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02章 燕青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傻瓜。”权夜摇摇头,看了一眼床上羞红的郑夕晨,然后走出了房间,留下郑夕晨一个人脸红心跳。

    “燕青,你来了。”看着眼前的好友,权夜本来因为张晓蓉这些天的捣乱而变差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几分,语气也显得温和了一些。

    名为燕青的男子笑了笑,点了点头,戏谑地说:“权总有命,小人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放到一边,快马加鞭地赶来领命啊。”他竟然轻松的和权夜开起了玩笑。

    而一向严肃不近人情的权夜面对名为燕青的男子的调侃竟然也没有生气,像是早已习惯了

    一般。

    他只是摇了摇头,随即皱了皱浓黑的眉头,面色变得有些凝重,语气严肃的说出了一句话:“我这次叫你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看着权夜凝重的面色,本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吊儿郎当的燕青也不由得跟着严肃了起来,他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用浓黑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权夜。

    “反正那么多忙都帮了,还差这一个?”????夜一向不喜欢开口求人,这次又有什么大事?

    权夜继续开口说道:“外面都流传张老爷子最近身体欠恙住院了,但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燕青一愣:“你的意思是说,张老爷子住院这件事情其实并不简单?”

    这个猜想要是是真的,那背后隐藏的那些不为人所知的腌臜事实在是令人后背发凉!

    “张晓蓉,那不是张氏集团的张大小姐,张老爷子最宝贝的独生女吗?张老爷子不是一向最疼她了么,要星星都不带给月亮的那种,她应该没有这么白眼狼吧。”燕青说话的最后一句已

    经带上了轻微的不敢置信。

    要是张老爷子的昏迷真的跟张晓蓉有关系,那这个女人也太恐怖了。

    燕青一向最不耐烦这种仗着家里的宠爱就飞扬跋扈骄纵讨厌的大小姐,在他看来女孩子还是要温柔一点好。

    尤其是在他和张晓蓉短短接触过的几回里,张大小姐的骄横泼辣可谓是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现在,张晓蓉不仅没有变好,反而还添了几分狠毒,就像是一株妖艳的花朵,现在

    长了刺,就更难采摘了。

    骨肉至亲亦能下手,何况是其他人呢?

    “没错,你去找下张老爷子的人,不管用什么办法,张老爷子在这个关头绝对不能出事!”权夜眼眸微眯着,里面暗潮汹涌。

    “我明白的。”燕青严肃的回话道。

    “也要时时关注张晓蓉的动向,现在这个关头,要是张老爷子出点事情,恐怕她的手段会更加肆无忌惮。”

    “我知道了,对了,张大小姐又来纠缠你了么,我可是记得她可是一直对你情有独钟啊,即使

    你从来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话题一转,燕青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对权夜被这种女人缠上的真情实感的同情。

    权夜用手指捏了捏眉心,似是在平复内心的厌烦,看来他也是深受其扰啊。

    他继续开口说道:“最近张晓蓉想要利用张氏集团的力量来找我的麻烦,张老爷子应该也是

    因为张晓蓉掌权这件事情住院了。”

    燕青这下是真的对张晓蓉敬而远之了,他见过那种所谓的二代钱多人傻坑家里的,没见过这么坑家里的。

    京城有钱人的圈子比普通人想象中大得多,而且还分派系,企业家派啊,官二代派啊,富二代派啊等等,资本派系到哪儿都受欢迎,当然相互之间也会有所重叠,利益也会有所重叠。

    一般来说在家里再跋扈的人出来混这个圈子也会多少注意些,免得招惹上自己家里也摆不平

    的人物,大家平时见了面一般也是和和气气的。

    再说就算有两位真因为什么利益而相互别矛头的,一般也是笑里藏刀,表面笑嘻嘻,心里喵卖皮,一般明面上不会让人发现,好使得别人渔翁得利的。

    张大小姐这一行为无疑是打破了这一常规,完全是撕破脸不顾一切的来让对手不好过,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简直称得上是歇斯底里了。

    而且如果张晓蓉这样明目张胆下手针对的是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权夜。

    权夜代表的权家在这个圈子无疑是占据了霸主地位,更别提权夜还是一个说一不二手眼通天,眼睛里更是揉不得一粒沙子的主。

    权家的资产和势力本来在京城就是一流水准,在他接手后更是蒸蒸日上,权家的商业帝国版图愈发

    庞大,接触到的人也更是非富即贵,无愧于权家之称,就连是他有些时候都不得不感慨他这个好友的手段惊人。

    这样的权家平时哪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敢随意招惹的,虽然张家势力也不小,但比起权夜代表的权家来还是差了几分,想对权夜下手?真是令人感慨这个张大小姐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罢。

    燕青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开口问道:“那自从张老爷子住院后,张氏就由张晓蓉接手了吗?

