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60章:怒骂穷亲戚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然而张晓蓉是不知道眼镜医生的想法的,当然,即使她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就是了。

    她原本还在想着,自己的外公虽然呆在这个位置上是有些许的碍事,可是好歹他也是自己最亲近的亲人,之前也尽心尽力的保护过自己,她就算是要逼张老爷子自己走下那个位置,也非得有一番的思考和琐事。

    而现在医生的这几句话,明显给了张晓蓉很大的启发。

    到时候,便由自己来执掌张家,而外公只要安安分分的安享晚年,就会过得和以前一样好了,那些红尘琐事也烦不了他老人家的心了,岂不妙哉?

    但若是张老爷子不听话,执意要继续执掌张家,那么就不要怪她张晓蓉大义灭亲了,她这也是爱惜张老爷子的身体不是吗。

    人活一世,还是得服老,外公现在已经老了,而既然已经老了,就应该过点老年人该国的生活。

    就像是以前古代的皇帝在老了之后就要立下太子,顺便继位一样,人年纪一大,就会做不出英明的决定不是吗?

    这个时代是需要年轻人的。????张晓蓉低声笑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眸子中水波潋滟,看起来别有几分美丽,但眼镜医生却是知道,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朵散发着诱惑的香气的毒花。

    她引诱着别人上前去采摘,但一旦你因为她柔弱的外表接近了她,就会被她带着强烈毒性的尖刺刺穿。

    真是带刺的美人啊

    正当眼镜医生感叹着的时候,外病房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吵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和门外的保镖发生了什么争执。

    张晓蓉听见了,微微抬头,不悦的问道外面守门的保镖:“发生了什么事情,万一把外公吵醒了,你就别想继续在这儿待了。”

    “我就是想见见张老爷子,我真的是张家的人啊,这次也确实是有原因的,你问问张老爷子,他要是知道是我,一定会见我的!”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

    他虽然穿着名贵的西装,但是却洗的微微有些发白了,摸了发蜡的头发也掉下来了几缕,皮鞋上还有着几个脚印,看起来狼狈极了。

    此时他正拉扯着保镖的西装,大声吼着什么,一副赖着不走的架势。

    保镖唯恐张晓蓉发火,连忙说道:“小姐,就是这个人,前几天老爷子还没醒的时候,他就经常来敲门,不过属下见他穿得不怎么整洁,怀疑他根本就不是张家的人,所以一直没有放他进去。”

    张晓蓉手上拿着娇艳的花朵,有些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中年男人,淡然说道:“做得不错,这个人确实不是张家的人,他不配看见外公。”

    听见张晓蓉妩媚的声线,中年男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张晓蓉,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张晓蓉,你凭什么说我不是张家的人?”

    “就凭你是个蠢货!”张晓蓉毫不客气的说道,完全没有打算给中年男人留面子。

    而保镖听着张晓蓉的话,也意识到了,这个看起来有些落魄的中年男人应该是张家人,只不过是和现在的张家家主张晓蓉有些过节罢了。

    于是他本来打算把这个男人直接扔出去,现在看来,还是不要插手这些大家族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你!”中年男人愤怒的吼道,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只是他额头上的青筋显示着他现在的心情很不美妙。

    “我怎么了,”张晓蓉嗤笑一声,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花朵,说道:“说吧,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中年男人隐忍的捏了下手,然后凶狠的说道:“不关你的事,张老爷子在哪里,我要见他!”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说的吗?”张晓蓉像是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趣的抬头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眼镜医生见状不对,赶紧低声说了一句“告辞。”便溜之大吉。

    好在房间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仍然继续对峙着。

    张晓蓉这句话在其他人听来可能没有什么,但是听在中年男人的耳中,却觉得像是被嘲笑了一般。

    “这事儿你不用知道,你赶紧叫张老爷子!”

    张晓蓉的美眸中划过一丝暗光,低声的说道:“我不用知道,我可是张家的家主,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这句话像是戳到了中年男人的痛处一般,他差点没跳起来打张晓蓉了。

    “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接手张家呢,你,你不过就是个看不清大局的女娃子,而且自从你上任之后,张家已经陆陆续续的和许多的小公司解约了,你这样做迟早得把张家败光!”中年男人愤怒的说道。

    要不是张老爷子现在在生病住院了,生命也是危在旦夕,轮得到这个张晓蓉站出来掌权?

