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16章 老师的喜好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也许在别人看来这就是闷骚,可是偏偏他这个样子她也喜欢。

    看来他很满意我今天做的汤啊。

    郑夕晨眼底的笑意又多了几分,看见权夜已经喝完了一碗汤,她语气中带着欢快的意味:“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晚是应该和你今天的好心情有关吧,别吊我胃口啦,快说说吧。”

    权夜用手帕擦了擦手,开口说道:“我今天给我老师打了个电话。”

    郑夕晨思索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问道:“是你以前在他那里学钢琴,那个享誉国际的知名音乐家李大师吗?”

    权夜淡定的点点头。

    郑夕晨开心的说道:“我听说他要回国啦,你是想约他见面吗,你们应该很多年没见了吧,可以叙一叙师生情了。”语气中带着为权夜能和自家多年不见的老师见面的衷心的开心。

    权夜看着郑夕晨为他开心的样子,心头一暖,嘴角缓缓漾出了一抹笑意:“本来计划是这样的,但是今天下午老师打电话跟我说他临时有事回不了国了。”????看见郑夕晨表情瞬间一愣的样子,他又悠悠的开口说道:“不过老师邀请我去参加他即将在a国开的一个音乐交流会。”

    说到这里,权夜似是回想到下午和老师打电话时候的情景,纤长有力的手指在餐桌上无意识的敲了敲,像是无意识的在回忆当年学习钢琴时的感觉。

    “老师听说我结婚了,让特意我带上你一起去参加交流会呢,我同意了。”

    郑夕晨闻言愣了一愣,权夜这是要把她介绍给他敬重的老师吗?倏忽一阵喜悦涌上她的心头,她感觉心里像是突然开出了一朵花。

    她有些惊讶又很开心的说:“诶诶,要带上我一起吗?好棒啊,我很乐意,可是我对音乐根本就是一窍不通诶,到时候会不会给你丢脸啊。”最后一句话已经带上了一些小心翼翼。

    权夜将手指收回,接过仆人端来的热好的晚餐,总是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显得一派轻松的样子,心情很好的回复道:“不会的,只是一个交流会而已,顺道带你去a国玩玩,你的护照没有过期吧。”

    郑夕晨点点头,很快又意识到这个动作有歧义,开口说道:“没有过期,正好我最近有时间,说实话,我还没有出过国呢,现在还有点期待了呢。”最后一句已经带上了浓浓的期盼之意。

    权夜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郑夕晨在那边自言自语着应该带什么东西,没有出声打断。

    事实上他是一个严格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人,而且看着郑夕晨这么开心的样子他也不想打破她的好心情。

    等到权夜吃完饭,郑夕晨也已经从“权夜要带我去看他老师,顺道一起出国去玩”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太高兴了,这是你第一次带我见你老师呢。”

    权夜余光看着四周没什么仆人,便伸手一把握住了郑夕晨白嫩的小手,状似不经意的说道:“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嗯,只是,你的老师是享誉国际的大师,要是让他知道你找了一个对音乐完全一窍不通的妻子,一定会很不开心的吧。”高兴完了,郑夕晨突然又想起了这茬,又有些垂头丧气。

    原本她觉得自己很上不了台面,特别是在权夜面前,权夜那么完美,那么好,就是普通的公子哥儿也会嫌弃她这种对自己喜好的事情一窍不通的笨蛋吧,可是权夜偏偏用行动告诉她,她很好,她是独一无二的。

    每天起床,觉得甚是爱你。

    只是她还是清醒的,她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权夜一样对她包容,如果权夜只是在骗她呢,其实他的老师根本就不喜欢她?

