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13章 回忆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希望如此吧,至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嘘,开始了。”中年男子会心一笑,牵起了柯馨的手,两人的笑容就像是喝了一壶醉人的美酒一样陶醉。

    在四处飞舞的钢琴声中,郑夕晨又将视线投向了老者,见他全神贯注的投入,音乐的节奏也越来越快,不禁有些感叹。

    原来之前还是她孤陋寡闻了,其实每个人的音乐都是不一样,就像权夜,就像弹那首《蓝色多瑙河》的变奏的青年,又像是现在的这个老者,不过可惜的是,郑夕晨根本听不出什么门道来,只能继续关注着旁边那位名为柯馨的女子,看看她是如何评论的。

    “嗯音乐之都,名不虚传,就连街边钢琴都这么厉害,是我落伍了吗?”柯馨笑意盈盈的说笑道。

    “哈哈,傻瓜,怎么可能那么多的天才?这首莫扎特的k310的第一小节真是太漂亮了,就是我也得退让三分啊,你仔细听听这前奏,我看恐怕已经不能用街头钢琴来形容了,说句实话,要不是怕唐突别人,等会儿我真的想邀请他去金色大殿用那架三角钢琴那里演奏。”中年男子叹了口气。

    “这你就傻了吧,我刚刚开个玩笑而已,人家演奏这么好,何至于不能走到那个地步,我估计这个人肯定有点地位,可不是每个人的技艺都那么好,那我们这些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岂不是都是吃白饭的了?”柯馨无奈的说道。

    “真是个小坏蛋。”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而此时,老者的k310已经到了最近一个小节,郑夕晨却还傻傻的盯着他看,就显示该hi肿了仙女的定身魔法,不能动弹。

    k310要是演奏完,有八分多种,可是郑夕晨就像完全没有感到时间的流逝一般,只觉得为听不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听到大师级的演奏的。

    而在此时,那位老者演奏完毕,抬起了头,似乎是想要朝周围的人点头示意,然而他的目光却对上了郑夕晨呆滞的眼神,顿时猛的站了起来。

    郑夕晨此时才反应过来,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迷茫。

    老人家是在看她?

    可是她根本不认识啊

    在周围如潮水般的掌声中,郑夕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能看见老者喃喃的吐出两个字,然后流下了一行泪水,缓缓的走了过来。

    郑夕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只能迷茫的站在原地。

    老者慢慢的,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似乎是老了十岁,他走到郑夕晨的面前,盯着她的脸,喃喃道,“尹雪是你吗?”

    “尹雪是谁?”也许是老者的表情太过哀伤,郑夕晨不由的皱起了眉,担忧的问道。

    是她长得很像那个叫尹雪的人吗?

    “像啊,简直太像了,一样的鼻子,一样的眼睛。”老者说着,苍老的眼皮猛烈的颤抖起来,眼睛里面流下了几行泪水,似乎是想要摸一摸郑夕晨的眼睛。

    郑夕晨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害怕。

    这位老先生是要干什么?

    老者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的露出一个笑容,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些年她不在的时候,我老师会把人认错,又是就觉得,也许尹雪她一直没有离开我,只不过是跟我,跟我开个小小的玩笑,可是”

    可是他知道那不是玩笑,尹雪她不会再出现了。

    说道这里,老者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勉强笑了笑,问道郑夕晨,“孩子,你愿不愿意听我弹一首曲子?”

    郑夕晨看到老者这样,有些难受,飞快道,“乐意至极。”

    “谢谢你”

    老者缓缓的说着,然后走到了钢琴处,坐下,开始演奏起来。

    这是一首和刚刚完全不同的音乐。

    他的神情渐渐变得桀骜起来,就像是一个年轻人一样意气风发,手指翻飞间,勾勒出了一副盛世画卷。

    在激昂的琴声中,挺直了脊背的老者慢慢的流下了眼泪。

    “尹雪,要是,当初我争气一点就好了”

    音乐会的会场上,一位年轻人正在陶醉的演奏者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下面的人虽然说很给面子的鼓掌,但是却睡意阑珊。

    台上以为老先生看了他一眼,道:“曲子练得不错,水平还需要提高。”

