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4章:揭开阴谋的序幕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她的样子本就生的好看,现在羞涩而快乐的笑容更是看得人晃神,眼睫毛像一只欢快的蝴蝶一样,开心的飞上飞下。

    权夜也像是被她感染了,面上的冷漠渐渐散去,余下一丝温和。

    权夜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不过并不明显。

    权夜的脚步停在了门口,便转身看着郑夕晨。

    郑夕晨咧嘴笑了笑,小跑进了化妆间。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了步伐,转过头,红着脸看向权夜,神色看起很是愉悦。

    权夜冷着脸,带着郑夕晨一路穿行,来到了新娘的专属化妆间,里面已经有几个女人在等候着他们了。

    “准备得怎么样了?”黑利兴奋的舔了舔嘴唇,目光阴沉,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郑夕晨的惨状了。

    手下噼里啪啦的敲了一阵键盘,几秒后,他面前的设备上显示出了一串很长的代码,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照在手下冷漠的脸上。

    看到那串代码,手下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好了!”

    “那我们出发吧。”黑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纳米炸弹必须要在有限的范围内引爆才会起效,不然便没有用了,于是黑利和手下马上出发,赶往婚礼现场的附近。

    黑利走出了黑暗的房间,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手下抱着自己的电脑,不解的问道:“头儿,你这是要干嘛?我们的快点儿了。”

    “当然是去看看我的宝贝儿啊。”黑利转头对着手下魅惑的一笑。

    手下被他笑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搓了搓手。

    他这不是嘴贱嘛。

    黑利来到锦森的门外,轻轻的拧开门把,往里看了看。

    锦森正在睡觉,平日里冷峻的容颜在睡着之后,多了一丝温和的意味在里面,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但即使是在这么安全的地方,他睡觉都是极为警惕的。

    他的姿势看起来放松,但黑利知道,如果他现在敢走到锦森的五米之内,他就会马上被锦森用shou qiang指着脑袋。

    这不是他乱说,而是和锦森一起这么多年的习惯。

    所以他并没有傻逼的走上前去看锦森,只是在门口看了一下锦森的情况。确定他没有醒来,就出门了。

    黑利关shang men,带着势在必行的笑,走出了大门。

    “锦森,好好睡一觉吧睡醒之后,你就会喜欢我了。”

    而在房间中,锦森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眸中没有刚睡醒时的迷乱,只有高涨的怒火和显而易见的失落。

    “黑利,你太让我失望了。”

    锦森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一直把黑利当成是重要的伙伴,为什么黑利会伤害他最重要的人,还是在她大婚的今天。

    锦森有些悲伤的起身,看走到窗边,看着离开的车,终于悲哀的确定了一件事情:黑利背叛了他。

    他虽然迟钝,对感情并不敏感,但是却能感受出来平日里黑利对他的关心和在意,一个人再怎么虚伪,他的眼神也是不会骗人的。

    黑利望向他的眼神里,有关心,也有焦虑,有其他,唯独没有恶意。

    如果黑利真的想要伤害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

    一个人怎么可能装得连眼神也那么的真实。

    锦森知道自己在感情上一窍不通,但他确信,自己试不会看错的。

    正因如此,他才会这么疑惑。

    为什么黑利要背叛他?

    为什么黑利要伤害郑夕晨,而不是他?

    锦森不知道,但他知道一点,那就是,若是他想知道da an,就必须去婚礼的现场。

    这样想着,锦森的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虽然几率实在不大,但若是这只是一个误会,他自会去向黑利道歉;若是黑利背叛了他,他也定然不会放过他。

    但他要知道,为什么黑利要这样做。

    郑夕晨和黑利都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他不愿意相信。

    锦森打开了暗门,别上了a国的特制器械,然后穿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

    镜中的人高大帅气,周身萦绕着冷漠的气场,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更像是一个家境优越的成功人士。

