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32章:疲惫的权夜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心中隐隐作痛,或许是因为他为她而死,亦或是因为曾经的岁月。

    权夜看着郑夕晨失神的眸子,微微皱眉。

    郑夕晨的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滑落下来,滴在洁白的床单上面。

    郑夕晨虽然睁开了眼,但一时却还没有清醒,还仍旧沉浸在那条黑暗的小巷。

    锦森,他是一个像微风一样的男子。

    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走的时候也自顾自的消失,不管别人怎样的挽留。

    那双眸子灿若繁星,又比繁星更加的清澈,似乎是将漫天的星子尽数装入了眼眸。

    于是她便小心翼翼的移开了视线,低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嗯,权夜,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啊?。”

    权夜皱了下眉,又问道:“你真的不知道锦森是谁吗?”

    他已经查到是谁吓得手,但是这个锦森的来历,还有他参加婚宴的目的,他仍然没有什么头绪。

    难不成是专门来保护郑夕晨的吗?

    权夜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

    郑夕晨闻言,有些失落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还是有些疑惑的仔细想了想。

    随即,她的神色慢慢伤感了起来:“他会出现在婚礼上,难道不是你邀请他吗?那大概是商圈人士吧,我也不清楚,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是吗。”权夜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知道,郑夕晨不可能跟那些人有什么牵连,这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自己心底的那一丝丝的不爽,就把它忽略掉吧。

    气氛一时宁静。

    郑夕晨莫名的觉得,权夜似乎很不开心,明明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什么情绪,但自己就是能听出来他心情似乎很低落。

    这难道是因为权夜担心她吗?不太可能吧,刚刚她问了,权夜都不想理她的。

    郑夕晨想不通,就直接试探的问道权夜,“权夜,你是不是,不太开心啊?”

    权夜斜撇了她一眼,对郑夕晨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微微提高了音量,“郑夕晨,你能不能把自己的安全当一回事。”

    “我有啊。”郑夕晨有些委屈,皱了皱小鼻子,很可怜的样子。

    权夜冷笑一声,质问道:“那你当时去花园做什么,赏花?”

    “我……是有人叫我出去的,我当然知道注意安全的。”

    郑夕晨总觉得说出事实会被权夜臭骂一顿,下意识没有说出来。

    但已经对此事进行彻查的权夜有怎么会不知道,现在问起,也只不过是想要教训一下郑夕晨而已。

    “是林子峰吗?你明明知道你是新娘,为什么要乱跑。”

    权夜板着脸,尽量把语气放轻,一副平常的样子。

    但郑夕晨还是隐隐察觉到了权夜话中的关心,开心的笑了一下,然后诚恳的道歉,“对不起,我不会了。”

    权夜还是有些不满意,不过也不为难她了。

    可惜郑夕晨却是个好奇的性子。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要杀我啊,为什么会有枪之类的东西,我好像没有惹到过那些人吧?”

    说到这个话题,郑夕晨明显的看到权夜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语气也十分强硬。

    “这些你就不用管了,反正现在他也不会有威胁了。”

    权夜在郑夕晨没醒之前,几乎都在查这件事情,但他最不想提起,也是最不想承认的一点就是------他自大了。

    权夜之前一直以为那个黑利的目的是为了害他,毕竟郑夕晨在这之前不过是一个小保姆而已,婚礼这件事情也是临时决定。

    而这件事情绝对策划了不止这两天的时间。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郑夕晨应该很安全,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会把注意打到郑夕晨的头上。

    抓到主犯时,他明明叫手下抓活的,抓活的,他要亲自审问。

    结果就在手下的人抓到黑利,通知了他,他到的时候。

    黑利当着他的面,从十五楼跳了下去。

    这下子绝对彻底死了。

    另一个黑利的手下,也是早就被人给杀死在了楼上,这下子,权夜也就无从得知他们要杀郑夕晨的理由了。

    虽然知道自己不提,郑夕晨就不会知道,但权夜还是很不开心。

    自己的女人,还需要憋得男人来保护,这点不说,最难受的是------他差点就见不到郑夕晨了。

    他几乎不想去回想,当时他的手下查到了黑利的计划时,自己扔下手机,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新娘的化妆室,却只看见了空荡荡的房间时,自己那种恐慌的心情。

    还有在他得到了保安室传来的消息,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走向花园,看到郑夕晨洁白的婚纱上的血迹时,那种绝望和庆幸。

