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47章:权夜的拜访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种思想也让她在最无力最想哭的时候没有放弃自己。

    也是为郑夕晨的性格在那么沉重的负担下还没有长歪的原因。

    因为她总能够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寻找出路,哪怕是脚下有荆棘,哪怕是面前有山岳,哪怕撞得自己头破血流,她也鼓起勇气往前冲。

    人们总说要聪明一点,遇到困难要绕路,这样才可以顺顺利利,但是郑夕晨与他们不同,她甚至都没有一个领路者一样的存在。

    她唯一的亲人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该怎么样做才行,要怎么样才能成功,才能不摔得头破血流,从来没有。

    所以她习惯了一个打破,就算是受了委屈,就算是有黑幕,她也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咬着牙挺过去,哭泣都是在没有人的深夜里。

    而现在郑夕晨终于遇到了一个让她依赖他的人。

    即使是再怎么坚强的女孩子,就算再怎么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也是想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珍惜的。????所以她自然也会心动,她一个人撑了那么久,现在有一个人,说要保护她,要让她依赖,他怎么能不开心。

    就连当初和林子峰恋爱时,他也不知道她曾经那般绝望。

    所以当权夜说出拿句,可以依赖他时,她居然可耻的心动了。

    他就好像是自己走到了郑夕晨面前的闪着莹莹光芒的月亮一般,只要郑夕晨一点头,就触手可得,可是真的可以吗?

    郑夕晨好怕这些只是镜花水月罢了,到时她真的被诱惑,伸出手去拥抱那一片虚无,对她心中所存的希望来说一定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遇到权夜和权果,是她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幸运。

    只是她从来不知道这份幸运能持续多久。

    “怎么了?”权夜在旁边看着郑夕晨,关心的询问道。

    感觉到了权夜的关心,郑夕晨突然就不想想那么多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既然现在权夜是关心她的,她又何必去纠结还没有发生过的,不确定的事情呢,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的和权夜和权果培养感情呢。

    就算权夜不要她了,至少她还有权果不是吗。

    果果一定不会抛弃自己的。

    于是郑夕晨收敛了一下眸子里的忧虑,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我已经好久没有回过家了,而且刚刚父亲才去看了我。”

    权夜见郑夕晨终于恢复原样,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郑夕晨是一定会想通的,因为这个女孩儿就是这样,永远不会被过去的伤痛给打败。

    要是郑夕晨真的永远不愿意让他知道她以前的阴影,那么她就不是权夜认识的那个郑夕晨了。

    夕晨夕晨,晨曦中的太阳,一定要充满光芒才会好看耀眼。

    “那今天就当去玩。”权夜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淡淡的说道。

    “嗯。”郑夕晨答道,然后悄悄的看了权夜一眼,见权夜没有发现,就伸出白皙的手指来小心翼翼的拉着权夜的西装下摆。

    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权夜很是好笑。

    真以为他看不见就感觉不到吗。

    不过,这幅场景倒是蛮像郑夕晨的新任监护人带着郑夕晨去见她的父母一样。

    这让权夜的心情一直都处于飞扬的状态,这是非常少有的事。

    终于到了郑夕晨的家门外,权夜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

    既有怜惜,又有些惊愕,但是唯独没有嫌弃。

    面前出现的是一栋破旧的房子,房子上面刷着一些廉价的油漆,贴着一些“牛皮癣”小广告,地上有许多的脏水。

    那水看起来浑浊不清的,既有一些暗色的泡沫,又有一些腐烂的菜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微弱的光芒。

    而楼道里看起来更是破旧黑暗,微微倾斜的房子里看起来就像是那些经常发生凶杀案的一些大楼,里面的黑暗十分的狰狞,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只凶恶的怪兽,正张大了嘴,想要把进入的人全部吞入口中。

    就连司机看到这里,都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来。

    郑夕晨一直忐忑的盯着权夜的目光,手指攥紧了权夜的衣服,生怕他露出一些不好的表情来,比如嫌弃之类的。

    但是还好是没有的,权夜也不多说什么了,直接拉着郑夕晨的手,将她拖出了车,免得她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虽然权夜表现的波澜不惊,但心里确实是有些惊讶的,毕竟郑夕晨看起来很正常,真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出来的女孩子,怎么看也与这里不搭。

