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22章:未知的危机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一听都要十点了,郑夕晨原本还晕晕乎乎的大脑瞬间炸开了一般,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整个大宅之中便接二连三地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连整个家宅都仿佛在迎合着郑夕晨急促的脚步声不住地抖动着。

    “果果,现在几点了?!”

    “妈妈妈妈起床啦!!!”

    “哼!你还知道起床啊!现在都快十点了!”

    权果嘟着嘴,很是气愤的样子。

    清晨,一抹刺眼的橙芒自窗帘缝隙只见洒下,将郑夕晨姣好甜美的睡颜称得犹若婴孩一般稚嫩。

    “我为什么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你们去不就行了吗?!”

    “晓蓉!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爸爸妈妈让你去自然有你去的道理,你现在这样是想要怎样?!”

    张晓蓉的妈妈黛眉紧皱,一边梳理着她丈夫的装束,一边教训着还像个小女生一样不懂事的张晓蓉。

    “可是!可是!”

    张晓蓉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自己的父亲严厉地打断了来。

    “可是可是,可是什么可是?!有什么好可是的?你妈难道还说错了吗?!”他理了理领口处有些许歪斜的领带,很是肃穆地对张晓蓉说道:“再说了,你妈和我都有事情要办,你去又怎么了?!”

    “本来权夜就对你的印象不怎么好了,现在他和那个什么郑夕晨的婚礼你都还不去,你还想要权夜怎么贬低你才甘心?!”

    张晓蓉愣了愣,紧抿着一口的樱唇,漆黑的眼底满是不甘和委屈。

    见她这幅模样,为人父母的也不好继续再说她些什么,只是张父的脸上却还是充斥着一抹对自己这个女儿的鄙夷。

    “可是……他娶得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去?”

    张晓蓉紧咬着下唇,眼底满是不愿。

    她的脚下就好似灌了铅一般,根本就无法挪动分毫。

    “你!你是不是还想要关禁闭?!你就不能成熟一点吗?!”

    张父忽的暴起,一根根青筋攀援在他的额间,看上去甚是可怖。

    张母深知自己丈夫的脾气,轻叹了口气,轻柔地对张晓蓉说道:“好了快去吧……好好打扮一下,给权夜一个好印象也是不错的是吧?”

    见张晓蓉依旧无动于衷,张母顿了顿,眉眼之中满是复杂:“你要知道,现在结婚又不代表一切对不对?有在一起的,就会有分开的,有结婚的,不一定以后就能一直走下去……你,应该懂的吧?”

    被母亲这般一点,张晓蓉的眼中忽的放射出一抹亮闪的光芒来。

    是啊,结婚,不也有离婚吗?

    她就不信,她和权夜认识了那么久了,权夜就真的一点儿情谊都不讲,就真的那么讨厌她。

    再说了,权夜真正喜欢的人,又不是郑夕晨那个老土的底层女人,他喜欢的一直都是颜怡啊!

    像现在那般没有爱情的婚姻,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他们迟早都是要分开的,到时候,权夜就会看见她的影子,他的心里迟早也会有她的影子的。

    一想到这儿,张晓蓉心中一直哽咽的大石终是落了下去,转过身去便对家里的管家说道:“来,把我的衣服全部都给我挑出来,我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权夜!”

    ……

    城市之中略微有些许偏僻的角落之中,却是失去了往日的平静恬淡。

    平日里空荡的毫无一人的街道上此时此刻却是停满了各种豪华奢侈的车辆,甚至还有不少的偶像甚至名人都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地方,一个个皆面带笑容,手中拿着精致的殷红喜帖,满面春风。

    “想不到我们的权总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啊!想当初我第一次和你合作的时候,你还是一个连女色都不愿意接近的年轻人呐!”

    “是啊是啊,业界里以前都还有些流言蜚语,在说你性取向的问题,现在看来啊,全是我们多虑了!”

