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45章:可以依赖我吗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人要是做了一件错事,就要有承担这件措施的能力,不然就会因为这个错误而惹上一身的麻烦。

    这件事情不会是那个李丽搞出来的,应该是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不然也不会闹到要惊动保镖的地步了。

    权夜有些烦躁的扶了扶额头,眼中有些复杂的情绪在酝酿着,那双如同黑夜一般的眸子,漆黑如子夜,仿佛有在吸引着周围的光芒。

    为什么自从他决定和郑夕晨结婚之后,就有那么多人赶着来试探他的耐心呢,或者是来找他和郑夕晨的麻烦,难道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收拾不了他们吗。

    这样的有恃无恐,怪不得权夜要教他们做人了。

    而且也是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为了什么,或许是觉得这样就可以干预权夜的决定吗?那未免也太天真的了吧。

    权夜微微眯了眯眼,指尖轻敲着桌子,弓起了背部,像一只优雅的在自己的领地里面巡逻的猎豹,在隔着黑暗的夜色窥视这自己的猎物一般。

    “李丽,郑国安......”????郑国安的人不用去听保镖说的话,他自然会去看看,毕竟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真正的实情,还是不能根据道听途说的消息。

    权夜能做到这个位置,心智早就不是之前的模样了,自然知道道听途说的消息是不靠谱的,虽然有其可信之处,不过加上其他的人的一些艺术加工,就会直接变成八丈不相干的消息了,所以还是需要自己去查探一番。

    其实现在权夜的时间的时间非常的紧,根本没那么多的闲空来搞清楚这件事情,而以他的实力,完全是可以找人帮他去查探这件事情的,可是他并没有用这种他一直在用的方式,而是选择了自己去看。

    为什么呢,难道郑夕晨真的值得吗,她不过是自己的结婚对象而已,自己对她那仅有的一点好感都是有限的,他们这种人就算是结婚了,和谁结婚也没多大的关系,婚姻并不是他们的一辈子。

    而且现代的社会可是只看实力,不像以前的社会会有什么三从四德的规矩,以权夜的身份,就算他结婚之后再离婚。也多的是那些世家小姐们想要嫁给他。

    所以他根本是没必要这么在意这一个不过是稍微喜欢的女人。

    一定是因为郑夕晨现在给他惹出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又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所以自己才会想着要亲自去解决这件事情。

    权夜下意识的忽略了,也许自己并不是因为怕麻烦,要是真的害怕麻烦,那为什么不直接让手下去查探这件事情呢?

    权夜想明白之后,感觉脑海中又有了一些思路,头脑渐渐清晰了起来。

    他今天就先去看看郑夕晨的家好了,顺便看看他的岳父。

    至于那个在家一直对郑夕晨不好的那个什么李丽和李强,呵,他们就等着他的手段吧。

    而且李丽的儿子李强那么的欺负郑夕晨,让她不得不为了他欠下的赌债而出来这么幸苦的工作。

    权夜要让他们知道,他权夜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动的。

    若是郑夕晨知道了权夜的想法,她一定会惊喜的睁大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睛,笑弯了嘴角,毕竟权夜终于可以他那人那的说出郑夕晨是他的人了。

    权夜手臂用力,飞速的站起身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到助理的桌前,对着一脸惊愕的助理说道。

    “准备一辆车,要快。”

    权夜一向是个行动派,既然想好了,那就马上出发曲解郑夕晨吧,今天就把娘家回了。

    其实他也想过可以不去接郑夕晨,但是郑夕晨一定不会开心他自作主张的去了解她的特殊的家庭情况。

    而且之前郑夕晨明显是一副想要瞒着权夜的样子,要是权夜贸然出手干预,说不定不仅的得不到郑夕晨的感谢,还会惹她不开心。

    这样吃力讨好的事情权夜可是从来不会干的。

    再说另一方面,不带着郑夕晨,李丽和李强他们怎么会知道害怕呢,又怎么会忌讳呢,顺便,自己还可以给郑夕晨出头,一举两得。

    很快,权夜就到了郑夕晨的病房门口,轻松的推开了门。

    此时,郑夕晨还沉浸在和郑国安的对话之中。

    郑国安说的其实很对,自己跟权夜本身并不相配,权夜也从来不缺女人,只要他想,追他的女人能绕地球一圈。

    她好怕,好怕其实权夜并不是因为爱她才跟她结婚,而只是因为想要找个顺眼的女人来照顾权果罢了。

    她一向觉得自己与那些患得患失的女人不同,自己是乐观坚强的。

    郑夕晨经历的事情很多,大部分都是不好的,但她即使倒下了,也会自己爬起来,而不是等着人来拯救她。

    那些好的与坏的的经历,造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她。

    但是自己现在这样的想法,和那些成天只想着风花雪月的脆弱女孩儿们有什么区别呢?

