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6章:与死神的赛跑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黑利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一阵,然后声音又响起。

    “说。”

    黑利这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似乎不太靠谱,但其实他一旦做起事来,便会极为认真,这是他多年以来和黑利搭档的结论。

    手下坐的位置靠着窗,侧面对着窗口,大约离锦森有三米的距离,只要足够快,阻止他按下按钮不是问题。

    但现在,黑利却背叛了他。

    锦森收敛起心里的失望,继续打起精神来看手下与黑利要做什么。

    所幸的是,手下因为生性谨慎,害怕失手,一直没有打开盖子,这让锦森松了一口气。

    锦森更加的迷糊,听黑利的意思,就像是他对不起黑利一样,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头儿,你得快点儿做决定了,离行动只有3分半钟了。”

    “就这样吧,只要3分半后林子峰失败了,你就马上动手,明白?”

    手下脸上带着凝重而悲哀的笑容,语气却十分的轻松,“明白,头儿,既然现在你的狙击已经没有用了,不如你就先撤了,至于我,就当是报您当年的救命之恩了。”

    “不行,你知道我不可能丢下搭档。”黑利想都不想,直接否决了。

    手下摇摇头,笑了,“不,头儿,只要这次行动成功了,您的搭档,就是锦森了。”

    “住嘴!我的确喜欢他,可是我黑利自认为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也决不卖友求荣,不准再提!”

    黑利说罢,也不等手下开口,就直接挂了dian hua。

    但这一段不长的对话像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炸得锦森心绪波动,震惊万分。

    一切的一切,所以的疑惑,都解开了。

    为什么黑利对他没有恶意,却要伤害郑夕晨;为什么黑利会提着一个琴盒;为什么黑利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奇怪

    黑利为他做了这么多事,要说锦森心里没有触动,都是假的,但是他却不敢苟同。

    锦森的眼神从颤抖波动到渐渐坚定。

    无论如何,要先把郑夕晨救下来。

    最佳的狙击地点应该是东面的大楼,黑利现在已经到了,不用再担心会被他发现。

    锦森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机会。

    等到黑利挂了dian hua,手下脸上布满阴云,他抬头恹恹的看向屏幕,突然做出一个惊喜的表情,正想去拿那个通话的仪器,却见此时,一道凌厉的黑影破窗而入。

    那道影子实在太快,像是一阵轻快的风一样飘进来,却有着钢铁般的杀伤力。

    手下只看得见有人,却不知道是谁,他的大脑立刻做出反应,继续去抓那个仪器,只要按下了按钮,黑利接通了dian hua,就能马上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

    零点一秒,只要多给他零点一秒,手下惊恐的表情定格在了脸上,抬起的手慢慢放下了,再也没有拿起来的机会。

    手下不甘的看着来人,“锦森你,你”

    还未来的及说完,那把插进他胸口的 shou被它的主人利落的抽了出来。

    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他的胸口蔓延了出来,滴在了电脑上,一滴一滴,砸在桌面上时,像一朵破碎的花朵。

    锦森面色冷漠的擦了擦 shou,看向了显示屏,很快便在偌大的会场找到了郑夕晨。

    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刚刚手下会那么惊喜,因为郑夕晨居然真的跟着林子峰出去了!

    危险了!

    锦森咬咬牙,顺手将炸弹引爆器捏爆,然后转身,利落的飞下了窗口,飞速的赶往会场。

    希望能来得及,只希望郑夕晨和林子峰速度慢一点,再慢一点。

    夕晨,等我!

    化妆室中,林子峰和郑夕晨继续僵持着。

    最后,郑夕晨郁闷的说道:“你快走吧,别继续在这儿待着,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是真的后悔了,之前只想着这林子峰可能真心悔过,让他来参加婚礼也没什么,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另有隐情。

    林子峰低下头,眼珠子飞快的转动着,突然灵光一闪。

    他有些悲伤的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衬着他脸上的那份惨状,倒真有几分可怜。

    “夕晨,我刚刚不是不想说,也不是没事找事,就是这事儿吧,有些难说出口。”

    郑夕晨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便耐着性子问道:“到底有什么事,赶紧说吧,不然我真的会把你赶出去。”

    “是这样的,你的妈妈和哥哥来了,现在吵着闹着要见你呢,我刚刚看见了,觉得吧,这样不太好,万一要是把事情闹大了,权夜还不被人戳脊梁骨啊,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把他们叫去了花园,他们说叫我马上把你带过去,不然他们就要大闹一场!”

