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48章 我有悄悄话要跟你说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可是,lisa的表情却很不屑,只轻蔑笑了一下后,就没再说话,弄的郑夕晨夹在中间,不免有些尴尬。

    她觉得王慧娟人还是挺好的,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在整个年级名列前茅,好几次自己考试没考好,她还帮着补习来着呢!

    一上午营养师课程上完,王慧娟约郑夕晨一起吃午饭,说是想好好叙叙旧。郑夕晨也很珍惜这个重逢的机会,就同意了。

    可是lisa根本不给面子,直接拒绝了王慧娟的邀请,嘴上说要回去陪父母吃饭,心里其实嫌弃的要死。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能跟这种土包子一起吃午饭?搞笑!

    由于lisa执意要走,郑夕晨知道挽留不下,就说:“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个电话好吗?”

    “放心吧!我这么大人了,还能丢了不成。”lisa说着,转身就离开了。

    王慧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隐隐的笑意,那是不屑一顾的笑意。然后,就跟郑夕晨一起去附近的一家餐厅了。????十一点半,餐厅里面前来吃饭的人爆满,王慧娟跟老板比较熟,就走后门弄到了一个小包间。她很客气的让郑夕晨点了菜,然后两人就开始闲聊。

    “你什么时候嫁的人?”王慧娟问。

    郑夕晨说:“就今年,你呢,结婚了没?”

    其实她感觉自己这句完全有点多余,她们这个年纪不小了,而且王慧娟长得又比较标致,没嫁人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果然,她猜对了,只听王慧娟说:“结婚两年了,有一个一岁的女儿。”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儿子今年四岁半了,有时间可以让他们一起玩玩。”郑夕晨开心的说。

    在她心里,权果就是她的儿子,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忌讳。后妈怎么了?只要她把权果当亲生儿子,那跟亲妈也没差。

    不过,王慧娟却糊涂了,“你不是说今年才结婚吗?怎么儿子都四岁多了?补办的婚礼还是?”

    “不是。”

    郑夕晨解释道:“他是我老公前女友留下的孩子,很乖的,我们感情很好。所以在我心里,就跟亲生的没区别。”

    “原来如此。”王慧娟明白了,但是心里却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

    她记得以前读书的时候,郑夕晨就是那种很安分守己,不爱挑事,并且心地善良的好同学。现在能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老实说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王慧娟自认自己也做不到,所以对郑夕晨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聊了一会儿各自这几年的经历后,王慧娟突然又问起了lisa,“你跟那个lisa,是怎么认识的?你们性格完全不一样,怎么能成为好朋友呢?”

    “因为她曾好几次帮过我的忙,而且,我们现在算是站在一个圈子里,挺谈得来的。”郑夕晨说。

    “她是海盛集团千金吧!”王慧娟说。

    “你怎么知道?”郑夕晨意外。

    像她们这些集团千金大小姐,如果不是圈子里认识的人,根本就不会了解这么清楚地。看王慧娟穿着挺朴实,不像混这种圈子的,是怎么知道的呢?

    就在郑夕晨意外之际,王慧娟又说:“之前她爸找过我公公,说有桩生意想合作,被我公公拒绝了。他们集团名声好像挺臭的,看她刚才那个样子,也不奇怪了。”

    “你公公?那……是谁?”郑夕晨想,既然都这样说了,肯定也是个豪门大户了。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跟她一样走狗屎运的。从普通人家女儿,一跃嫁入豪门。

    “冯晓书。”王慧娟回答。

    “……”郑夕晨瞪大了眼珠。

    因为这个冯晓书不是别人,而正是本市的市长。原来王慧娟不是嫁给富二代,而是嫁给官二代了。

    虽说权夜的生意做的大,但生意做的再大,很多时候也还有他们这些人在上面压着。

    “我的天呐!”郑夕晨不可思议的问:“慧娟,你是怎么认识市长公子的?”

    王慧娟说:“他是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一个人在异国孤独伶仃,无依无靠,他给了我很多帮助。后来发现两人挺谈得来的,就在一起了。”

    原来王晓娟高中毕业后,去了国外留学,因为成绩太突出,学费全免不说,每学期还有一定数额的补助和奖金,完全够她在国外的开销了。

    后来结识了冯宇华,一回国两人就低调的举办了婚礼。

    据说冯家的女人,好几代都是家庭主妇,王慧娟自然不用上班,一直在专心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这不,有了孩子后,为了孩子能有个系统的营养饮食习惯,就过来上培训班学习了。

    “真好,听起来好幸福啊!”郑夕晨真心为王慧娟感到开心。

    王慧娟不禁笑着说:“你也不差啊!看你这模样,现在应该是每天泡在蜜罐里吧!对了,还不知道,你老公是何方神圣呢?”

