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12章 平凡我也爱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过来。”权夜轻声道。

    这轻飘飘的两个字,让郑夕晨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暖意。

    在众星汇聚之处,权夜那样淡淡的看着她,即使自己可能会给他丢脸,可权夜的态度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就像是郑夕晨站在他身边是众望所归一般。

    郑夕晨如同受到了蛊惑,抱着那束精心装饰的玫瑰花,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路上,她越过了交谈的人群,越过了惊讶的小提琴手,越过了羞恼的黄裙女子和王静怡,走到了权夜的身边,就像是一个穿越了沙漠的旅人那样,用一种对感情饥渴的目光看向了权夜。

    郑夕晨很不安,也很惶恐,她的不安是因为权夜,惶恐也是因为权夜,不安的是权夜会不会觉得她配不上他,惶恐的是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平庸。

    她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玫瑰花,早已忘了来时的初衷,也忘了将花送给权夜,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就像一只等待主人来领的小猫儿,心里砰砰的跳动着,既害怕给主人闯祸了,又害怕主人会抛弃自己。

    这种不安迫使她皱起了秀丽的没,长长的睫毛轻颤着,像一只脆弱的蝴蝶,在收藏家的掌心无奈挣扎。

    权夜也许是察觉到了她的情感,也许是并没有发现,郑夕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却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动容,不由的心里漏了一拍。????是不是,我来错了,是不是,我不该上来献花?

    明明我连这首曲子叫什么都搞不懂,却打着妻子的名义来献花,这样的我,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而与郑夕晨的惶恐不同,黄裙女子自知失言,本想先闭嘴不说话,但是看到郑夕晨一眼为难,迟迟没有上来的模样,顿时觉得心里有蠢蠢欲动。

    “这位夫人,你觉得权少弹的曲子怎么样?”黄裙女子露出一个活泼的微笑,袅袅婷婷的玩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看似礼貌,实际上大家都能看得出来,黄裙女子根本没有把郑夕晨放在心上,因为如果她真的尊重郑夕晨,她的教养绝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郑夕晨没料到黄裙女子会突然发问,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顿时眼神往下看着,不敢看她,脚步也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就像一只被毒蛇逼到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兽,强打着气势,不服输的昂起头颅。

    “虽然我不是很懂音乐,但是权夜他弹的很好听。”

    她说不出其他更多,更好的评语了,也不知道怎么说,郑夕晨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她明白自己不懂音乐,但是她不乐意去打肿脸充胖子,不懂装懂,那样就侮辱了专门为她弹上一首曲子的权夜,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郑夕晨不懂,那就是真的不懂,她即使觉得自己配不上权夜,她的品行也不允许她做出这样虚荣的事情来,她自己又一条不能横跨的底线,只要这条底线还在,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她,她也无愧于心。

    这世间她来走了一遭,发现它并没有妈妈说的那样美好,它不止是有情爱,它给郑夕晨更多的是伤害,可是即使是这样,郑夕晨不敢再去相信什么人了,她也从未怀疑过是自己的问题,因为她把该做的都做到了,努力过,就不后悔。

    对于音乐也是,郑夕晨明白,这位黄裙女子并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可爱,她是想让她出丑,而郑夕晨说出这句话就相当于是破绽,一定会被她们嘲笑。

    可那又如何,郑夕晨根本不怕她们的嘲笑,既然她没有学过,那么不懂就是不懂,她不需要对此感到歉意,也无需牵挂,之所以不安,那也是因为害怕权夜的心情会不好,也这些旁人没有丝毫的关系。

    其他人的看法也许会让她觉得难堪,但是那也只是这一瞬,她在意的不过是她想要相处一生的权夜而已。

    “咦,那这位先生弹钢琴这么好,给你听岂不是浪费了吗?恐怕你根本听不出他的音乐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吧,太可惜了!”黄裙女子状似无意的虚伪的感叹道,脸上带着为郑夕晨失望的笑容,然而不出所料,其他人听见这话,都纷纷笑了起来。

    特别是一些未婚的小姐们,原本就对权夜很有好感,现在看见自己也许有机会,连忙和自己的朋友们小声的“探讨”起来。

    “就是,可惜了这位先生的音乐造诣那么高,为什么不找一个和他一样优秀的女人呢,或者是漂亮些的,这种女人”一个泼辣的小姐撇嘴道。

    旁边的女子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别这样,我看她没有不懂装懂,品行还算不错啊。”

    “你懂什么,现在早就不是无知者无罪的时代了,无知就是罪!你看亚当和夏娃他们也不知道吃了果子会有什么事情,但是还不是被上帝给惩罚了。”那小姐还举例子来嘲讽。

    “没那么严重吧”

    “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个女人肯定以为自己很厉害吧,很骄傲吧,但是她和这帅哥相处了那么久,肯定会越发的自卑的,人家又不是傻子,真的会喜欢一个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的女人吗?”

