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59章:探访张老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祝你好运吧”

    胖医生想起了张晓蓉接手张家后做的那一系列的事情,不由的为眼镜医生祈祷了一句,然后才摇摇头,继续工作去了。

    眼镜医生带着护士来到了病房,两人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病房里传来了如同破旧的手风琴的呼吸的声音,十分的嘶哑,听起来如同是一个怪物濒临死亡的绝望的呐喊。

    “老爷子加油啊,大口的吸气,呼气,对,就是这样,不要激动”

    眼镜医生推开门,就看见一个小护士正给张老爷子上呼吸机,病房里的气氛一时很是紧张,眼镜医生等到她们差不多忙完了,才问道张老爷子的情况:“老爷子怎么样了?”

    里面的小护士焦急的看向眼镜医生,摇了摇头道:“情况不怎么好,老爷子一醒来就觉得呼吸困难,要不是我在这边巡查,现在老爷子说不定已经又晕过去了。”

    眼镜医生上前去检查了一下张老爷子的状况,发现他只是喘不过气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的状况,这才放下了心,毕竟要是张老爷子在这儿出事了,他也要跟着老爷子一起出事,那张晓蓉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好了,睡过去了,应该再醒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眼镜医生说道。

    旁边给眼镜医生打下手的那个小护士感叹性的说了一句,“这老爷子看起来非富即贵的,怎么身边连个人也没有呢?”

    眼镜医生淡淡的说道:“也许是因为忙吧。”

    这句话的语气有些许的敷衍,只是小护士完全听不出来,还是继续着这个话题。

    “可怜老爷子现在身体这么不好,”说到这里,小护士不禁抱怨了一句,“医生,老爷子的家属呢?他们怎么没有来守着老爷子,就靠外面这些五大三粗的保镖哪能行呢,刚刚连人醒了都不知道呢!”

    眼镜医生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了一声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呢,既然知道老爷子的身份非富即贵,那哪里是我们能乱议论的?”

    更何况现在那些保镖还守在门口呢,万一被他们听见了,告诉了张晓蓉,那她一个小护士怎么能跟人家抗衡呢。

    但是偏偏这个小护士又是个不服输的人。

    她听见眼镜医生这样说,立马不乐意了,大声的说道:“本来就是这样的嘛,这些年轻人天天工作工作的,忙得不行,也不关心一下家里的老人,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时再来后悔,那不是晚了。”

    “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这张嘴真是该打!”眼镜医生捂了捂小护士的嘴,骂道。

    “这位小姐说的对,我也并不是不想来看外公,只不过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你说我这身边啊,也没什么可以信任的人在,不然我肯定天天守在外公的床前的。”

    一道娇媚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像是大大小小的玉珠落在银盘里一般清脆悦耳,十分好听,令人听了就容易心生好感。

    只是她的语气却不怎么善意了。

    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护士而已,真的以为自己有多重要了吗,要是自己不开心,随时就能把她换下来。

    还有,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话她敢说出来,就得敢承受她的怒火。

    虽然她现在想要自己掌权,不希望张老爷子醒来,但那并不代表她就想让张老爷子再也醒不过来。

    说到底,张晓蓉心里还是把张老爷子当成是亲人的。

    而这个小护士说的话,无疑是犯了她的忌讳。

    眼镜医生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爽,连忙解释道:“张小姐,您别生气,她不是这个意思,这丫头平时就爱乱打抱不平,现在也是在担心张老爷子是不是?”

    “担心?连白发人送黑发人都能说的出口,我看她是觉得老爷子说不定真的醒不过来了吧。”张晓蓉慢悠悠的走进了门,那绝佳的容貌上挂着轻视的笑意。

    自从她掌权之后,她就不再像之前一样的激动了,因为她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愤怒会阻碍人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学会隐藏自己的怒火是一回事,这不代表她的脾气也变好了,照样是该干嘛干嘛,她可不像是郑夕晨那个傻子,什么都能原谅。

