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9章:懦弱的父亲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是李丽第一次在郑国强面前打郑夕晨。

    郑国强脸色变得惨白,嘴唇发乌,不停地颤抖着,指着李丽,愤怒的说道:“你,你你怎么能打人呢!”

    也许是觉得,他虽然懦弱,但是在一件事情上却与自己一样,便是关于妈妈。

    郑国强惊讶的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个公文包,戴着眼镜,一副老好人的懦弱样子。

    她常常想着,若是自己提起妈妈,这个男人会不会勇敢一点儿。

    还来不及说出口,手被松开了的李丽看着手上的牙印,龇了龇牙,面目狰狞,如同一个提着菜刀的泼妇,狠狠的举起手臂,打了郑夕晨一巴掌。

    就在两人对峙时,房门突然开了。

    她觉得自己简直委屈的不行,居然会被一个小杂种给咬了,完全也不管郑夕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跟她比起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郑国强本来就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才敢来质问李丽,现在看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立马连那一点点儿的勇气也消失殆尽。

    但是,即使是声音颤抖,毫无底气,他也咬着牙说道:“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也不用打这么厉害吧,你看孩子都成什么样了”

    李丽毫不在意郑夕晨怎么样,她看都不看一眼,“她啊,我看她挺好的!”

    “挺好的,李丽,你真说得出口,你这样欺负一个孩子,你还要脸吗!”他仿佛是豁出去了,大声的斥骂道。

    郑国强的脸色涨得通红,胸口因为气愤而不断的起伏着,居然有了些可怖的感觉。

    “你,你别这么凶嘛,也不知道你在凶什么”李丽噎了一下,被郑国强这种不可多得的怒气给吓了一跳,说话间,眼神乱飘着。

    她虽然一直是很凶的样子,但郑国强这样,李丽还是不敢去硬碰硬,毕竟郑国强再软弱,也是个男人。

    看到李丽一副心虚的样子,郑国强皱了皱眉,大步走上前去,把郑夕晨抱起来,关心的问道:“夕晨,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夕晨冷漠的板着小脸,大大的瞳仁没有一丝的波动,如同一尊没有感情的玉娃娃,站在那里,无悲无喜。

    直到郑国强颤抖的双手想要去抱住她时,她才有了动作。

    她抗拒的皱着眉,脏兮兮的小手轻轻的推开了郑国强的手。

    虽然力道很轻,但郑国强却敏感的感受到了其中的拒绝与抗拒。

    他的女儿不信任他。

    这个认识让他觉得很是挫败。

    印象中的女儿不是这样的,是乖巧可爱的,会仰着脸叫他爸爸,然后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转来转去,在他脚边玩耍。

    然而现在郑国强心颤的看着郑夕晨青紫的小脸,疼惜的想要抱住她。

    只是郑夕晨一点儿也不想领情。

    这少得可怜的一丝迟来的怜悯,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不可能改善她的生活,而且

    郑夕晨嘲讽般的看着郑国强,摇了摇头,“说了有什么用呢,反正父亲你又不会帮我的,不是吗?”

    这句话郑夕晨说的很是嘲讽,特别是“父亲”二字。

    李丽也不插话了,就饶有兴味的站在旁边,双手抱胸,看着父女“反目”,如果不是害怕战火波及到她,她甚至都想要拍拍手。

    就是这样,李丽邪恶的想着,打死这个小杂种!

    看到郑国强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郑夕晨黑亮的瞳仁中浮现出了一丝悲哀,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父亲,那个女人她骂了母亲,我不会原谅她的,至于你,我已经不想再指望你了,我真的,真的,失望了太多次了”

    郑国强此时有些呆滞的看着郑夕晨冷漠的表情,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女儿,他张了张嘴,想要对她解释,可是他又能解释些什么呢?

    解释他其实是想帮郑夕晨出头的,解释他还是关心郑夕晨的,解释他有提醒李丽下手不要那么狠。

    可是他怎么说的出口,他怎么能为自己的懦弱辩解。

    郑夕晨和李丽说的对,他就是个胆小鬼,一个保护不了女儿的胆小鬼!

    郑国强脱力般的坐在了地上,像是一条死鱼一样,不在有活力。

    而李丽站在旁边,有些失望,但又在意料之中。

    可不是吗,这郑国强今天也是胆子肥了,敢对她发火,本以为他是忍不了了,要爆发一回,结果却是个“哑炮”!

