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08章 蓝色多瑙河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或许是因为现在仍然处于旅游淡季,这个时间,河边的人并不算特别多,郑夕晨和权夜并排走在河堤上,路灯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

    郑夕晨看着这一切,突然就得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远处又传来似有若无的乐曲声,郑夕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发现是在餐厅听过的曲子,不过却有些不一样,她不由得心头一喜,对着权夜说:“你听,是蓝色多瑙河。”

    她的眼睛带着水润的感觉,仿佛比月光照耀下的多瑙河还要波光潋滟,权夜感觉像是被诱惑了一般,缓缓低下头亲了上去。

    郑夕晨惊讶得“啊”了一声,一双在权夜看来波光潋滟的双眸瞪大了盯着权夜,但很快她就发不出声音来了,世界在她眼中突然静谧无声,就连多瑙河波光粼粼的水声都听不见了,眼前只有这个如梦幻般的男子。

    权夜慢慢的伸出手,用坚实的胳臂紧紧的将郑夕晨搂在怀中,向来面无表情冷淡至极的脸上多了一分急不可待,但他英俊的脸上更多的是一种庄重严肃,仿佛不是在亲吻着恋人,而是在参加一个极为重要的商务会议。

    然而他嘴上的动作确实是热烈而又充满激情的,他的吻技并不特别纯熟,但胜在投入与热烈,冰与火的结合,在他的身上体现得异常明显。

    他们站在河堤上的白色拱门门框下,头顶就是系着白色拉绳的音乐之钟,背景是高耸的具有异域风情的大教堂,静静流淌着的在月色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的多瑙河,很有情侣约会的浪漫气氛。????时而有一些小情侣从他们身旁走过,用郑夕晨并不熟悉的语言交谈者,然而那些郑夕晨都没有心思去管。

    过了不知多久,在郑夕晨感觉自己仿佛快要不能呼吸,微微气紧的时候,权夜才放开了她。

    郑夕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似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她愣愣的看着权夜,眼睛里缀满了闪亮的星辰,就像是一颗打磨过很多遍的宝石,温润而富有光泽,看起来很是喜人。

    权夜现在好像已经冷静了下来,脸上的迫不及待也逐渐消失了,眼中的炽热也不在,又恢复成了平常的冷淡表情,似乎刚才那个差点令郑夕晨窒息而亡的亲吻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的幻觉。

    只是权夜平时就古井无波的眼瞳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为的黑沉,仿佛一片疾风骤雨也吹不起一丝波澜的海洋,看起来深不见底,再配上他自带的庄严肃穆而又冷冽的气质。

    只让人觉得,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郑夕晨愣愣的看着权夜,浑然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语文课上学过的这句话。

    “你”郑夕晨想要问权夜为什么要突然亲她,但是却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气氛的影响,呢喃着说不出话来。

    奇怪,我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

    冷静一点啊,郑夕晨,不要被美色所迷惑,权夜他喜欢的人不是你啊!!!

    郑夕晨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在疯狂咆哮着。

    这个时候权夜却突然开口说话了,只听见他用冷冽的仿佛沁了冰川水的嗓音平静的说着:

    “你这银色的溪流,

    无论到哪里总教人满心欣喜------

    你极美的河岸总教人满心欣喜

    黑森林的远处,

    你奔流入海,

    把祝福带给万物。”

    郑夕晨已经彻底的傻了,她彻底说不出话来,她脑海里只有权夜平静的一张脸在她耳边念诗的一幕,明明是和往常一样的冷淡的语气,她却硬生生听出了一抹温柔缱绻,仿佛情人在耳边的低喃。

    她的脸突然烧了起来,低下头仿佛在思考着想要说些什么出来,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然,她也的确说不出什么来,脑子里装了满满的浆糊,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哪里还记得今夕是何夕,现在又是在哪里。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去干什么?

    许是看郑夕晨发呆的时间太长,权夜主动走上来,拉住了郑夕晨的手,同时若无其事的说:“走吧。”

    仿佛刚刚亲了郑夕晨,又念了诗搞得郑夕晨心绪不宁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可以说是非常的令人发指乱人心神了!

    郑夕晨乖乖的被权夜拉住手往前走,权夜有力的大手盖在她白嫩的小手上,显得异常的亲密。

    郑夕晨迟疑的嗯了一声,动了动不太清醒的脑袋,恍惚道:“那是”

    权夜往前走了几步,听到郑夕晨的呢喃,身子微微一僵,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回复道:“歌词。”

    郑夕晨心里咯噔了一声,什么?

