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49章 我帮你付吧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由于蛋糕吃多了,吃晚饭的时候权果自然是不饿的,可郑夕晨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却一个劲儿的说他一早就在叫肚子饿,要多吃。

    权果怕她给自己开小灶的事,让权夜知道了会被责怪,就只能往嘴里硬塞,小模样别提有多滑稽了。

    母子俩的表演,让权夜一直微扬着嘴角,吃完了这顿愉快的晚餐。

    郑夕晨上楼洗了个澡,然后坐在桌子前复习今天讲课的内容,她觉得挺简单的,等明天上完课回来,一定要亲自动手实验一下。

    “在看什么?”权夜从浴室出来,顶着半干的头发走了过来。

    郑夕晨回头,对他说:“今天在培训班学到的内容,我复习一下,好牢记在脑子里。”

    权夜拿过来看了一眼,就是食谱而已,不过挺详细的,每步是大火还是小火,时间得定在几分钟都有讲究。

    看完,他就给放下来。????“对了,跟你说个事。”郑夕晨拽着权夜的胳膊说。

    权夜只觉得有些凉意,嗯了一声,问她:“什么事”

    郑夕晨仰着头,告诉他,“今天我在培训班上课的时候,遇见了老同学,初中的。”

    时隔这么多年,能再遇到当初在学校里的好同学,郑夕晨一直到现在都觉得跟做了一场梦似的。

    毕竟有太多的人,当初一别,或许就是一生。但是,老天爷可能是知道她现在很缺朋友,所以眷顾她,才她跟王慧娟重逢的。

    “哦!”权夜并不是很关注。

    遇见同学这事儿不稀奇,郑夕晨本就在这个市生,在这个市长,工作也没去外地。读者这么多年书,同学肯定也多,别说上个培训班了,上个公共厕所,都有可能遇着。

    而见他这么淡定的回复了一个字,郑夕晨则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淡定?”

    权夜说:“没什么可惊奇的。”

    好吧!他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的确不太有可能为这种芝麻大点儿的小事,而感到惊奇。郑夕晨这么安慰自己。

    不过,想想她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便又问:“你知道她老公是谁吗?”

    “谁?”既然这样问,权夜觉得可能是个特殊人物,所以就顺嘴问了一句。

    郑夕晨说:“冯宇华,你知道冯宇华的父亲是谁吗?”

    权夜蹙眉,“冯晓书。”

    冯晓书是本市的市长,他的儿子冯宇华则是一个不太红,可以称为三线的歌手,不过最近动作很多,又是新专辑,又是演唱会,还上起了真人秀节目,似乎有爆红的趋势。

    这些旁人是一无所知的,然而作为冯宇华的大学校友,现在偶尔还有些联系的权夜,却是清清楚楚。

    只是没想到,他的老婆居然会是郑夕晨的同学,这到底是缘分呢,还是缘分呢?看来,日后得和这位老朋友常走动了。

    “这你也知道?”对于权夜的回答,郑夕晨是惊讶的。

    这个人,果真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的吗?

    就在她刚准备开口问权夜是怎么知道的时候,权夜就主动给说了出来,“我跟他是大学校友,在一起玩过。”

    “真的?”郑夕晨看起来很兴奋。

    既然她跟王慧娟是同学,权夜又跟冯宇华是校友,那他们以后可得多聚聚了。这样的组合,想想就觉得有趣,郑夕晨开始期待起来。

    权夜喝了口水,又回到浴室吹头发去了,出来的时候见郑夕晨还在看笔记,就一把给夺过来,扔在了抽屉里。

    对于他这粗鲁的举动,郑夕晨不解,“你干嘛?”

    权夜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暧昧起来,他一把将郑夕晨给拉了起来,然后用左手拖住了她的腰,将脸凑近她的,柔声说:“晚上果果跟我说了件事。”

    这语气不对劲,太不对劲了,郑夕晨不禁有些心慌慌。每次权夜这个态度,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所以费力想要挣脱,奈何力气太小,根本就是无用的挣扎。

    而且,她越是挣扎,权夜握住她胳膊的力道就越大,真的有些疼呢!

