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00章 蒙冤者终清白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我时常会做梦,无一不是梦到曹阳。

    梦到他像那天一样中气十足的喊我,金毛,我离家出走了,我们去玩儿吧!

    然后我笑着去找他,却发现他的头上冒出了一个血洞,然后他的神色逐渐变得狰狞,他说,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杀人的是你,是你!

    神啊,我有罪,你能原谅我吗?

    剩下的便全是金毛小混混的忏悔。

    一个警察怒道,“真是不知道王法!让自己的好兄弟帮自己顶罪,他还是人吗!”

    “就是,假惺惺的说着不知道会死,难道不死就该让别人承担自己的罪孽吗?”

    “那时候曹家只有他一个儿子吧,现在七年了,也不知道他的父母还在不在人世。”????“唉,时光荏苒,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还曹阳一个清白了,希望不算太晚。”王警官走到日记旁边说道。

    “这还不算太晚,那要什么才算太晚,现在曹阳连骨灰都不知道在哪儿,就算还了他青白,他也看不到了吧。”一个警察忍不住说道。

    “那也不能让他继续蒙冤啊!”

    “对,至少我们不能让他的父母觉得,自己的儿子真的是一个杀人犯。”

    讨论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压根儿想不到一桩绑架案会牵扯出一桩如此恶毒的杀人案!

    王警官看向了罪魁祸首,却见金毛正跪在地上,面带笑容的看着地下室的门口,一个警察走上去给他戴上了手铐,他并不挣扎,反而就像是被天使的双手抚摸过了一样安详。

    王警官在他脸上看见的只有两个字,释然。

    再加上日记后面的一大片忏悔,王警官不由的叹了口气,道,“或许这么多年,他过得也并不轻松吧。”

    知道忏悔,便说明金毛小混混的内心还算是有些良知,若是他压根儿不觉得自己错了,那才是真正的恶徒。

    而桌子上那些药瓶更是说明了这一点,金毛小混混,应该是有严重的心里疾病。

    他就像是一个分裂的灵魂,一半是生,一半是死,一半尚能看见希望,而另一半却是只剩下绝望。

    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幸福呢?

    开心的不彻底,痛苦时也要挣扎,最终难受的还是自己罢了。

    只是王警官不会同情金毛小混混,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要不是因为他的贪生怕死,又岂会害死两条人命?而在金毛小混混的日记中,压根儿没提到金毛小混混对程英的感觉。

    是愧疚还是不在意?

    恐怕对金毛小混混来说,程英的死根本无关轻重吧,他会忏悔也并非是因为愧疚,而是畏惧自己的罪行罢了。

    “把他带走吧,带人去找找曹阳的父母,是时候还他们清白了。”王警官沉吟片刻继续说道,苍老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疲惫。

    几个警察闻言,立即把失神的金毛小混混架起来,押了出去。

    “我们也走吧。”专家组的成员收拾好了重要的物证,也出去了。

    这时,王警官才看向旁边的郑夕晨。

    在警察们忙的时候,几个医生就进来帮郑夕晨松了绑,处理好了伤口,由于郑夕晨也想看看金毛的下场,便站在一旁,礼貌的没有打扰他们。

    看着旁边大气的郑夕晨,王警官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句。

    “郑小姐,你做的很好,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丈夫,想必等会儿他就会来接你回家了。”

    接我回家。郑夕晨的神色不由的有些期待,感激的笑了笑,道,“警官,真是谢谢你们了,还要多亏你们刚刚来得及时,不然的话,我也是凶多吉少。”

    “其实不是多亏了我们,你要是想感谢,就多爱你的丈夫一些吧,为了你,他可能把整个京城都翻过来了。”王警官笑了笑道。

    原来权夜那么紧张我,也许,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很久吧。郑夕晨也一起笑了。

    “夕晨。”

    就在这时,透出光芒的地下室的门口站着一个背光的高大身影。

    熟悉的低沉声线让郑夕晨忍不住有些想哭泣,明明在金毛威胁她的时候,她都没有流过泪。

    “权夜,你来了啊。”不知不觉间,泪水就遍布了她的脸庞,而郑夕晨丝毫不觉,仍然呆呆的看着那高大的身影。

    直到权夜走到了她的面前,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她才如梦初醒。

    权夜将郑夕晨深深的拥进怀里,轻声问道,“想我吗?”