    郑夕晨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是只要认准了一件事情,就会用尽全力去拼搏,去努力,而不是怨天尤人,患得患失,在这里坐吃山空。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就应该努力去吸引权夜,让他们之间变成双箭头啊!

    这样一想,郑夕晨又开心了起来。

    权夜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郑夕晨那灿烂的笑脸,顿时觉得心情中的烦恼与烦躁都消失一空,几天来的疲惫都变得好了许多。

    这才是印象中郑夕晨该有的样子,是那种散发这光满的小太阳,让人感觉到温暖与阳光,而不是之前的那种惆怅。

    现在权夜感觉非常放松,这种感觉就如同于在经过了一天的辛苦之后,回家时看到了家里的灯在温暖的亮着的感觉一般,顿时一天的辛苦都可以暂时放下。

    不过权夜好歹还记得维持自己的冷漠形象,因此当他推开门出现在郑夕晨的面前的时候,还是一副充满了霸气的样子。

    郑夕晨有些惊讶的说道,“权夜,你不是要去公司处理事物吗,怎么突然来我这里了的。”

    她是有些疑惑的,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难道是来看她吗,探病什么的。

    这样想着,郑夕晨的脸有些红润。

    “处理完了,我来接你去你家。”权夜面不改色的撒着谎,一点儿都不觉得脸红。

    要是助理在这儿听到了那句处理完了,保证能在心底默默的吐槽权夜整整一个小时。

    “我家?”郑夕晨在看见权夜来的时候扬起的灿烂的笑容慢慢的变得僵硬了起来。

    “我家......”郑夕晨慢慢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抬起头来看向权夜。

    “对,你家,走吧。”

    “不行。”郑夕晨轻轻的说道。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干脆的拒绝权夜。

    可是她也不想这样,若是她真的有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又何必要这样的遮遮掩掩呢,她一定巴不得权夜去他的家里面。

    然后她就可以一脸开心的将权夜介绍给自己的父母亲人,然后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其乐融融。

    但是,这种情况她想都不敢想,

    所以权夜越晚知道越是好。

    自己并不是一个需要同情的人,他并不像权夜在知道了之后对她褒义一样的目光。

    权夜深深的看了郑夕晨一眼,走到了她的床前坐下,没有想郑夕晨想的那样生气,也没有激动,只是淡淡的问道:“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你也要对自己的家庭如此的忌讳,为什么宁愿我对你生气也不要我去看你的父母,为什么你不愿意把真实的自己和我分享。

    郑夕晨张了张嘴,觉得眼睛好像有些酸涩,若是权夜生气了,凶她,他都可以硬气一点儿,说不告诉你,你不用知道。

    可是偏偏是这三个对权夜来说堪称温柔的字,让她在心里竖起的大门张开了一道裂缝。

    “我,我也不知道,没什么事情的......”郑夕晨低下了头。

    “你就依赖我一下怎么样?”权夜突然打断郑夕晨的话说道。

    郑夕晨万分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了权夜漆黑的眸子。

    他不是在开玩笑的,郑夕晨这样想着,眼睛有些模糊,都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庞。

    依赖,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太奢侈了,自从妈妈死后,她就没有在真的依赖过什么人,现在,她深知都不知道权夜是不是真的想要了解她。

    说不定,权夜不过是一时兴起,想要问问她的家庭罢了。

    她真的可以告诉权夜吗?

    不,不可以,她只能依赖她的妈妈,至于其他的人,就像是之前那个面包店的老婆婆。迟早都是会离开她的。

    没错,那个老婆婆最后也离开她了。

    如果是生老病死,自然不可避免,可是,原因不过是因为她的儿子真的生气了,要她不要再继续与郑夕晨来往。

    于是,她就真的不再与郑夕晨来往。

    多可笑,生活中的人的感情,往往就是这样的脆弱,这样的容易死亡。

    但本身她们就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吗,就算是再觉得同情,又怎么比得上自己亲生的儿子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