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3:水淹龙王庙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好啦好啦,你去吧,妈妈一个人可以的。”

    郑夕晨捂着嘴,看着权果一副正经模样离开之后,嘴角不由带着一抹笑意,一步一步走向了那一幢小楼之中,殊不知里面早就有人等了她许久了。

    而这一切,才下车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打扮自己的郑夕晨完全不知道。

    她们凝视着自己手中的化妆品,一时之间竟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简简单单梳理了一番自己有些许凌乱的发丝,在权果的小手牵持下一步一步走到了门口。

    “妈妈,我先走咯,爸爸跟我说过,只需要把你带到换衣服的地方就是了,里面全都是女孩子,果果是男孩,不可以进去的。”

    被红裙女人那么一说,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自己手中正在忙的事情。

    “就算是脸,还不化妆,你以为自己装清纯就了不起了吗?不就是装清纯吗?谁不会啊?!”

    听着女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郑夕晨眼眸忽的一黯。

    她本不想招惹是非,可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要找她的麻烦?

    是,她也觉得自己配不上权夜那般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但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份情感,她就是想要告诉他,她喜欢他。

    郑夕晨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将心中的那一丝仅存的疑虑都挥散而开来。

    只见她胸脯上下一阵浮动之后,眼眸中竟射出一抹坚毅的神色来:“一,我并没有以为自己是将来集团的老板娘,我只知道,我是权夜的新娘。”

    “你!”

    红裙女人脸上的粉被郑夕晨这一句话呛得有些许浮起,看上去甚至有些恐怖。

    然而还不等她说完,郑夕晨便接着说道:“二!我并没有装清纯,我也觉得清纯这种东西没有必要去装,我只是在做自己,而且如果你们觉得装清纯很好玩的话,那你们随意,我并没有阻止你们。”

    “你!你这个女人仗着自己现在即将成为权夜的新娘,很高兴是吧?长胆了是吧?!”

    红裙女人惊声大叫着,俨然一副眉目可憎的样子,看上去宛如一个可怕的老妖婆。

    她一把揪住郑夕晨的衣领,整张脸都凑到了郑夕晨的面前,怪异地笑了笑:“呵呵,你就高兴吧你!我告诉你,权夜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女人知道吗?他是那么的优秀!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女人?!”

    红裙女人话音刚落,门口便出现了一抹甚是亮丽的身影,冷着脸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咦?那不是张晓蓉吗?她怎么也来了?”

    “听说之前还一直吵着要嫁给权夜的女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脸来?”

    红裙女人自然也是听见了自己伙伴的议论声,不由将自己的视线从郑夕晨的身上移到了郑夕晨身后的张晓蓉身上。

    她的眼眸在看见张晓蓉的那一刻忽的亮了起来。

    郑夕晨是离她那么近,甚至都能看见其中的那一丝贪婪。

    “张晓蓉!你居然也会来?”

    然而面对红裙女人的呼唤,张晓蓉只不过是微微抬了抬眉眼,随即就像是没有看见似的,直接从她们的身边绕了过去。

    见自己被张晓蓉那般的无视,红裙女人的心中很是不平。

    她一把甩开郑夕晨的衣领,径直地走到了张晓蓉的面前,挡住了张晓蓉想要离开的路。

    “张晓蓉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那个抢了你男人的女人就站在你的面前啊,你难道就不想对她做什么吗?”

    红裙女人并不死心,她就不信张晓蓉真的对郑夕晨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张晓蓉微微抬了抬眉眼,将视线落在被女人们围住,有些许狼狈的郑夕晨,眼底一点寒芒忽闪。

    她怎么可能不对郑夕晨有想法?她甚至都巴不得郑夕晨现在就死在这群愚蠢的女人的手上最好。

    但是她就算心里是这么想的,她也不能将这些表现出来。

    她必须要表现出一副好人模样,为了给权夜留下一个好印象,让他知道,他结婚对于她来说,那是多么庞大的伤害。

    “无所谓。”张晓蓉瞥了一眼郑夕晨后便将视线重新收回,好似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似的,冷哼道:“你们要想要怎么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快让开,你挡着我了。”

    对,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你们把郑夕晨搞死了,也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我让你们这么做的不是吗?