    而在台下,一位青年男子却撇了撇嘴。

    “你看看那些人,为了赢得那群老古板的欢心,演奏的都是一成不变的曲子,肖邦,贝多芬,那种千篇一律的演奏模式让人觉得他们其实都是一个导师教出来的吧,还是说他们都是一个音乐生产车间加工而成的,一点新意都没有,让人体会不到音乐的美感,这真的是音乐吗,简直就是侮辱。”

    李思端坐着在椅子上,修长的双腿轻轻交叠着,十指交叉扣在大腿上,面上的表情严肃而又认真,一本正经的如同在欣赏什么世纪巨作,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嘲讽之意。

    “是么,那你来参加这个交流会是来干什么的,来提升你的嘲讽人的水平吗?不过你现在是越来越严格了啊,我倒是觉得有两个弹的还是挺不错的呀。”旁边的人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李思的毒舌。

    “那两个人弹奏水平是很高超,显然是世家培养的人才,但是他们却一点都不懂得变通,弹奏手法和选曲仍然是古早的风格,一直固守规则,不敢有一点点的变化,就像是这首月光奏鸣曲,要是用现在的手法来演奏,不更充满了浪漫主义风情吗?而在他的演奏里,我感觉不到一点对音乐的热情,一看就是为了讨那些老古董的欢心,但是我感觉,真正的音乐不是这样的!”

    李思在说到音乐时,刚刚那种嘲讽的语气顿时变得义正言辞,眉峰聚起,就像是起伏的山峦。

    “唉,李思,你就不要和那些大师再固执了嘛,你以前不是也是这样弹奏的嘛,古典有什么不好,难不成你自信能超越那些以前的大师?别逗了!你再这么下去,可能会被那些人封杀啊。”

    “我知道,也许我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和那些音乐奇才站在一起,可是我明白,音乐也是需要与时俱进的,它是有生命的!不然就会被时代所淘汰,每代都会出现所谓的创新,我这不是在固执,只是为了追求我心中的音乐。你想想,往前看两百年,世界上的音乐大师们人才辈出,那些时期,那一位不是有自己自创的技法与曲子?而我们现在这五十年里,已经没有继续创新的人了,五十年还好,要是五百年,五千年呢?这是音乐的一场革命,现在就算他们阻拦我我也不会放弃的。”李思转过头,看着友人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看着友人不赞同的眼神,李思心里没有感到一点疲惫,充满了斗志,但他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人的思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再说了,比这更过分的评价他也不是没有听过。

    要是他的梦想不过是三两句话就可以打败的玩意儿,他李思就根本不配谈音乐。

    音乐是他最美好的梦想,他是绝不可能放弃的!

    正当他垂眸思索时,身边的友人突然用胳膊撞了撞他:“诶,那个人过了好像就快要到你了,你快去后台准备一下吧。”

    李思看了看台上演奏的年轻人,整了整领带,淡定的站起身,不疾不徐地向后台走去。

    路过时,不时有人用或好奇或惊讶或鄙夷的眼光盯着他,但他浑然不在乎,依然迈着平稳的步伐走着。

    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穿着一身黑西服,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李思一看,正是一位他口中的老古板之一。

    岳家的家主,a国有名的华侨音乐家,在国际也是非常著名的一位音乐评论家,同时也是古典音乐的忠实拥趸,最看不上所谓的革新派,强烈批判音乐界的创新思想,坚持古典的才是最好的,崇仰肖邦和贝多芬的音乐。

    因为曾经被这位老人点名批评过,所以李思对面前这位岳家主并不陌生。

    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岳大师好。”

    说完,李思就向后面继续走去,无声的表达出了冷淡,显然是不想与之攀谈的意思。

    岳家家主却突然开口说道:“李思,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所以我不希望你继续浪费你的时间,这是在湮没你的才华。”

    李思脚步顿住:“岳大师何出此言。”

    “我看过你的演奏,你是一个很有灵性而且技艺也非常娴熟的年轻人,如果你将心思放在古典音乐上,你会有很大的成就,甚至与那些大师比肩,可你偏偏要搞什么创新,这是在浪费你的才华。”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口气已经带上了严厉的意味。

    “而且古典音乐不是为了给你糟蹋的,你自己想,你之前弹的那些都是什么!烂大街的音乐,你这样是在侮辱古典音乐,侮辱钢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