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85章 金毛的故事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不对曹阳,不对!”金毛小混混的语气变得有些焦急和恐惧。

    “怎么不对?”曹阳看着男生逐渐失神涣散却还是紧紧盯着自己的瞳孔,心里的不安便开始慢慢扩散。

    话音未落,曹阳便知道了怎么不对,只见男生说完那个字之后,身体竟然往下滑落着,而他的脑袋则在墙上挂出一条蜿蜒的血迹,血迹的最上方是一颗半裸露的钉子。

    “他,他怎么了?”曹阳瞳孔一缩,顿时慌了起来,“金毛,我是不是,我是不是杀人了?”

    “别乱说,还不快跑!”金毛使劲的把曹阳往外推,表情也是充满了惊慌。

    曹阳反应过来了,撒开腿就往外跑,就像是有人在追他一样。

    而他和金毛并没有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往反方向跑去。

    金毛正准备也一起跑,却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人紧紧的抓住了,他一转头,就见男生充满仇恨的目光紧紧锁定着他。????“报警我要报警抓你们”

    报警?不行,绝不能让他报警,恐惧蔓延上了他的心头,金毛心里一慌,咬咬牙,使劲抓起了男生的脑袋,闭上眼睛。

    “砰!”男生脑袋一歪,终于不再说话了,而金毛则是惊慌的往外直跑。

    我杀人了,我是不是杀人了?

    不,没有,不过就是流了点血而已,只是昏过去了,根本不会死人吧?

    “死人啦!!!”小巷里传来了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然后便是一阵嘈杂,金毛埋头往前跑着,不敢回过头去看一眼。

    在那之后,再见到曹阳便是在警察局。

    金毛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但是却是第一次来探望。

    “你是犯罪嫌疑人曹阳的家人吗?”

    “我”金毛有许多话想要问,可是在看见曹阳那一刻,都沉寂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是窒息,金毛甚至不敢去看曹阳的眼睛。

    “金毛,我不能告诉我的父母,他们从小到大都管我那么严,我爸会杀了我的!”曹阳的脸上全是憔悴,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连那双从来都是活力四射的眸子也变得没了生气。

    “不会的,不会的。”金毛畏畏缩缩的不敢去看曹阳的眼睛,他害怕他忘记不了这双眼睛,他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忍不住说,我才是那个杀人的凶手!

    “我好怕,金毛,我没有杀人你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金毛正坐在椅子上面,冷不防便被曹阳一下子扑到身上。

    曹阳狠狠的抓住了金毛的衣领,青筋暴露,“我没有杀人,金毛,你是看着的,我没有杀人!”

    “住手,你要干什么!”两个警察冲过来将曹阳按在桌子上面,

    “警察,警察!”金毛小混混被曹阳的这个动作吓得心里一惊,立马站了起来后退几步,将椅子打倒在地。

    “没事,你别激动,他带着手铐呢,伤不了你的。”一个年轻的警察安慰金毛道。

    然而金毛完全听不进去,他只看见了曹阳充血的双眼,如同地狱里的恶鬼一样恐怖吓人,又如同镜子一般,倒映出了金毛小混混惊慌失色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金毛小混混无意识的重复着,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放心吧,这不是你的错,这曹阳死不认罪,明明都有人来举报了他,他还觉得自己是无辜的,现在你是唯二的目击者,你可不能有事,你还得帮我们还有死去的学生作证呢!这段时间我们会保护你的。”

    警察拍了拍金毛的背,被金毛神经质的拍开了手。

    曹阳被按在桌子上,几天没吃饭的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只能用这种屈辱的姿势问道金毛,“你是不是也不信我,你明明看见了的,他当时根本没有死!”

    “我”根本就不是你杀的人,是我杀的!

    这句话在金毛的心里快速闪过,有马上沉寂了下去,金毛冷汗直冒。

    不能说,这句话不能说出来!