    权夜继续表情平静的说道:“蓝色多瑙河的歌词。”

    哦不知怎的,郑夕晨听到这句松了松肩膀,似是松了口气,但很快她又有点惆怅,只是歌词啊

    于是乎,回去的路上权夜一如既往没有开口,可能是因为刚刚的吻而被吓住了的郑夕晨也没有说话,两人相对无言,一种奇妙的情感从他们身上悄然发生随之蔓延开来,只是现在两人都还没有意识到。

    在河堤上,权夜一直牵着郑夕晨的手,夜风有些冷,但郑夕晨一点都感觉不到,她只觉得权夜拉着她的那只大手异常的有力沉稳,手心带着暖意,就像是权夜这个人一样,冰山的外表下偶尔表现出来的对人的关心。

    郑夕晨有些烦恼的想到,哎,果然酷哥偶尔流露出来的温暖才是最令人无法拒绝的啊。

    等快要走到位于河边的酒店时,权夜松开了郑夕晨的手,径直向酒店大门走去,郑夕晨有些反应不过来,错愕的看着被松开的手,上面还残留着权夜拉着她时的触感。

    权夜这个时候已经走上了台阶,酒店的光投射下来让他的背影显得十分的伟岸和遥远,郑夕晨望着这样的权夜,忽然觉得两人的距离非常的遥远,犹如天堑,她突然呼吸一窒,望着权夜离去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好在权夜感觉到背后的人好像没有跟上来,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转头,逆光使得他本就俊美不似凡人的面庞显得更加神秘莫测,他平静的看着郑夕晨,挑了挑眉,似乎在示意她过来。

    而郑夕晨仍在发愣,权夜皱了下眉头,意识到郑夕晨今天晚上发愣的次数有点多,难道,是因为我亲了她?

    突然心情变好的总裁大人见此顿时大人有大量的没有计较郑夕晨这么长时间的发呆,于是乎,现在的情况就就变成了两个人,一个人站在台阶上看看另一个人发呆。

    要是权夜的助理在这里恐怕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吧,要知道权夜特别讨厌别人浪费他的时间,而现在他却只是耐心的等着,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

    权夜站在台阶上,良久以后,逆着光对郑夕晨伸出一只像是在邀请她的手:“郑夕晨,我明天带你去逛博物馆,快点走了。”

    郑夕晨有些惊讶,她犹豫着把手主动放进权夜的手心,心想这是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权夜再次握住了郑夕晨的手心,拉着她走进了酒店,这次一直没有放开。

    等他们回到酒店走进订好的房间里权夜才放开,郑夕晨仍然有点没有缓过神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超过了她的理解范围,权夜亲了她,还对她念了情诗,虽然后面她知道了那其实是歌词,但是权夜还在别人面前继续拉着她的手,他们以前牵手基本都是回家没有外人的时候才偶尔牵一下,让她怎么能不高兴?

    等进了房间,权夜看见郑夕晨仍在发呆,不由得有点嘴角微抽,他扯过浴巾盖在郑夕晨头上:“去洗澡睡觉吧,明天一早就出发。”

    郑夕晨闷在浴巾下,眼前瞬间就暗了下来,她抓着浴巾垂下来的角,丝毫没有反抗的地被总裁大人推进了浴室。

    今晚的权夜像隔着栈道听到的瀑布水声,又像是夏日闷雷,带着点遥远的震撼,郑夕晨胸口烧着一团火,不知道是怎么了,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奇怪,我是要得心脏病了吗?怎么心跳的这么快。

    她闭着眼睛站在蓬蓬头下,任由水柱从头淋下,仿佛这样就能制止住她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微凉的水渐渐抚平她躁动奔腾的思绪,继而捋顺归一,留下最清晰的一点疑惑-------权夜,这是已经有一些喜欢我了么?

    郑夕晨很容易满足,她不求权夜爱她,只要给她一些喜欢就足够她欢喜了。

    郑夕晨心里有着呼之欲出的答案,然而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她动作飞快的洗了一个澡,身上的水珠都没有完全擦干净就套了一套睡裙出去了。

    郑夕晨身上还带着水汽,头发上有水珠滑落下来,沿着白皙圆润的剪头滑落到薄薄的睡衣上,留下一道旖旎的水痕。

    权夜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状似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郑夕晨:“头发都没擦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