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35章:告状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房间里,郑国安正颓废的半躺着,眉眼耷拉得厉害,看起来特别没精神。

    原本他的生活虽然死板又惹人心烦,还有不听话的儿子和母老虎一般的妻子,唯一一个乖巧的女儿也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和他生气,但是每天麻木的生活也让他一刻不停。

    这样的生活虽然痛苦,但是忙碌,忙到没有时间来思考那些事情。

    与妻子的争吵常常使他感到疲倦,他生性懦弱,吵不过李丽,只能每次都安慰自己说,自己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不能和女人生气,但是时间久了,也觉得不耐,也觉得愤怼,可却无可奈何。

    现在他倒时常怀念起郑夕晨。

    虽然郑夕晨表面上仍然对他好,每个月都会给他生活费,可是他感觉得出来,郑夕晨实际上并没有原谅他,就算她现在已经长大了,懂事了,也是如此。

    “唉,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夕晨......”郑国安叹着气,摸了摸他放在抽屉里面的那张相片。

    照片上的女子笑得十分灿烂,脸颊红润,唇红齿白,正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嘴唇微张,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孩子唱着一首优美悦耳的摇篮曲。????郑国安看着女子,他的神情开始恍惚起来,慢慢的跌入了回忆之中。

    故人的音容笑貌还盘旋在脑海里,没有散去,但是现状已经物是人非。

    他用大拇指亲切的摩挲着女子美丽的容颜,堂堂七尺男儿,居然慢慢的哭了起来。

    “要是你还在该多好。”

    要是你在,一定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发生,他们一家人还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他不会变得像这样畏畏缩缩,郑夕晨也可以幸福快乐的长大,有一个快乐且平凡的童年,不用再流离失所,在世间孤身闯荡。

    可惜,天妒红颜,美人薄命。

    还未等他感叹完,突然门外传来一声轰响。

    “郑国安!”李晨不耐烦的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发生什么事情了?”郑国安被吓得一哆嗦,猛的想起了什么,马上将手上的照片放在了背后,生怕被李丽看到了。

    李丽这个人嫉妒心强,又善妒,若是让她看到了夕晨妈妈的照片,那真的是要闹得天翻地覆的,非要郑国安给她一个交代。

    按理说,这种女人是最不该娶的,但是当时郑夕晨失去了妈妈,他失去了妻子,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悲痛,终日郁郁寡欢,日渐消瘦。

    于是他便琢磨着,再娶一个老婆,一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家庭,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缓解郑夕晨失去母亲的痛苦。

    再怎么样,也要有一个母亲啊。

    以郑国安的家境,其实可以找到比李丽更好的女人,然而这个女人在结婚前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截然相反。

    结婚之前,媒人将李丽介绍给他时,李丽一副温情蜜意的样子,跟他说话也是颇为害羞,郑国安虽然不觉得李丽怎么怎么样的好,但是无奈他带着郑夕晨,要再结婚的话就得看看别人愿不愿意当后妈。

    许多的人自然是极为不满的,但刚刚好,李丽也有一个孩子,虽然李晨不太听话,但是当时李丽又哭又哀求着,让他觉得李晨也并不是无药可救,还是可以管教的。

    就这样,这门亲事定了下来,郑夕晨知道以后,不停地大吵大闹,哭的十分可怜。

    但是当时郑国安并没有在意,他觉得郑夕晨可能只是因为太激动了,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面出不来,等结婚之后就好了。

    谁知道,他竟然大错特错。

    正是郑国安自己,将他和郑夕晨两个人,和这个家庭推上了绝路。

    原本,即使不再婚,两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很开心,可以幸福的生活着。

    郑夕晨是个早熟的孩子,有她在,根本不用多操心家里的事情。

    坏就坏在,自己老是想要锦上添花。

    郑国安想到这里,黯然的低下了眸子。

    娶了李丽,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国安啊,我要和你说个事情。”李丽一脸严肃的像郑国安说道。

    郑国安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对。

    平日里,这母子两最看不起的人就是他了,为什么现在会来告诉他事情呢?

    当然,只有一件事情,李晨会“放下身段”来找他,那就是他又输钱了。

    想到这里,郑国安脸色一变,惊恐的说道:“李晨,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你也不看看我们家什么样子了,非要把我们搞得家破人亡吗?”

