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44章:爱能做到的事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国安看着有些瘫软的李丽,神色异常的冷漠,根本不为所动。

    他坚定而缓慢的说出了那段在他的心里已经演练过上百次的谴责的话语。

    “过好日子自然是忍忍都想的,可是李丽,你倒是自己说说,我之前和夕晨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却也不算贫困,而自从你来了,你明明知道的们家庭状况怎么样,却还是要一意孤行,非要穿名牌衣服,背名牌包,这些可以说是爱美,我觉得可以,可是,你自己数数,你儿子李强每周要打伤别人几次,我们家又为他赔了多少款?”

    郑国安的确是老实,但是只要是个人,那都是有血性的,有灵魂的,有底线的,就算是再怎么平和的人,在触及到他的底线是,都会爆发出来。

    他也是个男人,他也会不满,他也会在心底觉得不好,特别是李丽居然提到了他最爱的那个人。

    那个温婉而美丽的女人虽然去了,但是就算她从此只能存在在他和郑夕晨的记忆中,那也不能因为一些“不相关”的人而让这段纯白的美好的,珍贵的记忆染上尘埃。

    李丽这个人在结婚之前,对郑国安那是千好万好,当时郑国安自己也觉得她虽然看起来比较市侩,不过平行还算可以。

    而那个举荐他们两个人认识的媒婆则说,郑国安这个人太老实了,容易被人欺负,应该找个精明一点儿的女人来持家,这样才算是“互补”。????可笑当时自己竟然听信了那个女人的话,美滋滋的觉得自己取回来个宝,却完全没想到是引狼入室!

    想到这里,郑国安又看着李丽这个虚伪的女人,目光中没了平日里的畏惧和容忍,只有冷静。

    有句话说的是: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

    他原本的性子只能是属于灭亡的,但是-----为了夕晨的妈妈,他也必须为夕晨讨回公道,让李丽知道,自己到底做出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等到他真的把这些在心里已经演练过不下百次的话说出来时,内心居然觉得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是觉得遗憾。

    大概就是你为了大局忍了一个人许久,觉得想要积蓄实力,然后找个机会爆发,却发现原来被你当作是对手的人如此的不堪。

    就好像是一只仰望天空的青蛙,在没有出来的时候觉得外面的月亮真的好大,但是等到出来之后,才发现那不是月亮,只是长在树上的橘子而已。

    “我,我,怎么可能怪我们呢,女人爱美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你是我丈夫,难道不该给我买衣服吗?再说李强,他不也是你的儿子吗,他不学好去打架,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做父亲的太懦弱了,不然我们家李强这么乖,怎么会去打架呢,肯定是被人给欺负了啊!”

    李丽眼珠子转来转去,想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来脱身,解释,但是智商着急,只能相处这么个拙劣的理由,也不知道实在解释还是安慰自己。

    周围的人现在是真的确定了李丽的精神问题一定很严重,要不怎么一会正常一会儿不正常呢?

    之前的时候还像个女疯子一样的骂街,现在有装作这样的无故样子来给谁看,大家信吗?

    特别是大家在听了李丽的话之后,都往李强那边看了看,更加确定了李丽这个女的一定是在说谎。

    就看着李强那个暴躁又目中无人的样子,还很中二,没脑子又没教养,试问哪个有教养的人会在医院对一个陌生人因为一句话而大打出手。

    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李强凶恶往人权重看了一眼,模样很是凶狠,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给某个人几拳头消消气一般,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无辜,乖”的样子,分明就是信口胡说,而且还很荒唐!

    郑国安往周围看了看,似乎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他思索了一番,觉得虽然李丽和李强确实该受点儿教训,不过却不是现在,还是先回家吧,免得白白的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而李强早已觉得不耐烦了,他强忍着被别人窥视的目光打扰到的暴躁,感觉浑身不舒服,他本来就是天生反骨,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而现在这种情况则是他最讨厌的一种里面的情况。

    “不要再说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看的出来谁说的是真话,你在解释也没什么用处,还是先回去慢慢解决吧,免得在这里扰人清静,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何苦来哉?”

