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9章:黑利的心思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不过既然对林子峰的心理暗示已经失效了,那么不妨告诉他‘真相’。

    “哦,看来你的智商现在是上线了啊,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不如直接告诉我的目的算了,说不定还可以打成共识呢。”

    看来林子峰已经有所察觉了,不过不妨碍自己的最终计划就好。

    林子峰赶紧摇摇头,自己难道是疯了不成,这个黑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刚刚居然还觉得他有些漂亮,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黑利的话说的漂亮,林子峰却不是傻瓜,“你好心?别搞笑了!”

    上下打量了黑利一眼,林子峰嘲讽道:“你告诉我这些事有什么好处,告诉我肯定是有目的的,不然你们这些有钱人为什么要来找我,还‘好心’的要告诉我夕晨的下落,恐怕只是为什么利用我吧!”

    “呵,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好吗?你这个孬种。”黑利嘲讽的笑了一声,魅惑的眼角微微弯起,看起来竟有几分别样的美。

    想到这里,林子峰冷笑着说道:“我当然是乐意帮你们,只要到时侯我先假意和夕晨妥协,那么她一定会原谅我,到时候不就可以从她嘴里替你们打探消息了吗?”

    黑利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向司机打了个手势,车子便向前驶去。

    “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的话,我可就保证不了你的安全了。”

    林子峰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正在一个黑道上的ren mian前洋洋得意,立马低下头不敢看黑利了。

    等自我安慰了一会儿,林子峰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黑利斜撇了他一眼,懒洋洋的说道,“带你去收拾下你的伤,你的命还得留着替我办事呢,可别在这丢了。”

    “嗯。”见黑利好像没有什么恶意,林子峰才喏喏的答了一声,心中松了口气。

    车渐渐驶入了郊外,在稀疏的草地间,排着一栋栋老式公寓,长得都差不多,看起来灰蒙蒙的,找不着方向。

    不过黑利他们是不会有这个困扰的,他们熟门熟路的进入了其中一栋楼,上楼之后,林子峰被黑利的手下架着去了一个房间里包扎,而黑利则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啜饮。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轻微的开门声,黑利耳朵动了动,手飞快的摸向了身后的shou qiang,听清来人的脚步声后,他才松了口气,不过突然想到什么,一改颓废的姿态,将黑色的风衣脱掉,翘起了左脚,摆出一个魅惑的姿势。

    等到来人走到面前时,便装作才知道有人回来的样子,仰头妖艳的一笑。

    “锦森,你回来了。”

    锦森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将穿着的黑色夹克脱掉,有些疲倦的放任自己躺倒在沙发上,微微舒了一口气,并不回答黑利的问题。

    显然黑利也已经习惯了,他毫不在意的笑笑,然后问道:“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还好。”锦森答道,他习惯于沉默,因此回答一般都十分的简短,能少就少。

    所以黑利听见他的回答已经很满意了,他的目光隐忍的在锦森身上扫视,即使目光已经能将锦森穿着的衣服烧穿,他的语气还是镇定至极,仿佛在说一件不在意的小事情。

    “上面交下来的任务我们没有完成好,恐怕这次回去会受罚。”

    锦森自小和黑利一起训练,情谊还是有的,他自然知道上次是因为自己而拖累了黑利,便坦率道:“我会和上面说明,后果我一力承担。”

    “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当我是兄弟吗?”黑利有些恨恨,他提出这件事就是想让锦森知道自己对他的好,却不想锦森直接将他推开,这和拿他当外人有什么区别呢!

    “抱歉,只是我不得不失败。”锦森也有些茫然,之前遇到郑夕晨的事情让他心思大乱,以至于完全没有想过黑利。

    “那个郑夕晨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花这么大的代价也不想伤害她?”黑利心痛欲裂,狠狠瞪大了眼,锦森不会不知道任务失败了有什么惩罚,所以他是宁愿自己被打得皮开肉绽也要保护郑夕晨。

    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的情谊还比不上郑夕晨吗?黑利此时恨不得杀了郑夕晨,不,将她千刀万剐!