    各界的大佬皆在权夜的婚礼场上相互盘喧着,更有甚者还在相互攀比到底是谁和权夜更熟。

    权夜听着他们的讨论,全程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好在所有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权夜这副清冷的样子,皆不在意地打着哈哈便过去了。

    “对了,听说权总的新娘子是一个与业界之中毫不沾边的人,还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

    h市的商业巨头之一的刘总抖了抖脸上的肥膘,笑嘻嘻地对权夜一阵寒暄道。

    其实不只是他,就连其他人都对权夜新娘子的身份很是有兴趣。

    娱乐新闻上报道过权夜的新娘将会是一位医院里的小小实习医生,但是毕竟只是娱乐新闻而已,娱乐新闻到底有多不值得相信,不少人的心中都有些数。

    所以皆想要从权夜本人的口中说出那个身份的da an。

    面对着所有人灼灼的目光,权夜狭长的眼眸微眯,薄唇轻启间吐露而出那一直萦绕在人们心底的那个da an。

    “对。”

    “嘶——”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个个皆开始期待起来,那能够成为权夜的新娘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子。

    然而即便如此,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权夜的承认。

    此时的会场厕所内,依旧有那三四位女人还在议论着权夜的那位“神秘”的新娘子。

    其中一位一身紧身绯红色短裙的女人扭动着她那蛇一般的腰线,凑近镜子,肆意舞动着唇间的那一只口红,似是要将那唇涂得通红才肯罢休。

    其他的女孩皆在镜子面前舞骚弄姿,时不时整理一番自己的短裙,想要将自己魅惑的那一面好好地展露在这一场婚礼中的其他ren mian前。

    要知道,来参加权夜婚礼的人,可不只是一些老头子,肯定还有一些那未来的富公子哥和一些大明星,到时候万一自己被瞧上了呢?

    “对了,你们有没有见过那新娘子啊?”

    红裙女人停下了自己手上继续涂着红唇的动作,迟疑了一番对其他的人问道。

    其他人皆是一愣,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你怎么了?难道还对那个新娘子感兴趣了吗?”

    “一个女人罢了,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勾搭到其他男人不就好了嘛?万一以后那个男人突然变得和权夜一样优秀了呢?那我们不就发达了?”

    听得小伙伴们的话语,红裙女人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她心底的好奇心与不甘依旧在她的心间不断地挠痒着。

    她也曾喜欢过权夜,甚至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害羞的初入社会的大学生。

    她喜欢了他那么久,向往了他那么久,现在,他却已经是别人的了。

    “可是……你们就不好奇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够吸引住权夜那般男人的眼球吗?”

    红裙女人攥紧了粉拳,红唇紧咬间,眼底一抹冷光bao she而出:“女孩儿们,难道你们就不想看看她吗?说不定……她根本就不配权夜的身份呢?你们不也是喜欢过权夜的人吗?你们能够容忍比自己还要差劲很多倍的女人去和权夜相拥?”

    他偷偷瞥了几眼郑夕晨,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道:“哼!都说了快些起床的,妈妈你怎么可以那么不急不慢的!”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已经起来了吗?”

    郑夕晨一边整理着有些许蓬松的发丝,一边苦笑着宽慰权果。

    今天可是她和权夜结婚的日子啊!她怎么可以睡过头?

    郑夕晨瞥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那不断跳动着的时间表就像她那一刻惴惴不安的心一般,不住地迅速跳动着。

    迅速打理好自己后,郑夕晨急冲冲地冲下了楼,坐上了权夜早就为她准备好的车内,气喘吁吁地对司机说道:“好了好了,快去吧,抓紧时间。”

    “郑xiao jie……您起的还真晚。”

    司机苦笑着笑了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权果更是嘟着嘴,一副气了好久的样子,看上去甚至有些许的滑稽。

    看着镜子中一脸乱糟糟的自己,郑夕晨的小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来。

    明明是郑夕晨和权夜结婚的日子,可是郑夕晨却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的模样,就算是他这个小孩子都看的有些替她心急。

    明明今天要结婚的人是她,怎么看权果的模样,倒像是他一些呢?

    与此同时的张家内,张晓蓉面色铁青地和自己的父母大眼瞪小眼,那一双杏目此时竟变得有些眉目可憎起来。

    郑夕晨小声地呢喃着,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旁权果那张满是阴霾的小脸,微微睁了睁眼,迷蒙地瞥了眼权果,随即又一次沉沉睡了过去。

    权果嘟着小嘴,气冲冲地走上前去,轻推了推郑夕晨的身子,“妈妈快起床啦!你要迟到了哦!”

    权果轻轻踮起脚尖,肥嘟嘟的小手攀附在玄关上,气呼呼地看着还在床上酣睡的郑夕晨,小脸气的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恩……再睡一会儿……”

    “嗯……嗯……嗯??!!”

    郑夕晨刷的一下坐起了身子,痴呆呆地望着窗外已然太阳当空照的刺眼晨光,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