    张氏集团董事会其他股东呢,他们没有什么异议吗?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张老爷子的心腹啊,要是知道张老爷子是这样住院的,怕不是要逼张晓蓉交出决策权,等张老爷子醒来再做决定啊。”

    权夜继续开口说道:“所以张晓蓉封锁了信息,应该还派人看守在张老爷子病床前,等张老一有动静就汇报给她。”

    燕青惊呼道:“她这是要逼宫啊,啧啧啧,张老爷子真是费尽心力养了一条白眼狼啊。”说罢,还摇头晃脑的咂了咂嘴,似是在质疑张老爷子的眼光。

    见燕青一脸惊讶,权夜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冷漠,淡淡的开口道:“我虽然不把张晓蓉的那点雕虫小

    技看在眼里,但是毕竟张氏集团那么大一个产业,张老爷子也算是我的长辈,平时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也不愿意看到张氏集团败落在这个女人手上。”

    燕青眼睛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地方,他舔舔嘴唇,饶有兴致的开口道:“那你是想让我去提醒一下张老爷子身边的人吗?”

    权夜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燕青一眼,继续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那个女人最近要找我麻烦,所以派人密切关注了我的动向,我如果亲自去找张老爷子身边的人,被她发现了她肯定会有所警觉,所以我想请你亲自去一趟。”

    燕青

    听完,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权夜说道:“你还真是神通广大啊,知道我最近和张氏有个关于电子科技的合作要谈,而且这个合作是张老爷子以前和我们谈的,专业性非常强,现在张老爷子进医院了,张晓蓉也插手不进来,只能由他的心腹代劳。”

    说到这里,燕青摇了摇头,似是惋惜又似乎是同情的说了一句:“张晓蓉那种脑子和手段居然想和你斗,真是失心疯了,你这个人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嘛。”

    权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他这一句话。

    燕青继续说道:“那我帮了你这个忙,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权夜挑了挑眉,仍是没有说话。

    燕青见状,不满的嚷了起来:“喂喂喂,你不会想让我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一点好处得不到吧

    ,姓权的我跟你说,我可是个正经黑客,要不是这次你真的有事,我才不来呢,再说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这样我可不干的啊”

    燕青身着一身熨帖黑色西服,整个人穿戴从头到尾规规矩矩一丝不苟,戴着一副银丝眼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与之前的那次完全不同,看起来非常斯文的样子,居然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

    没错,燕青是一个话唠,从开头那些丰富的内心活动应该就能看出来了。

    在燕青喋喋不休的期间,权夜一直很淡定的听着,甚至手上还没有停下,他竟然开始批复秘书

    送来的文件了,而对方一直保持端正的姿势,最神奇的是那张嘴就一只没有停下来过。

    过了一会儿,似是说累了,燕青停了下来,权夜才放下手中的钢笔,不慌不忙的回复道:“上次新进的一批设备,等你把这件事办成就给你了。”

    “是上次那个我跟你提过好几次的设备吗?!”燕青眼前一亮,呼吸都粗了几分。

    权夜沉默的点点头,手上批复文件的动作仍然没有停。

    “那个设备真的超棒的啊,我想了好久了啊,可是你一直不松口,现在你终于舍得给我了,也是嘛,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提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燕青又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说

    道这里,也许是感觉到口渴了,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来喝了一大口才继续。

    权夜似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面无表情的俊脸平静的开口说道:“还有事吗?”

    还要喝茶,难不成还想继续?

    燕青一愣,然后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故作正经的开口问道:“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亲自去呢?”

