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46章:不走着去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样,让她怎么能再相信别人呢。

    又有谁值得她去相信呢。

    就算是曾经在那种黑暗的岁月里,对她表露出了巨大善意的人,都会如此轻易地被改变,就这样抛弃她,然后风轻云淡的离去。

    人类不就是这样一种生物吗,总以为自己是慈悲而有同情心的,来救助那些悲惨的人,不过也就是因为心软,但是一旦要损伤到自己的自身利益,就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那些多余的同情心。

    就算一开始狠不下心来,在离开过一次之后,就会觉得狠心其实很简单。、

    本身谁也没有义务要帮谁不是吗?因此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背叛。

    至于依赖,这个词语对于郑夕晨这样挣扎的人来说,未免太过奢侈了。

    她梦寐以求的幸福和和谐的家庭,不过是其他人习以为常的平淡,那些她苦苦追求的东西,也许对别人来说唾手可得,根本就不值得珍惜。????那些没有失去过得人,怎么会懂得失去的痛苦。

    被背叛过一次,那么从此以后都不敢在轻易的信任别人。

    尤其是权夜,也许权夜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要信任她,因为看她可怜,想要帮助她。

    如果郑夕晨真的学会了依赖,那时候万一权夜再把她抛弃。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又该何去何从?

    难过的永远不会是离开的那个,只会是被留下的那个人而已。

    就像之前一样。

    郑夕晨微微阖上了眸子,精致白皙的面庞上还有着一丝酡红,但神情已经完全沉静了下来,像是一潭看不见底的深水。

    “你能够依赖你吗,你会离开吗?”

    郑夕晨想要问出口,但殷红的嘴唇张张合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权夜感觉到了郑夕晨那执着异常的情绪,亦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想自己是能够理解郑夕晨的心情的,并不觉得意外。

    相反,要是她真的轻易的就信任他,权夜反而会觉得意外。

    毕竟一个曾经被狠狠伤害过的人,即使是不信任别人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可是,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爽。

    作为他的未婚妻,难道不该把所有事情都和他说清楚吗?权夜有些许的不愉悦,但是他还算是通情达理,因此还不会真的这样说出来。

    “为什么突然去我家?”郑夕晨感觉气氛好像有些冷场,连忙勉强的笑了笑,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

    “去看看我的岳父,这么理由可以吗。”权夜挑着眉,看了郑夕晨一眼,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郑夕晨被他说得红了脸,又觉得,权夜应该不是故意来试探自己的,说不定人家只是真的单纯想要看看自己的家人,但是自己却那副模样,怪不得权夜会不高兴了。

    这样被打击高涨的热情,换做谁都会有些心寒吧。

    这样想着,郑夕晨咬了咬牙,说道:“行,那隔几天我们一起回去吧。”

    大不了选个李丽和李强不在的时间就好。

    但是权夜怎么会像她想得一样那么纯良呢,肯定是不会让她如愿的。

    “就现在吧!”权夜直接说。

    “现在,不用这么急吧。”郑夕晨有些慌张的眼神乱飘着。

    “就现在。”权夜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样子,眸子暗沉起来。

    看见权夜这个样子,郑夕晨觉得有些心惊,看来今天是非去不可了啊。

    但是,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免得到时候权夜觉得自己是那种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会觉得自己不像是正经的女孩子。

    说到底,郑夕晨的心里是有些自卑的,毕竟她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而且也对权夜没有什么帮助,不像是那些世家小姐们,还能扩充一下权夜的生意。

    这种想法要是被权夜知道了,少不得又要被骂。

    毕竟权夜和郑夕晨结婚,凭的就是郑夕晨那种性格,和感情,要是权夜真的需要联姻,根本都不会考虑郑夕晨。

    但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郑夕晨现在因为太过在意,脑子一片乱骂,只想着拒绝。

    “那个,我,我觉得身体不太舒服,还是明天吧。”郑夕晨弱弱的说道。

    她可不像权夜,能够面不改色的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

    所以说能当上总裁的心都脏。

    权夜似笑非笑的看着郑夕晨那躲躲闪闪的目光,不由的有些想笑,这丫头也不会撒谎,脸都快要红得发烧了,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不过权夜还能不清楚她的性格吗?