    “什……什么事……”郑夕晨低着头,小声问。

    美人颔首,脸泛微红。

    郑夕晨根本就不知道,此时自己这个样子对于权夜来说,具有多么大的诱惑。或者说,其实是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多么的具有魅力。

    权夜将右手缓缓的上移到郑夕晨的下巴,然后将脸慢慢凑近她,“果果说,他想要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陪他一起玩。”

    此言一出,郑夕晨立马一惊,然而下一秒,权夜的唇就已经覆了上去,让她有再多的话都生生给憋了回去。

    另一边,王慧娟刚给孩子讲完故事,见小家伙已经甜甜的睡着了,就起身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的肩膀。

    其实她真想每天抱着这个肉团子睡觉,但是冯宇华太烦人,说这段时间又是筹备演唱会,又是录制真人秀,当了太久的和尚,现在好不容易能歇下来几天,必须得加倍补偿才行。

    “睡着了?”冯宇华从外面进来问。

    王慧娟帮王敏薇盖好被子,说:“睡着了,都养成习惯了,非得听着故事才能睡着。”

    “还不是你惯的。”冯宇华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

    虽然两个人已经结婚有几年的时间了,但是感情却跟热恋的时候没多大区别,甚至更浓烈。

    在王慧娟的心里,冯宇华始终是那个阳光下的少年,而在冯宇华的心里,王慧娟也一直是那个怕黑的小白兔。

    回到自己的卧室,冯宇华刚把王慧娟给抱到床上放下,就听她突然说道:“对了,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这个时候,冯宇华并不想听任何事情,就敷衍道:“明天再说吧!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就这么心急?”王慧娟把他推开,自己坐了起来,说:“你之前不是经常跟我提起权夜吗?”

    “权夜?”冯宇华问:“好好的提他做什么?”

    他分明记得自己以前每次提起权夜的时候,他这个心里就只有他的老婆,永远都是一副不关心的模样。怎么今晚,却主动提及了?

    正疑惑着,他就听王慧娟说:“今天我碰到个初中同学,那时候玩的还挺好的。然后,她老公是权夜。”

    “是谁?”冯宇华以为自己听错了。

    “权夜!”王慧娟只好又复述了一遍,“权氏总裁,权夜!你没听错。”

    冯宇华立马不淡定了,“这怎么回事?”

    权夜当时举办婚礼的时候,他也去参加了,虽然知道新娘并不是出身豪门的千金大小姐,但这会儿听了王慧娟的话,却还是挺意外的。

    就这么巧?权夜他老婆,恰巧是自己老婆的同学?

    见他这么意外,王慧娟就只好把今天在培训班,偶遇郑夕晨的事情告诉了他,并顺带说了些当初在学校时发生的趣事。

    以前,冯宇华从来都没有问过王慧娟过往的事情,现在听的津津有味,不禁问了句:“感觉那时候你们的性格并不是很合拍,怎么就玩到一起去了?”

    其实在他跟王慧娟相识的时候,她都还一直是那种比较话少内向的女孩子,也就跟他结婚后,慢慢变得外向一些了。

    而郑夕晨听起来,又是那种很活泼的性格,真不知道怎么能搅和在一起。

    “这件事,要从一枚硬币说起……”

    寒冬时节,天气冷的只要微微一张口就能冒出一阵白气。穿着三中校服的王慧娟,正背着书包在公交站台等车去学校。

    她离家的时候是六点五十,现在估计有七点了,而一般这个点的公交会在七点零五分之前到来。

    果不其然,撇头往左边望去的时候,她看见了正徐徐开来的公交。

    很快,公交到站,由于这一站是整个路线的第二站,所以现在车上还有很多空位。王慧娟随着人群上车,刚准备掏钱投币,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口袋空空如也。

    司机看了她一眼,迟迟没有关门,问道:“没带钱?”

    “好像……走的匆忙忘记带了。”王慧娟小声的回答。

    “没带就下去吧!”司机的话没有一点人情味。

    “可是……”王慧娟急的快要掉眼泪,如果她现在回去拿钱,再等公交去学校,是肯定会迟到的。于是,就跟司机商量,“叔叔,能不能么明天再补上?我们七点半上课,回去拿我会迟到的。”

    司机一听,立马摆了摆手说:“不行,投币上车,这是规定。”

    “我帮你付吧!”

    王慧娟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一声硬币投进箱子,跟其他硬币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她抬头一看,只见同班的郑夕晨正眨巴着大眼睛,笑容满面的对自己看着。

    虽说是同班同学,但王慧娟却从来没跟郑夕晨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她会这样帮自己,心里顿时充满了感激。

    “谢谢你。”王慧娟一直忍着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两个人走到公交后排,找了个位子坐下,车子总算是关门开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