    第203章约会

    他实在是很疑惑,什么事情能比张家的事情还重要。

    听燕青问出这个问题,权夜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突然勾唇一笑,“有重要的事要做。”

    燕青神色一动,心中已经在盘算权夜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能让权夜一笑的事情可不多啊,难道是什么国际上几亿的大案子?

    或者是他的公司股票涨了?

    就在燕青疯狂猜测时,权夜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约会。”

    燕青原本喝了口茶见此连忙把脸转到旁边去,一下子喷了。

    “咳,咳咳,你,你这个混蛋!”燕青被呛得脸都红了,疯狂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约会?!你没搞错吧!”

    燕青简直不敢相信,这丫这么郑重的请他帮忙,就是因为他要去约会,神啊,怕不是他出现幻觉了吧?

    “你是喷壶吗?”权夜冷漠的看着自己面前被喷到的一小片文件,皱眉道。

    燕青生无可恋的张着嘴,“你变了啊,兄弟,你不是以前的你了。”

    这权夜什么时候还开通了毒舌的属性啊?

    不对,重点是,这丫好像根本就没有悔改的意思嘛!

    “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权夜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燕青无奈的摆了摆手,向是承诺了一般,一边说着:“好了好了,我勉强同意了,不用担心,我明天和张氏集团的人谈合作的时候就把你这件事办好,放心好了。”

    反正只有那批仪器到手,他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毛病。

    一边这样想着,燕青一边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到了权夜下班的时候,权夜便派人将郑夕晨接了出来。

    在车上,权夜吩咐助理道。

    “你去跟负责人交涉一下,帮我把电视塔最顶处的旋转餐厅清场,包下来,然后准备一下两人的晚餐。”

    旁边的助理很快记了下来,正准备要走,郑夕晨连忙喊住他。

    “等等,先别走,权夜,你要包,包场?”郑夕晨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怎么了?”权夜疑惑道,似乎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你还问我怎么了,唉”郑夕晨扶住额头,并不想和他这种土豪说话。

    而权夜迟迟领会不到郑夕晨的意思,旁边的助理也尴尬的守在一边,不知道该不该走,这种情况就像是在餐桌上,谁都要买单一样令人难以应对,听哪边的话都是得罪另一边。

    而且这权总的夫人,也太不懂事了吧?他是知道权总为郑夕晨定下了什么惊喜的,可现在郑夕晨却这样拒绝权总的心意,也太不识好歹了。

    看权夜似乎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郑夕晨只好解释道,“不就是吃个晚饭嘛,何必包场呢,这花费多大呀,再说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还是算了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老公有钱给。”权夜听见郑夕晨的理由,笑了笑,并没有在意。

    旁边的助理想着自己怎么着也得给你自己的老板解释一下,便道,“夫人,其实以权先生的地位,包场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是,其实我介意的不是钱的问题,权夜,你知道什么叫做约会吗?”郑夕晨无奈道,她当然知道以权夜的性子,包场的确很正常,可是约会,不就是要平平常常吗。

    “我自然知道。”权夜皱了皱眉。

    本来他吩咐了助理,想要把整个旋转餐厅包下来仅供他和郑夕晨两个人单独用餐的,但是现在被郑夕晨拒绝了,他自然说不上高兴。

    约会不就是两人增进感情的一步吗?

    两个人的餐厅,再加上名厨烹制的精致菜肴,还有他定下的惊喜,不就是一次完美的约会了吗?

    郑夕晨看见权夜皱眉,立刻明白权夜是误会了,便解释道。

    “我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约会的,在我看来,约会就是和其他的情侣一样,在一家菜很好吃的餐厅里面,聊天沟通,然后像其他的普通情侣一样牵着手逛街,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约会了。”

    原来如此,助理恍然大悟,惭愧的弯了弯腰,原来是他想岔了。

    的确,两个人的烛光晚餐是浪漫,但是平平凡凡的牵手对女生来说,更是浪漫吧。

    权夜听到郑夕晨的解释,皱着的眉头果然很快松开了,甚至嘴角也勾起了一点弧度。

    “我知道了,那就不清场吧。”

    这的确像是郑夕晨能说的出来的话。

    对郑夕晨来说,平平淡淡比荣华富度更为重要,他们看来重要的排场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不清场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能在那家餐厅吃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来打扰到他们。

