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39章:不可为之的爱情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甚至于,比之她还要更痛苦。

    郑国安生性懦弱,到了胆小如鼠的地步。就连他的父母都看不起他,觉得他“过于温和”,这当然是谦词,其实就是说他太过懦弱。

    从小到大,都不敢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每次和别人起了冲突,就会脸红脖子粗,说好听的是温和,不好听的就是懦弱。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如此胆小的人。

    爱上夕晨的妈妈这件事,几乎用光了他毕生的勇气。

    明明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前方有高山,有荆棘,有无尽的看不到终点的黑暗与深渊,他知道前路必定艰险,而且痛苦,他甚至没有想过归路。

    大家都以为他会放弃,会转头逃跑。

    但是他却鼓着一股劲儿,闷头往前冲。????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就是直到现在,郑国安每每回想起来,也都觉得不可思议,神奇至极。

    原来他曾经那么爱过一个人。

    愿意为她披荆斩棘,栉风沐雨,用尽全部的力气为她开路。

    在你爱上一个人之前,你从来不会想象到自己能干出这样与你的本性不符的一件事。

    郑国安缓慢但坚定的抬起头,看着沐浴在夕阳中的女子,他脸上还带着泪痕,表情却很坚定,他双手拿着水果,无法拥抱她,就对着她微微的笑了笑。

    他的笑容带着极为含蓄,又极为露骨的爱意。

    “不,我要继续,我不放你离开。”

    说罢,郑国安早已泪眼朦胧,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喉咙剧烈的颤动着,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说着话。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不放你走,我不放你走。

    郑国安的声线颤抖而又浑浊,并不好听,也不够感人,却让女子泪流满面。

    郑国安知道,要是继续的话,这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可他就是想要自私一回。

    他真的真的不想妥协。

    夕晨的妈妈时常抱怨他太过温和老实了,会被人欺负,而这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鼓足勇气。

    却是去做一件他知道绝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夕晨妈妈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她绝望的捂着尚带着一丝红润气息的脸庞,哭泣的气音从指缝中流泻而出,看起来十分的脆弱苍白。

    小小的郑夕晨迷茫又伤心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视线不停地在妈妈与爸爸之间徘徊着。

    她还很小,不明白父母为么要哭泣,只能用自己稚嫩的声音焦急的安慰着看起来很伤心的妈妈。

    “妈妈,你别哭了好不好,夕晨来看你了呀,你不要哭了。”

    然而女子这次却没有抬起脸来安慰她。

    这下小郑夕晨彻底急了,也带着哭音说到:“妈妈,你是不是不开心啊,你想睡觉是不是,夕晨不来看你就是了,你不要哭......”

    说罢,呜呜的哭了起来,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猫咪。

    小孩子的世界很是纯真,他们不明白世间为什么会有痛苦,只知道是父母不开心。

    孩子稚嫩的安慰像是一个小小的光源一般,逐渐驱散了女子周身的黑暗。

    女子的哭声也小了一些,又哽咽了一会儿,女子终于抬起脸来,看着郑夕晨,带着泪痕的脸庞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

    她仿佛安慰似的揉了揉郑夕晨的头,似乎是想要让郑夕晨不要继续哭了。

    郑国安看见母女俩这样,也觉得很不好受,只能在女子的暗示的目光下,表情也恢复了常态。

    女子看见郑国安不再那么激动了,张了张嘴,尽量温和的说道:“为什么还要继续,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体已经,已经不可能救得好了。”

    说罢,她似乎是想露出一个笑容,可是心中始终觉得悲戚,面上也更是惨淡,哪里露得出什么笑容来?

    郑国安继续削着苹果,平日怎是挂着温和的神情的脸上仍然挂着泪痕,但他的情绪好歹冷静下来了。

    他说道:“你知道诸葛先生有一句话说的吗,讲的是,明知不可而为之。”

    女子思索了一下子,面上渐渐露出一丝惊讶和动容。

    明知不可而为之,讲的是诸葛孔明知晓天文地理,能卜吉凶,他算出了自己会出师不利,但是却因为心中对先帝许下的承诺而不顾自己的身体,执意为之。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郑国安的心中居然是这么想的。

    明明,应该开心才对,可是自己这个治不好的病,又怎么能一直拖着郑国安和郑夕晨呢,她怎么放得下心啊!

    这样想着,女子垂下了眸子,不敢再看郑国安灼灼的眼神,只是看着暖色的床单,轻声道:“何必呢,你我之间又无承诺,为什么不放手?”