    得到张晓蓉的da an之后,红裙女人满是眉粉的眉毛紧皱,银牙紧咬之间狠狠瞪了张晓蓉一眼。

    就算心底有很多怨气,她也还是不能说什么,张晓蓉的身份在那里摆着的呢,而她自己,却也只不过是一个还需要靠男人才能养活自己的qing ren罢了。

    “呵,也亏得你这个大xiao jie居然能够咽的下这口气。”红裙女人冷哼道,“那可是一个实习医生啊,和你尊贵的身份地位比起来,她都能够得到权夜的青睐,而你呢?”

    “在权夜的身边呆了那么久,有什么用?”

    “你!”张晓蓉被红裙女人的话挑衅地脸一阵通红,她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

    正要将自己心底的怒气发到郑夕晨的身上,然而等到张晓蓉一转头,口中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看见门口不知何时便站了一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影。

    她缓缓地闭上了嘴,眼底一阵焦虑。

    “不、不是的,权夜,这都跟我没关系啊!都是她们自己要对郑夕晨动手的!”

    然而无论她如何地想要解释,权夜的眼神根本就没有落在她身上哪怕一下。

    只见权夜冷着脸,一把走进那些女人的包围圈,将郑夕晨圈在了怀中。

    他狭长的凤眼之中好似要溢出令人难以抵挡的寒意来,就连这大厅之中的空气都变得下降了好几分。

    郑夕晨抬起头来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来的权夜,心底的蠢蠢欲动难以抑制地开始骚动起来。

    为什么他会来这里?为什么,他总是能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一见权夜出现,那些女人都闭上了她们七嘴八舌的嘴,甚至就连那红裙女人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额间溢满了冷汗。

    “滚。”

    权夜薄唇轻启,将郑夕晨护的死死地。

    他凤目微扫,唇齿之间吐露而出的只有那一阵阵的冰寒之意。

    “权夜,我……”

    张晓蓉还想要解释什么,却被权夜一记冷眼硬生生憋了回去,只能暗恨着郑夕晨,跟着那些女人一起走了出去。

    见那些烦人的苍蝇都已经离开,权夜这才拉过怀中人儿的小手,冷冷的说道:“跟我走。”

    她虽然不理解,但是好歹也不傻。

    看来,她们已经等了她很久了啊。

    “嚯,你居然还敢承认?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而已,居然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未来集团的老板娘了不成?!”

    “请问……你们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权夜的新娘吗?”

    站在那群人最中间的红裙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郑夕晨,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冷笑来。

    “嗯……是。”

    郑夕晨环视了四周,由于这里被作为女性换衣服的小楼,所以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而站在自己身前的这几个人,明显就是已经打扮好了从换装间里出来的。

    一跨进小楼的门,郑夕晨便被那三四个女人围在了最中间,一时间不由一愣,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权果眨巴着大大的眼,正着一张小脸很是严肃的样子,看上去竟有些许的滑稽小大人的姿态,看得郑夕晨忍不住一直捂嘴笑着。

    一听郑夕晨回应了那些红裙女人的“后援团”们立马便开始不淡定了起来,一个个皆怒目瞪着郑夕晨,上下打量着郑夕晨这一身看上去只能说是随随便便穿上的衣服,脸上一阵鄙夷之色。

    “就是。我看你也就那张脸勉勉强强看得过去而已。”

    红裙女人好似还觉得自己说的话还不够激起她们内心的蠢蠢欲动,红唇轻启间,很是轻描淡写的将这一句重磅炸弹投入到了那些人的耳中!

    虽然权夜结婚的对象是一个实习医生的事情娱乐新闻已经报道过了,不过她们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忙着去吊男人了,哪里会关心这些?

    是啊,那些男人就算再好,能够权夜好吗?别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而且还一跃而起成了这城市之中的商业巨头,没有借住丝毫来自父母的帮助,这样的一个金龟婿,若是被一个还不如她们的女人抢了去,那她们的心中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听说……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小医院里面的小实习医生而已……”

    要不是因为权夜结婚的日子几乎闹得全城都知道的话,她们恐怕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一个男人的怀抱之中醉生梦死呢。

    现在知道原来权夜的那神秘的新娘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她们心底的嫉妒心开始肆意地疯长,眼眸中皆燃起了簇簇的焰火,像是要将她们的人都吞噬而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