    “权总,那我去定位置了?”助理问道。

    “去吧。”

    因为要带郑夕晨去吃西餐,当天下午就来了一个人去家里接她,带她去置办礼服。

    等郑夕晨再次出现在权夜面前时已经重新换了衣着,发型也精心打理了一番。

    一身剪裁得当的酒红色小洋裙包住郑夕晨曼妙的身躯,腰间的设计更是显得她的细腰盈盈不可一握。

    她的长发盘了起来,挽了一个典雅大方的发型,露出了她修长白皙的脖颈。脖子上戴了一串珍珠项链,一张俏脸带着温柔的笑意,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高贵典雅而又不失可爱的迷人气质。可以称的上是熠熠生辉了。

    郑夕晨站在车前,有些羞涩的开口说道:“权夜,我们走吧。”

    权夜不动声色的将郑夕晨打量了一番,有些被郑夕晨惊艳到,但他嘴上仍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不错。”

    权夜主动弯腰把车门打开,等郑夕晨坐进去后也上了车。车厢内部空间很大,两人却挨得很近,平生了一丝暧昧,郑夕晨脸红了。

    过了一会儿,等脸上的热度消下去了,郑夕晨有些羞涩的开口说道:“权夜,其实我很少去吃西餐呢,等一下要是犯错你可不要笑我啊。”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般的吐了吐舌头。

    权夜看着郑夕晨的可爱举动,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没有说话。

    到了餐厅郑夕晨才发现这家餐厅果然跟她想象中一样豪华,不,准确的说是比她想象中还要豪华。

    推开餐厅那扇沉甸甸的大门,眼前展开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华丽的水晶灯投下淡淡的光,使整个餐厅显得优雅而静谧。装修格调舒适宜人,环境非常不错。

    柔和的小提琴曲充溢着整个餐厅,如一股无形的烟雾弥漫,慢慢占据着你的心灵,使你的心情变得放松下来。

    脚下的地毯柔软的不像话,两旁的侍者站的整齐而训练有术。

    这家餐厅旁边竟然还提供侍者给顾客拉小提琴的服务。餐厅前方还摆了一架钢琴。整个餐厅都显得十分的有格调,处处洋溢着浪漫风情。

    郑夕晨笑靥甜甜的说:“这家餐厅氛围好好啊,装修也好棒啊,音乐也很好听。权夜,我很喜欢,谢谢你。”

    看着郑夕晨漾着惊喜的小脸,权夜嘴角微勾,不动声色的在心中为选择这家餐厅的自己点了个赞。

    侍者接过权夜脱下的西服外套,稍一点头,站立着的侍者们便迅速地回到自己的岗位,开始自己的工作了。

    郑夕晨看着使者们整齐的动作,不禁有些愣愣的。

    毕竟在她以前所处的环境,没有接触过训练得这么整齐有训的服务人员。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啊,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变成有钱人。

    “走吧。”权夜突然开口说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的点点头,跟着权夜行走的步伐来到了他们预定好的位置上。

    “想什么呢?”权夜突然开口淡淡问道,声音不辨悲喜。

    坐下来她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回道:“没有啦,我在想这家餐厅训练服务生的手段好厉害呢,怪不得收费这么贵,毕竟服务态度也这么周到呢”

    权夜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郑夕晨,没有说话。

    郑夕晨见此,像是开玩笑又像是无奈的说道:“也是,你们都习惯了吧。也就是我这种没见过大场面的才会大惊小怪。”

    权夜皱了皱眉。他约郑夕晨在这家餐厅吃饭本来是为了满足她的愿望让她开心,而不是让她感受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来着。他想要的是一次完美的约会,不允许有任何失误。

    “你既然嫁给我了,就是别人眼里的权夫人,这种地方算什么大场面。以后这种餐厅你想来就来,想吃什么就随便吃什么,别想太多。”权夜想了想,淡然的回复道。

    郑夕晨看着这样说话的权夜,感觉他这番话像是在维护她的自尊心一样,不禁感激的笑了笑,心中也释然了一些。

    “是啊,你说的没错。是我多心了。”

    权夜还没有回答,第一道菜已经送来了。

    餐厅的厨房非常效率,不过十分钟就已经在开始陆续上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