    郑国安看着李丽哑口无言的样子,摇了摇头,心底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率先往外走。

    “请让让,不要再围在这里了。”

    按理来说,郑国安此刻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是他却觉得心底一庸而上的不是开心和愉悦,而是懊恼。

    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下定决心,早一点起身反抗,早一点为郑夕晨出头,帮她分担那些巨大的压力。

    明明自己可以做到的,却放任这两母子在他和郑夕晨的面前飞扬跋扈,朔气指使了这么久。

    让现在的郑夕晨这般不待见他,连一声爸爸都不愿意再叫。

    她真的对她的父亲失望了。

    郑国安按下了心头涌上来的一股酸意,努力的掀了掀嘴角,想要扬起一个微笑。

    对那个永远都会生活在他记忆里面的温婉女子说道。

    “你看,现在我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被人欺负了,我也能够理直气壮的指责那些犯错的人,我也能够停止自己的腰板,意气风发,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郑国安离开了汹涌的人群,忽然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开心,但是那个笑容里面像是灌满了苦涩的药汁,让人几乎要落下泪来。

    周围的人看见主角之一都离开了,不得不瘪着嘴抱怨着,又没好戏看了,然后耸耸肩转身离去。

    毕竟这里还是医院,平时都只能看看电视下下棋之类的,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出年度情感大戏在这里现场上演,他们简直激动的不行,都可以作为今后的好几天里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呢。

    李丽脸色涨得通红,看了看周围的人鄙视的眼神,咬咬牙,强忍着把郑夕晨给提溜回去的冲动,抓着不情不愿的李强飞奔回家。

    都怪郑夕晨和郑国安那两个贱人,杂种,要不是他们两个,自己哪里会这么狼狈?看我回去不收拾死你!李丽怨恨的想着。

    等走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李强挣脱开了李丽的手,破天荒的问道李丽。

    “妈,你说今天郑国安那个老东西是不是到医院,吃错药了啊,怎么他妈的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骂人这么厉害了。”

    “我哪里知道是为了什么啊,我觉得十有八九和郑夕晨那个小贱人有关,郑国安老东西不是在去见了郑夕晨之后才大变样的吗,难道是打了鸡血吗,那也不可能啊,真邪门了,这是被鬼上身了啊。”

    李丽也是惊疑不定的猜测道,心道绝不可能,一定是她的错觉。

    世上不可能有这么邪门的事情,让一个原本怂得跟个耗子一样的人,变得这么勇敢,她都想不出有什么原因。

    李强和李丽都没有想到一点。

    那就是,世界上有很多恨和不满做不到的事,爱却可以。

    就像郑国安即使在不满李丽和李强他们,再怎么恨他们,也是不敢说出来了,就算是那句咒骂已经在心头兜兜转转了无数圈,都还是说不出口,只能让它在心底生根发芽直到腐烂,然后被时光忘记。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靠着郑国安对夕晨妈妈的爱做到了。

    正是这份爱,让他支撑起了他疲惫人生中的唯一的勇气,能够迎难而上,不惧任何艰险与困难。

    就像杜拉斯在她的作品《情人》中写道的那句话。

    “爱情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这时候,保镖也在询问了一些人之后大概知道了他们的家庭状况,连忙打电话给了权夜。

    权夜接起了电话,便听见保镖焦急的说道:“权总,我问了一下他们,他们说好像是郑夕晨小姐的妈妈在她小时候离开了,然后她的父亲又娶了一个新妻子,这个新妻子就是李丽,她带着一个小混混儿子,一只在家欺辱郑夕晨小姐,而且李丽的儿子还喜欢赌博,听说郑夕晨小姐之所以要......额,那个,就是因为要替自己的哥哥还债。”

    权夜勉强的皱了皱眉,从这一大段话中梳理出来了一些思路,至于保镖之所以中间结结巴巴的,权夜也基本能够猜到是为什么。

    不过就是一些小人的炒作而已,说什么情人小三,谁会傻到要和情人结婚?

    再说了,就算郑夕晨已经习惯了这么谣言,不想搭理,他权夜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既然敢传谣言,就要也能忍得住权夜的报复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