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88章 李强坦白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不得不说李强还是很有勇气的,但是他却没有什么运气,因为他根本就猜错了原因。

    “你再说她一句坏话试试?”权夜冷冷的说着,看着脚下像爬虫一样丑陋的李强,厌恶的皱着眉。

    “你是她谁,我可是她哥哥,我说她几句又怎么了。”李强嘴硬到。

    他还是不相信这个人敢把自己怎么样。

    权夜的回答是用鞋底狠狠的在李强的脸上碾着,李强顿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

    就这种人,怎么配当夕晨的哥哥?只不过是一个人渣罢了,把他踩进泥里都嫌脚脏,如果不是这次郑夕晨失踪了,他都不想亲自解决他。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权夜冷声道。????“那你管什么闲事,是金毛让你来教训我吗?你别听他的话,他根本就是想骗我的钱,最后还要跟我撕破脸,简直就是个贱人!”李强被打怕了,连声说道。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

    “砰,砰”

    “进来。”权夜把踩着李强的脚放开,淡然道。

    “权少,我没有破解出来密码。”来人穿着便服,脸色惨白,眼睛下有着很大的黑眼圈,看起来便是经常熬夜的样子。

    “你也不行?”权夜这才有些重视。

    “对。”男人沉着脸,很不开心的样子。

    他是最相信自己的技术的,但是现在居然破解不出来这个密码,不是因为这个密码太难,而是因为加密很多层,他破解的时间根本就不够。

    试想一下,就算是一个水平比他还要差的人写出来的密码,但人家用了一两年,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太可能这么快把密码解开。

    “你在帮谁办事。”权夜见这边没什么希望,便问道李强。

    他不想和他扯那些有的没得,所以直接换了一种方式问道。

    “我”李强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张晓蓉的事。

    不说的话,现在就要出事,可是要是说了,那五十万可就没有了啊!

    不行,不能说!

    李强咬了咬牙,决定忍下来,反正这些日子,他挨的打也不算少,不过就是痛一阵罢了。

    “我自己想的。”

    “呵,真是个天真又悲哀的可怜虫。”权夜还没说话,男人便嘲讽道。

    “你什么意思?”李强脸色一变。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人家可是要杀你呢,也就你傻傻的不愿意出卖他了。”男人正不高兴,因此一点儿也没有口下留情。

    “怎么可能,她说好了的!”李强激动的吼着,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被诈了,

    “你不要乱说!”李强恨恨的抬着脸看着男人。

    “我骗你有糖吃啊,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有什么值得我骗的,而且恕我直言,现在你的金主应该就是不杀你,也不会再用你了吧,要是你说出那个人是谁,不仅我们想对你下手,那个跟你达成协议那个人绝对比我们还想杀你,你信不信?”

    “为什么,这样的话,她找我干什么?”李强不信的说道。

    “找你干嘛,呵,就是因为之前他就从来没有想过会留下你的命,你知道今天你家里来的那些催债的人是干嘛的吗?”

    那些催债的人?李强皱了皱眉,顿时也觉得不对。

    的确,之前那些催债的人来了也只是泼油漆,打人而已,而今天听李丽说,那些人手上似乎还拿着钢管,难不成真的想要杀人灭口?

    李强瞳孔微缩,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

    “真傻,要是我是你,肯定就从实招来了,这样,至少有一条生路不是吗?不然,我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你要是不说,那就”男人生怕李强看不到,蹲下来,把手横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李强见他这样,更是害怕,连忙道,“我说,我说,你不要杀我!”

    “那就赶快啊!”男人见解决了李强,连忙站起来向权夜做了个眼神,大概意思就是,还不夸夸我之类的。

    只可惜现在权夜根本没有闲心来理他,男人只好瘪瘪嘴,摊了下手,站到了后面。

    “我,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李强回想了一下,顿时也发现了不对,那个女人居然从来没有介绍过自己,而他当时沉迷在那五十万块钱的诱惑里,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看来,这个男人说的应该是真的。

    那个女人想杀自己。

    真是个贱人,让他帮忙做事,居然还想着翻过来捅刀子,那个女人不是想杀他吗?他要让那个女的也过不安生!

    而此时,权夜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什么叫你不知道?”