    “谁说我们没有承诺。”郑国安终于削好了苹果,将又大又圆的苹果放在女子微凉的白皙手掌上,看着它因为颤抖而晃动着。

    然后他用自己温暖的手掌握住了女子的手,缓缓说道。

    “我答应过的,不管生老病死,不管贫穷还是富有,都会对你不离不弃,现在我有怎么能放弃。”

    女子的睫毛剧烈的颤动起来,像是一只被人捉住了,想要迫不及待振翅高飞的美丽蝴蝶一般,有着一种岌岌可危的脆弱感。

    这句话,是婚礼上的誓词。

    原来,自己真的这么幸运,有一个人,可以真正做到这些。

    她突然就不想管那么多了。

    病魔也好,痛苦也好,困难也好,总是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火海刀山,郑国安这个这么胆小的人都在忍着剧痛向自己靠近,自己又怎么能轻易妥协。

    别人都是娶了她是郑国安的福气,可她却觉得,能嫁给他,自己何其幸运。

    “好,”女子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不过却没有了动摇,“既然你愿意陪我,我就是再哭着,也要走下去。”

    郑国安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炙热的体温温暖着女子冰冷的手掌,似乎是想将那灼热的爱意也传达给她一般,紧紧的握住。

    小小的郑夕晨懵懵懂懂的看着父母的表现,有限的思维能力让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很懂事,知道这时候不该说话打扰自己的父母,便乖乖的看着他们。

    看样子,爸爸妈妈好像和好了,因为妈妈笑得非常开心。

    小小的郑夕晨这样想着。

    郑国安的瞳孔慢慢的收缩着,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突然就觉得对郑夕晨的决定有了感同身受的想法。

    爱情,的确可以使人变得“愚钝”,明明知道不可以,还是要做,明明知道自己会受伤,却还是要飞蛾扑火。

    郑国安一时间无言以对。

    郑夕晨看见他这个样子,便知道他差不多想通了,因此也璀然一笑,像一朵乍然开放的昙花,那时一种很是晃眼的美丽,郑国安几乎要以为她的妈妈正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不由的愣住了。

    “父亲,你是知道我的,我虽然年纪并不大,可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可是,我想要一个家,一个充满温馨的家,迫切的想要,这个愿望已经被我放在心底太久了。”郑夕晨低声说道。

    郑国安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愧的颜色。

    因为这是他欠郑夕晨的。

    当初娶李丽,本就是为了给郑夕晨一个美好而安稳的童年,让她不要为了母亲的逝去而丧失了希望。

    可正是这个举动,将郑夕晨推下了深渊。

    这些年他一直觉得愧对郑夕晨母子,现在被郑夕晨开诚布公的拿出来这么一说,他几乎要羞愧的不行。

    “是爸爸对不起你。”

    他始终自称着爸爸,即使他知道郑夕晨再也没有这样叫过自己,因为良好的教养,郑夕晨还是会叫他,不过却是变为了生疏的“父亲”。

    这个词仿佛是他们父女之间决裂的象征,像一条蜿蜒的丑陋伤疤,横在两人之间,无法弥补。

    郑国安越是不想相信,这个称呼就越是提醒这自己,他和郑夕晨的关系已经冷至冰点。

    “不用再说这些了,母亲那件事情,我不怪你瞒我,只是你不要再提李丽他们,我还没那么圣母,我就是原谅不了。”

    郑夕晨似乎是笑了一下。

    这些年她长大了,渐渐懂得了两人之间的事情,也知道了郑国安当时的感受。

    然后她便是觉得很惊讶了。

    原来郑国安,也曾经这么努力的爱过一个人,即使现在又被打回了原型,就好像当初对妈妈的爱,花光了他的全部勇气般。

    妈妈走了,自此郑国安便像一个鼓着一股气不服输的人,突然看到了比赛的结果,一下便崩溃了。

    郑夕晨亲眼看着这个大家都说他是软蛋,说他老实好欺负,说他畏畏缩缩的不敢表达自己情绪的人,跪在妈妈的墓前,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自此,不管再经历什么事情,郑国安再怎么生气,受委屈,伤心,开心,他再也没有落过泪。

    再也没有。

    当时她只觉得郑国安表面功夫,现在才知道,那时一个人隐忍到了极点,最终爆发出来的情绪。

    他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却还是如此悲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