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17章:水面下的暗潮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权夜哥哥,你要娶的人是我啊,是我,我才是你的新娘,我才是最适合你的新娘!”

    张晓蓉像是想起了什么,面上闪过一丝厌恶,自言自语的说着恶毒的话语:“这个女人,啊,就让她去死吧,谁让她奢望着要做你的新娘呢?”

    但现在张晓蓉早没有心情去管房间是不是整洁了,一些泡花茶用的老爷子专门叫人带回来的玻璃杯具都碎的像是水面上揉碎的金纸,散落着躺在地毯上。

    空气中,静寂在无声的酝酿发酵着,最终膨胀爆发。

    她抬起头对面的镜子,在明明暗暗的光线中,有一个金色复古风格的镜框,里面浮现出一张憔悴而阴毒的面庞。

    被汗水打湿的黑色长发像海藻一样贴在张晓蓉苍白无力的脸上,她没有化眼影,却涂上了大红色的口红,在她穿的白色长裙的衬托下越发显得妖艳无比。

    华丽的房间中,绣着手工刺绣的装饰图案的地毯上站着一个裸着双脚的颓废女人。

    张老爷子也找过医生来检查张晓蓉是怎么了,但医生进去就被打了一顿,最好只能浑身狼狈的出来告诉张老爷子说张晓蓉是得了妄想症,战战兢兢的帮张晓蓉开了几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的药,然后屁滚尿流的跑了。

    张老爷子没办法,只得勒令她不准出门。

    但以前她疯归疯,三餐都是要吃的。而现在,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了权夜要结婚了的消息,当即便急火攻心,昏了过去,等醒来就变成了这幅诡异的模样。

    既不吃饭也不睡觉,一个人不知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张老爷子知道后大发雷霆,虽然他现在不大喜欢张晓蓉,但她好歹也是张家的大xiao jie,怎么能为了一个男人就失魂落魄,不知所以。

    于是他立即派人严查了这件事情,终于知道了原因。

    原本张晓蓉天天呆在屋子里也不出门,按道理是不会知道外界的消息的原来是两个喜欢八卦的女仆,在走廊上聊天的时候被张晓蓉听到了。

    两个女仆吓得面无人色,以为按照张晓蓉的性子,一顿毒打是免不了了,没想到她却是直接晕了过去,把两人吓得够呛,还是战战兢兢的去找了张老爷子,又被惩罚了许久。

    书房中,张老爷子正在喝着茶询问自己的手下。

    “张晓蓉最近怎么样?”

    经过了之前的事,张老爷子虽然没有惩罚张晓蓉,心中却已经有了些隔阂,不再对张晓蓉那么的信任了。

    属下不敢欺骗张老爷子,只好照实回答道:“xiao jie还是不肯吃饭,下人一端饭进去就会被打倒,而且她还翻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来穿,说自己是……新娘。”

    “我真是之前把她宠的太好了,不然怎么会因为一个男人跟我大闹,还把自己搞成这样。”张老爷子目光一沉。

    看来,只要她还喜欢权夜,张晓蓉的疯病是很难好了,要是她一直这样,就算张老爷子在喜欢她,也不可能把张家交给她。

    但张家还是落在了外戚手里……张晓蓉可就没几天好日子过了。

    看来是时候替她找个未婚夫了,张老爷子心中思索着。

    好歹张晓蓉也是他养了这么些年的孙女儿了,他还是挺喜欢她的,在她不惹事的前提下。

    可惜了的是,原本张老爷子想着,权夜手中的权力太大了,张晓蓉的长相在京城里是数一数二的,权夜要是识趣,便与他们张家联姻,这样一来,京城就成了他权家和张家的天下。

    可惜这些人是个不争气的,完全没遗传到张老爷子的一分手段。

    她之前那些手段简直太幼稚了,不仅给人落下话柄,还被人抓住现行,搞得他脸上很不好看。

    张老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自然不会反对张晓蓉耍手段,但是张晓蓉的智商可能是被狗吃了,没一天是在线的。

    现在居然还为了权夜,弄的自己精神都不正常了。

    张老爷子说起这个,简直恨铁不成钢。

    就在张老爷子考虑着把张晓蓉嫁给谁靠谱一点时,门突然被敲响了。

    “进来。”

    张老爷子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房门,猜测着来人,但是没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找他,除了……

    “外公。”张晓蓉淡然的打开了门,完全不管张老爷子和属下惊异的眼神,冷静的十分诡异。

    要不是她还穿着那条白色的长裙子,光着的双脚上也是血迹斑斑的话,也许张老爷子会以为她从来没有疯过。

    而现在她至少出了房门,难道是因为权夜的刺激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疯病有可能已经好了?