    小护士本来也就是想要逞口舌之强,并不敢真的与张晓蓉争论,此时听见了张晓蓉的话,顿时吓得像一只小小的鹌鹑,扑腾着翅膀,想要挣扎一下子。

    “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老爷子本来身体就弱,应该让有责任心一点儿,细心一点儿的人来照看他,不然很容易出差错的。”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医生,我以为你好歹也是个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医生,你手下的护士应该会更聪明一点才是。”

    张晓蓉眯了眯眼,提起了自己白色的裙子,但看她今天的装扮,不听她那些夹枪带棍的话的话,到是比谁都像是一个天真优雅的大小姐。

    她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了,外面昏黄的阳光照进了病房,暖色的阳光不但没有给苍白的病房带来一丝温暖,还让人感到了苍凉的味道。

    而张晓蓉那张时而美艳,时而端庄的脸庞上则带着凉薄的笑意,正冷漠的看着眼镜医生,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下自己的弯曲的耳发,然后走进了病房,将带来的鲜艳花朵插在了高级病房的花瓶之中。

    “你简直在胡说!”小护士不忿的说了一句,随即便被眼镜医生扯了扯衣服,示意她出去。

    小护士虽然心中气愤,但好歹还是对眼镜医生恭敬的,只好忍下了一口气,出去了,走之前还是推走了放着一些治疗仪器的车子。

    “张小姐,这个小护士是新来的,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和她计较。”眼镜医生带着些讨好的说道。

    张晓蓉嗤笑一声,摆弄着手中的一支康乃馨,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这花是拿来看张老爷子的,自然是最好的国外进口的鲜花,一定是没有任何瑕疵的,而张晓蓉还是随意的扯下了几瓣花瓣来。

    原本眼镜医生以为张晓蓉是在修剪花朵,但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觉得那些花瓣有枯萎的痕迹,心中顿时觉得张晓蓉应该是个很挑剔的人。

    当然,也有种可能便是,张晓蓉也许并没有觉得那些花瓣有哪些不对,只是单纯的想把它们扯掉罢了。

    眼镜医生曾经在国外修习过心理学,所以自然知道张晓蓉这种行为意味着她心中有着轻微的暴力倾向。

    但是,眼镜医生有些迟疑,张晓蓉看起来虽然有些恐怖,应该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吧?

    眼镜医生惊疑不定的想到。

    很快,张晓蓉就开口了,“医生,我觉得护士还是要找个会说话,会做事的,聪明的人,不是吗”

    “对,您说的对,这将是您最后一次看见她了。”医生赞同道,心中则是猜测着张晓蓉的意思。

    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在看见那个小护士了,而且还不能说是张晓蓉的错。

    如果不是小护士说那些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太越界,张晓蓉也没有机会发难。

    眼镜医生想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小护士真是太冲动了。

    现在可不流行热血少年了,想要在这个社会上混下去,唯有察言观色,学会做人做事。

    给张老爷子换药的工作可是有特殊福利的,这护士得了好处还不知道,也怪不得丢了工作。

    要知道可是有许多人想要做这件事儿的啊。

    “那是最好了,外公现在情况怎么样。”张晓蓉继续撕扯着花朵,看不出情绪来。

    眼镜医生顿了顿,说道:“张老爷子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是倒好不坏吧。”

    张晓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医生还喜欢用这种词语,倒好不坏,听起来界限挺模糊的,我听说你们不是最喜欢用一些肯定的形容性的词汇吗?”

    眼镜医生笑了笑,说道:“并没有这个说法,只是说这样的解释在医学上更具有权威性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吗。”虽然这样说着,张晓蓉的语气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见张晓蓉这样,眼镜医生只好自己大概说了一下张老爷子的情况:“老爷子现在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好生修养着,不让他情绪太激动,一般来说还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只不过要控制好情绪罢了。”

    张晓蓉闻言,不着痕迹的笑了笑,“我知道了,医生放心,这次都是因为我惹外公生气,以后不会了,就让外公在这里好生养病吧,也免得整天有些打小报告的人来扰他老人家的清静。”

    眼镜医生连忙答是,心中却充满了惊讶。

    这句话摆明了是在逼老爷子“退位”啊!

    张晓蓉这个人果真是不简单,就冲她这么果断的语气,就不会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