    郑夕晨看着瘫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般的男人,失望的低低呢喃了一句,推开李丽,走出门去了。

    她再也不想呆在这个让人觉得窒息,痛苦万分的家里了。

    李丽被她推的一个没站稳,差点摔了,顿时有些恼火的咒骂了一句:“老娘就说你那个妈又怎么了吗,一个死人,还说不得了吗?”

    郑国强听得清清楚楚的,但是却没敢出声,只是眉头皱的很紧,手指慢慢的收缩着,知道渗出血来。

    李丽骂完了,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感觉有些没意思,低低的骂了声:“真是一家子,都是些废物,真是晦气!”

    说罢,还踢了郑国强一脚,才施施然的毁了房间。

    郑夕晨走出家门后,在街上游荡着,像一个没有归处的幽灵一般,脸色惨白,形销骨立,又十分的憔悴,唯独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面没有绝望,没有希望,无悲无喜,若一滩泉水,闪闪发亮。

    此时,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她们住的地方又接近于平民窟一类的,大家都在为了生计发愁,没有那么多人闲来无事。

    郑夕晨像往常一般的,走进了一个小巷子,来到一个糕点房的后面。

    这里的糕点房是不会像大城市里的那种一样,有许多种类的糕点的,这家糕点房里只卖一些自己烤的廉价饼干,还有硬的不喝水就无法下咽的干面包。

    店主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婆婆,还有她的儿子,他们每天的蛋糕都卖不完,但是剩的也不会多,因此就拿来喂一些流浪猫之类的。

    这个老婆婆是知道郑夕晨家里的状况的,她十分的心疼郑夕晨,但是自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想给郑夕晨些钱,好让她过得好一点,没想到她的儿子却强烈反对。

    因为她的儿子觉得郑夕晨很是晦气,不过就是个骗钱的小乞丐罢了,没事来吃点不要的面包他都忍了,但要是提到给钱,他是决计不会同意的。

    老婆婆在小板凳上坐着,手中缝缝补补着一些破旧的袜子,衣服之类的,她扶了扶老花镜,抬头看了一眼。

    在看到郑夕晨那张明显被打过的小脸之后,老婆婆明显情绪有些激动,“夕晨,唉,我的小可怜啊,那个女人又打你了?快来让婆婆看看。”

    郑夕晨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她委屈的扑进了老婆婆的怀里,小声的抽泣着喊到,“婆婆,婆婆”

    难道这次郑国强会护着她吗?

    李丽也瞪眼看着郑国强,有些稀奇,这个孬种居然给郑夕晨出头,不是被什么邪气入体了吧?

    “怎么,我是她妈,我还没有打她的权利吗!再说了,若不是这个小杂种她咬的这么厉害,我也不会气得打人啊!”

    他看着郑夕晨失去光彩的小脸,终于心中有了一丝颤抖,那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疼痛难忍。

    毕竟是亲生的女儿,打在她身上,自己也痛啊。

    而且,他最心疼的,就是郑夕晨的沉默。

    她既不叫喊,也不向自己的父亲求助,只是默默的承受这这一切,那死寂一般的绝望眼神,如同一把锥子一般,狠狠刺进了他的心里,刺破了那些懦弱的迷雾。

    郑夕晨听见他的质问,惊讶的抬起了小脸。

    他生性懦弱,本来完全不敢反抗彪悍的李丽,但是这次他不能不反抗了。

    “啪”的一声回响在客厅里,郑国强呆滞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自己二婚的妻子殴打着,也不反抗,只是默默的承受着,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疼痛。

    李丽大声的狡辩着,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有理,随即便理直气壮了起来。

    还撅着嘴,委屈的伸出了被咬了一个血印子的手拿给郑国强看。

    郑夕晨不敢置信的直勾勾的盯着郑国强,眼中最后的希冀慢慢的消失在了一片漆黑的茫然之中。

    她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稚嫩的小脸上还带着伤痕,一看就是被人殴打所致。

    “你们,这夕晨,松口,别咬你妈妈。”郑国强严厉的说道,提着公文包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他头发整洁,衣服虽然不贵,但是也不显得廉价,只是这些都被他脸上的懦弱给毁得一点儿也不剩。

    郑夕晨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缓缓的松了口,那样子如同落入陷阱后拼命挣扎的小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对抗着,但是却因为亲眼看见自己的母兽离自己而去一样。

    明明早就知道了郑国强的德行,她为什么还要抱有希望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