    张老爷子眯着眼,打量着张晓蓉,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正常人谁会穿成这样来见他呢。

    张晓蓉不动声色的站着,任由张老爷子观察自己,等了一会儿,才温柔的开口。

    “外公,我要去参加权夜的婚礼。”

    明明她这句话说得极其温柔,却让张老爷子旁边站着的属下心头一寒,有一种被毒蛇猛兽盯上了的感觉,不寒而栗。

    “不许去。”张老爷子自然是不会让她去权夜的婚礼的。

    先不说人家权夜欢不欢迎,张晓蓉自己的精神就不太正常,看看她那副样子,要是在权夜的婚礼上面犯病了,做出什么事情来,张家和权家可就真的站在对立面了。

    而且权夜的婚礼极其盛大,到时京城所有的权贵都要去参加,要是真的出了事,那真是把张家的脸都丢光了。

    “为什么不行,外公,你就让我去嘛!”张晓蓉显然料到了张老爷子不会答应,面色露出了一丝娇憨,撅着嘴笑着撒娇。

    “让你去丢我们张家的脸吗?”

    张老爷子不为所动,冷漠的品了一口茶,茶香袅袅,飘起的白雾渐渐消散在房间内,氤氲了张晓蓉苍白的脸庞。

    “外公,只要你让我去了,我回来就好好跟你学,再也不想其他的事情了,我会乖乖的,我只是想去看看权夜……就算,他的新娘不是我。”张晓蓉见张老爷子无动于衷,有些悲伤的哀求道。

    “张晓蓉,你既然敢干出之前那些事儿,就不要怪我现在不同意你去。”张老爷子冷漠的看着张晓蓉。

    “反正也不会怎么样,不是有外公你帮我吗?”张晓蓉轻蔑的笑着说道。

    张老爷子皱紧了眉头,实在没想到张晓蓉现在还是死性不改。

    属下战战兢兢的靠墙站着,头低下去看着自己的脚,尽量减轻自己的存在感,生怕战火波及到自己身上。

    “不同意算了。”张晓蓉转身就想走。

    “站住!”

    “又怎么了?还不许我回房间了吗?”张晓蓉转头看他,冷笑着抱胸问道。

    张家的下人们显然已经习惯了她现在的生活方式和作风,以前看她的房间太乱,下人们还会进去帮她收拾收拾,但一旦她醒着,见到进去打扫卫生的女仆就会疯狂的尖叫嘶吼着,像一个看到恶魔的人一样声嘶力竭。

    这还算比较清醒的时候了,要是在她神智不清的时候,就会扯着女仆的衣服,啪啪的打她们耳光,口中骂着什么“婊子”,“贱人”之类侮辱人的词汇。

    久而久之,就算张老爷子教训了她们,女仆们也再也不想进去自讨苦吃。

    “权夜哥哥,你会娶我的是吗?只要那个女人死了……”

    她痴痴地想着权夜冷漠的面容,想象着郑夕晨绝望的倒在她的面前,然后权夜神情的执起她的手,对她说出圣洁的誓言。

    张晓蓉已经被她所谓的爱情逼疯了,她活在自己疯狂荒诞的梦境中,全然不管现实如何,但她却当梦境才是真实。

    她又像一个小女孩儿一样,双手提起裙子转圈跳舞,如果不看她周围的环境,和她被玻璃碎片割得鲜血淋漓的双脚,她的神情简直像一个幸福纯洁的公主。

    这一切像一个恐怖的梦境,诡异而荒诞不经。

    她又笑了一会儿,觉得很好笑似的,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出来了。

    张晓蓉口中喃喃自语着一些咒语似的句子,脸庞因为擦了粉而白皙得病态,她时不时勾起一个甜美的笑容,瘦长的双手轻轻的提起了白色的长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咯咯咯的笑起来。

    反正就算是收拾好了,张晓蓉也能在几分钟内又将房间弄得十分脏乱。

    而且张家的人都心知肚明,只要张晓蓉的疯病一天不好,她的房间就干净不了。

    那嘶吼的声音又尖又利,像一把尖锐的刀子刮在玻璃上一般刺耳,让人厌恶,难以忍受。

    周围的东西差不多已经碎完了,除了一些不能砸碎的金属制品何柔韧的布料,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胡乱的堆在了一起,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这个贱人她怎么敢啊!”

    女人形容疯癫,周身贵气,看起来身份很高贵,但是却浑身散发着一股疯狂的气息。

    要是平时有下人敢让她的房间这样,绝对已经被拉出去甩耳光了。

    这个女人便是被张老爷子教训了的张晓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