    男人也不敢置信的说道,“哇,我以为你只是傻,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傻,连那个人叫什么你都不知道,就敢帮他做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啧啧。”

    “燕青,少说点。”权夜淡淡的道。

    燕青,也就是那个看起来很是苍白的男人心不甘情不愿的闭嘴了,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不会再说话了。

    “不是,不是,我只不过不知道她的名字罢了,那是个女人,声音很好听,她让我把郑夕晨带回来,不要让她出去乱勾引人。”李强听见权夜的语气很不耐,顿时有些害怕他又打人,连忙解释到。

    “带回去?”权夜眯了眯眼,在脑海中思索着可能性。

    是个女人,让她不要去乱勾引人

    “张晓蓉”这些词汇一听就知道是谁能说的出来的。

    “让李强把郑夕晨带走,然后不知不觉的把李强给宰掉,郑夕晨自然就落在了她的手里,啧啧,这也太猖狂了吧,在京城也敢这么搞事,张晓蓉自从继承了张家,就聪明了不少嘛!”燕青夸张的感叹道。

    “她最近的确很嚣张。”权夜冷声道。

    也是时候该收拾一下她了。

    “老板,那我能不能走了?”李强见他们已经知道是谁了,便满怀希望的看着权夜。

    “带走,关在地下室里。”权夜拿余光看了李强一眼,然后吩咐道。

    “是。”燕青鞠躬道。

    “等等,你们骗我,你明明说我说了就会放我走的!”李强目眦欲裂,不敢置信道。

    “小兄弟,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好骗啊,我只是随便说说,谁知道你自己就信了呢,也太天真了吧?再说了,就是我想放你,老板是他啊,他不放人,我也没办法是吧?”燕青蹲下来,笑着拍了拍李强的肩膀。

    “你们这些”李强本想大骂他们,但是看着燕青骤然冷漠下来的眼神,便呐呐着不敢再出言不逊。

    有一条命也该欢呼了,不放就不放吧,现在出去,指不定就被那个什么张晓蓉的人给打死呢。

    地下室

    郑夕晨看着那盏唯一亮着的小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自从那天金毛来找了她之后,她心里就很是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

    “砰”!

    这么想着,郑夕晨便听见地下室的门被人大力的撞开。

    “谁?”郑夕晨被吓了一跳,惊声问道。

    谁会在这时候来,难道是权夜来救她了吗?

    然而天不遂人愿,权夜没来,来的是金毛小混混。

    “看见我,你很失望吗?”金毛阴沉着脸道。

    “你要干嘛?”郑夕晨眼尖的看见了金毛小混混手上有一点寒冷的反光,顿时觉得很不妙。

    “我要干嘛,现在警察已经在找你了,要是让你走了,我肯定就会被抓起来,所以,你不能走,警察不能找到你!”金毛小混混面无表情的看着郑夕晨,慢慢的从阴影里走到了郑夕晨的面前。

    郑夕晨终于看见,金毛小混混拿着的东西,是一把刀!

    “你不要冲动,冷静一点!”郑夕晨瞳孔一缩,同时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权夜,你为什么还不来,我好想你

    还有权果,我说好要带权果去游乐园,现在难道也实现不了了吗?

    不行啊,我不能死啊!

    “冷静,我怎么冷静,如果警察找到了你,你肯定会把我的事说出去!你们都是贱人!”金毛小混混说着,血丝渐渐爬上了他的眼球,看起来十分恐怖。

    郑夕晨知道他现在正在崩溃的边缘,只要说错一点儿,希望都会变得渺茫,所以她一定要镇定。

    “金毛,你不是想要上帝原谅你吗,你不是想要他原谅你吗,你这样的话,上帝是不会原谅你的!”

    “我,不,你们都是骗子,根本就没有上帝!”

    金毛小混混突然发难,冲过去狠狠划了郑夕晨一刀。

    郑夕晨知道自己不能头部受伤,立马用腿去挡,小腿顿时被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你真的觉得真的没有上帝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否定自己,你之前不承认你的罪行,现在连你自己的灵魂也不敢承认了吗,这样的你,居然敢说自己虔诚?”郑夕晨忍着疼痛厉声质问到。

    “我没有否认自己,我没有!”金毛小混混眼球充血,激动道。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你不承认有上帝,那么不就是说明你觉得之前的七年,你日复一日祷告的对象,都是空气吗?”