    “哦,原来是这样吗!”

    这些类似的话还有许多,不过郑夕晨已经听不进去了。

    郑夕晨黯然的放下了自己紧紧捏着玫瑰花的手,有些难受。

    虽然她也没有做出什么太明显的表情,但这副样子在权夜看来,就像是一只垂头丧气的小狗,不知道主人为什么不来帮自己,因此沉沉的低下了头。

    这幅样子的郑夕晨非常惹人怜爱,让权夜不由的愣住了。

    然而就在权夜愣住的时候,黄裙女子却仿佛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越发觉得权夜应该也是讨厌郑夕晨的,要不为什么不给她出头,或者是阻止她呢?

    因此,她更加兴奋的故意皱了皱眉,道,“唉,虽然你不是很懂的欣赏,但是幸好我们还在,你对音乐不太了解,这首曲子你总知道吧?”

    “这,我真的不太清楚。”郑夕晨听着黄裙女子活泼可爱的嗓音,只觉得她像是一个头上长角的恶魔,有些不悦的答道。

    “你居然连你先生弹的曲子叫什么都不知道?”黄裙女子假装惊讶的捂着嘴,因为故意,她的声音还十分的大声,顿时周围的人都开始嗤笑起来。

    我不知道有错吗?郑夕晨不甘心的张了张嘴,那双亮如星辰的眸子充满了水雾,重视没有说出什么来。

    而王静怡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权夜的反应,见他只是看着,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好了起来,因为权夜好像对郑夕晨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那么为了她弹钢琴的事情也是子虚乌有吧?

    或者是根本就是这个女人自己一厢情愿而已,毕竟权夜除了一开始说了那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以外,也没有其他更多的举动了,就算是他的夫人又如何,那也是有许多的情况的啊!

    这样想着,王静怡连忙做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然后笑意盈盈的看着权夜道,“权夜,我还是第一次听你弹这首曲子呢,我记得以前你不是更喜欢古典音乐的吗?”

    这句话一出,郑夕晨顿时小脸一白,这个人的意思是,权夜之前经常弹琴,而且跟她很熟吗?

    这时候,权夜好似突然反应过来,不悦的皱眉,起身走过去,强势的将郑夕晨抱在怀里抱了一下,然后看也不看王静怡,轻声道,“以前也许是,但是现在我觉得,我的夫人应该不会喜欢古典音乐,所以我便不弹了。”

    然后,权夜松开了郑夕晨,接过了她手里的花,道,“很好看,谢谢你。”

    这时,郑夕晨才仿佛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双眸水雾蒙蒙,看起来异常可怜,“对不起,权夜,我是不是好没有用,我都不知道你为我弹的是什么曲子。”

    权夜本来没有打算要冷落她,此时见郑夕晨像是要落泪,心里一颤,在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回答道,“没关系,这首曲子叫《梦中的婚礼》,我想我欠你一场完美的婚礼,所以你放心,这首曲子是送给你一个人的,你喜欢就足够了。”

    郑夕晨愣了愣,然后一下子扑到了权夜的怀里,拥住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是微笑还是该哭泣,是甜蜜还是该心酸?

    郑夕晨统统不知道了。

    她想,权夜简直是个大祸害,要是他以这样的表情让她去信邪教,她都认了,因为美色实在误人。

    而王静怡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什么叫我的夫人不喜欢,就不弹古典音乐了?

    权夜是李思大师的弟子,李思大师在国际上是出了名的古典音乐迷,正是因为他,国内才形成了古典音乐的狂潮,但也因为如此,大家对浪漫主义派的先进音乐的敌意非常大,就像是流行乐与古典乐之间的较量,两边的阵营泾渭分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