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52章 无奈装傻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如果真的是这样,而权夜将会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谁会为了一个平民的妻子得罪那些合作伙伴呢?

    所以这样,即使郑夕晨能过得衣食无忧,但是也不会开心到哪里去。

    那这样的生活倒不如平平凡凡的找一个老实点儿的男人过一辈子。

    虽然平淡,但至少安全。

    不会轻易的付出自己的真心,自己的心意也不会被别人轻易的践踏。

    但是,也不会轰轰烈烈,刻骨铭心。

    以前的郑国安也不过是想得过且过,找一个能安稳的和他过一辈子的人罢了,但是天不如人愿,每每这样想着,上天却偏偏让他碰见了夕晨的妈妈。

    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妙。????明明如此懦弱的如此平凡的那一个人,在遇到另一个人的时候,却爆发出了神奇的力量。

    他追求的是安静是平淡,而夕晨的妈妈喜欢自由,喜欢激情。

    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遇见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和夕晨的妈妈说些什么话题。

    每次一见面的时候,都是夕晨的妈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天说地,说着她向往的那篇美丽天空。

    他努力的想要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想真的就这样把自己的下半生投资给一个性情都不相投,只不过是因为单单的喜欢而在一起的人。

    但真正的爱一个人,又怎么是能够掩饰的呢?往往是喜欢就够了。

    你的眼神,你的神采,你的一切都会因为她而改变。

    她离开,哀声叹气,她到来,欢呼雀跃。

    理智在告诉自己,不行,如果选择的是她,那么下半生都是颠沛流离,但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悄悄的说着:“只要是她,就行了。”

    即使是没有未来的未来,他也会想要去闯一闯,即使是知道没有退路,也愿意撞的头破血流。

    当我不能确定我的余生是否幸福,那只要抓住你的手就足够安心。

    爱情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它总是让人做出一些本身不会做出的决定,甚至是会伤害到自己,可是却甘之如饴。

    就像是郑国安能因为它而变得勇敢,而郑夕晨因为它而变得任性一般。

    也许他们父女两,只有在这一点上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吧。

    那就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

    而他心里想得这些话,大概是永远也不会告诉郑夕晨的,就像是郑夕晨也不会给他说她遇到的事情一般,这点小小的默契也就被泯然于众了。

    权夜却根本不想理会郑国安的想法,他是如此高傲的一个人。

    要让他看得起,除了实力和性情没有别的办法,而郑国安是郑夕晨的父亲,这一点是权夜无法选择的,所以权夜最多也就嫩保证自己不生气就是了,却不会对他的想法觉得赞同。

    而认识权夜的人都知道一件事情。

    他最讨厌别人提起颜怡。

    也许在颜怡离开的这几年里,权夜变了很多,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爱意也会消减,对权夜来说,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很久的一件事,是要终其一生的。

    他是如此高傲,在喜欢上颜怡之前,他都觉得自己他要什么东西口可以手到擒来,轻而易举,而他又是京城的商圈的领袖人物,怎么能让他不高傲呢?

    那时,他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踏尽长安花。

    而颜怡在这个时候离他而去,无异于是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他不喜欢这种自己无法操控的无力感,可也为这种无力感感到痴迷。

    要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轻松的做到,那人生又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对于颜怡,那一直是他心底一道难以忽视的疤痕,象征着失败。

    他喜欢颜怡,就想让颜怡也喜欢上自己,慢慢的,这种不服气,不服输的爱意,渐渐变为了求而不得的执着,更是让他如鲠在喉。

    他厌弃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但是又无法放弃。

    所以才形成了一个死循环,不仅让自己难受,更让爱他的人难受,以前是张晓蓉,现在是郑夕晨。

    看着权夜的眉头慢慢皱起,郑夕晨不由的自嘲一笑,难道自己竟然还没有习惯吗,权夜本来爱的人就不是她。

    她一直安慰自己,她是宝塔里等待王子与勇士来救的公主,而权夜则是她的幸运骑士,但自己却忽略了,她和权夜不过是两个同样求而不得的人罢了。

    他们的爱情从来没有纯粹过。

    知道不会有结果,所以连开始都变得是个错误。

    就像是权夜喜欢着颜怡,郑夕晨也喜欢权夜。

    两个人看似缠绵,实际上却貌合神离。

    权夜的确给了郑夕晨很多的开心没错,可自从爱上他,他给予的郑夕晨最多的,却是无尽的痛苦。

    这样的痛苦还要持续多久呢?

