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19章:婚宴倒计时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谁的单子?”锦森还是不相信。

    虽然黑利性格爱玩又爱冒险,但是他一般很少单独接单子的,以前的时候,黑利巴不得每次任务都和锦森一起做,现在他好不容易到了这里,黑利又怎么会不来找他。

    然而刚刚出门,便看见锦森冷漠的靠在门边,眼神锋利。

    毕竟他还是一个常年在刀尖舔血的人物,在上次的任务之前,他的任务完成率是百分之百,几乎是组织里的小头目了。

    锦森没有穿上衣,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小麦色的肌肤和完美的八块腹肌看起来十分的俊美,让黑利不由得眼神一暗。

    “黑利,最近你到底在忙些什么事情?”锦森冷冽的开口说道。

    黑利就算再怎么兴奋,再怎么想杀郑夕晨,心里也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他看黑利的态度很自然,心中已经没了什么怀疑,但还是保留了基本的戒心。

    殊不知,就是这一点坚持,让他守护住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珍宝。

    锦森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放空了思想,看着外面的天空,因为是在郊外,这里非常清静,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他拿起了手边的报纸,略带苦涩的看向了报纸的今日头条,慢慢的念了出来。

    “盛世婚礼—-权夜的低调未婚妻。”

    看着报纸上郑夕晨如同天使一般纯净的笑容,不禁想起了当初那个眼睛里面有星星的小女孩。

    “你要吃糖吗?”

    “不…谢谢。”

    “那,那我把糖给你,你想吃的时候再吃好吗?”

    从那天起,他就一直带着那颗糖果,明明从来没有吃过,但是他忍不住在想,一定很甜吧。

    锦森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小匣子,轻轻的打开。

    里面有一颗包着彩色糖纸的小糖果,很上去放了很久。

    糖果已经微微有些发黑了,甚至变形了,因为时间太久,在光照下都已经不在是半透明的质地,而是看起来完全不透光。

    这便是黑利急不可耐,一直想知道的,那个放在匣子里的东西。

    不管去哪儿执行任务,或是训练,他都带着这颗糖果,在小的时候,他饿得狠了,无数次都觉得自己会被饿死,想要把糖吃掉,但每次都只是紧紧的握住了匣子,不敢打开。

    现在,他终于可以打开这个匣子了,因为他已经遇到了当年那个闪闪发亮的女孩儿,而且—-她就要嫁人了。

    锦森突然温柔的笑开了。

    郑夕晨长大了的的模样,真美。

    他不嫉妒权夜,因为他已经拥有了当年那个小女孩儿,她永远在他的记忆里。

    锦森又将糖果放回了匣子里,重新带回脖子上,然后静静的看着窗外,不再动作。

    另一边,权夜带着郑夕晨来到了婚纱店。

    郑夕晨跟着权夜走下车,看着面前的店铺那高级的装潢,有些感慨的想着。

    以前路过这种店铺,她甚至不敢往里面看一眼,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因为那些裙子,礼服和婚纱,简直是太美了。

    有时她打完工,会往里偷偷的看一眼,遇到很好看的裙子,她也不能停留,因为她还要继续去下一个地方赶时间。

    而拥有这样一件衣服,是她完全不敢想的事情。

    “愣着干什么。”权夜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在外面傻傻站着的郑夕晨。

    郑夕晨这才像是回过神来了,赶紧小跑到权夜身边,歉意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权夜没说什么,继续带着她往前走去。

    以前都是在外面看,直到走进了店铺,郑夕晨才惊奇的发现,这家店里面的内部空间更大。

    梦幻和古典,怀旧与现代,科技与自然,许多种相悖的设计理念被巧妙的连接起来,又区分得非常的明确,不失高级感。

    即使是郑夕晨这样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敏感的人都会对此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带她去看礼服。”权夜对旁边跟着的经理说道。

    他显然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经理十分熟稔的对着店员打了一个招呼,让他去准备,然后叫了两个长相十分精致可爱的女孩子带郑夕晨去挑选礼服。

