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30章 受伤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小朋友。”救援人员尽量压低声音,对权果说:“你看,现在老虎都睡觉了,我们就先出去,别打扰他们睡觉好吗?”

    权果一脸的不愿意,讨价还价,“叔叔,我不说话,不会吵到它们的。你们先出去吧!等我玩好了,自己会出去的。”

    “这……”

    “小朋友。”

    另一个救援人员编了个谎话,“它们一觉会睡很长的,你看它们睡觉了,你在这里也无聊对不对?大老虎都很喜欢苹果,这样,你先跟我们一起去准备些苹果,然后等它们醒了,拿过来投喂好吗?”

    权果不知道老虎是肉食动物,不过想想猴子爱吃香蕉,老虎爱吃苹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可奇怪的。

    于是盯着几只睡着的大老虎考虑了一下,同意了,“那好吧!我们先去准备苹果好了。”

    权果说着,就拿开老虎的爪子起身了,动作幅度不大,并没有惊醒四只老虎。见他若无其事的从虎群众走出后,两人一把抱起他,飞快的逃离了。????这惊魂的救援,真是让人腿软。

    两个救援人员把权果抱出了虎园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心一直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感觉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权夜从那边飞速的跑了过来,然后一把拽起权果,想要发火,却极力忍住了。第一次体会到即将失去的痛,这感觉他毕生难忘。

    而在他以为权果会被老虎吃掉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所浮现的,全部都是从小到大,小家伙所发生的一点一滴。

    他知道自己是爱这个儿子的,却不知道,已经爱到了无可救药,无力承受失去的地步。

    “爸爸……”权果看着权夜的眼神,有些害怕,然而却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表现出这样的神情。

    “有没有受伤?”权夜放开他,蹲下了身,语气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好像有。”权果说:“胳膊有点疼。”

    权夜听了,二话没说一把抱起了他,“去医院。”

    医院里,医生给权果做了全身的检查,好在就是胳膊上有点外伤,其他地上都没事。而郑夕晨则右腿骨折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医生给打上石膏,缠上绷带后,又给办理了住院手续,说至少要住上十天半个月,然后再回家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慢慢好起来。

    权果嚷嚷着要进病房看看她,权夜就带着进去了。

    “妈妈……”权果趴在床边,怕郑夕晨有什么事,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至于权夜,早就打电话让人去查到底是谁下的手,想害郑夕晨了。很快,事情就有了回音,不过并没有查到是谁,而是那两个人已经死亡,自杀。

    “权总,很明显是有人买通了他们,给了什么天大的好处,才会让他们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做这件事的。”手下的人说。

    这一点,权夜当然也想到了,就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继续去查,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

    郑夕晨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快吃晚饭了。

    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在病房里,有些懵圈。再一看,权果居然趴在床边睡着了,脑袋里立马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他们去动物园玩,然后自己被人扔进了虎园,再然后权果就跳了下去,被老虎给团团包围住了。

    天呐!郑夕晨身上的汗又开始往外冒,不过还好,这孩子没什么事情。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权果就醒了过来,见郑夕晨睁着眼睛,立马激动的叫喊起来:“妈妈,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

    还以为她要死掉,要离开他呢?真是吓死人了,他才不要妈妈死,他要妈妈陪在他身边一辈子。

    “以为什么?”看着权果哭成了一个小花猫,郑夕晨忍不住笑了。

    小孩子表达自己的情感一向都是很直接的,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哭,看权果哭成这样,她想,自己在他心中应该还是有很大地位的吧!

    似乎,再也无需质疑了。

    “没什么……”

    权果不愿意提死字,就擦干了眼泪,问郑夕晨:“妈妈,你的腿是不是很疼?医生叔叔说骨折了,要住院十几天,然后再回去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好。”

    之前他生病的时候都是妈妈照顾他,所以权果已经在心里暗自决定,等妈妈回去后,自己也要照顾她,给她端茶送水陪聊天。

    经权果这么一提醒,郑夕晨才感受到痛感,腿一点都不能动,还疼的厉害。这样一来,她报的培训班不也是白报了,根本没法儿去啊!

