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8章:黑暗的岁月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突然,她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声音一般,把自己抱得更紧,小脑袋埋在腿上,颤抖得像是一只被狼群追踪的小兔子一样可怜,惹人怜爱。

    “砰”的一声,房门被甩的抖了一抖,李强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他进了屋子,把鞋随意一扔,然后进了客厅。

    她小巧稚嫩的面容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恐惧已经在岁月的累积中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

    馥郁的山茶花香漂浮在郑夕晨周围,让她觉得恍若置身仙境。

    常年的惧怕与失眠使她的眼圈一直青黑着,无法得到医治的疼痛折磨着她,使她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憔悴,面黄肌瘦,几乎与健康无缘。

    但唯独那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仿若一颗价值千金的宝石,浸在水中,闪闪发亮,这是一双美得清澈的眼眸。

    在一片接近于纯白的静默之中,郑夕晨的意识缓缓的飘了起来,越来越轻,越来越轻,轻到几乎能飞到天上去。

    “爸爸?他配吗,这个老贼。”

    “李强,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李丽生气的说道,想找回一些作为母亲的尊严。

    然而李强完全不给她面子:“呵,妈,依我看,你还是好好去床上躺着算了,等到那个老不死的死了之后,我就把这栋烂房子卖了,接你去住那种豪华的大房子!”

    李丽怀疑的嘲讽道,“就你啊,还大房子,别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

    她的儿子她自己还不知道吗,能有什么能耐啊。

    “你个女人,懂些什么?不懂别在这而指手画脚的,王哥说了,只要我跟他好好混,将来混出了名堂来,就让我当帮派里的二把手,以后我可是要当大款的人,轮得到你在这儿教训吗?”

    李强对他的那个王哥信任极了,简直恨不得为他抛头颅洒热血,好当他们“帮派”的开国元老。

    但是李丽好歹是心里有数的人,虽然她平时爱幻想,但是这种事一听就不怎么靠谱。

    听到王哥的时候,李丽忍不住担忧起来:“你个死孩子,别整天和那些混混一起学那些,好好上学才是真的,对了,你又几天没去上学了?”

    “嘁,上学有什么用啊,王哥说了,上了学的那些人将来也只能给我们打工的,不用去上学。”李强一点儿也不在意。

    “你,你真是说不听!”李丽龇牙咧嘴的恨恨了一番,又气,又不忍心打他,当然,也打不过了。

    李丽的眼珠乱飘着,突然,她看见了蹲在墙边的郑夕晨,一下子便横眉竖眼了起来。

    “我打死你个小杂种!”

    李丽气势汹汹的冲过去,一把把郑夕晨拎了起来,往客厅中间狠狠一摔。

    郑夕晨像是预想到了这个场景一样,认命的抱住了脑袋,强忍着身上的疼痛。

    “哼,这个女儿也跟那个老不死的一样窝囊的很,真没意思!”李强玩闹似的狠狠踢了郑夕晨小小的身体一脚,然后撇了撇嘴,进了自己的房间。

    李丽也狠狠的扇了郑夕晨一巴掌,然后再拳打脚踢的将郑夕晨往地板上打。

    郑夕晨咬着牙,嘴唇上的鲜血像珠子一样滑下来,疼痛像是一根针,时刻侵蚀着她的骨髓,让她饱受折磨。

    感受着雨点般的拳头和巴掌落在身上,郑夕晨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感到一阵悲哀。

    她只能安慰自己,会过去的,会好的,老师说,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所以她只是经历该有的磨难而已。

    可安慰也只是安慰而已,除了能让她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一般沉浸在虚幻的温暖里死去之外,没有任何的用。

    她不信教,可是上帝说了他是仁慈的,为什么他不来救救她?

    郑夕晨其实知道,世道多险阻,途中有荆棘。

    她要牢牢记住,自己曾经生活在怎样的一片黑暗里。

    唯有知道黑暗的阴冷,恐怖,才能感受到光明的温暖,才会珍惜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而李丽和李强,他们母子根本就没有把郑夕晨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来看,只把她当成是一个发泄愤怒的工具,沙包,还有分走郑国强注意力的小杂种。

    因此两人每次心中不满,都会私底下狠狠打郑夕晨一顿,郑夕晨也曾经不服气过,反抗过,但是一个半大的小孩儿怎么打得过一个大人,一个少年呢?

