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83章 地下室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要说之前还好,现在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和李强扯上任何的关系。

    而且金毛小混混冷笑着看着李强,因为张晓蓉的话而颤抖的心脏终于平复了下来。他真想看看李强知道了自己认仇人做娘时的表情。

    这李强也真是个人才,你说他傻吧,他也不傻,他还明白让别人给他打工,而他拿大头,但是说他有点儿小聪明,他就连要杀他的人的杀意也无法分辨出来。

    当然,金毛小混混不否认,很大原因是因为张晓蓉的演技确实是好,而且她非常懂得鼓动人心和不动声色的威胁。

    “说不出话来了吧?”李强得意洋洋的问道金毛小混混。

    而金毛小混混看着李强不仅不觉得警醒,反而还乐在其中的样子,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妈,你赶紧再给那位小姐打个电话,我们的钱怎么办?”

    听见金毛小混混与之前进来时的趾高气扬不同,十分冷漠的说道,“不用打电话给她了,那个女人说了,钱得要她看见照片了,确定郑夕晨在之后才能给你。”????“那你倒是快啊!还有,那个女人是你能叫的吗?”李强急道。

    “呵,我这不是在回家吗?”金毛小混混也不解释,打开门便往外走。

    一路上,金毛小混混心乱如麻,回到家之后,他仿佛是胸中那口气终于能够呼出来了一般,狠狠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站了起来,将沙发旁边的地上倒着的郑夕晨拖到了自己房间的一个角落。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金毛小混混推开了自己的床头柜,一道暗门赫然出现在眼前,他拉开了暗门,自己先进去,然后将郑夕晨缓缓的拖了进去。

    隔了一会儿,金毛小混混双眼布满了红色血丝,将手机里的郑夕晨的照片发送给了张晓蓉给他的一个邮箱。

    夜色很快就到来了,天色已经黑到了提灯才能勉强看清楚路面的程度。

    而在黑暗之中,郑夕晨逐渐的苏醒了过来,只不过是睁开眼睛一个微微的动作,似乎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折腾了许久,郑夕晨脑后的伤口越来越痛,之前晕着到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所以直到郑夕晨现在醒来才算是发现了脑后的伤口似乎并不怎么乐观。

    还好疼痛虽然给郑夕晨带来了烦恼,但也带来了清醒,让郑夕晨有机会可以看见周围的东西。

    然而在看清周围的东西时,郑夕晨反而更加的恐惧,瞳孔也不自觉的放大了。

    她这是在哪儿?

    整个房间不知什么原因,十分的阴冷,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让人不安的潮湿味道,不是那种清新的潮湿味道,而是一种厚重无比的灰尘感还有浓重的药味。

    而这种药味,似乎就是台子上发出来的。

    一盏发着白色荧光的小灯立在桌子上,让郑夕晨勉强能看清屋子里的情况。

    这个房间是水泥砌成的,看起来阴暗潮湿,郑夕晨被绑着手,丢在一个角落里,而进门的地方是比半层楼高的楼梯,旁边则是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散落的药瓶和一个写满字迹的本子,甚至还有一本圣经,但让郑夕晨觉得恐惧的是,这个房间里好像没有窗户。

    而除此之外,似乎这里就没有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郑夕晨看着桌子上的本子和圣经,莫名的觉得很是在意。

    什么时候李强他也信上帝了?这件事真的是无异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郑夕晨还记得当年她的母亲便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她死后,自己曾经想要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但是却被李强狠狠的嘲笑了一顿,甚至撕掉了自己的圣经,还扬言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上帝,这些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儿罢了。

    不过是一本圣经而已,他这么说着,丝毫不知道自己打破了郑夕晨到这个世上来这么几年的虔诚信仰。

    她一直在问上帝,你真的存在吗,如果你是真的,那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在家里看见过和信仰有关的东西,只因为李强和李丽都是坚定的无信仰者。

    郑夕晨现在脑子里充满了无法解答的疑问。

    这里是哪里,是某个暗室吗?这个地方是拿来干什么的,如果是李强的话,应该会找个脏乱的地方关住她才是啊,这里除了桌子上散落的那些白色药瓶,看起来并没有荒废的样子。

    而且,李强抓她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强对郑夕晨的态度可以直截了当的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漠不关心,因此李强是绝对不会知道郑夕晨和权果的身份的,要是李强知道,就不会放过权果了。

    而就在郑夕晨苦苦思索的时候,木门突然“嘎吱”一声,打开了,郑夕晨正对着门的方向,门外的光打了进来,对于习惯了昏暗的郑夕晨来说有些刺眼,于是她不得不转开了脸,但她的视线还牢牢的锁在门上。

    门一打开,郑夕晨就飞快的看向来人,揣测他的意图。

    “醒了?”

