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54章 争吵爆发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你这是干什么?”郑夕晨皱了皱眉,颇有些心灰意冷。

    既要她不过问颜怡的事情,又要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可能呢,她又不是圣母,没有这样的宽宏大量。

    权夜紧了紧握住郑夕晨手腕的手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执着些什么,只不过因为一种直觉而做出这样的事

    可是他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相信他的直觉不会骗他。

    在权夜混战商圈的时候,他就是依靠自己的直觉度过了很多的危机,每次的起死回生,心潮激荡间,他越发对自己的直觉相信不疑,这次也是一样的。

    虽然郑夕晨的表情似乎已经调整得跟之前没有两样,而且她也是最擅长调整自己情绪的。

    可是他莫名其妙的就觉得郑夕晨心里一定是还在生气的。

    “你跟我一起走。”权夜干巴巴的说道,语气中带着点不知所措,完全不像是那个呼风唤雨的总裁大人,而更像是一个正常人。????他想了许多的词语,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你别生气,我不是想让你伤心的,这样岂不是让郑夕晨觉得自己太好说话了,而且他的面子怎么放?

    你要是敢走就别回来了,这也太霸道了,郑夕晨吃软不吃硬,自己这样无异于只能引起她的反感而以。

    最后这些话都变为了妥协性的一句,你跟我一起走。

    他记得郑夕晨最喜欢听他说我们这种词汇,因此这句话说出来,还带着微微的讨好意味在里面,当然,权夜是不会承认的。

    但是郑夕晨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娇羞一笑,然后乖巧的跟在他的身边,而是眼底滑过了一丝水光,语气带着些悲哀的味道。

    “不了吧,我跟爸爸一起走就好。”

    之前一提起颜怡,他就是一副想杀人的样子,现在这样又是要干什么呢,真的只是拿她郑夕晨当一个物品一样的吗?

    可是她却不愿意了,凭什么他心里不给她腾位置,而自己的心里却慢慢的都是他?

    权夜向来不喜欢郑夕晨与别的男性有过多的接触,以前的林子峰,到后来的一些人,郑夕晨只要一和他们走得近了,权夜的脸上就一直带着不善的表情,就好像自己真的和人家有什么似的。

    然而现在他却又这么明目张胆的提起颜怡这个话题,还偏袒颜怡,可想而知,要是以后颜怡出现了,权夜的选择一定是颜怡,不会是她郑夕晨。

    呵呵,既然那么喜欢颜怡,又放不下她,何必把自己也拉近他们的感情中呢?

    难不成他还想要享齐人之福吗?

    权夜左思右想,也觉得只有颜怡会让她生气,可是,郑夕晨明明是知道自己的,颜怡这个话题相当于他们之间默契的的一个话题,谁都不会提起,现在郑夕晨又因为这个生气,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自己也已经和她求过婚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不行,你跟我一起。”权夜冷漠的回答道,手也攥的越来越紧,简直是想把郑夕晨的手腕捏碎。

    郑夕晨感觉手腕像是被两只铁钳夹住了一般,钻心的疼痛,但她是如此要强,就算是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也不向权夜妥协。

    “你这么在意干什么,我们这里就是个小地方,我爸爸也就是个普通的老人,我去前面给你看看,免得你又觉得不痛快!”

    权夜抿了抿唇,颇有些不理解的说道:“什么叫又觉得不痛快,你是觉得我在和你爸爸发火了?”

    “我哪里敢!我不过是一个小护士而已,怎么敢和您生气,我哪里有那个胆子。”郑夕晨自嘲道,柳眉向下弯着,眼睫毛上还带着悲哀的水汽。

    既然不喜欢她,还和她结婚干什么,继续让她当个保姆就好了啊,何必要给她希望,又让她伤心呢。

    “你这么说自己干什么,我又没有嫌弃你。”权夜张开抿的紧紧的薄唇,绷紧了刀削般的脸颊。

    他感觉现在的郑夕晨非常激动,但是他又不明白为什么,不就是一个颜怡吗,哪个男人心里会没有初恋呢,可是现在颜怡压根儿都不在这里,郑夕晨这幅样子,被不知情的人看在眼里,还以为他权夜背叛了郑夕晨呢。

    “你是没有嫌弃我,但就是觉得我没有其他人好罢了。”郑夕晨悲哀的闭了闭眼,合上了那水波流转的莹彩的眸子,小小的喘着气,有些难以呼吸。

    权夜现在还觉得自己不应该为了颜怡生气是吗?