    李晨的脸色一下子臭了起来,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这个死老头子,怎么那么多废话,我说了我没有去赌钱了,没有去了,你是不是找打!”

    “怎么和你爸说话呢!”李丽咬咬牙,狠心拍了李晨一巴掌,自然是不敢扇在脸上的,免得李晨生气起来,连她都一起打。

    她也不想打自己的宝贝儿子,可是眼下,他们的五十万可还在那个女人手里,如果郑国安不肯帮忙的话,那五十万岂不是打了水漂?

    李丽怎么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呢。

    这一巴掌打下去,李晨似乎清醒起来了,记起了他们来找郑国安的目的,因此硬生生的忍下了到了嘴边的脏话,不甘心的把拳头握紧了,站到一边去,嘴中还哼了一声,极为不屑的样子。

    郑国安现在更加疑惑,这两母子的态度明显有很大的问题,他抿了抿唇,打算听听李丽怎么讲。

    “这才对嘛!”李丽看着这满屋子尴尬的气氛,忍不住打破了沉静。

    “是这样的,国安啊,我们最近知道了一个事情,正在这儿思考呢,到底要不要和你说......”李丽搓了搓手,眼珠飞快的转动着,组织着语言。

    郑国安紧闭着嘴不说话,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两个人交流了,更想不通他们来找他干嘛。

    不过既然李丽已经来了,那就是已经要和他说了,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呢?

    李丽看郑国安不说话,心中有些恼火,觉得自己已经很给郑国安面子了,结果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是做给谁看,但为了那五十万,她就姑且先忍他一会儿。

    两人心中都对对方没什么好感,也没有情分,但表面上仍然维持着虚伪的平静。

    “就是我们听别人说,郑夕晨她去给别人当了二奶!”

    这句话如同一个炸雷,一下子就把郑国安炸懵了。

    这个男人立即反驳道:“不可能,不可能,夕晨那么听话,那么乖,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李丽怕露了馅,立马回答道:“是谁说的又怎么样,你还能去堵住别人的嘴啊!而且我和李晨已经去查过这件事了,绝对是真的,千真万确啊!”

    虽然她们根本没去看过,甚至都好久没见到郑夕晨了,但是那个女人既然敢说这事儿,那应该就是真的了吧。

    郑国安为人老实,看到李丽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顿时慌了,也不去思考李丽话里的漏洞,大声反驳说道:“这绝不可能,我不相信,夕晨她又漂亮,人又好,没道理去当......那个啊!不可能的。”

    他始终是个文化人,说不出那么下流的词汇,只好用那个来代替。

    李丽嗤笑一声,也不再装模作样,恢复了本性。

    “就她?还不是被你给拖累的,如果不是你身上的赌债,她能去为了钱干这个缺德事儿吗?”

    这种语气,竟是理直气壮的把李晨欠下的赌债给划到了郑国安的头上去。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在郑国安的头上,他不禁有些动摇了。

    难道郑夕晨真的是为了他的赌债.....

    “造孽啊!”郑国安悲从心来,不禁双手死死的捂住了额头,沉浸在了悲伤的气氛中。

    他这个当父亲的,的确是太不称职,竟然让女儿为了他,不惜自毁前程。

    “夕晨,爸爸对不起你啊......”

    李丽眼皮翻动,有些不耐烦。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郑国安这个样子。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娘的很,她就是看不起这种人,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嫁给他!

    李丽早已经忘记了,原本郑国安的家庭状况是属于中等的,日子不算小资,单叶有滋有味,自从李丽和李晨一来,李丽没有收入,李晨开销又大,硬生生的就将郑家给拖垮了。

    就算再不耐烦,为了那五十万,李丽还是要耐着性子劝说郑国安。

    “国安啊,你可是她爸爸,你忍心看着你的女儿这样吗?这样是不对的啊,是遭人耻笑的,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戳我们脊梁骨呢!”

    郑国安茫然的想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喃喃说:“对,没错,夕晨不该这样啊,这样做是错的,她再怎么困难,也不能去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啊。”

    李丽见他开窍,心中一喜,连忙赞同到:“对,没错,这简直是给我们郑家丢脸!”

    “不行,我要去找夕晨,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能再让她这样子下去了。”

    郑国安的神色渐渐坚定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