    “她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你放心就是,不会惩罚你的。”锦森警惕的回答道,黑利这家伙一向心狠手辣,如果真的不爽郑夕晨的话,他恐怕不能时时刻刻保护她。

    黑利现在简直要气炸了,嫉妒的怒火将仇恨的种子催出了细芽,马上便会长成参天大树。

    他摇摇头,凄然的说道:“锦森,你回国来找我就只是为了逃婚吗?亏我以为你是因为念及旧情,没想到你只是拿我来掩人耳目罢了,行,你真行!”

    “我”锦森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怒火高涨的黑利会突然伤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黑利最恨他这幅什么也不懂的样子,让他即使想动手也没有理由,这些年他一直对他好得如同亲兄弟,为什么锦森还是感觉不出来!

    不过黑利神经质的笑了起来,郑夕晨,不管她做了什么事情,不管她是什么人,都必须得死。

    锦森心中有愧,便没有出声,只是盯着桌子皱眉思索,因此错过了黑利恐怖的笑容。

    这时,黑利的手机响了起来,黑利看了一眼锦森,冷笑着摸出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黑利有些好笑,这样也好,倒不用他编理由了,林子峰已经自动为他找好了动机,真真是好队员,不过他的最终目标也确实是权夜没错。

    “好吧,居然还真被你给说中了,到时等我们把权夜拉下马,郑夕晨不就是你的了?不过既然达成了共识,你总是能帮我们忙的吧?”黑利的眼神危险了起来。

    林子峰却并不在意,他迫不及待的想象了一下权夜的下场,顿觉舒心,马上连连说好,嫉妒与怒火在他的心头蔓延了许久,以至于他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

    刚刚说完,林子峰便看到周围的人脸色顿时起了变化,连黑利也开始目光闪烁,心下更是觉得自己猜到了点子上。

    但他想不到的是,虽然黑利的老板的最终目的是权夜,但黑利还就是对郑夕晨这个小人物感兴趣,不过此‘兴趣’非彼‘兴趣’。

    林子峰觉得自己猜对了,便也就不再纠结于黑利之前的事,当然,就算真的追究了,现在他的小命还握在人家手里,指不定人家一个不开心就把自己给崩了,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只阐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说出去,我巴不得你们赶紧把那个权夜给弄死,最好能把他弄破产,让他也尝尝我今天受到的羞辱!”

    林子峰说的开心,殊不知他这幅得意洋洋的样子看在周围人的眼里,就是一个自鸣得意的小丑而已,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开始乱叫,如果不是他还有些用处,恐怕早就被处理掉了。

    看着黑利微眯的凤眼,林子峰暗自得意,觉得自己肯定已经猜到了黑利的目的,便胸有成竹的说道:“你们的排场这么大,又怎么会对我和夕晨这样的小人物感兴趣呢,你们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权夜吧?”

    黑利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之前的酒精挥发了,所以自己的心理暗示才会失效,不过他万万想不到,正是权夜那一拳,把林子峰的智商又打了回来。

    要是在之前,他绝不会有和黑利这样危险的人物合作的念头,这无异于与虎谋皮。

    不过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上的伤口还在流着甜腥味的血液,疼痛在提醒着他权夜做下的恶行,他已经忍不住要让权夜受到教训了,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

    “你说为什么,明明我都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可是你!而你现在不仅没有教训那个女人,还被她那个凯子给打成这样,你说说这不是孬种是什么?”

    林子峰不想自己被拿来和权夜比较,这样让他觉得很羞耻,明明自己的工作也算是小资,配郑夕晨那时绰绰有余的了,偏偏遇到了这个权夜,真不知道这个权夜哪里冒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骂我孬种”林子峰反应过来,顿时不爽了,这个人有什么立场来骂自己,而且他之前干的事情还没有找他算账呢。

    黑利一口将杯子里橙黄的酒液喝干净,深邃的瞳孔如同流淌着星芒的银河一般,洒满了碎钻,浮浮沉沉的,不知道是水波还是灯光。

    “夕晨她肯定是被骗了,那个权夜才是罪魁祸首,你干嘛什么事情都往夕晨身上扯。”林子峰不满道。

    听见林子峰这么说,黑利目光一闪,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呵,早知道真不该好心告诉你这些事,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你倒不爽起我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