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18章 今生情缘来生续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自李思表明心迹后,岳尹雪便也开始逐渐对这个她眼中的音乐天才,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这是以往任何男子,都不曾让她有过的感觉。

    在一起的时候,身心都可以完完全全的放轻松下来,做最真实的自己,而无需任何伪装。就像漫步在云端,那份轻盈让人陶醉到无法自拔。

    而不在一起的时候,则无论是吃饭,喝水,还是睡觉,心里,脑子里,总是有那抹身影在不停的浮现,晃荡。他的笑,他的沉默,他的一切一切,都挥之不去。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直到这一刻,岳尹雪才总算是深刻体会到了当初说这句话的人,究竟是何种心情。

    然而,这份情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因为对于父亲来说,李思完全就是个怪咖,在整个音乐界里,就如同这份情一样,根本上不了台面。

    这让岳尹雪不禁为之而苦恼。

    在很多次见面的时候,李思都完全能感觉得到她的这丝烦恼,终有一次,他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最近,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啊?”????他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岳尹雪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她抬头看了一眼李思,知道聪明如他,自己的心思肯定是逃不出他的双眼的,便只能从实招来,“我在想,该怎么跟父亲说我们的事情。”

    她心下了然,如若将此时公之于众,不只是父亲,恐怕整个家族都会反对他们来往。到时,她又该怎么做呢!

    放弃吗?她办不到!

    可是坚持,就会成为整个家族所声讨的对象,进退两难。

    “我来说。”

    李思告诉岳尹雪:“一个月后,等我在比赛中拿到了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就会去你家见你的父母,这辈子,我李思非岳尹雪不娶。”

    “好,我等你。”岳尹雪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充满了信任。

    她岳尹雪,这辈子也必然非李思不嫁!

    然而,两人却都万万没想到,还没等到比赛,岳家父母就不知从哪里听到了风声,坚决反对两人的来往,并做主替岳尹雪订了亲,要把她嫁给世友的儿子秦宣,一个在古典音乐上,极为有天赋的男子。

    岳尹雪自然是抵死不从,即便秦宣在世人看来再怎么有天赋,有才能,可在她的眼里,却始终不及李思十分之一。

    父亲大怒,一气之下将她给关了禁闭,并撂下话,“秦宣,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至于李思那小子,就死了这条心吧!”

    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怪咖,还想娶他们岳家的千金大小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岳尹雪隔着房门跟父亲哭诉,“我爱李思,我爱的人是李思,父亲,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她与秦宣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可对于秦宣,她至始至终就只有友情而无其他,又怎么能跟他结为夫妻,共度这漫长的一生呢!

    门外,除了一阵离去的脚步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父亲似乎是铁了心。

    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后,岳尹雪迎了来她跟秦宣的订婚宴,从早上开始,她就如同一个傀儡,被母亲和姐妹们带去化妆室化妆,换礼服。

    看着镜子中被打扮的娇媚艳丽的岳尹雪,大姐岳尹霜不禁笑言:“二妹,看,多美!跟秦宣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就想开点吧!那个李思,无论哪一点都是比不上秦宣的。”

    母亲也趁机做她的思想工作,“是啊女儿,我们岳家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家,你怎么能跟李思那种人走在一起呢!”

    “母亲,姐姐,你们不懂。”岳尹雪的双眼蒙上了一片雾气,“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李思,可是在我的心里,他却是独一无二的。”

    这辈子,除了他,我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嫁的。

    闭上眼睛流下两行清泪,岳尹雪在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李思,既然今生无法长相厮守,那么这份情,就等到来生再继续吧!

    订婚宴是在秦家的别墅举办的,李思得知这个消息后二话不说就赶了过去,可是由于没有请柬,却被保镖给拦在了门外。

    “让我进去,我要见尹雪,让我进去!”