    “你们俩上点心,别得罪了贵人。”经理郑重的交代道。

    “好的好的。”两个女孩儿满口答应。

    “xiao jie,这边请。”其中一个比较矮的女生走在前面带路,领着郑夕晨去女装区挑选衣服。

    “好,好的。”郑夕晨有些害羞的捏着自己虽然整洁,但有些对于这里来说有些廉价的衣服,心中有些惶惶不安。

    这时她才真正的意识到了权夜的家境和自己的差距,顿时更加不确定了起来。

    较矮的女生说完,就在前面不快不慢的走了起来,另一个女生慢悠悠的跟在郑夕晨身后。

    高个儿女生嫌弃的看了郑夕晨那几百块钱的衣服一眼,低头小声的嘲讽着。

    “这人就是权总那个什么,低调的未婚妻吗?真是长得这么丑,不知道是怎么傍上了权总这棵大树,呵,穿的还没有我好呢。”

    虽然郑夕晨比她一起熬漂亮,但她自信的觉得郑夕晨就是个渣渣。

    而郑夕晨只顾着想权夜,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身后女生的嘀咕,其实要真注意到了,她可能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都说闲言碎语,众口铄金,但这些她经历得还少吗?

    “到了。”矮个儿女生站定了,很体贴的为郑夕晨掀开了水晶的帘子。

    郑夕晨对这个女生还蛮有好感的,因此也回了她一句:“谢谢。”然后走进了展厅,四处看着各种各样的礼服。

    趁这个功夫,高个儿女生赶紧走到矮个儿女生身边,向她说道:“诶,你说这个女的是怎么勾上权总的啊,不对,权总怎么会看上她呢?”

    说罢,她好像很不相信权夜省美观似的对郑夕晨投去了嫌弃的目光。

    矮个儿女生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她是知道自己的朋友一直对权总有意思,可是权总是她们这种人能高攀的到的吗?

    要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真的那么容易,还会有那么多人穷得不行吗?

    而且她这样说话不过大脑的,万一把这个客人得罪了,先不ti quan总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她的身份摆在那里,那可是权夜的未婚妻!

    要是权总知道了他的未婚妻在她们这儿受气了,面子上就过不去啊。

    而权夜的面子过不去,她们的生意便过不去,说不定还会因此丢掉工作。

    因此,她赶紧捂住高个儿女生的嘴,小声道:“够了,你少说点儿吧你,等会儿得罪了客人,我也救不了你!”

    高个儿女生撅了噘嘴,不耐烦的拍开了她的手道::“切,你看她那懦弱样,敢去告状吗?而且她这种姿色,权总身边那是一抓一大把的,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矮个儿女生头疼的扶着额,不知道该说她什么了,她这话说得就好像很了解权总一样。

    他也不想怀疑黑利,毕竟黑利也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好歹有些情分在,但是郑夕晨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锦森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渐渐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王少?锦森皱了皱眉,有些懊恼。

    他在京城的关系网并不发达,不然还可以找些蛛丝马迹,但如果黑利只是随便说了一个名字,他也没有办法查证。

    “看,你不认识吧?好啦,你赶紧做你自己的事儿去吧,我洗个澡。”黑利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那完美的腹肌一眼,然后强忍着心中的情绪将眼神收了回来。

    虽然舍不得他的小宝贝儿,但现在婚期将近,还是先稳住锦森,免得到时候没杀到郑夕晨,还与锦森生分了。

    “嗯。”锦森皱眉答道。

    “王少的,得了,说了你也不认识,你就别问了!”黑利随口说了一个名字,视线依旧在锦森身上上下欣赏着。

    “哦,这个啊,最近刚接了一个单子而已,怎么了,你也要一起做?”黑利状似不在意的说道,眼睛却直白的往锦森的腹肌看去。

    他绝对去婚礼现场,去那里保护郑夕晨,若是没有事情发生,他错怪了黑利,他一定会补偿他。

    但在婚礼之前,他无法放下对黑利的戒心。

    “我不会进场,到时我们租下一栋楼,你等到林子峰把郑夕晨引出来之后,找机会引爆炸弹,我带人找最佳狙击点,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狙击郑夕晨!”

    手下听到黑利这番话,悬在空中的心终于放下了,这才是他们为之效命的头目啊,要是黑利真的只身前往婚宴现场,那便不是他们效忠的那个人了。

    这些成功可不是靠着鲁莽赢来的。

    因此他是不会把自己置身险地的,就算再想成功,他始终记着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是,头儿!”

    两人制定完了计划,手下留在房间里继续jian kong林子峰的行动,黑利则是无聊的踱步出门,想要去练会儿拳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