    第189章忏悔日记

    “可是,上帝他根本不会原谅我!”

    “为什么你会觉得上帝不能原谅你呢?”郑夕晨见金毛已经渐渐的恢复了理智,立即放松了语气,尽量变得轻柔。

    “因为,因为”因为我罪大恶极,根本不值得原谅。

    这句话金毛小混混说不出口,只能跌跌撞撞的往后走去。

    “金毛,你已经错了,现在还有重蹈覆辙,一错再错吗?”郑夕晨死死的盯着金毛小混混的动作,轻声问道。

    金毛小混混如梦初醒,浑身一松,刀落在地上发出“哐当”的一声。

    是啊,他还要重蹈覆辙吗?

    之前让曹阳顶罪,然后背负这两条人命过日子,现在他又想要再杀人,这次又要祷告多久才能赎罪,上帝还会相信他吗?

    “金毛,放下心中的罪恶,让自己轻松一点吧,赎罪的时间,到了啊!”

    “赎罪的时间,到了?”金毛小混混迷茫的看向郑夕晨。

    “不许动,警察!”

    一声大喊之后,王警官领着一群警察鱼贯而入,用配枪指着金毛小混混的脑袋。

    然后一个警察小声的对着对讲机说道,“没有热武器,可以进来。”

    原来警察之前就看见了金毛小混混,然后趁他不注意,追踪着神情恍惚的他到了他的家里,在他家里找了许久,幸好金毛小混混忘记关门,这才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郑夕晨本以为金毛小混混会劫持自己当人质,立马警惕的往后退去,已经做好了自己也许会被劫持的心理准备,内心也在思索着相应的对策,郑夕晨被刀刃划开的手上的伤口更加狰狞。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金毛小混混还没有反抗,就已经丧失了斗志。

    金毛小混混看见警察的时候,内心涌现出了一种奇异的情感,像是轻松,又像是认命,更像是释然。

    “警察么”

    他居然缓缓的笑出了声,那诡异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面回荡着,好似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一般,令人心生寒意。

    来的警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罪犯在干嘛,哪有罪犯见到警察的第一反应是笑的,而且他也不管人质了,难不成是想开了?

    这个理由警察自然是不会信的,所以为防有诈,他们还是警惕的用枪指着金毛小混混,兵警告他道:“不许动,把你手上的刀放下,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接着,出乎人意料的事情又来了,金毛小混混似乎是没有听到警察的话一般,“不知道有几年了,也许七年,不,也许是八年吧,我真的受够了,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在金毛小混混说话的期间,持枪的警察正慢慢的逼近着他,但也不敢出声刺激他,生怕他又想不开劫持人质。

    而专家组的成员们则是悄悄的进来,开始观察这个房间了。

    金毛小混混似乎没有看见地下室的人越来越多,只是还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

    他喃喃道:“多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我该还债的时候了我金毛虽然怂了这么七八年,但是,但是我不能再这么心安理得下去了。”

    一群警察逐渐把金毛小混混包围了起来,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而金毛小混混就像是脱力了一半,慢慢的跪了下去,脸上流下两行浑浊的眼泪。

    “我杀人了,我有罪,我有罪”

    金毛小混混通过拍警察围着他的缝隙,看着打开的地下室的门外传来的光线,在他的肩上扛了整整有七年多的人命沉重的压下来,将他压弯了腰,而且再也直不起来。

    他的双眼如同迟暮的老人一般浑浊,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仿佛是看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一般理智清醒。

    金毛小混混跪在地上狠狠的磕了一个头,血迹从他的额头上蔓延开来,如同爬行着的蛇,蜿蜒而诡异,他道:“神啊,我有罪”

    而此时,专家组们正面面相觑着,看着那本日记。

    日记本因为年代有些久远,已经泛起了黄,而前面几页被圆珠笔画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线条,只能勉强看出来一些。

    1月16日晴

    我杀人了,我在巷子里杀了一个人,这可真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但是曹阳觉得是他做的,我想跟他说实话,可是我又觉得不能说如果老大和帮派里的人知道了我居然敢杀人,一定很惊讶吧?

    还有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我真该把那个人的死状拍下来给他们看看,看他们还敢不敢笑话我!