    “对不起先生。”两个保镖堵死了他的路,“没有请柬是不能进去的,请别影响我们的工作。”

    可是,已经急到失去理智的李思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见求进无门,就跟两个保镖动起来手。虽是负了伤,但也闯进了大门,迅速钻入了人群中。

    两个保镖立马追了上去,随着他在人群中乱蹿。

    门口,秦父见人群中一阵骚动,便对自己身边的保镖吩咐道:“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是。”

    保镖点头离去,没一会儿就回来禀告,“有个男人擅自闯了进来,说是要找岳尹雪小姐。”

    秦父危险的眯起来眼睛,擅闯他儿子的订婚宴,还是过来找女主角的,想都不用想这是一个什么人物。

    “把他给我抓起来扔出去,别惊动太多人。”秦父又吩咐。

    原本定于十点开始的订婚典礼,一直到十点半都迟迟没有动静,这让宾客们都有些坐不住了,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秦母也有些焦急,问秦父:“怎么回事?岳家那边不是一早就说化妆去了吗?怎么到现在都还没过来?”

    岳家两口子向来诚实守信,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迟到这么久还没个电话,她心中有抹不祥的预感,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秦父看着宾客们一个个都躁动不安,立马给岳家打去了电话,而听到的消息却是,岳尹雪跳楼自杀了。

    被轰出大门的李思一直守在门外,眼看着宾客突然散去,而秦家人都坐上了车离去,他不由得惊恐起来,随便抓住一个女人就问:“不好意思,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那女人满脸可惜的说:“听说岳家小姐跳楼自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不赶着过去看看嘛!”

    “什么!”跳楼自杀四个字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将李思劈的神形俱灭,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站在那里就像一尊雕塑。

    怎么可能,尹雪怎么可能跳楼自杀,他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此时的医院病房里,哭声一片,岳尹雪在送过来抢救的途中就已经消香玉陨了,尸体被盖上了洁白的床单,周围围满了人。

    她的母亲哭的几度昏厥过去,父亲则靠在走廊的角落不停的抽烟,以此缓释自己心中的伤痛。是他错了吗?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举动。

    李思赶到医院,在楼下打听清楚后,一口气冲上了五楼,上去就一拳将岳尹雪的父亲给打趴在了地上。

    保镖见状,赶紧上来拉开了他。

    “是你!都是你害死了尹雪。”李思就像一只发了怒的野兽,两眼血红。

    对此,岳尹雪的父亲没有做任何回击,因为他说的没错,自己女儿的死,跟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要不是他逼着她嫁给秦宣,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他后悔了,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了。他已经失去了这个乖巧的女儿,永远的失去了。

    “放开他。”

    岳尹雪的父亲站起来后,抹掉了自己唇角渗出的血丝,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李思,缓缓开口:“我有错,你也并非毫无责任。你以为,就凭你这个没用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真的能给她带来幸福吗?跟你在一起,她只会被所有人耻笑!”

    他的这番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戳李思的心脏,痛的他无法呼吸。

    李思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圈子里,毫无成就的他的确不可能让岳尹雪脸上有光。所以归根结底,错还是在他吗?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招惹这个在身世背景上,跟他有着巨大差异的千金大小姐。

    “我想去跟她道个别。”李思低声请求,声音里带着哭腔。

    岳尹雪的父亲没有回应,算是默许了。

    李思在一屋子人鄙夷的目光中,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岳尹雪,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人最后见面,会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

    停在了病床前,李思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没有掀开床单去看岳尹雪一眼,因为他知道,天性好面子的岳尹雪,一定不希望自己看到她血肉模糊的模样。

    于是,只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她做着承诺:“是我没用,若不是我一无所成,你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尹雪,既然今生无缘,那就只能盼着来生再续了。下辈子,我一定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通通给你。”

    一首曲子弹罢,李思才终于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此时的他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因为他所弹得是一首悲伤的曲目,所以郑夕晨也就没想太多,纯以为他是陷得太深,完全被自己的音乐所感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