    准备好了之后,锦森拿着婚礼请帖,开车追踪着黑利的脚步,前往了婚礼现场。

    他就要去保护他的公主了,可不能穿得不讲究。

    在婚礼的场外,徘徊着一个犹豫不决的身影。

    林子峰身穿一件黑色西装,头发在整理了一番之后,终于还原了之前的几分帅气,只是他憔悴的脸色透露出了他的真实情况。

    虽然他打扮得还算得体,但是还是遮不住他的憔悴。

    没了女朋友,又丢了工作,生命还受到了威胁,换谁都会睡不着觉,吃不下饭。

    明明想着一定要在今天结束这一切,然后远走高飞,但是现在,他却有了一丝怯懦。

    万一黑利不遵守诺言怎么办,万一被权夜抓住了怎么办,万一误伤了自己怎么办?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脑子里回响着,像是一团理不出思绪来的线头,一团乱麻,让林子峰心烦意乱。

    林子峰焦急的来回走着,几圈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着牙,迈步走向了会场。

    算了,就算他林子峰今天死在这里,也不会让权夜好过的!

    他这样想着,便如同去炸碉堡的敢死队一样冲了进去。

    然而他却被拦住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帖。”场外站着的一身黑西装的保安怀疑的看着他。

    林子峰若是还是之前白领的模样,保安也不会起疑心,但是他现在周身都萦绕着一股子失败者的气息,脸上还包着纱布,神情又非常的憔悴,简直让人不得不怀疑他别有用心。

    “你这是什么语气!”

    经历了一番挫折之后,林子峰并没有变得更加的坚强,反而他低廉的自尊心越来越强。

    他觉得保安的语气就像是他没有资格进入会场一样,他是个垃圾。

    这样的认识让他眼中染上了一丝不理智。

    保安其实比较冤枉,他只是看这个人比较可疑,叫他出示一下证件而已,哪里知道林子峰的反应会这么大。

    他皱了皱眉,有重复了一遍,“先生,请出示您的请帖。”

    但林子峰又怎么会听,他阴阳怪气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没资格进去吗?”

    保安有些懵逼,他明明很礼貌的啊,只是这个人的脸上伤成这样,任谁都会怀疑的啊。

    于是他只能无奈的解释道:“先生,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请您出示请帖,否则我就要赶人了。”

    林子峰虽然不理智,想要找事,但他很快就察觉到,他刚刚那一声喊叫,已经把周围的保安都聚集了过来。

    他顿时气焰一消,生怕自己又会挨打,飞快的掏出了请帖,丢在了保安的胸口上。

    保安有些不爽的打开了请帖,惊讶的发现这请帖居然真的,只好无奈的放他进去。

    可惜了,如果是假的,他还想打这个小子一顿呢。

    林子峰被保安看得背后一凉,连忙进去了。

    但经过刚刚的事情,周围的一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

    特别是一些骄傲的世家xiao jie,在看到他居然进入了会场之后,连忙站的远远的,生怕他想痴汉一样做出一些事情来。

    林子峰当然也察觉了这种气氛,感觉像是被人扒光了扔在路旁一样,脸色涨得通红,一般是被气的,一般是被羞的。

    本来林子峰打扮得也算得体,他身上这件西装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了,但是即使是这样,他穿的一身衣服,还比不得那些成功人士,或者是富家子弟们身上的一根领带。

    人比人得死,他在自己的圈子中的炫耀资本,不过是与在场的人形成对比罢了。

    这让他十分难堪,连忙逃也般的离开了大厅。

    厕所中,林子峰恨恨的看着镜子,神色狰狞凶恶得像是一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权夜很得意吧,他马上就要结婚了,现在应该在和那些商圈的高层们谈笑风生,而自己,却要惹人笑话,只能在这个小小的厕所里躲着,不敢出去。

    “你们为什么要逼我我不想这样的。”

    他喃喃自语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去四处看看,突然,一阵铃声在安静的厕所里响了起来。

    林子峰顿时做出了警惕的姿势,疑神疑鬼的往四处看了看,最后才记起来是自己手机的短信铃声。

    他疑惑的掏出了手机查看,谁会在这个时候给他发短信?