    1月20日阴

    今天我去警察局看了曹阳。

    他瘦了,也憔悴了,我真想告诉警察他没有罪,人是我杀的,可是,我不敢,我怕我会变成一个杀人犯,我

    不敢说

    反正现在大家都觉得曹阳才是杀人犯,应该也就是关几年吧?我会好好对他的父母的,他们家里现在不是以为他出去打工了吗,只要我不说,他们就不会发现的吧?

    而且我现在在帮派里的势力越来越大了,好多人都愿意跟我,我马上就是二把手了,我怎么能在这时候进局子呢?

    对不起,曹阳,对不起,只要你帮我进去待几年,你还是我的好哥们儿,出来我一定让你大富大贵!

    2月1号小雨

    今天是曹阳

    庭审的日子,我是证人。

    站在证人席上,我看见曹阳被人押了出来,他现在几乎就像是一个瘾君子,完全找不到上个月的影子了。

    他一定受了很大的折磨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知道一个月,人的变化会这么大,法官问我是不是亲眼目击了曹阳杀人。

    我的心里一下子颤抖了一下,也不知怎么的,就说了句,“是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低着头的曹阳一下子就把头抬了起来,他双眼流下了两行浑浊的泪水,瘦骨嶙峋的双手死死的握着栏杆,朝我大喊,“我没罪,我没有杀人,你们骗人,金毛,你告诉他们,当时那个男生根本就没死!你告诉他们啊!”

    我被曹阳的眼神吓住了,那个眼神就像是看见了肉的野狼,下一秒就会扑上来把我撕成碎片。

    庭审会在我的恍惚之中过去了,曹阳的罪名是过失谋杀,判处死刑。

    我出了庭审会,看见了曹阳的父母,他们大哭着扑过来打我,说是我害死了他们的儿子,这是应该的,我压根儿没想到曹阳会被判处死刑!

    我以为就是做两年牢罢了,要是知道是死刑,我怎么会

    是我害死了那个小白脸儿,是我害死了曹阳。

    看到这里,专家组的成员不由的叹了口气。

    “这个金毛失手杀人已经是犯下了大错,现在居然还让别人帮他挡罪,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是啊,简直太没人性了吧,他一边说着自己怎么样,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忏悔,他甚至觉得曹阳替他挡罪是应该的,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脸,能让别人用命去帮他。”一个警察嘲讽道。

    “曹阳也真是可怜,摊上了这么个好兄弟,恐怕到了地下也过得不怎么安生。”

    “最可怜的还是父母啊”年老的警察看着枯旧泛黄的日记本,感叹道。

    “快别说了,接下来还有呢!”

    众人这才继续看下去。

    2月9号阴

    曹阳要执行死刑了。

    他们说我不能入场,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去找到一个警察看了监控。

    于是我再也忘不了他的那种眼神。

    那么无助,那么绝望,实在不像是一个少年人的眸子,就算那一点点的光在他眼里,也不像是希望,就像是一簇燃烧着的鬼火,将我的灵魂燃烧殆尽

    2月10号

    我不敢睡觉,我一睡觉,就看见曹阳在对着我哭,流泪,一会儿又看见他的父母在愤怒的对着我大喊,熊熊的地狱烈火燃尽了我的灵魂。

    我买了一本《圣经》,我听说这世间,每个人都有原罪,只要每天都想上帝祷告,曹阳也会原谅我的吧?

    我背负这两条人命,我原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我,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虽然死的是曹阳,但是我却感觉我和他一起死去了,现在每一天在世上的日子,都是偷来的,我就像是一个执意要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亡灵,不想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所以想要苟活。

    2月22号

    我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终于知道,我也许并不是一个能够坏的彻底的人,因为打败我的不是审判,而是愧疚与罪恶感。

    我以为我这样没有良心的人很快就会把曹阳忘记了,可事实证明,我不能。

    也许我并不会时时想起他,但是我永远忘不了他,就算我再怎么疯狂的玩乐,醉生梦死,与其他人一起谈天论地,我也终究不再是以前那个我了。

    一个去过地狱的旅人,即便是回到了人间,他的灵魂也会留在地狱里,只留下人间的一具空壳。

    我原本以为只要曹阳他代替我死了,我对他一定会很感激,但是现在,我却唯独剩下了畏惧,我害怕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