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65章:喜爱白玫瑰的女士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感激的看了管家一眼,眼神慢慢的变得坚定起来。

    在经过了多年的打拼之后,郑夕晨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比许多的人要更加坚强,心智更加成熟,遇到事情也不会慌张。

    可是现在自己又在干什么呢?

    慌张,自卑,无助和嫉妒,这些伤感春秋的患得患失与如同怨妇一般的自私想法,真的还是那个能为自己自豪的郑夕晨吗?

    不,妈妈给她起郑夕晨这个名字,不就是想让她像太阳一样不放弃,充满朝气和活力吗?自己现在这样,和她曾经看不起的那些被命运压迫然后便放弃的失败者有何不同。

    她是郑夕晨啊,而且她和权夜结婚之后,她便是名正言顺的权太太,不再是以前那个只能看着权夜与其他女人说笑,也没有勇气和立场上去阻止的小保姆了。

    也许就是因为权夜太优秀,才让郑夕晨如此的患得患失,如此的不自信。

    她现在可是权夜的正牌妻子,为什么要这么的卑微,想着怎么去放弃她的丈夫?????这根本就不是郑夕晨。

    郑夕晨曾经为了自己的成长而欢呼雀跃,但是在遇到权夜之后,她仿佛就又变成了原来那个被人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受不得一点儿的委屈,但是这样的郑夕晨有怎么会是那个惹人喜欢的郑夕晨呢?

    所以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嫉妒与悲伤带给她的东西,除了失望意外再无其他,那么她又为什么要继续沉浸在这种情绪之中。

    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之后,郑夕晨璀然一笑,那明亮的瞳仁闪着闪闪的光芒,看着外面的黄昏,有些许的释然。

    就在这时,权果也换好了衣服出来了。

    “妈妈,我们快走吧。”权果笑着迈着小步子走了过来,牵起了郑夕晨的手。

    “嗯,好啊。”郑夕晨摸了摸权果的脑袋,也笑了,然后她向管家说道:“管家,我带着权果出去玩玩。”

    “嗯,夕晨小姐,务必早点回来。”

    “好的,我会的,”郑夕晨给管家打了招呼,便牵着权果走了出去。

    管家担忧的望了望外面的天色,思索了一下,还是找到了权夜的书房。

    权夜正靠在椅子上,懊恼的用手撑着额头思索着问题。

    都有人说智商和情商不可兼得,权夜明显也是这样的人。

    从小的家庭环境让他对于这些情绪都只有一种解决办法,那就是控制,而没有其他的。

    权夜的妈妈是个比较感性的女强人,她的短暂的一生,全部给了她的丈夫和她的工作,对于她的儿子却是没有话说。

    就算是后来她走了,也只不过是把权夜托付给了管家,然后仅仅是给他留下了三个冷漠而没有温度的字眼,对不起。

    她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和义务,教导自己的儿子去体验生活,去爱一个人,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她只不过是教会了他一点,那就是谋生。

    但是谋生并不是生活,或者说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权夜也想要去爱,他也尝试了,那就是颜怡。

    颜怡很好,她既漂亮又骄傲,她是全京城最漂亮的世家小姐,她的钢琴也是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而且她的性子也是冰雪聪明,是当时的京城里的纨绔子弟们争夺的女神级别的人物,权夜也觉得颜怡很好。

    他试着去接近她,也确实接近到了,那时权夜便感觉颜怡是最适合他的人,美丽骄傲,而且对人大方,对事情理智,又懂得艺术,也懂得金融。

    那时候他总是和颜怡一起去看那些画展,去听音乐会,在权夜觉得他们已经可以结婚的时候,颜怡却走了。

    正是因为颜怡的离开,权夜感觉到了不甘,那时候的年轻人总是意气风发的,他不觉得有比他更好的人,就算是在外国,可是颜怡还是走了。

    权夜去了他母亲的墓地上祭拜时,曾经告诉他的妈妈说,“我已经找到了爱的那个人了。”

    而权夜说完了这一句话,竟是觉得松了一口气一般的释然。

    而这时候,却被管家止住了,“你真的找到了吗?”

