院后,她的心里一直放不下权果,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再闹,权夜有没有凶他。本来想回去看看的,但是这里又实在离不开人。

    纵使心里再怎么担心,也只能暂且先忍着了。

    “小少爷他……”阿菲准备实话实说的,可又怕会影响到郑夕晨的心情,就只能骗她说:“挺好的,已经没事,夫人你就放心的在这里照顾伯父吧!家里有我跟管家呢!”

    她知道要是让郑夕晨晓得权果挨打的事情,肯定会难过的不得了。所以自己虽然说了谎,但怎么着都是善意的谎言,应该没人会责怪的吧!

    “那就好,果果暂时就拜托你们了。”郑夕晨说。

    送完饭后,阿菲就先回去了,不一会儿权夜才过来,看到桌子上的饭,就知道阿菲已经来过来。

    他还以为郑夕晨已经知道了自己打权果的事情,不免有些心虚,但是呆了几分钟后,才发现郑夕晨好像还并不知情。

    于是,就问她:“阿菲来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有啊!”郑夕晨不解,“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原来真没说,权夜便放下了心,“没事,怎么还不吃饭?再不吃就要凉了。”

    郑夕晨本来就瘦,平时还总嚷嚷着减肥不肯多吃一点东西,现在又要在医院照顾病人,再不好好吃饭的话,估计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

    权夜实在是有些担心,一直没放弃再找个看护的想法。但他想还是先看看郑夕晨能不能吃得消吧!

    如果实在吃不消,那就算她再怎么反对,这个看护,他也找定了。

    “没胃口,等会儿再吃吧!”郑国安到现在还没醒来,郑夕晨实在是吃不下。

    而权夜虽然能够理解她的这种心情,却不能任由她不吃饭,就走过去把饭从袋子里拿了出来。

    因为送来有一段时间了,所以饭菜有些凉,他便倒了些开水进去泡一泡,再拿去给郑夕晨。

    “先凑合着吃吧!不能一点东西都不吃,如果把你自己的身体弄垮了,那谁来照顾他?”权夜说。

    郑夕晨的目光,不禁又看向了病床上的郑国安,也不知道他还要多长时间才能醒过来。叹了口气,她觉得权夜说的没错,爸爸现在已经这样了,她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能垮。

    经过白开水泡过的饭菜,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美味,郑夕晨吃了一半,实在是没办法下咽了,只能放下。

    “我真的吃饱了。”她看着权夜说。

    权夜见里面只剩下一小半了,也没再勉强她,就又去帮她倒了一杯白开水。

    郑国安一直到九点钟的时候才醒,郑夕晨一个激动,立马跑去了病床前,“爸,你醒了。”

    权夜也走了过来,见郑国安开口有些困难,就对郑夕晨说:“别激动,他现在说话应该很费劲,还是先让医生过来看看吧!”

    “好,我这就去叫医生。”郑夕晨转身跑了出去。

    医生过来就看了两眼,告知两人郑国安现在很虚弱,暂时不能进食,只能依靠输营养液和葡萄糖维持着。

    郑夕晨听了有些揪心,难不成剩下的三个月,都要这样度过了吗?

    待医生走后,她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了,而权夜明天还要上班,就对他说:“既然爸已经醒了,那你就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

    “我在这儿陪你。”权夜来了就没打算走,他怎么可能留郑夕晨一个人在这里呢?万一半夜出了点儿什么事,她连依靠的人都没有。

    “我不用人陪的。”郑夕晨说:“果果还在家呢!你还是回去吧!一有什么事情,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好吗?”

    因为爸爸的事情,她对权果就已经觉得很抱歉了,现在在把权夜绑在这里的话,那么小又那么没安全感的一个孩子,肯定会觉得爸爸妈妈都不重视他了。

    “不行,你……”

    权夜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是管家打来的。平时一般情况下,管家是很少来电话的,除非是有什么紧急情况。

    所以,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而郑夕晨见状,便赶紧问:“怎么了?谁的电话?”

    “燕青的。”权夜转身走去了走廊,才接通,“喂!”

    “先生!你赶快回来吧!果果不见了!”管家的声音,焦急的不得了。

    “不见了?”权夜的心猛然一颤,“什么叫不见了?你和阿菲不都在家吗?门口的保镖呢?”

    管家说:“保镖刚才换班,果果应该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溜出去的。”

    权夜就像疯了一样,挂了电话都没来得及跟郑夕晨打声招呼,就赶紧离开医院往家里赶去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管家已经带着一群保镖出去找了,只剩阿菲一个人留守在家里。

    “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能把一个孩子看丢了?!”权夜急的要命,逮着阿菲就是一顿吼。

    阿菲胆子小,被权夜这么一吼,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我也不知道……”

    她只是去厨房洗个碗而已,就听管家在外面喊权果不见了。可是保镖又说门口一直有人,根本没见他出去。

    难不成,他还能长翅膀飞出去?

    而本就心烦意乱的权夜,一见阿菲哭,就更加上火了。便转身出去,给燕青打了电话,让他叫上景言帮忙一起找。

    “果果丢了?好好的怎么会丢呢?”燕青简直不敢相信。

    因为一直以来,权夜都把权果保护的很好,虽然之前也丢过一次,但那是因为郑夕晨带出去的。

    而这次居然没有人跟着,权果就这么一个人走丢了?

    “先别问这么多了。”权夜心里第一次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就赶紧催促燕青,“快点去找,有什么线索,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燕青感觉到了权夜语气里的担心,就说:“好!我这就打电话找景言。”

    发动别人去找的同时,权夜也没有闲着,立马就开着车满大街的找。可是,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权果。

    公园一角。

    当全世界人都在发了疯一样找权果的时候,他正蹲在一棵大树下对着一群蚂蚁说话,只可惜蚂蚁根本听不懂,权果觉得有些无趣,就走去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该想个什么办法把她给赶走呢……”权果冥思苦想,就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步伐轻盈的走了过来,她停在权果的面前,用很温柔的声音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这声音真好听!应该是个很漂亮的阿姨吧!

    于是,权果立马抬起了头,的确是个很漂亮的阿姨,可是这个阿姨为什么看上去会这么眼熟呢?

    突然间,权果猛然站起了身,对着女人喊了一声:“妈妈!”

    没错!这就是他的妈妈,就是他爸爸珍藏了很多年的照片上的妈妈。

    爸爸说妈妈走了,不要他们了,可是他不信,一直都在等。等了这么久,他终于把妈妈给等回来了!

    “妈妈?”颜怡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蹲下身,满脸笑意的看着权果说:“小朋友,别乱叫哦!”

    她虽然有过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但却从来没有生过一儿半女,哪来这么大的孩子!随随便便的就叫人妈妈,难道这小孩儿是个傻子?

    可是长得这么可爱,看着也不像啊!

    就在颜怡胡思乱想的时候,权果又叫了她一声:“妈妈。”

    “小朋友,我真的不是你的妈妈。”颜怡耐着性子问他,“你家在哪儿?为什么一个在外面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