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09章 独一无二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明明只是很寻常的一眼,郑夕晨却觉得被权夜盯着的地方仿佛快要烧起来了。她脸突然变得爆红,嘴里也无意识的呢喃了起来。

    像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郑夕晨随口扯了一个话题:“权夜,怎么感觉你对这里很熟的样子,以前来过吗?”

    权夜闻言平静的回复道:“嗯,来过。”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好像是在思索要不要说出下一句话。

    郑夕晨顿时眼睛圆睁,狗狗眼睛一般眼巴巴的看着他。

    权夜一怔,有点犹豫的说出了下一句话:“以前和颜怡来过。”

    郑夕晨瞬间有点丧气,垂下了头。

    果然啊,是和颜怡一起来的,我居然还痴心妄想权夜会有一点喜欢我,不过,权夜果然不屑于说谎啊。

    权夜见此,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于心不忍,他继续说道:“以后不会了,只和你。”????然而郑夕晨还是觉得不开心,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只要一想到权夜会跟颜怡一起来这里,和她一起吃饭,和她一起去逛街,在多瑙河旁火热的亲吻,郑夕晨就心如刀绞。

    原本以为自己像是有了特权,但事实上自己不过是走别人走过的路罢了。

    而且颜怡的音乐水平也很高,他们在别人眼里应该很般配,金童玉女之类的,自己是怎么也比不上的吧?

    权夜看着郑夕晨黯淡下来的眸子,感觉像是看到了一只原本还在自己脚边撒娇卖萌的猫咪,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不理人了一样,心中有些焦躁,按他的性格,本来不喜欢这样患得患失的性子。

    可是权夜忍受不了那双如同美玉一般的瞳仁扩上灰尘,变得雾蒙蒙的。

    于是他轻轻开口解释,“接吻,念诗,都只对你一个人做过。”

    其实他也曾经亲吻过颜怡,可是罢了在现在看来,那些都不是真正的亲吻,只能叫触碰,因为那并不是灵魂上的交融,而只是单纯的亲吻而已。

    单纯的肉体相接,却没有灵魂上的交流,那么又能维持多久,又怎么能叫做是爱?

    亲吻颜怡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应该有亲吻。

    而亲吻郑夕晨却是因为单纯的觉得,他想要去触碰郑夕晨的唇齿,想要和她灵魂交融,想走进她的内心,安慰她的不快,抚平她的伤痛,这才是真正的亲吻。

    亲吻是来自于灵魂的请求,它是两个人爱的证明,而不是为了证明爱而存在。

    郑夕晨听到这句话,心里微微一动,然后猛的抬起头,那双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像一颗璀璨的钻石一样闪耀着。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不一样的?”

    权夜看着郑夕晨,拉着她在自己怀里坐下,然后拿起床头柜叠好的毛巾对僵硬的郑夕晨说:“头发还湿着,我帮你擦干。”

    因为权夜力气很大,郑夕晨不得不分开双腿面对着权夜坐下,白嫩的脸庞羞得通红,但她还是坚持的问道,“那你先告诉我,是吗,我和她不一样吗?”

    “是。”权夜无奈道,声音充满了宠溺。

    郑夕晨觉得自己的心跳顿了一下,不禁期待起来,说出来的话也带了一点期待:“你…这是在哄我吗?”

    权夜的手穿梭在郑夕晨乌黑的发间,用毛巾不急不缓的擦着,良久就在郑夕晨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头上传来了一声沉沉的“嗯”。

    温润的呼吸不停地打在郑夕晨的头顶,郑夕晨的心变得很温柔,动作也和缓了一些,仿佛在向搜着这一刻的温情。

    两人都久久没有说话,直到权夜帮郑夕晨擦干了头发,把毛巾放到一边,然后低头吻住了郑夕晨的时候,郑夕晨突然笑开了。

    之前她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这么真切的感觉到了“爱”的存在。

    可以说直到她遇见了权夜,才像是遇见了真正的自己,她深知,如果没有权夜,那即使她爱过十个,一百个人,也像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爱情,她的灵魂也会永远被困在童年的那个深渊里,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郑夕晨很幸运,她有那个运气,遇见了权夜,便终于被他一把拉回了人世间。

