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53章 偷来的幸福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般的疼痛使她再也不能假装,也再也假装不了。

    气氛一时之间十分寂静,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一一选择了沉默。

    郑夕晨的语气虽然极力想要变得正常,但是却始终带着颤抖与波动,让人想要忽视也很难。

    然而郑国安还好。他经历了之前的事情,越发觉得是因为自己的戳穿女儿才会这么伤心,因此现在许多的安慰的话语卡在喉中,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焦灼的看着郑夕晨,一会儿又看看权夜,希望权夜去安慰安慰郑夕晨。

    然而权夜现在心情搬来就不是很好,又怎么会跑去安慰郑夕晨呢?

    他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明明郑夕晨只是哭了一会儿而已,她父亲说错了话,自己的心情也不好,凭什么要他去哄人?

    但是即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权夜还是心头发紧,那一声声如同幼兽在低低呜咽的声音让他的心底也发酸起来,恨不得马上把郑夕晨搂在怀里好好安慰。????可是这怎么行,现在要是自己安慰了郑夕晨,说不定以后她的父亲就会得寸进尺的谈论他们的事,到时候可不就因小失大了。

    他权夜不会干这样的事。

    至于郑夕晨,权夜紧紧的抿唇,强行忽视了内心的那一点动容,不去管她。

    郑夕晨也算是善解人意的女孩儿,应该能够自己解决这些情绪吧

    但其实郑夕晨心里虽然是知道权夜一直没有忘记颜怡,但是不代表她真的看见了权夜这个样子就不会伤心了。

    她的确是坚强没错,伤口也能够自己慢慢的舔舐,但是她也是女生啊,她也会想要在爱人的肩膀上哭泣,她也会想要爱人的陪伴与关心,她也会觉得痛苦窒息啊。

    并不是她笑了,心里的伤痛就不存在了。

    郑夕晨说着说着,眼泪再也忍不住,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落下来,砸在老旧的地毯上面,崩裂出几多小小的水花,然后融进了地毯里面。

    小小的空间里面,只有郑夕晨在低低的抽泣着,这样的情形让她觉得自己仿佛被扒光了衣服一般难堪,怎么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把自己的情绪给暴露出来呢?

    简直太丢脸了。

    而且,若是权夜愿意伸手轻轻的揽一下她的肩膀,或者是淡淡的关心一句话,即使只有一两个字,自己也是会理解的,都不至于如此的伤心。

    可是,权夜却连一句小小的关心都欠奉。

    自己就那么不堪吗?

    她郑夕晨原来连和颜怡比较的资格都没有吗?

    是啊,是啊,原本就是自己厚脸皮的冲上去,要不然权夜的身边有那么多的世家小姐,都那么好看漂亮,其中和颜怡差不多的条件的也有,权夜为什么会看上自己呢。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照顾果果照顾的很好吗,那么谁都可以吧,谁都能代替她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不过是一个带孩子的保姆而已,那么只要长得不差,会照顾人,又体贴,都可以的吧?

    郑夕晨突然不自信了起来。

    权夜真的喜欢自己吗,还是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她自信自己长得并不差,可是也没有到美若天仙的地步,那权夜应该就是因为果果才选择自己的吧。

    果果那么喜欢他的亲生妈妈,就算是现在妥协了,叫了自己妈妈,但是心里也还是渴望着自己真正的母亲的吧,那么要是果果的妈妈真的回来了……

    郑夕晨这个名字就真的只能成为历史。

    到时就算权夜愿意养着她,但是作为一个保姆在权家呆着,自己一定会很难看吧,女主人都要回来了,还留着替代品干嘛呢?

    所以,所以自己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郑夕晨突然笑了,这样的自己,真的是自己想要的自己吗。

    她留在权夜的身边原本就是想要用自己的感情去打动权夜的,自己不是本来就知道权夜不喜欢自己吗?