    反而是她那个哥哥,李强,看起来才与这里有一些相同之处。

    暴力,冷漠,这里几乎没有温情。

    郑夕晨被权夜拉着,脸颊有些红润。

    她马上要回家了,心里居然有些害怕和思念。

    害怕的是这里有着她十几年的黑暗记忆,而思念的,却是因为她撑过了那段将她的意志磨练的十分坚定的日子。

    这种心态就如同高考的考生回到高考前的教室里面去怀念以前驶去的时光。

    毕竟有时候回忆就只是回忆,与好坏无关。

    走进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气味的楼道,权夜皱着眉头,微微闭气,没有问郑夕晨为什么他们会住在这里,只是神色坦然的问道,“你们家住在几楼。”

    “三楼,三零三。”郑夕晨缓缓回答道。

    两人慢慢的牵着手在黑暗的楼道里走着,到了二楼的时候,是没有灯的,权夜微微皱眉,连郑夕晨都以为他会忍不住时,他却什么也没有说。

    郑夕晨感受着手心处的温暖,有些失神。

    以前她一个人在楼道里面走着,一些楼层经常走着走着就黑了,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郑夕晨也会有怕的时候,但是又不可能让郑国安或者李强他们来接她。

    因此在路过这些地方的时候,郑夕晨一直是闭着眼,闷头就往楼上冲。

    这样的话,只要害怕一小会儿就可以了。

    当时郑夕晨就在期待着,有一个英雄可以从天而降,牵着她的手,带她走向光明,或者是警察叔叔也是可以的。

    郑夕晨看着走在前面,淹没在黑夜里的权夜,手心里的温度从掌心一直传向了心脏,再到了眼眶,到了四肢,肺腑。

    原来,这就是有人守护着的感觉。

    就算是走在最深的黑夜里,也不用害怕,只要知道有他在就可以了。

    郑夕晨笑了笑,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她忍不住在想着,要是以前家境还算富裕的时候,让李丽和李强母子住在这里,他们一定会大脑特闹吧,然后回来又将火发在郑夕晨的身上。

    郑夕晨摇摇头,将这些念头甩了出去。

    都已经过去了,自己还想它做什么呢?

    很快,两人就到了郑夕晨的家里。

    他们家与其他的家庭都不太一样,至少还比较干净,门上也没有挂那些奇奇怪怪的鸡毛什么的,这也让权夜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这些贫民窟的人的文化水平大多很低,所以迷信是很正常的事。

    “咚咚咚”郑夕晨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半晌过后,屋子没有反应,权夜走进听了听,是有声音的。

    “你没钥匙吗?”

    郑夕晨有些尴尬的红了脸,“这个,我的钥匙没带啊,你突然通知我的嘛,别急,我在敲就是了。”

    她怕权夜耐不住性子,便大声的一直敲着门。

    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

    “谁啊!敲什么敲,吃饱了撑的啊!”

    这就是那个经常虐待郑夕晨的继母,李丽吧。

    权夜的眼神渐渐不善了起来,眸子里划过了一丝暗沉。

    不过这些郑夕晨并没有发现,她已经习惯了李丽的大惊小怪,自从搬到这里来,李丽就和那些骂街的泼妇们学了许多骂人的话,现在是真的出口成脏了。

    “是我。”郑夕晨也大声的回答道。

    李丽正在和李强一起“讨伐”郑国安,正骂到爽的时候,突然被郑夕晨打断了,很是不爽。

    不过李丽转了转眼珠子,郑夕晨这个小崽子来得正好,自己可要好好问问她给郑国安打什么鸡血了,当然,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把郑夕晨留住了。

    这样一来,自己的五十万可不就有着落了吗?

    李丽浑浊的眼珠里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那可是五十万啊,整整五十万,之前看到郑国安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差点儿没把她给心疼死在医院,现在郑夕晨都到了家门口了,怎么说也必须要把她给留住!

    于是,李丽讯速的跑了出去,打开了门道:“是你啊,快进来吧。”

    为了让郑夕晨呆久点儿,李丽不由的放轻了语气,生怕郑夕晨只像之前一样,在门口给了钱就走,那样的话,自己可不好下手。

    没错,李丽就是打算先让郑夕晨进来,然后让李强强行把郑夕晨留住,毕竟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郑夕晨绝不可能自愿的留在这个家里。

    但是在打开门后,她灿烂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的老脸彻底绷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