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64章:这里是家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管家的笑意加深了一层,道:“不用。”

    然而郑夕晨还是有些心神不宁,眼睛也红肿着,一看就哭过,刚刚她抱着权果看不清楚,现在却十分的明显。

    管家看着这样的郑夕晨,不由的问了一句,“夕晨小姐,你这是”

    他能看得出来郑夕晨很喜欢权夜,而且现在也与权夜结婚了,两人又有权果,应该是喜事临门,该开心才是啊,为什么会哭泣?

    他本想问问郑夕晨和权夜的情况,但是话音未落,便立即反应过来,这是他逾越了,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管家,他是不应该过问主人的事情的。

    但是这点郑夕晨并没有发现,或者是发现了,却并没有在意。

    “管家,你说我可以在权家待多久?”郑夕晨看了一眼权果离开的方向,慢慢的踱步到了门口,看着面前的馥郁的花朵,和慢慢黑暗下来的夜色,并不觉得有多悲伤,只是觉得有一些难受罢了。

    “这”管家想起一些事情,不敢回答郑夕晨的问题,毕竟他还是个下人,并不能非议自己的主人。????权夜之前喜欢的人就是颜怡,到现在为止,管家也不敢确定他是不是还没有忘记她,而且权夜之前可是对颜怡势在必得的,却被颜怡拒绝,可想而知他会有多么的不甘心了。

    而现在与郑夕晨的婚礼也是在没有颜怡的情况下,郑夕晨虽然的确心胸很宽广,可是她就真的不会介意吗?

    世上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无视自己的爱人喜欢的另有其人。

    管家虽然对权夜很有信心,觉得他不会做出那种始乱终弃的事情,但是万一权夜并不喜欢郑夕晨,或者说是,并不知道自己喜欢郑夕晨呢。

    权夜一直是个自信到了极点的人,所以从来没有按照过别人安排的路来走,现在他还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但是如果颜怡回来了呢。

    这个想法是管家从来也不敢有的。

    如果可以,管家都希望颜怡这个人,最好再也不要出现在权夜的面前,权夜才不会被他的执念所影响。

    一个正常的,有强烈的征服欲望的男人,在遇到一个自己无法征服的女人之后,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些好胜心,就是不服输的心态。

    这种心态就好像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一样,就算是自己去追求的,追到手的和没有追到手的还是不一样的。

    郑夕晨虽然很好,但是和权夜实在是走得太快,快到权夜都没有时间来看清自己的心意,来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

    如果郑夕晨和颜怡的位置互换,权夜还会喜欢谁,谁都说不准。

    管家真的不希望郑夕晨和权夜分开,因为他带了权夜这么多年,比权夜他自己还要了解他,他需要的人不是颜怡那种高高在上的,没事就抬着架子的世家小姐,而是郑夕晨这种能对他嘘寒问暖,知道照顾他的想法,了解他的感受,并且一定是真心实意的对权果和权夜好的人。

    权家之所以并没有其他大家族那么多的“穷亲戚”,并不是因为权夜的手段狠辣,不留情面,而是因为那些所谓的亲戚,不仅没有做到自己本分,而且还想要越俎代庖,管理应该属于权夜的权家。

    权夜继承家族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因为身处的地位的原因,这个家显得异常的冷漠,权夜从来不知道父母的溺爱是什么滋味,因为作为偌大的权家的继承人,他是需要从小就接受极其严格的教育的。

    寻常父母的那些温暖和唠叨,是权夜从来没想过的东西。

    其实在郑夕晨来到权家以前,管家也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权夜也会笑得那么的开心,虽然只是微微的嘴角上抬,但是与权夜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管家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真是的情绪呢,不过是一点细微的角度,管家却觉得权夜变了。

    权夜仿佛是活过来了。

    他之前的生活,如同身处在一个到处都是严冰的地底世界里面,那里充斥着寒气,常年都没有阳光的照射,明明身处人间,却觉得他仿佛与周围的人都隔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在观察,正常人的情绪与他而言不过是微毫。

    所以在权夜喜欢上颜怡时,管家都以为也许权夜会被她救赎,然而终究只是奢望。

    在权夜追求颜怡的时候,轰动了整个京城,那时的颜怡都快要成了大家默认的权太太,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权夜会被拒绝。

    颜怡走之后,权夜的情绪一时低迷,但是管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并没有去劝权夜,不是因为他不关心权夜。