    对于郑夕晨来说,权夜是与众不同,也是独一无二,是幸福,也是欢喜。

    “专心。”权夜不满的眯了眯眼,然后警告道,低头又开始亲吻她的嘴唇。

    郑夕晨只是一笑,主动用手抱住了权夜充满爆发力的肌肉。

    被权夜这样用力的亲吻着,感受着权夜强健有力的身躯,郑夕晨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烧着一团火,一团要将她的灵魂燃尽的火焰,也不知道是被权夜的话点燃了心中已经熄灭的火种,还是本来就从未熄灭,直到现在才是燎原。

    这又加深了一层她对权夜的喜欢,每次当她对喜欢权夜这个事情有所懈怠,想要生出放弃之心时权夜就会突然露出独属于他的温柔,简直完全令人无法抗拒啊,真是太狡猾了啊,混蛋!

    她不由得想起了她在大学时期看过的梵高写给弟弟的那封信。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一团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给提莫的一封信》

    那么,权夜,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团火吗?

    一吻结束,郑夕晨深深的凝视着权夜,仿佛想要用视线将这个人锁定在自己身边,让两个人再也不能分开。

    郑夕晨闭上眼,趴在权夜的胸口,感受着权夜的胸口那茁壮的跳动着的心脏,一下一下的,仿佛在不停的诉说着对她的爱意。

    一、二、三她数着着权夜的心跳,自己的呼吸也跟着那个温润的节奏跳动起来,就好像两个人合为一体,本就是一个人那样的。

    许是她的神情太过执念,权夜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他轻声咳了咳,对郑夕晨说:“我去洗澡了,早点睡。”说着迈步向浴室里面走去。

    郑夕晨用手摸着嘴角,嘴上还残留着权夜的气息,刚刚见证了两人的亲密,她仿佛有点按捺不住,语气中也带了期待:“权夜…你为什么要哄我?!”

    权夜径直向前,闻言头也没回,平静的仿若理所当然的回复:“因为你不开心。”

    郑夕晨像是被这句话鼓励到了,心里有个小人仿佛在说:你看啊,他在乎你的,他还会因为你不开心而哄你。

    她突然开口:“你不是应该不管我,然后等我自己好吗,为什么今天突然哄我了?”

    此言一出,她的心里就像是揣了只兔子,跳个不停。

    以权夜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在意自己这样的小情绪的啊,而且这样的小打小闹,对权夜来说简直是无理取闹吧,他应该是转头就走才是啊。

    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权夜也为了他而改变了呢?

    这个认知让郑夕晨心跳如鼓。

    说啊,说你也有点喜欢我啊。

    说你的心情也和我一样,说你也是怀揣着爱我的心来吻我的,说你也感觉到喜欢带来的愉悦。

    权夜闻言,愣了愣,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地说:“今天心情好,所以你也要心情好。”

    说罢,他刮了下郑夕晨的鼻子,然后走进浴室,轻轻关上了浴室的门。

    郑夕晨方兴未艾的小火苗一下子就有点被打击到了了,她原以为权夜对自己也是有喜欢的意思的,才会悉心留意自己情绪的变化,没想到是自己想得有点太多了呀。

    郑夕晨“唉”的叹了一声,躺在床上,回想这段时间和权夜的相处,嘴角还是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苦恼的东西,又皱了皱小脸。

    郑夕晨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真是一波三折啊,搞清楚了自己的心意,然后被颜怡的存在打击得一蹶不振,接着又被权夜关心自己的行为感动到,权夜又有点泼自己的冷水。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唉。

    郑夕晨翻了个身,看着磨砂玻璃后权夜影影绰绰的的健壮身躯,心里有点疲惫,累得像是徒步走了十公里,她那么勇往直前的抛弃一切去追求所爱之人,然而她喜欢的人还远远的站在天际,和她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她又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踏出那一步,加油啊,郑夕晨,拿出你考医学心里还有颜怡,那也只不过是一丁点儿的地方,肯定比你差多了,你还是很有机会的,优秀的人总是很难追的,你不能放弃啊。

    毕竟郑夕晨相信,两个相爱的人之间一定要时常见面保持爱情的鲜度,而颜怡她自己既然放弃了权夜,就滚到一边儿去吧,她才不怕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