    郑夕晨脸上一红,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还是老实的说,“想。”

    何止是想,她简直天天都在思念,只是这句话太露骨,当着警官的面,郑夕晨不好意思说出口,就只能把权夜抱得更紧。

    这个怀抱宽阔而温暖,被抱住的时候,就像是被全世界拥抱一样,脑子里便只剩下了权夜的身影,再无其他。

    抱了一会儿,权夜放开她,看着郑夕晨泫然欲滴的眸子,心里一动,凑上去吻了吻她,道,“我们回家吧。”

    郑夕晨略带羞涩的闭上眼睛,感觉着权夜薄薄的嘴唇吻过自己的眼眸,他的气息吐在自己额头,那般温暖如春,让人想要沉溺。

    她道:“好。”

    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以后,郑夕晨不太放心,让人去关心了一下金毛和曹阳的后续。

    由于曹阳去世已经七年半了,曹阳的父母已经垂垂老矣,警察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极其的心酸。

    家里唯一的男丁去世了,只留下两个老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是悲伤了,更不要说还要维持生计。

    曹父看起来历经沧桑,因为退休了,又没有人来赡养两个老人,没办法,曹父就只能收小区里的破烂来卖,而曹母便帮着别人一起洗洗床单,打毛线之类的。

    两人并没有纠结于曹阳杀人的事情,只是也一直没有再生孩子。

    警员都忍不住问曹父说,“逝者已去,为什么不再生一个呢,就是领养也可以啊。”

    曹父看见警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是警察夺走了他儿子的性命,因此只说,“就算他死了,也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生儿子不是为了给自己养老,也不能再生一个儿子来骗自己说,曹阳从未存在过,既然不能让我有什么安慰,那还生孩子干嘛呢?”

    当初轻而易举的夺走了曹阳的生命,他们不停地替曹阳求情,说曹阳这孩子为人老实,根本不会杀人,但这些人有听过吗?

    “老大爷,您别这么抵触嘛。”一个小警察劝道,之前误判也并非他们的本意,现在大家都在关心他,他还这个样子,让警察也很为难啊。

    “抵触,我不该抵触吗?你们只知道你们判错了人,也许曹阳对你们来说也只是一个寡淡的名字,但是他是我儿子!”曹父激动的说着,眼角流下了两滴浑浊的泪水。

    他曾经和曹阳相处了那么长的时光,在京城的物价并不便宜,他辛辛苦苦的将曹阳养大了,只期盼着他能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将来娶一个平平凡凡的媳妇儿,生一个大胖孙子,这些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期望,可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曹父至今都在后悔,为什么当时要放曹阳离开,要是自己不和曹阳吵架,顺着他一点,就不会出这种事了吧?

    他不敢相信,一个在家老实敦厚,连人都不敢打的曹阳,怎么会去杀人呢?

    可是警察信啊,甚至还宣判了死刑,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得知这个消息,不亚于是晴天霹雳!

    当时他们有多绝望?那些警察不也只是冷漠的说了四个字,“杀人偿命”。

    而现在这些警察却找上门来,一脸愧疚的说自己错了,有什么用呢,难道这样曹阳就会回来吗?

    不会,永远不会了。

    曹阳的尸体都化成了一捧灰烬,灵魂也早已长眠,这个无辜的青年平白无故的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而且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

    “对不起!”王警官脱下警帽,深深的鞠了一躬,身后的一片警察,见此都弯下了腰去。

    曹父冷哼一声,径直走了过去,“啪”的拍上了门。

    旁边的小警察不由的抱怨道,“这也太那个了吧,王sir都这样了,他为什么还不原谅呢?”

    王警官严厉的看了小警察一眼,示意他闭嘴,然后道,“这些都是我们应该的,生命无价,我们平白的害死一条人命,就算是死也不足惜,现在人家不原谅我们,不正是天经地义的吗?”

    见小警察还想解释,王警官又道,“也许对我们来说,不过是犯了一个错误,但是这个错误却害别人失去了最亲的儿子,现在他们落到这般家破人亡的境地,也算是我们的过错,难道我们不该道歉吗?”

    “对不起,王sir,是我狭隘了。”小警察愧疚的低下了头。

    “你还有得学啊!”王警官戴上警帽,摇摇头说道。

    “至此,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一个专家道。

    “是啊,累了那么久,咋们吃饭去!”

    “走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