    “没有,老师喜欢音乐,可是他并不是除了音乐什么都不喜欢,大师也不是神。”权夜摇了摇碰头无奈的道。

    “对啊,是我想多了。”郑夕晨这才笑开了。

    是她想多了,陷入了思维怪圈,李大师的确是音乐大师,不过其实也和普通人一样,是人,而不是神,自己只要把他当作是普通的长辈看就好了。

    “明白就好。”权夜刮了下她粉嫩的鼻子,轻声道。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要出国的那一天。

    郑夕晨许是想到这是第一次和权夜出国游玩,还是参加权夜老师举办的音乐交流会,简直就是变相的见家长,本来在这几天已经平静下来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得知权夜要带她出国时的心情。

    尤其是在临出发去机场的前几个小时,一直显得有点坐立不安的。

    一会儿又去翻包看自己带没带护照,一会儿又是在回忆自己有没有带好必用品的,简直恨不得下一秒就长翅膀飞到a国。

    其实郑夕晨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性子,做事情认真又思虑周全,一旦要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是见什么重要的人,脑海中就会一直预演即将发生的情景,一遍遍的过场,以确保万无一失不出任何差池。

    这种性子固然有好处,比如在郑夕晨考医师资格证时,这种严谨认真的态度就帮了她大忙,但是这种有时候又难免会因为考虑太多,搞的自己身心疲惫。

    看到郑夕晨一早上在别墅里折腾的样子,权夜简直有点啼笑皆非。

    毕竟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他当然了解郑夕晨的真实性子,在她活泼乐观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坚韧认真,对自己身边的人和事都非常负责的心,不然郑夕晨也不会一力承担下那个混蛋哥哥的赌债,而他们也不会有相遇的机会。

    所以他觉得郑夕晨这个样子也无可厚非,但是就算是紧张,也不用搞得这么紧张的样子吧,搞得好像不是出国去玩,而是即将去受刑一样。

    他印象中的老师也并不恐怖,怎么郑夕晨一副等待审判的样子呢。

    眼看着郑夕晨有想要把东西都拿出来再检查一遍的迹象,权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夕晨,东西都是管家检查并指导女仆收拾好的,你要相信他这么多年的专业能力,如果她们连也做不好。”

    旁边站立着身着一身黑色熨帖西服显得专业而又精神矍铄的管家沉稳地点点头。

    郑夕晨见此,只得点点头,提下了手上的动作,不好意思的朝管家笑了笑:“我没有怀疑你的能力的意思,只是我这个人做事就是这个样子的,总是比较喜欢担心,所以要一直检查会不会有什么地方遗漏了,不好意思啊。”

    最后一句颇为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管家礼貌而又不失恭敬的点点头,好脾气的回复道:“夫人无需道歉,认真谨慎是一种好的性格,想必少爷也会觉得夫人这样很好的。”

    管家已经在权家工作多年了,从权夜的父亲开始伺候,所以他一直称呼权夜为少爷,等有了权果之后就称呼权果为小少爷,在权家可以称的上是三朝元老,为权家鞠躬尽瘁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照顾,他也已经把权夜当成自己的半个孩子了,所以这么多年他看见权夜一直洁身自好,为了追求颜怡而一直没有结婚,但颜怡却辜负了权夜,嫁给了别人。

    他心中一直十分惦念权夜的婚姻问题,毕竟谁不想看见自己的孩子结婚成家,拥有幸福呢?

    如今看见权夜娶了郑夕晨,而郑夕晨又是个活泼可爱但又并不闹腾还认真的性子,自然是对她大为满意,因此向来严肃恭谨对权家忠心不二的管家也是对郑夕晨十分的温和。

    在他看来郑夕晨上得厅堂,下得厅堂

    郑夕晨望着管家温和的面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想要看看现在几点了。

    权夜看着郑夕晨吐舌头可爱的样子,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表。

    他左手腕上带着一块精致的机械表,表盘有些大的机械表戴在男人手上正合适,银色的表带反射出白色的光芒,让郑夕晨的眼眸微微眯了眯,没能看清楚时间。

    朝着墙壁上的挂着的时钟那个方向看去,又刚好被男人伟岸

    的身躯给挡住了,以至于一时之间她也愣了一愣。

    注视到郑夕晨的视线,权夜淡淡的开了口:“九点三十五分。”

    “啊?”权夜突然开口,郑夕晨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的发出了一声下意识的回答。

    奇怪,权夜怎么知道我想知道现在几点了?

    许是郑夕晨呆呆的样子取悦到了权夜,他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再度陷入沉默,反而扬了扬浓黑的眉继续开口,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