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7章:昏迷的新娘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但郑夕晨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痛苦,她愣愣的看着一个身影将自己使劲的推倒在地,然后却自己倒下了,像一座坍塌的庙宇。

    “发生了什么?”她失神的喃喃道。

    “怎么可能!”黑利“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面色巨变,一副看到天塌下来的样子。

    就是现在!

    锦森脚下生风,大掌一挥,推开了花园里种下的玫瑰花和白山茶,向着那道白色的身影,飞扑而去。

    终于赶上了。

    他专心致志,将精力全部集中在了眼睛上,枪口跟随着郑夕晨一起缓慢的移动。

    但郑夕晨却觉得,她好像看见了一个倔强着,不认输的小男孩儿,在黑暗肮脏的街道上,抬起了他那沾着鲜血的稚嫩脸庞,在向她问道。

    一如从前。

    郑夕晨的眼泪不受控制的缓缓的流了下来,划过了她如玉的面庞,艳红的嘴角,流进了洁白的婚纱中。

    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认识这个人的。

    但是在哪里见过呢?

    郑夕晨皱眉,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按上了太阳穴,使劲的按压着。

    快想起来,快想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锦森看着郑夕晨按头的样子,温柔的笑了笑,像是看不够那样的,眼神似乎想要永远停滞在郑夕晨的身上。

    不够啊,不够啊,明明是想要多看这个女孩儿一眼的,是想看她完成自己的婚礼的。

    是想看她一脸幸福的拿着捧花,牵着心爱之人的手,走向牧师,然后在大家温柔的注视下,完成那圣洁的誓言。

    他在下面,坐在一群听众中间,亦是温柔的看着她。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浑身是血的狼狈的倒在地上。

    他好不容易看见自己喜欢的女孩儿,怎么能如此的狼狈?

    可是没有力气再起来了。

    黑利的狙击水平很好,那三颗子弹如果打在郑夕晨的身上,会将她的脑袋炸的粉碎,完全没有抢救的余地,而锦森比郑夕晨高一个半头,那三颗子弹便打到了他的心脏下方。

    像是中古世纪钉入吸血鬼身体的那三颗钉子一般,把锦森钉死在了代表死亡的十字架上。

    这个花园里光感很好,不同的花种在这里争相开放,蝴蝶与鸟儿也在花间徘徊着吮吸花的芬芳。

    如此美丽的景色,却是成了锦森的墓地。

    郑夕晨艰难的爬起身,去扶起锦森,眼泪像是散落的珍珠一般大滴大滴掉在了草地上,炸裂开来的时候像一朵开放的透明雪莲花。

    “我没事,你快起来”郑夕晨使劲的扯锦森的手臂,想要把他扶起来,却因为锦森一点儿力也使不上而失败告终,只能勉强将人翻过来而已。

    “真傻,你不要浪费力气在我身上了。”锦森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他的意识已经渐渐的消散,瞳孔也慢慢的扩散开来。

    郑夕晨是一个医护人员,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由的悲从心来,趴在锦森的身上低低的呜咽着。

    若是其他的伤还可以抢救,而这个人郑夕晨将人翻过来了才知道,这绝对已经不能再抢救了,但是心脏受损了该如何修复?

    现在的医疗技术绝没有高超到可以重新制造一个心脏的地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救我?我明明就不认识你啊”郑夕晨断断续续的边哽咽边说道。

    锦森其实是知道郑夕晨对自己没有印象的。

    在遇到郑夕晨之前,他就像是生活阴沟里的臭老鼠,人见人打,又像是那只生活在井底的青蛙,而郑夕晨的温柔像光一般照了下来,穿透了层层的黑暗。

    将他的世界就这样照亮了。

    而他像是贪恋温暖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一般,被这不属于他的光明深深的吸引着。

    即使郑夕晨不记得他,也没有关系的啊。

    你见过会记得照亮了一棵小草的太阳吗?

    这么多年以来,郑夕晨就像是他的小秘密,被他藏在心底,不停地发酵,酝酿着,最终在又见到郑夕晨的这一刻,心底的那写渴望全部炸开来了。

    当一个人得到的时候,他不会满足,只会渴望更多。

    他汲取着郑夕晨散发的光芒,并以此维持着自己奄奄一息的生机。

    但他也想要触碰他的太阳,即使下一秒便会灰飞烟灭,泯没于这茫茫世间。

    那又怎样呢?他甘之如饴啊。

    锦森慢慢的伸出手,想要摸摸郑夕晨的脸颊,却因为郑夕晨趴着,只能摸了摸她的头顶。

    “我叫,锦森。”