    “权氏总裁,权夜。”郑夕晨一提起权夜,脸上就不自觉的洋溢出了小小的骄傲。

    “权夜?”王慧娟惊呼,“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听了lisa的话后,她就一直在猜,可是猜的都是一些小有名气的商人,怎么也猜不到权夜的头上去。

    听说这个权夜人冷冽的不得了,而且做事情一向绝。不料,竟然会被郑夕晨给收了,这本是可比她大多了。

    “还好吧!”郑夕晨羞怯一笑。

    “留个手机号吧!”王慧娟掏出了手机,说:“好不容易又遇着了,而且都结了婚,以后得常联系才行。”

    郑夕晨也正有此意,就拿出手机跟王慧娟交换了手机号码,并约了她有时间去家里做客。日后,又多一个朋友了。

    下午没课,吃过午饭后两人就各自回家了,权果一上午没见到郑夕晨,正在跟管家大发脾气。直到郑夕晨进门,才消停下来。

    “某个小朋友这又是在干嘛?”郑夕晨换好鞋子,朝着权果走了去。

    “讨厌妈妈。”权果把头埋进沙发,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郑夕晨一脸的无奈,她早上走的时候权果还没醒,不想打扰他,所以就没有把他给叫醒。没想到,这就发脾气了。

    看来,平时还是太惯着他了。

    “为什么讨厌妈妈呢?”郑夕晨一把抱起权果,擦了擦他脸上的眼泪说:“妈妈是去上营养培训班了,学到了知识,才能给你做好多既营养又好吃的美食啊!”

    “我不要吃美食,我就要妈妈陪着我。”权果对郑夕晨的依赖,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当然,郑夕晨心里也清楚,可能不是对她的依赖,而是对妈妈这个角色的依赖。如果他的亲生母亲回来了,说不定自己分分钟就会被踹开。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夜不能寐,很怕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哄了好一会儿,权果才停止了哭泣,问郑夕晨,“明天还要去吗?”

    “是呀。”郑夕晨说:“要连上一个月呢!不过明天是下午的课程,上午能在家陪你。”

    “呜呜呜……”权果突然又哭了起来,原来自己还没有上课重要。

    为了弥补权果,郑夕晨特意在网上订了一个小的水果蛋糕,在权夜回来之前,就让权果给吃光光了。否则,他看到肯定又要罗里吧嗦,把两人给狠教育一顿。

    而权果平时虽然刁蛮任性,内心里对于权夜,还是有些害怕的。吃完蛋糕后,就一直不停地在郑夕晨耳边念:“妈妈,你可千万不能跟爸爸说我吃蛋糕了。”

    “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郑夕晨趁机跟他讲起了条件。

    权果嘟嘴,“什么条件?”

    大人们总喜欢这样交换,真没意思。

    “条件就是……明天妈妈去上课,你不准跟管家发火了,得乖乖在家等妈妈回来,知道吗?”郑夕晨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

    “好吧!”权果也没有拒绝的权力了。

    权夜下班回来,一眼就看见了郑夕晨忘记丢到外面的蛋糕盒子,然而却没有说破。他并不是太专制的人,要求别人什么都听自己的。

    之所以不让权果吃太多蛋糕,只是为了他的牙齿着想而已。偶尔一次,他想还是不要拆穿算了。

    “爸爸,你回来啦。”权果做贼心虚,给了权夜一个大大的拥抱。

    权夜隐忍住笑意,问他,“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么热情,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权果松开自己的手,眼睛到处瞟,“才没有,妈妈今天去上课了,我自己在房间呆了一上午,已经把所有的拼图都拼完了。”

    好烦恼,拼图没拼完的时候会心急,可是一拼完就没事干了。

    看来,又得让妈妈帮他买新的了。唉!如果能有小朋友陪着一起玩就好了,这样就不需要拼图的陪伴了。

    要是,妈妈能再给自己生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那他就太开心了!

    “爸爸!”想到这里,权果突然对权夜说:“你头低下一点,我有悄悄话要跟你说。”

    他这鬼灵精怪的模样,让权夜有些好奇,就直接蹲了下来,“什么事?”

    “就是……”权果趴在权夜的肩上,凑在他的耳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