    但是哪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爱人心里有其他人,她这样难道不对吗。

    而且权夜说着不嫌弃她,那不过是因为他的家境好,不需要联姻罢了,自己这样的家庭出生,这样的父母,和颜怡简直是千差万别,一拿来比较,就会高下立现。

    权夜应该是觉得她配不上他的吧。

    毕竟权夜喜欢的类型一直像是颜怡啊。

    想到这里,郑夕晨的心里简直痛得无法呼吸,可是她又不能显露出来。

    她真的觉得好累啊,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打动权夜了,她的心正在慢慢的降温,从火红而炙热变成了寒冷的冰霜。

    她该怎么去打动权夜呢?

    即使郑夕晨已经和权夜结婚了,她也觉得自己和权夜离得好远好远,就算是抱着权夜,感受着他的体温,她也觉得隔着一层厚厚的冰霜,即使权夜在温情的与她对话,朝她温暖的笑着,她也觉得他们之间恍恍惚有一场大雾。

    这一切的一切,都恍如一场大梦,她好怕梦醒了,自己却还把梦境当作是现实,而权夜,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她有过一点点的喜欢。

    这些权夜自然都是不知道的。

    如同郑夕晨不知道权夜因为个性隐忍而藏在心中的那句喜欢,权夜亦是不知道郑夕晨因为不服输的个性没说出口的那个问题。

    但这明明是很简单的几个字,几个词语,却把两人推进了深渊。

    权夜看着郑夕晨上下煽动如同蝶翼般的睫毛,心中无端端浮现出一股不忍的意味来。

    “你不用把自己和别人比较的。”

    郑夕晨听到这句话,眼眶发红,竟是露出了一个酸楚的笑容来。

    “哦,是不用,然后就当一个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的傻子。”

    “你你怎么会这样想。”权夜的眉越皱越紧,完全不理解郑夕晨怎么会这么说,而且他甚至感觉,郑夕晨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

    这时候,权夜抬眼一看,就见郑国安站在门外,担忧的看着郑夕晨,踌躇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来。

    权夜目光一冷,跟他对上了视线,便见郑国安畏畏缩缩的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郑夕晨和权夜两个人。

    “不是我怎么会这样想,权夜,你要是只是想找一个什么也不要想的木偶人,就不要来找我好吗,我不行的!”郑夕晨强忍着眼眶中要流出的泪水,声音有些嘶哑。

    “夕晨。”权夜觉得郑夕晨的情绪不太对,立马放开了郑夕晨的手,上前去想要抱住郑夕晨,先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再说。

    然而郑夕晨这次却一改平日里的温顺,把权夜的手死死的抵住,不让他过去。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管我做什么,你又要我依靠你干什么呢,要让我傻傻的依赖你了之后,又被你无情的抛弃吗,权夜,你真的,你真的”

    权夜还是努力的想要抱住郑夕晨,但是又不敢太过于用力,以免伤到了她。

    “你先冷静一点,我没有这样想!”

    郑夕晨此时却听不进去了,带着哭腔说道。

    “权夜,你不要这样,你别这样,我求你了,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啊,那你就让我当一个保姆多好,又可以有人来照顾权果,你也可以去追求自己心爱的人,至于我的话,我就不去想你,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在这样了!”

    说着,郑夕晨低低的哭泣着,眼泪像是开了水闸一般的涌了出来,似乎想要把之前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般,抵着权夜的手也慢慢的没了力气,被权夜一把抱在了怀里。

    “郑夕晨,你冷静点!”看见郑夕晨这样,权夜心里也不好受,“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你别激动!”

    “我冷静,我难道不是说的真话吗?权夜,我不怪你,你就告诉,你不喜欢我,然后我继续帮你照顾权果,绝对不再纠缠你好吗,你告诉我好不好”

    郑夕晨一直抽泣着流泪,哭得梨花带雨,让人看了心生怜惜,而她说的话却让权夜动了气。

    权夜皱眉骂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你喜欢我,怎么可能呢,你和我结婚也不过是看我可怜,为了让我照顾果果吧,我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我也不像那些小姐一样会拉小提琴,会弹钢琴,我也没有艺术天赋,我甚至和你没有共同语言,现在想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喜欢的,你不喜欢我也是应该的吧”

    “你”权夜又好气又觉得怜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