    算了算了,还是等好了以后再说吧!

    “果果。”郑夕晨没看到权夜,就问:“你爸爸呢?”

    权果说:“爸爸回去给你拿东西了,说既然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需要的东西都得拿过来才行。”

    郑夕晨听了,脸上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堂堂权大总裁,居然心甘情愿的给她当个跑腿的回去拿东西,想想就觉得爽快。这是多少女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求不来的?

    可是,她却莫名其妙的得到了权夜的这份爱。仔细想想两人从认识以来至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妙不可言,缘分这回事,有时候你不信还真的是不行。

    权夜拿完东西后,又驱车赶往医院,在半路上燕青打来了电话。

    “听说你媳妇被人扔进虎园了?”他开口就直奔主题,没有任何顾忌。

    毕竟,跟权夜已经做了几十年的好哥们儿,两人之间是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消息够灵通。”权夜说。

    其实就算燕青不打电话来,他也准备打过去的,让他帮忙分析分析,这会是什么人所为,居然胆敢对他权夜的女人下这么狠的手。

    “怎么样?人抓到了吗?”燕青问。

    权夜说:“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已经死亡,自杀。你帮着分析分析,这会是什么人干的?”

    电话那边,燕青沉默了一下,说:“听说你老婆跟娘家人的关系不是很好。”

    “你怀疑他们?”权夜语气平静。

    虽然李丽和李强母子俩人,一直以来都在不停的给郑夕晨找麻烦,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会有这个勇气公然挑衅?

    而且,还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

    不,根本就不可能,权夜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他们的头上去。

    “没有。”燕青悠悠的说:“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而且,你也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不是吗?”

    生死攸关的大事,他们那两个市井小民,借一万个胆子,估计也不敢这么做。至于到底是谁,燕青知道权夜的心里肯定已经有了答案。

    而他这会儿来问自己,只是想更加确定一下罢了。

    于是,燕青就直问:“她最近是不是没找你麻烦了?”

    这个她指的是张晓蓉,权夜就知道聪明的人,一分析就会知道这事情幕后指使的人会是谁。如此心狠手辣,又敢跟自己公然为敌。

    除了张晓蓉,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没有。”权夜回答后,又说:“是我疏忽了,早该想到她这么些天没什么动静,不会是什么好事。”

    可是,现在他所有的心思又都在郑夕晨的身上,根本就不愿意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完全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那个疯女人,你就准备这么放任不管?”燕青觉得权夜对她已经够仁慈了,估计也是看在张老的面子,不然也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你觉得发生了这种事情,我还会不管吗?”

    权夜是肯定坐不住了,本以为一再的隐忍退让,会让那个女人收敛一点。可是显然,她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再放任不管,无非是害人害己。

    就算会得罪张家,他也管不了了。

    “你打算怎么做?”燕青想听听权夜的计划。

    然而,权夜却根本没有任何计划,“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张晓蓉对郑夕晨做了什么,他就会还回去什么。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那么他的企业做的再大,名声打的再响,又有什么用呢!

    “这样吧!”

    燕青说:“这件事情我来帮你处理,保证让你满意。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会帮你省下很多时间和精力的。”

    “什么条件?”权夜问,不是太过分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

    “帮我介绍个女朋友。”燕青的话出乎权夜的意料,随后又听他说:“咱俩几十年的好哥们儿,现在你孩子老婆都有了,而我却是光棍儿一个,搁谁谁受的了啊!怎么样?答不答应?答应的话,我明天就开工了。”

    这家伙~

    权夜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表情有了些许的愉悦,会提出这么个要求,看来他的确是过够单身生活,想找个人结婚了。

    也好,到时候生个小美女,给他儿子定个娃娃亲,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想到这里,权夜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