    郑夕晨的性子是那种能不给别人添麻烦,就绝不会说的人,只要你不问起,或者是不在意,她就是硬撑着也不会寻求别人的帮助。

    这种性格真是既可爱又惹人生气。

    因此,权夜直接强硬的说:“那就别走着去了。”

    郑夕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难道今天权夜改主意了吗,决定隔几天再去了?

    不过,别走着去是什么意思

    郑夕晨尚在懵逼,就见权夜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掀开她的被子,一手从脖颈处穿过她的头发,一手托起她的膝弯处,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

    那速度如同狂风过境,郑夕晨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已经到了权夜的怀里。

    “你,你干什么!”看着权夜带着笑意的眼眸,郑夕晨的脸红得像是要滴血了,也顾不得拒绝什么了。

    郑夕晨不敢直视权夜的眼睛,赶紧将头死死的埋在权夜的胸口,双手抓住权夜的衣领,腿并得死紧。

    权夜平时冷漠寡言,又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很是高冷,因此现在同她这么亲近,才会让她感觉心口像是小鹿乱撞一般的紧张。

    那程度不亚于是上学时期的喜欢的学长向自己告白了一般。

    心脏“砰砰砰”的乱跳着,郑夕晨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闲工夫去想权夜要带她去哪儿了,全世界好像就只剩下被权夜抱起的那一部分皮肤的感觉。

    感受着来自权夜身上的热度,郑夕晨的身体逐渐僵硬了起来,身子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权夜好笑的颠了颠她,果不其然被郑夕晨抱得更紧。

    他看着郑夕晨通红的可爱耳尖,心底感觉有些发痒,像是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子,迫切的想要做什么事。

    于是他便顺从自己的心意,低下头轻轻的亲了一口郑夕晨的耳尖,然后看着郑夕晨如同一只被猛兽盯上的小动物一样,害羞的瑟瑟发抖。

    权夜笑出了声。

    他的笑声很有磁性,非常的好听,但是郑夕晨却很意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纳闷儿。

    有这么开心吗?

    但是,权夜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啊。

    那种微妙的弧度出现在他的脸上便十分的动人,富有感染力,像是神祗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时的仁慈恩赐。

    如果他是女子,便正应了那个词语,巧笑嫣然。

    不过,在她的印象里,好像权夜真的很少笑容吧,也许是因为现在和她熟了。

    胡适先生曾说,沉默寡言的热门,一旦坠入情网,便往往是一往情深,一发不可收拾,这便是这么个理了。

    正因为他很少笑容,因此偶尔的一笑才显得弥足珍贵。

    “你笑了啊”

    “怎么,我不能笑吗?”

    “没有啦,就是觉得,觉得你笑得很好看啊,为什么不多笑几次呢。”

    权夜愣了愣,然后道:“也许是因为没有遇到开心的事情吧。”

    但事实上他真的太少笑容了,不是悲伤,而是作为一个掌权者,他的情绪一向淡漠,笑容不过是挂在脸上的一张面具而已。

    真正的笑容是很少的,仅有的都给了重要的人。

    原来,在他心里,郑夕晨已经可以算得上“重要”了吗?

    亦或是郑夕晨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人暂时放下身上的负担,开怀一笑。

    “走了。”权夜抱着郑夕晨走出了门。

    郑夕晨这才发现原来权夜一直抱着她在门口聊天,现在出了门,好多好事的小护士正看着他们偷笑呢。

    那种探究的目光如芒在背,让郑夕晨的脸一下子又变得通红了。

    不过还好这一层的走廊并不长,因此郑夕晨并没有忍受太久那种目光,便坐进了车里。

    等到权夜把郑夕晨放到车椅上时,郑夕晨的脸都快被热气蒸熟了。

    “真的要去我们家啊?”郑夕晨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不想相信。

    “对。”权夜也坐到了郑夕晨的旁边,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郑夕晨只好叹了口气,在脑海里想着怎么办。

    其实她也知道,一只瞒着权夜不是个办法,可是不瞒着,她真的做不到这么心大。

    郑夕晨的性子算是乐观的了,但是以前的时候,别人在知道了郑夕晨的家庭,一般升起的感情都不会是怜惜,而是鄙视。

    特别是上学的时候,学生年轻气盛,不懂得压抑自己的恶意,因此郑夕晨没有少收到别人的白眼。

    那时起,郑夕晨就知道了一个道理,弱者并不是谁都会同情的,如果一直想着要别人的同情,不如自己努力变强,赢得别人的青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