    看着自己的爱人,睡在自己的身边,然而心中想的人却不是自己。

    这难道不是最大的笑话吗。

    郑夕晨一直骗着自己,可她不是傻子,她也不是石头,她也会伤心,会落泪,会觉得痛苦,会觉得失望。

    这种爱的确轰轰烈烈,可最终都难逃惨淡收场。

    权夜微微低头,掩饰着眼中划过的暗光,薄唇绷得紧紧的,然后慢慢的松开,声音淡漠的说道:“这个不劳费心,而且,我今天来这里,只是单纯的请求你将郑夕晨嫁给我罢了,若是你不同意的话,大可不必再说,问问夕晨的意见已经足够。”

    话说到这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已经不想多说。

    郑国安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问,却没想到权夜会拒绝的如此生硬。

    那郑夕晨

    郑夕晨可以忍,可他却觉得不甘心,自己的女儿,就要把下半生交给一个这样的男人,他甚至都不爱她!

    “权先生,你真的爱夕晨才想娶她吗?”郑国安咬着牙问道,双眼死死的盯住权夜,仿佛今天非要问出个答案。

    听到郑国安的问话,郑夕晨的心中漏了一拍,眼眶微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权夜更是烦躁,觉得郑国安果然只能是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

    正当他想开口时,却听到郑夕晨突然开口说道:“爸爸,快晚上了,我们出去吃个饭怎么样?”

    饶是郑国安这样不善言谈的人都听除了这个话题转得十分的生硬。

    “现在吃晚饭会不会太早了点而,不过才”郑国安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但说到一半,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郑夕晨哭了。

    之前无所发觉,是因为郑夕晨一直没有出声,而她的语气也十分的正常,以至于郑国安一直都觉得自己这样是在为自己的女儿出头。

    所以说到了兴头上的自己,光想着要权夜说出个所以然来,却没想过,也许女儿本就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那自己现在的行为,无异于实在女儿的心底狠狠的捅了一刀,鲜血淋漓了还不肯罢手,非要让郑夕晨忍不住了才肯停下。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郑夕晨,刚刚面对着权夜都没么害怕表情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恐惧。

    他怕,他怕自己想的是真的,他怕女儿真的走上了自己的老路。

    一条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明知道全是艰险的路。

    可是,即使是当年决定和夕晨的妈妈在一起,那也是因为他们的确是两情相悦,他们可以笑着牵着手一起走下去。

    而现在,郑夕晨却好似在一个人闯荡。

    若权夜只是因为冷漠,他的心门上全是厚厚的冰层,即使郑夕晨再怎么努力,也需要慢慢的将他的心门打开,那至少能有个结果。

    但若是权夜有其他喜欢的人怎么办呢?

    那个喜欢的人在他和郑夕晨结婚之后又出现了怎么办呢?

    权夜会选自己的妻子还是自己儿子的母亲。

    答案从权夜的反应里不得而知。

    郑夕晨抬起手来,慢慢的把自己的眼泪擦干了,然后扬起了一个美丽的微笑,说道:“也不是很早啊,可以去,去边吃边准备嘛!”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一般的,明明说的是毫不在意的语气,但是脸上的肌肉却在微微的颤抖着,那双明亮的瞳仁也早已被泪水浸湿,正在散发着黯淡的光芒,不复从前的明亮。

    但郑夕晨真的很努力在忍住了。

    其实,她也不想哭泣的。

    从很久很久以前,妈妈就告诉她,爱哭的孩子一定是不勇敢的孩子,是上帝不会保佑的孩子,所以就算遇到在痛的伤口,再烦的事情,她也都能忍住。

    悄悄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这样就不勇敢了啊。

    可是她这次真的有很用力在忍住的。

    但心底的伤口若是只是流血,那么包上纱布就足够了,但若是直接裂开来了呢?

    她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了。

    即使是之前自己要升上医生,却被那些走关系的人给挤了下去,自己无法完成自己的梦想时,也从没有这么痛苦过。

    简直就像是被锈掉了的刀片在狠狠的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就算想装成没关系都不能做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