    只见闪着光亮的屏幕上有一行小字:

    二十分钟后把郑夕晨引到花园,不然引爆炸弹。

    林子峰眼神一凛,是黑利!

    “这个混蛋!”

    林子峰气得直咬牙,但是他又不能违抗黑利的命令,他不傻,自然知道黑利不可能只在他的身上动一处手脚,自己要是没有做到,恐怕黑利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到时除非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不然肯定会被炸成一堆碎肉,鲜血漫天。

    “二十分钟,那就是在婚礼开始前半个小时了。”林子峰算了下时间。

    就让他在今天把他的噩梦结束吧。

    权夜你给我等着。

    林子峰阴毒的笑了起来,神色阴沉,再也不复当年的阳光。

    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变成了水沟里谁都不会想看一眼的臭虫,生活在阳光找不到的黑暗角落里瑟瑟发抖,偏偏有着苍鹰的野心,注定了他的悲剧收场。

    黑利此时已经到了他提前踩好点的地方了,就是里婚礼现场很近的一栋挨着的大楼。

    在这里动手,正好可以引爆炸弹,而且若是引爆过程出了什么问题,黑利也能马上补一枪,了结郑夕晨的一生。

    “jian kong入侵成功没有?”黑利看着旁边的楼,冷静的问道。

    “马上,好了。”手下手速飞快的入侵了旁边的系统,找到了jian kong。

    “郑夕晨现在在哪儿。”

    手下点开大图,认真的查看了一下,回答道:“在化妆呢。”

    黑利走上前来,看着屏幕里郑夕晨和周围几个女人其乐融融的气氛,冷笑一声。

    “就让你再开心这一会儿吧。”

    手下敬业的听着自家的头儿嘲讽郑夕晨,履行着沉默是金的原则。

    黑利不再看是屏幕,对手下交代道:“你在这儿看着,等会儿到点了把郑夕晨在的地方发给林子峰,然后找准时机引爆炸弹。哦,对了,也把权夜盯紧了,要是林子峰被权夜撞上了,我们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没问题。”手下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行,我先去找个狙击点,希望林子峰争气一点儿,不要让我亲自动手。”说罢,黑利转身离去。

    锦森紧随着黑利两人来到了楼上,他查看了一下仪器,马上去找到了两人的位置。

    组织里的人身上都装有定位器,是组织害怕被背叛而留下的后手。

    因为锦森能力出众,这几年离开黑利后,在组织里拥有了不小的收获,这个定位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没有告诉黑利是觉得没有必要,而现在,他十分的庆幸自己没有告诉黑利。

    他缓缓开口,就算郑夕晨已经听不见了,“好,我来接你。”

    说罢,转身离去。

    而郑夕晨则靠在关闭的门板上,平复自己跳的飞快的心脏。

    郑夕晨也知道权夜的性子冷漠,回她这一个嗯字已经不容易了,因此并没有伤心,反而更开心了。

    这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天,她的婚礼!

    “我等你来接我。”

    郑夕晨说罢,脸已经涨得通红,连忙跑进去关上了门。

    权夜注视着她跑进去,心仿佛被包裹在一团柔软的云朵中,暖洋洋的。

    “嗯。”

    “权夜,等会儿我就是你的新娘了啊。”

    她脸红的不行,脸上的笑容仿佛一束阳光一般照亮了房间。

    此时,另一边,黑利和他的手下也开始行动了。

    本以为权夜会说她两句,结果权夜只是看了她一会儿,淡淡的说道:“快去准备吧。”

    郑夕晨乖巧的点了点头,“你也去准备吗?”

    郑夕晨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也染上了一丝红晕。

    又不是她去惹事的,是那些人来找她麻烦啊。

    “嗯。”

    “权夜,刚刚谢谢你。”郑夕晨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瞄了他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