    绝望是因为郑夕晨看起来太过脆弱,因为失血过多而看起来像一个玻璃娃娃,一碰就会碎掉,那摊若盛开的红莲般的血迹,和她满是泪痕的脸。

    让他甚至都不去想旁边的男人到底是谁。

    而庆幸则是因为,幸好是因为这些巧合,若是黑利的子弹威力再大一点点,若是锦森的速度再慢一点点。

    那么他见到的都只会是郑夕晨的尸体。

    这是他至今为止,最不愿想象的画面。

    他不敢想,也不愿想。

    人总是在失去过后才懂得珍惜,因此也就格外的懊悔。

    郑夕晨似乎是察觉到了权夜并不像提起这个话题,便又问到了一个她很在意的问题。

    “锦森的尸体,你怎么处理的?”

    权夜回过神来,淡淡的看了郑夕晨一眼,不清不愿的说道:“找了个好地方,他毕竟还是救了你一命。”

    “那就好。”郑夕晨叹了口气。

    锦森,愿你下辈子,不要再遇见我了。

    似乎每次都是你在保护我,而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胆怯的看着你英勇决绝的背影飘然而去。

    权夜其实内心是很不爽锦森的,但无奈锦森就是救了郑夕晨一命,自己也就只能尽职尽业的为他挑了一块好的墓地。

    虽然他是很感谢锦森救了郑夕晨没错。

    但谁又会喜欢自己的新娘被别的男人救呢?更何况这个锦森一看就是个喜欢郑夕晨喜欢的不得的痴情种。

    但权夜自然是没有把这种想法表现出来,便淡淡的转移了话题。

    “感觉怎么样?”

    “还好”郑夕晨艰难的动了动身体,想要撑着坐起来,却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顿时惊呼一声。

    权夜飞快的起身将她扶住,语气有些责怪的意味,“小心点。”

    郑夕晨疼得龇了龇牙,有些泪汪汪的看向权夜扶着她的侧脸,突然有些疑惑的问道:“权夜,你,累不累啊。”

    之前一直没注意,现在权夜离她近了,她就看的很清楚。

    权夜俊美的脸上挂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熬了很久夜。

    “还好。”权夜仍然语气冷淡。

    但郑夕晨却开心了起来,也许权夜,要比想象中更在乎自己吧。

    这个认知让她觉得伤口都不再那么疼了,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一丝红色。

    权夜扶着她躺下,两人都没有说话,但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很是温馨。

    良久,权夜突然问道郑夕晨,“你之前为什么要跟着林子峰出去。”

    这是他最想不通的一点,郑夕晨的性格温柔,但她绝不是圣母,之前既然已经和林子峰分手了,那么以她的性格就绝不会再和他有什么牵连。

    更何况自己之前还派人通知了她婚礼之前好好呆在化妆室,不要乱走,郑夕晨绝不是那种阴奉阳违的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神色大变,跟着林子峰离开的呢?

    权夜心底浮现出一丝淡淡的不爽,“你想他做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的表情仍然没有什么波动,但是眼神俨然带上了些猜疑。

    “啊,我只是觉得,太不值得了,他和我不过也就见过两次而已,太傻了,太傻了……”郑夕晨听到权夜的问题,有些惊讶,然后悲伤的看向他说道。

    “锦森……”郑夕晨喃喃道,一副还没有回神的样子。

    锦森,不是那个替郑夕晨挡枪的男人吗?

    权夜不动声色的敲了敲手背,然后危险的眯了眯眸子,声音带着些恶意的疑惑:“你认识他?”

    “我”郑夕晨有些晃神,喃喃的回答道,“算是认识吧。”

    算是认识?

    “你在想什么?”

    但他又很温暖,,拂过你的脸颊时,你都不会察觉,,等到他走了,你才看到他潇洒的背影。

    “那你是觉得你应该中那三枪,然后再也醒不过来吗?”权夜的声音十分冷漠,周身似乎都围绕着厚厚的冰层。

    郑夕晨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子,有些害怕现在的权夜。

    也想象着那个男孩儿曾对她说过的话。

    夕晨,你的名字很好听。

    她呆呆的望着洁白明亮的天花板,脑海里不时闪过男孩儿稚嫩干净的脸庞。

    想象着当时他脆弱的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样子,想象着他拿到糖果时秀气漂亮的笑容,想象着他最后为她挡住危险时的决绝的背影。

    你的眼睛很漂亮,像是有星星。

    下次见面时,我一定把我的名字告诉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