    而且这个女娃子看起来温柔,暗地里的手段可不知道有多狠!

    张晓蓉撇了撇嘴角,根本不在意中年男人的话,直接洋洋洒洒说了一大段话,把中年男人堵得说不出话来。

    “呵,那也比交到你手上强吧,不说那些小鱼小虾根本就不会对张家的生意气半点作用,你就说说你的那家分公司欠了多少债了?要不是之前你有一部分的投资,我看在外公的面子上继续养着你,你们一家子都去喝西北风了,还有脸在这儿跟我耍横?”

    中年男人气红了脸,不甘心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小辈说成这样一个没有用处的人,他在家中的时候,他的妻女根本就不敢说他的任何坏话,因而无论他做了什么决定,别人都不会这样直白的说他。

    于是他立马嘶吼着反驳道:“怎么可能,那是意外,意外你懂吗,要不是那些人骗我说出钱和我合作,我也不会被骗,也不会赔钱,而且你们家大业大的,怎么可能查不清一个投资商的身份?”

    听到中年男人的一番话,张晓蓉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正在摆弄着新鲜的花朵的手也停顿了几秒:“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故意让那个投资商去钓你咯?”

    “你可不要自己对号入座,而且,难道不是这样吗,你们要是有关心我一点儿,都能够查得到的吧,而且张家的势力这么大,难道会追不回那被骗的几百万吗?”中年男人嘴硬道。

    张晓蓉都要被他气笑了,手下一用力,一朵娇艳欲滴的康乃馨就被她扯下了一片花瓣来,然后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哼,你也知道是被骗的啊,还好意思说的那么理所当然,你以为外公是你爸啊,时时刻刻都要守着你,你几岁了啊。再说了,你是个什么东西,需要我外公这样去骗你,只要他挥挥手撤资,你的公司就干不下去,何必这样煞费苦心。”

    真是可笑至极,张老爷子当初就是觉得中年男人也许不会甘心屈居人下,而且他眼里见不得人怀有别的心思,直接将他分出去,一方面是觉得他干不了大事,一方面也是挺信任他的,谁知道现在到了他的口中,就变成了这样的说法。

    原本之前的张晓蓉是看不清这些的,不过自从她掌权以来,都在有意无意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况且她之前本就不蠢,许多事情细细的思量一下,也能懂个大概了。

    但可怜中年男人明明只要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的,却总是不愿意去想,不是因为他笨,只是因为他先入为主的觉得张老爷子就是不喜欢他,而且又想要狡辩罢了。

    毕竟他是自己做生意失败的,可推不到别人的头上去,而他又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听不得别人说他无能,便只能强词夺理的将错误推到别人的头上来。

    说白了,就是跳见人就咬的疯狗罢了。

    张晓蓉嘲讽的说道:“算了,你自己要装不懂,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我告诉你,就算今天你不说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也都懒得猜了,就是来找外公要钱嘛!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我朝他要钱有什么不对,我也是张家的人,现在张家的本家这么有钱,救不,帮助一下我们不是应该的吗?凭什么你们穿金戴银,我们一家就要那么幸苦!”中年男人理直气壮的说道,没有丝毫的难堪,仿佛张老爷子不养他是一种罪过一般。

    张晓蓉的反应很直接,她直接丢下手中的花,朝保镖挥了挥手,保镖看见了她的新号,连忙走上前去,架住了中年男人的两只手臂,像是押犯人一般把他按在地上。

    张晓蓉嫌弃的看向正在挣扎的中年男人,说道。

    “呵呵,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张晓蓉一分钱也不会给你,外公狠不下心来,我可以,至于你,哼,不过是一条疯狗,喝西北风都和我们没有关系,要想我们救济你们一家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你们简直没有人性,张晓蓉,你不得好死!”中年男人被这样羞辱,彻底忍不住了,大声的怒骂着张晓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