    不过是被打得更惨而已。

    郑夕晨反抗无用,便想要告诉自己的爸爸郑国强。

    小小的孩子,几乎将父亲当成了英雄一般在期待着,期待着父亲能关心她,期待着父亲能为她出头,打跑那些坏人们。

    然而事实却是,她的父亲不止打不过那些坏人,甚至是对他们的恶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简单的发了几次火之后,郑国强也不敢造次,他一质问他们母子俩,李丽就会哭闹着,说郑国强根本不把他们母子当回事儿,李强则会扬言要打他。

    所以以这个懦弱男人的胆量,也只是敢在晚上,看到郑夕晨冷得缩成一团时,悄悄给她盖一张被单,或者是毫无底气的安慰着郑夕晨,告诉她一切都会好的。

    在郑夕晨心中,原本的父亲不是这样的。

    她的父亲,是会带着自己去游乐场骑旋转木马的,会讲着童话故事哄自己入睡的,是会浪漫的为妈妈做烛光晚餐的好爸爸。

    而不是这个唯唯诺诺,面色颓废,甚至说话都不敢大声的窝囊废。

    李丽和李强说的对,他就是个窝囊废,一个保护不了自己女儿的孬种。

    郑夕晨再也不会期望谁的拯救,她知道,她很清楚,她将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黑暗日子里,直到长大cheng ren。

    “小杂种,我呸,也只能打打你来解恨了,真不知道你妈是不是也和你一样没用!”李丽甩甩手,像是郑夕晨身上有什么脏东西。

    郑夕晨原本无动于衷的双眸渐渐起了波澜,升起了高涨的怒火,她顺势咬住李丽的手,使劲的用力,像是要咬下她一块肉来。

    “我不准你说我妈妈!”郑夕晨泪流满面,声音嘶哑的大声喊叫着,“我不准,我不准!”

    打她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说她妈妈?

    那是她唯一一段,仅存的美好记忆了,谁都不可以将这记忆打碎!

    她发怒的样子像一只疯狂的小狮子,死死的咬住猎物的脖子不松口。

    李丽尖利的尖叫着怒骂:“你这个不要命的小杂种!我杀了你!”

    “你个小兔崽子翻了天了,我看你爸回来不收拾你一顿!”

    李强一脸的嘲讽,“就那个老不死的,我收拾他还差不多吧,你看看他成天都是那副窝囊废的样子,哪有我王哥厉害啊!”

    他十多岁就跟着“道上”的人一起混,一起收保护费,一起赌钱,一起收拾那些不长眼的,哪能是郑国强这个垃圾的儿子?

    但她丝毫不觉,反而风情万种的举着镜子,扒开自己的头发,使劲的挤着脸上的痘痘,油光满面的样子和郑夕晨瘦弱的小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郑夕晨缩成小小的一团,尽量把自己藏起来,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李丽狠狠的把镜子拍在桌子上,沾满油污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剩菜剩饭,被她这一下拍得摇摇欲坠。

    “晦气,这几天都怪你,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又跑去打架了?”李丽怨怼的揪起了李强的耳朵。

    李强痛的整个人都跟着往上踮着脚,他怒从心起,“啪”的一下子就把李丽的手给打开了,还使劲的推了李丽一下子,把李丽推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惊声尖叫起来。

    李丽跟在他的后面,穿着一身廉价的红色艳丽连衣裙,脸上是用街边的小店买的化妆品化的并不自然的妆,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像她平时鄙视的底层人民。

    郑夕晨努力的抱紧了自己,眼泪慢慢的滑下脸颊,滑过干裂的嘴唇,落在地面上,发出小小的碎裂声。

    “你,你小声点儿,等会儿别让你爸爸听见了。”李丽对这个儿子是又爱又恨,今天李强之所以会这么猖狂,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她的纵容。

    她既舍不得打他,又管不了他,久而久之的,李强也就不再听她的话了。

    突然,景色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生机勃勃的绿色草地变成了漆黑的巷子,地面上的积水因为常年不见天日,已经长出了青苔;竖琴的欢愉琴声变成了暴怒的斥责与打骂,天使们的歌声也变成了刺耳的尖叫。

    似乎都能听见天使们的欢呼,与孩童的玩闹。

    她能看到,在如茵的绿地上,生着不知名的鸟儿与花朵,一座喷泉伫立在中央,美丽纯洁的希腊女神在弹唱着制作华美的竖琴,乐音流淌,天使们跟着乐音一起歌唱起来,那声音有如世间最醇美的甘霖。

    愉悦变成恐惧,安心变成忐忑,依赖变成逃离。

    小小的郑夕晨抱着手臂,瑟瑟发抖的靠在斑驳潮湿的墙边,身边堆着一些生活杂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