    为什么会这么不甘心呢,为什么眼泪会这么不听话呢,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呢。

    大概是因为权夜的温柔吧。

    郑夕晨的脑海里浮现除了很多的场景。

    在她刚刚到权家时,权夜那冷酷而带着冰霜的眼神轻蔑的看着她说道:“不要做多余的事。”

    在她去救权果时,权夜在滂沱大雨中赶来,对她伸出手来,脸上带着惊慌,将她从那可怕的梦魇里救了出来,对她说,“抓住我。”

    还有在自己又一次回到权家时,权夜在弥漫着花朵芳香的花园中对她抬头一笑,然后说,“你是我的新娘。”

    最后变成了婚礼上,他在化妆室外对她慎重的誓言,“等我来接你。”

    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权夜给她的温柔,她无法舍弃的回忆与美好。

    但是自己却忽略了一点,也许这份美好并不属于她,自己想要强求的话,最终也只能落得个惨淡收场。

    她想,若是颜怡还在的话,这些所有的美好记忆都不应该是自己的,都应该是属于颜怡的,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偷罢了。

    说着什么要温暖权夜的话,其实权夜并没有改变,反而自己深深的陷了进去。

    这些幸福,都是她偷来的。

    不仅是权夜的这些温柔,还有那场盛大的婚礼,和权果的信任与依赖,都应该是属于颜怡的。

    这个认知让郑夕晨的心里仿佛被谁一下子劈成了两半,再也粘不回来。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亏郑夕晨还以为自己的魅力有多大,能让权夜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吧。

    也许权夜的心中,也是想要给他的爱人一场盛大婚礼,也是想要他们在花团紧蹙之中念出那圣洁的誓言,想要全天下的宾客都见证他们的爱情。

    而这个人,只能是颜怡,而不是郑夕晨。

    这场婚礼,不过是她偷来的。

    如果自己是颜怡就好了啊,一定会很幸福吧?

    郑夕晨紧紧的咬着粉红的樱唇,直到出血了也没有发现。

    她真的,真的好嫉妒颜怡啊。

    若是自己是颜怡,绝对不会离开权夜还有果果,也绝对不会伤害权夜的心,而且如果自己是颜怡,拿自己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吧?

    不用在童年的时候,每天都忍着对母亲的思念,还有继母和哥哥的辱骂入睡,有钱的话,妈妈也不会离开自己了吧,也不会有李丽和李强的出现了吧,他们一家人也会过得很幸福吧,而自己,也不用在刚刚成年的时候就离开自己的家庭,出来打拼了。

    自己也不用在夏天的时候坐在桌子前忍着蚊虫的叮咬,困得不行,却还是要继续看着书复习,甚至都没钱买一瓶花露水,也不用在冬天的时候只盖一层薄薄的杯子,浑身冻得通红,牙齿也直打颤,但是却要忍受。

    幸福的家庭,与快乐的人生,还有爱情的甜蜜,这些她梦寐以求的东西,颜怡却弃之敝履,毫不在意的丢弃掉。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和颜怡争权夜呢?

    但是说是这样,郑夕晨也知道这些绝不可能,上帝有的时候啊,就是这么偏心,把那些美好都给了世界上的一些人,而看不见还有好多的人每天都在痛苦的哀嚎着,祈祷着他的救赎。

    妈妈,你不是说,要是我不哭,上帝就会保佑我吗?

    你骗我,你那么虔诚,那么美好,但是却早早的离开了这人世间,原来真的是祸害遗千年,而好人没好报。

    “夕晨你没事吧?”郑国安担忧的声音飘进了郑夕晨的脑海中,如同一根细细的针,一下子就把郑夕晨的幻想给扎破了。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自己怎么能这样的,这样的悲观呢?

    这一点儿也不像她。

    说到底,郑夕晨老觉得自己应该是豁达的,但是还是被嫉妒迷惑了心神。

    就算是权夜不喜欢自己又怎么样,不过是伤心罢了,之前他还让自己依赖他一下,这让她如何敢去相信权夜。

    他最终也会像妈妈一样离开自己的,他也不过是自己人生中的过客罢了。

    只是明明知道是这样,自己不是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离开吗,那这次权夜应该也是一样的啊,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

    “呵,没事,爸爸,我们出去吃饭吧。”郑夕晨低头自嘲般的笑了一声,伸手擦了擦泪,起身说道。

    “行,行。”郑国安见郑夕晨这个样子,也不敢多说了,生怕自己刺激到她,连忙答应下来,然后也跟着起身。

    权夜看着郑夕晨那好像已经不在意的笑容,心底像是被一只大手给狠狠的握紧了一般,有种窒息的痛感。

    为什么,郑夕晨不是已经想通了吗,但是自己的心脏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疼得无法呼吸。

    这种痛苦来得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

    权夜突然伸出了手,狠狠的抓住了想要离开的郑夕晨的手腕,不放她离开。

    郑夕晨惊愕的甩了甩手,权夜却始终不为所动。

    因为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要是放手了,会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