    只见金毛小混混正拿着手机走进了地下室,脸上喜怒莫测。

    “怎么是你?”郑夕晨心里一跳,警惕的问道。

    就算是囚禁她,也该是李强和李丽两个人啊,她和这个人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为什么会是他?

    “不能是我吗。”金毛小混混阴冷的扬了一下嘴角,似乎是想笑,可惜他的心情实在不怎么好,只好作罢。

    “这里是你家,你为什么关我,李强呢?”郑夕晨看着他不善的脸色,猜测着自己现在的处境一定很危险,便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应该是李强他们母子俩想要“关照”她一下,所以才会找她来囚禁,毕竟把郑夕晨关在小黑屋里然后又打又骂的不给饭吃,李强和李丽母子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只是这次有些大费周章,所以总让郑夕晨觉得违合,不太像是李强他们干的出来的事,而现在看样子,似乎真的不是李强和李丽。

    郑夕晨的脑子飞速的转动着,猜着金毛小混混的意图,钱,还是什么?

    金毛小混混却冷哼一声,“你废话真多,不过你也废话不了多久了。”

    “你什么意思,我和你有什么仇怨吗?”郑夕晨额角冒出了两滴冷汗,想要搞清楚金毛小混混的意图。

    “仇怨倒是没有,不过你倒是蛮有用处的。”金毛小混混虽然没有对他的目的避而不谈,但是说的也并不清楚。

    蛮有用处?那就是他暂时不会动自己的意思了,郑夕晨眼珠转了转,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好侧敲旁击的问了金毛小混混一个她一直关心的问题:“跟我一起的那个小孩儿在哪儿。”

    “跑了。”金毛小混混不耐烦的说道,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摸出了手机,在上面打着什么字。

    “你在联络李强吗?”郑夕晨不动声色的伸了伸脖子,想看金毛小混混在干什么,然而金毛小混混根本就不搭理她。

    郑夕晨只好又问着权果的情况,隔了一会儿,金毛小混混终于忍不住了。

    “呵呵,不过就是一个别的女人生的小孩儿罢了,你干嘛对他那么好,真把自己把自己当他妈妈了啊?”金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郑夕晨听见金毛的毛,顿时有些慌了。

    这个金毛怎么会知道权果并不是她生的小孩儿,明明权果一直都在叫她妈妈不是吗?

    “什么意思,权太太,你还不懂吗?”金毛小混混用一种不怀好意的语气说道。

    遭了!郑夕晨脑子里闪过这两个字。

    难不成这个混混刚刚玩手机,就是在查她的身份吗?

    还没等郑夕晨想清楚,就见金毛把手机屏幕放在郑夕晨的面前,冷笑着念到,“金融界引导者权夜的婚礼?权太太,您的来路可真是大啊!”

    听到权夜两个字,郑夕晨便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善了了,但权果还在等着她,所以她不能放弃。

    “既然知道我丈夫是权夜,那你怎么敢绑架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又不是我乐意绑你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是谁要害我?”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郑夕晨无奈道:“不会。”

    “那不就得了。”金毛小混混冷哼一声,用好色的目光上下打量完郑夕晨,才说道,“我今天没心情,本来还不是很想放过你这个大美人,但是反正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

    说罢,他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不能让他走!郑夕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要是现在不赶紧主动出击,明天就真的晚了,只能任人宰割。

    但是自己要怎么流下金毛呢?

    对了!郑夕晨灵光一闪,趁着金毛小混混还没有走,大声道。

    “我看见你桌子上有一本《圣经》,你为什么要看《圣经》呢?”

    “胡说!”金毛小混混就像是被揪了毛的猫一样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