    郑夕晨低低的哭着,那种心酸与悲伤如同海浪一般源源不断,她感觉到头顶的温暖,忽的想起了刚刚锦森为她挡下子弹的身影。

    如此的英勇,就像是接近着火源的飞蛾一般义无反顾,又像是救公主于水火之中的手持巨剑的帅气王子。

    “嗯。”

    郑夕晨抬起脸,为了婚礼化的妆已经被哭花了,那样子像一个小花猫一般可爱,眼睛也一闪一闪的。

    锦森笑了笑,取下了自己胸口的小匣子,递给了郑夕晨。

    他不常笑,因此一笑起来,便像是一朵绽放的昙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乎与他的长相不符合,却又令人惊艳的移不开双眼。

    郑夕晨呆呆的接过了小匣子,缓缓的打开,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打开匣子的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

    像是打开一盒时光的珍宝。

    那是一颗十几年前流行的水果糖,已经发硬,发黑的,碎裂的糖果被包裹在一张五彩缤纷的彩纸中,阳光照在上面也无法为它带来一丝暖意。

    它来自很久以前的黑暗。

    她恍惚间,听见锦森带着笑意的声音说,“你的眼睛里面有星星,很美。”

    锦森很久之前,久到他都记不得了,就想和郑夕晨说这句话了。

    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星星?”郑夕晨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迷茫,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她还记得,以前也有一个人对她这样说过。

    是谁呢?好像----忘记了。

    记忆的大门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坚冰,郑夕晨不愿去触碰那段黑色的时光。

    继母的虐待,哥哥的排挤,父亲的无动于衷-----她不愿意去想,可是,她总觉得若是不去想,她会忘记一些珍贵的东西。

    锦森注视着郑夕晨纠结的模样,终于有机会缓缓的抚摸她带着鲜血的柔软脸颊。

    “若是想不起,不要想了。”

    即使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也没有关系的。

    “你要幸福啊”锦森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他缓缓的开口说着,眼睛慢慢的合上了,因此并不知道自己并没有发出声音。

    郑夕晨悲哀的闭了闭眼,为这个看似冷酷如铁,实际却很温柔的男子慢慢的念了一段颂词。

    望你以后不要再颠沛流离,忧伤苦恼,四海为家,愿你以后能找到幸福--------

    香软的风吹过锦森慢慢僵硬的身体,花香围绕着他。

    郑夕晨哭着笑了笑,轻轻的说道:“这里很美,作为墓地并不失格,锦森,希望你以后能去到天堂。”

    说罢,腹中难以忍受的疼痛有席卷而来,郑夕晨缓缓的倒在地上,倒在了锦森的身边。

    晴川历历,芳草萋萋。

    那洁白的婚纱上,大片大片的血迹在上面慢慢的蔓延开来,像一朵清纯的白莲的开放,渐渐染上了妖异的色彩。

    那夺目绚丽的场景既血腥,又令人感到一种绝美。

    郑夕晨即使是被挡住了一部分的伤害,仍然被波及到了,她只觉得腹痛无比,好似被刺了一刀,又与那种痛不同,更像是被一个机械一般的东西刮到了一般。

    可是为什么她感觉这个人没有恶意。

    甚至很友好。

    锦森眼前一片黑暗,混沌之后,终于隐隐约约透出了一丝光来,他艰难的撑起了身体,看向了那个他幻想了半生的影子。

    郑夕晨好看的脸庞上也溅上了几滴血迹,花了很多时间才做好的顺滑头发此时被地上的枝桠刮得散落了下来,变得凌乱,但她的眼睛里仍然十分的清亮,黑色的瞳仁仿佛是浸在水中,清

    凌凌的,嫣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贝壳般的牙齿。

    是她的哥哥来破坏了吗,还是来破坏婚礼的人,亦或是权夜的仇人?

    子弹在身体中爆炸开来,将锦森的身体炸出一个血洞,弹开的弹片形成的物理伤害仍然波及到了郑夕晨。

    “你,没事吧?”

    面前的男子倒在地上,艰难的撑起了身体,沐着温软的光,在这充满了花香的园子里,微笑着问她没事吧。

    黑利舔了舔唇,饶有兴味的紧紧盯着子弹飞去的方向,想要看到郑夕晨的鲜血炸开漫天血雨。

    然而事实却并未像他想象的那样。

    黑利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三颗子弹出膛,穿破凌厉的风墙,带着闪耀的火焰,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向花园方向飞驶而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黑影猛的扑了上来,将郑夕晨扑倒在了地上。

    像是一道绚丽的闪电一般,在他的背后炸开了一阵血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