    而是因为管家分明看见,权夜的眼里没有爱而不得的悲痛,和孤注一掷的疯狂,只有求而不得的不甘,还有思路清晰的冷静。

    就像是,在赌桌上输掉了筹码的赌徒一般。

    管家只是觉得情绪有些复杂,既觉得庆幸,又觉得失落。

    他庆幸是因为权夜没有真正的爱上颜怡,所以颜怡即使走了,权夜也不至于疯狂,只有他理智了,权家才不会没落,而他觉得失落却是极因为,权夜终究没有真正学会爱人。

    权夜的母亲在走之前曾经嘱咐过他,好好照顾权夜,她一生里,都没能关怀到权夜什么,他们之间除了礼貌的问候似乎并无其他,可是权夜终究是她的儿子,她希望权夜可以幸福,可以不要像他的父亲一样,被权家偌大的家业给绊住脚。

    一个完整的人,总是要学会怎么样去爱的。

    而权夜则没有,他和许多的大家主不一样,他不喜欢滥交,也不喜欢收藏,更不喜欢养鸟养花,明明过着京城里最奢华的生活,但是他的人生却单调得无聊。

    就算是当时约见颜怡时,权夜的双眼也不会因为颜怡的到来而有惊喜和狂热,若是颜怡失约,权夜也只会觉得羞恼,而不会是失望。

    他有情绪,但是却太淡漠。

    而现在郑夕晨的到来,却结束了这一切。

    管家原本并没有在意这个小小的保姆,之所以他对郑夕晨充满了善意,不仅仅是因为她的人品,和她的性格,更是因为她有让权夜为之动容的能力。

    自从郑夕晨到来以后,管家亲眼见证了权夜的改变,一点一滴的,慢慢渗透了权夜的生活。

    权夜终于懂得了开心,他可以在高兴的时候露出一个肆无忌惮的微笑,并不会像之前一样压制自己的感情,或者是觉得这样不好。

    权夜终于明白了,家原来是这么温暖的地方,家原来是这么和谐的地方,家是可以休息的地方,而不仅仅是一个睡觉的地点而已。

    他开始下意识的提高自己的效率,只为了要早点回家,而不像之前一样,明明可以很快完成的工作都喜欢悠闲的做,因为权夜知道那时候家里并没有在等他回家。

    权夜也会在回家的时候,看见郑夕晨和权果在客厅玩耍时,露出一个欣慰的轻笑,用充满温情的眼神看着郑夕晨母子。

    那一刻,权夜仿佛是一个寻常的父亲和丈夫一般,充满了烟火气,再也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帝王。

    变得有了思想,变得有了情感。

    这不是走下了王座的失败者,而是从一个世界的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

    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旁观者清,管家明白自己说什么话,也许权夜都不会听,就像是有些事情,你觉得它有道理,但是其实你并没有理解到。

    权夜和郑夕晨现在也是,管家是一个过来人,他明白,这件事情光靠他说是没有用的,还得要两人真正的去经历才会明白。

    所以管家想明白事情之后,便笑了,随即坚定的回道郑夕晨,“你会一直留在这里的。”

    郑夕晨不明白为什么管家的语气突然从不确定的疑惑,变得这么的坚定,只以为他是为了安慰自己所以才这样说,也笑了笑,说道:“是吗,那万一以后,我离开了呢?”

    遇见权夜,和他相守,是郑夕晨的福气,也是她的运气,更是她的幸福,如果要是上天真的不给她这份幸福,郑夕晨也不知道该如何。

    如果,如果权夜也要像她的妈妈和孩子一样离开她呢,她毫无办法。

    管家用颇有深意的眼光看着郑夕晨,语气有些低沉,仿佛是一个未来的预言者,以一种笃定的语气说道,“就算离开了,也会再回来的,这里是你的家不是吗?”

    郑夕晨突然愣了神,她冥冥之中仿佛明白了管家的意思,但是又觉得只是自己的一种感觉,并不怎么靠谱。

    “是啊,我真傻,这里是我的家了啊”郑夕晨如同坠入了一个瑰丽的梦境一般,微微失神,美眸低垂着,被水晶灯打下了一层唯美的阴影。

    这里自她和权夜结婚起,就也是她的家了,为什么她会如此不安呢,明明她已经打算好好的打造一个真正的家,属于她和权夜,权果的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