    金毛不敢再说话,直挺挺的走出了警局。

    他看着外面没有太阳的天空,竟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很快庭审的时间便到了,金毛小混混被警察看着,走进了冰冷的庭审院。

    “证人出席。”法官冷漠的开口说着,就好像手下审判的不过是一只宠物的生死。

    “犯人曹阳,你是否承认在一月十六日时蓄意谋杀程英。”

    “我没有杀人,我不认罪。”曹阳喃喃道,如果不是旁边有一根导线,几乎听不见他的声音。

    “骗子,你这个杀人犯!你把我的儿子还给我!”站起来的是一个夫人,她站在主告方的桌子旁边,大吼着,她就是死者程英的母亲。

    “阿姨,我真的没有杀人,我没有”曹阳急得要哭出声。

    “闭嘴,你不配叫我阿姨!”中年女人捂着脸崩溃的大吼道。

    程英是他们这里出了名的成绩好,属于那种别人的孩子的类型,许多家长都十分羡慕中年女人,而现在荣华不在,程英也再也不能睁开双眼,只留下白了头发的双亲在这世上痛苦的活着,也让许多人唏嘘不已。

    “肃静!”法官敲了敲,然后继续庭审。

    一位精明的律师站到曹阳的面前,道,“根据刚刚另一个证人的证词,当日你和那个金毛一起去找程英的麻烦,先是打了他一顿,然后又杀了他,把他的脑袋按在一颗钉子上,是不是?”

    “不是,我们的确打了他一顿,可是,可是我并不知道那里有根钉子,是程英他骂我没出息,我才打了他的,我不知道会这样,明明他当时都还活着”曹阳茫然的解释到。

    “情况是否属实?”法官询问金毛。

    “是,是这样的。”金毛道。

    律师和法官对视了一眼,律师才又开口道,“那就是过失杀人了?”

    “我没有杀人,当时我走的时候,他真的没死!”

    还有曹阳,他只知道自己不过是轻轻的推了那个男生一下子,都没有下重手,那个男生当时明明还活着,还能说话,怎么会就死了呢?

    “可你知不知道,程英他是因为你的撞击,然后失血过多而死的!”律师显然有些义愤填膺,然后在法官的示意下冷静下来。

    “这不可能,我没想过让他死的”曹阳慢慢流下了一滴眼泪。

    “曹阳,在一月十六日失手杀死程英,判处死刑,下月执行。”法官念了判决书。

    而金毛则被警察护送着原路返回。

    “你这个畜生!”走在路上,金毛突然听见了一句怒吼,然后便是一顿暴打。

    是曹阳的父母。

    “都怪你,都怪你把我们家的曹阳带坏了,明明之前他最听话了,他都不打人的,一定是你把他带坏了”曹阳的妈妈扑上来疯狂的捶打着金毛,似乎是想要打死他那样。

    “阿姨,对不起,对不起,你打我吧”金毛闭上眼睛,内心充满了煎熬。

    “我打你,我打死你,我就算打死你,我家曹阳也回不来了!”这个中年女人一身补丁,能看出她的家庭情况并不怎么好,此时涕泪横流,更是可怜可悲。

    警察看见证人被打,连忙上来劝阻,“阿姨,您别这样,您的儿子杀了人,杀人偿命,都是应该的,如果能放了他,人家死者怎么办呢?死的那个男生也是一个和您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啊!”

    “做孽啊”曹阳的母亲捂着脸哭了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本想为程英嘲讽几句,看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忍心了,

    那一声声的哀嚎,就像是刀子一样割在金毛的心上,让他倍感煎熬。

    “阿姨”金毛看着瘫软在地下的中年女人,似乎是想扶她起来,但是又不怎么敢。

    “金毛,曹阳他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的事?”

    金毛张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曾经在几天前说过他要回家过年,不再和家人闹别扭,但是那年的二月,他被执行了死刑,他的家人们还在期盼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听话一点,不要继续和他们犟嘴,他们说起来他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容。

    然而他们就算做了一桌的饭菜,也等不回他们的儿子了,只能等回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郑夕晨惊愕的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简直是一件大案,即使年代的久远,那些冤魂也都不能散去。

    “这么些年,我老忘不了曹阳,我真怕啊,我的灵魂就像是从我的身体里分裂出来了一般,白天活在人间,夜晚就要回到地狱,一层一层的锁链缠着我不让我放松,我忘不了。”金毛站在楼梯上,看着上方的门,就好像那里有属于他的救赎。

    但只是徒劳,上帝救不了他,曹阳也不会原谅他。

    太过深远的罪孽总会浮现出来,因为他就藏在犯罪者的心中。

    而此时,在权家的书房中,权夜正在给一位警官打电话。

    白玫瑰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着,但是没有一个人去在意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