    林子峰心中有了底,说话也大声起来。

    他是知道郑夕晨的母亲和哥哥的,对郑夕晨那叫一个不好,现在这样说,郑夕晨一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肯定会去见他们。

    郑夕晨也的确如他所想,神情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她皱眉思索了几秒,突然问道:“可是我并没有邀请他们啊,他们怎么进来的?”

    林子峰被这个问题吓得冷汗直冒,但他还是撑起了一个笑容,说道:“或许是权夜请他们来的吧,这我不太清楚。”

    现在又没办法问权夜,郑夕晨也就相信了这个说法,因为害怕她的继母真的将事情闹大,她提起裙子就往花园走去。

    林子峰松了一口气,抬手看了看表,还有一分半的时间,希望郑夕晨快一点!

    他本想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想起黑利的话,还是咬咬牙追了上去。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像是细沙一般的流逝着。

    锦森血管差点因为急速而炸裂,表情也变得越发的狰狞。

    他的心中一分一秒的倒数着:60,59,58

    这是一场与死亡的赛跑,一旦输了,失去的不是赌资,而是性命!

    黑利心中也是思绪万千,他即使再怎么喜欢锦森,也不会抛弃自己的伙伴。

    他静静的潜伏在黑暗之中,心中的时间沙漏不断倒数着,锐利的双眼通过八倍镜,死死的盯住花园的入口。

    像一只蛰伏的黑豹,只等他的猎物一出现,就将她毫不留情的绞杀。

    约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只剩下十五秒。

    黑利仍然有耐心的等着,一旦十五秒之后,郑夕晨没有出现,他便马上撤退。

    花园处依然阳光灿烂,许多空运的鲜花在阳光下还娇艳欲滴,上面的水滴将阳光折射出彩色的美轮美奂的光芒。

    时间的间隔在注意力的集中下,似乎变得极为缓慢。

    此时,时间只剩下三秒。

    三秒能够做什么?

    甚至不够一个微笑的时间。

    然而在这三秒内,郑夕晨和林子峰在最后一秒的倒数中到了花园之中。

    黑利眼神一凛,2,1!

    爆炸!

    然而,在八倍镜的显示下,郑夕晨仍然提着裙子在四处查看着,像一只美丽的白色蝴蝶。

    黑利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

    他想过很多情况,例如林子峰没有将郑夕晨带出来;亦或是爆炸的威力太小,并没有把人炸死。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况。

    此时,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秒。

    黑利眼神一凛,马上拨号给了手下,然而三次响声之后,并没有人说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利咬紧牙关,不管那么多了,至少郑夕晨必须死!

    什么叫为了自己?

    难道不是黑利背叛了他吗,现在这样说又有什么意思。

    锦森咬咬牙,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上了当。

    “如果郑夕晨真的不肯去花园的话,那么……就在这儿动手吧!”黑利狠狠地挤出一句话来,即使看不见他的神色,也能大概想象到他现在咬牙切齿的模样。

    手下大惊失色,纵然是他刚刚也这样想过,可是并不代表黑利和想法也会和他一样。

    手下激动的说道:“头儿,你可千万不能这样想啊,为了一个小小的郑夕晨,就要丢掉自己的性命,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为了郑夕晨不值得,但是为了锦森值得。”

    黑利自嘲般的语气让窗外的锦森心头一紧。

    手下紧皱着眉头,给黑利大概解释了一下状况,“郑夕晨好像拒绝了林子峰,如果她不能到花园去的话,我们动手就会比较危险了。”

    “头儿,是这样的,林子峰那边出了点儿状况,现在局势对我们来说很不利。”

    “头儿唉,锦森他都不知道,何必呢,说不定,他还会怨你。”

    “那又有什么关系?”黑利的语气轻松至极,但细听之下,却有一丝疲惫,“怨我就让他怨吧,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滴滴滴——

    几声滴滴之后,仪器响起了一阵电流声,然后手下调试了一番,问道:“头儿,你到了吗?”

    但现在,他要确定一件事情。

    只见手下一边紧盯着郑夕晨和林子峰的动向,一边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种仪器,按下了一个按钮。

    那边传来了黑利懒散的声音,“嗯,什么事儿!”

    即使黑利的声音听起来懒散,锦森也丝毫不怀疑他现在的状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