    权夜很笃定的回答道:“是的,找到了,妈妈让我学习的东西,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一种情感而已,又与愤怒,嫉妒,委屈这些情感有什么不同呢。”

    爱在权夜看来并不必要,不过是他的母亲让他学习的一种情绪而已。

    他总不知道他的妈妈为什么要他学习怎么去爱,爱有什么作用吗,爱能干什么呢?权夜不知道,他去查了资料。

    书上说,爱是一种羁绊,是一种责任,是一种很多很多的解释,都不足以回答权夜的问题。

    爱,到底是什么?

    他又为什么要学习去爱。

    没有人告诉过权夜,所以他便问从小到大他最信任的管家。

    管家却只是笑了笑,对他说道,“爱,不是能够学习的,是感受的,等到你找到了你爱的那个人,心里那种呼之欲出的,压抑不住的情感,那就是爱。”

    然而权夜还是不知所谓。

    难道爱就是不压抑自己的情感吗,还是爱就是放任自己的情绪。

    权夜身为权家的继承人,从小到大,学习的都是如何压抑自己的天性,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处变不惊。

    难道现在就要为了学习怎么去爱而忘记自己之前所学的东西吗?

    权夜烦躁的抓了抓头。

    就在这时,一阵晚风吹了进来,权夜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于是他微微抬起了头,突然看到了靠近书房窗口的柜子上面放着一大束的白玫瑰。

    已经都快过了白玫瑰的花期,但是这束玫瑰的花瓣仍然饱满结实,就像刚刚开花的时候一般。

    然而权夜明了,这是管家专门请人培育的白玫瑰,耗费了很多的资金,只不过是为了保证每个星期都能有新鲜的白玫瑰来更换罢了。

    这是权夜的母亲留下来的规矩。

    她一生中最爱的花便是白玫瑰,权家又不是没钱,因此她便请了人专门为她造了一个只有白玫瑰的花田,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去看看那片花田。

    后来,在她去世之后,那片花田也没有荒废,权夜没有管这些,管家便一直请人照料着这片花田,现在也是这样。

    权夜曾经在无聊的时候去看过这片花田,大片大片的白玫瑰自然是不好看的,因此这里都是一丛一丛的,中间铺设有石子的小路,花丛旁边是木制的栅栏。

    他其实并不能理解这些白玫瑰到底好看在哪里,花就是花,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他的母亲却特别的喜欢。

    她曾经说,“其他人喜欢的不过是梅兰竹菊,荷花牡丹,而这些花里,自然不缺乏高洁品质的画,只是白玫瑰特别的不一样。”

    权夜问道:“为什么不一样?”

    他的母亲便想了一会儿才回道:“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我倒是说不出来,白玫瑰不像红玫瑰那般的热情似火,也不像玉兰百合那样高贵幽香,它并没有什么馥郁的花香味,要是想闻到白玫瑰的香味,只能将花放在窗前,这样风吹过的时候,就能闻到那微微的香味。只不过也并不浓烈。”

    权夜听了更加疑惑,“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喜欢白玫瑰。”

    他的母亲闻言笑了。

    “可能就是因为它温和吧,不像其他的花一样争奇斗艳,它在那里,仿佛就只是为了让人欣赏,它美丽,却不至于灼伤人的眼睛,它的存在,既不会让人太过注意,也不会让人忽视。”

    权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在与郑夕晨结婚之后,权夜曾经又去了一次他母亲的墓地。

    权夜回想着那时的情景,心中有些茫然。

    权夜的母亲是权家公司的大股东,所以她的墓地自然是尽善尽美的。

    在京城最贵的一片郊外,有着大片的由珍贵树木组成的有秩序的树丛,每间隔一小片的地段,景色都会变上一变。

    这里便是寸土寸金的京城中最贵的墓地,而权夜的父亲和母亲,就在这片地区的中央地带。

    权夜将一束白玫瑰献给了他的母亲,然后便慢慢的蹲了下来,细细的用手帕擦干净了母亲的墓碑。

    墓碑上面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岁月仿佛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仍然如同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女子一般迷人,散发着知性的光芒。

    权夜站在这里时,与她倒不像是一对母子,更像是一对姐弟。

    云层上的水汽凝结成了小水珠,一滴一滴的从天上洒了下来,滴落在这片大地上,将旁边的低矮灌木打湿,雨水顺着那白色的花瓣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在地上停留一会而,然后又慢慢的渗入地底。

    而权夜带来的那束被精心装扮的白玫瑰也被逐渐浸湿了,微风拂过来的时候,沉甸甸的花朵只是微微颤动,只有叶子在随风轻轻的摇摆着,无声无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