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7章:她的神明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黑利满意的拿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文字,林子峰面无表情的接过来,那是一家医院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这是”林子峰心中有一丝担心,难道郑夕晨出了什么事吗?

    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在黑利的一番挑拨之下,林子峰心里的那个原本美好的郑夕晨已经变了,原来的她美好而阳光,整个人充满了欢乐与希望,而现在却像那些普通的烂女人一样变得爱财。

    至于黑利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林子峰会找郑夕晨的茬,是因为他对林子峰施加了一层心理暗示,林子峰现在就算再爱郑夕晨,在听到这些事以后也得恨她了。

    说到底他还是太相信自己的技术,因此没有想到林子峰心里其实是有些软弱的,并不打算将郑夕晨真的怎样。

    黑利乐见其成,他巴不得林子峰给郑夕晨多找点麻烦,于是继续不遗余力的抹黑着郑夕晨道,“郑夕晨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嘴上说爱你,心里却更加爱钱,听说她家里很穷,那个不成器的哥哥还一直在找她要钱,我看啊,她就是穷惯了,想要摆脱这种生活,而你的经济情况好像还没乐观到那种程度吧。”

    林子峰眼神微缩,渐渐回到了现实之中,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简直后悔至极,一是后悔自己之前居然那样伤了郑夕晨的心,二则是后悔自己惹到了权夜。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摸了摸自己断裂的鼻梁骨,林子峰的眼神极度惊恐,清醒了的他不用想都知道他接下来会面临什么事情,到时说不定会被杀掉吧!

    而且林子峰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四周,情绪在看见那两排整整齐齐,气势汹汹的保镖时,一下子崩溃了。他这下是彻底明白了,他根本逃不了,今天不被权夜收拾一顿是走不了了。

    看着林子峰旁若无人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权夜不爽的皱了皱眉,忍着心中的怒意又问了一次,“谁告诉你的?”

    林子峰原本都已经绝望了,看见权夜眉头一皱,立马害怕的抱住了头,和之前那一副挑衅闹事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笑掉大牙。

    但是听到权夜的问句之后,林子峰眼中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光,连忙殷勤的回答道:“是黑利,是他告诉我的,他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我,我昨天一回来就不太对劲”

    黑利,权夜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信息,确定自己对这个人没有印象,那么这个黑利到底是谁,是冲着郑夕晨来的还是冲着他来的?

    有些疲惫的按了按额头,权夜转身走回病房,林子峰见状以为他要放过自己,连忙神情狼狈的连滚带爬的爬起来,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时候却听权夜冷冽的声音说道:“留条命。”

    这句话简直和“使劲打,留条命”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现在的林子峰来说,无异于是死神敲响的钟声,让他瞪大了双眼,双腿害怕得发起了颤。

    “你,你不能打我,不是我的错,是那个……啊!”林子峰话音未落,守在旁边的保镖便利索的大步走过来开始揍起了他。

    林子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像是地狱里的嘶吼,让人听着都起了一身的寒意,却没有激发权夜任何想要手下留情的**。

    反而还颇有些不耐烦的扔出一句:“嘴堵上。”

    保镖闻言,直接将腰上别着的配枪塞进了林子峰的嘴里,一下子便安静了起来。

    大约过了几秒钟,林子峰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立马激动的哼哼:“唔,唔!”

    这是枪啊!没有男生会不喜欢枪械的,但他绝不想被这个玩意儿塞在嘴里,林子峰挣扎着想要取下来,手却被反扣着,根本使不上力。

    保镖皱了皱眉,猛地给了他一巴掌,怒道:“闭嘴!就算权总不要你死,但你要是继续挣扎,我可不保证等会儿枪膛里的子弹会出现在你身上哪个地方!”

    说罢,林子峰果真不敢再支支吾吾的挣扎了,而是放弃的蜷成了一团,以免被打到腰腹这些脆弱至极,还容易留下后遗症的地方。

    直到此时,林子峰眼神黯淡的被一众保镖毒打着,才追悔莫及,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因为害怕而放弃追求郑夕晨,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被打就不再坚持了呢?

    他这些想法权夜不知道,也没空去管,他关心的只有郑夕晨而已。

    走进了苍白的病房,权夜注视着病床上的人,神情有些许的动容。

    淡淡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打在了郑夕晨的脸庞上,显得有些冷清,但其实郑夕晨一直是温暖耀眼的,权夜看着她薄如蝉翼般睫毛,嘴唇微启。

    医院里的病房是白色的,郑夕晨躺在床上,整个人如同褪了色的一副上了年纪的后印象派油画,被一层稀薄的huang se光晕笼罩着,她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床上,权夜进来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熟睡中的郑夕晨权夜很少看到,因为她在他印象里一直是充满活力与勃勃生机的,当她用那双清澈见底的水润眸子盯着他时,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和世界倒映在那双绚烂的眼眸中,星光熠熠般闪耀。

    他时常会有一种错觉,他就是郑夕晨的整个世界,是她的神明。

    权夜放轻脚步来到郑夕晨的床前,轻轻的抚摸着她有着细细的金黄绒毛的脸庞,其实郑夕晨长得很美,但权夜身边都是美人,因此权夜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了郑夕晨的容貌。

    她犹如那些传说中西方神话里的女神一般,有着一种神圣的美丽,但权夜就喜欢她朝气蓬勃的和权果一起做手工,玩玩具,读书写字,因为郑夕晨的生气比之她惊人的美丽更加吸引别人。

    她最好的是她的一颗纯净而充满阳光的心。

    “安心的睡一觉吧。”权夜微勾唇角,竟是露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温暖微笑,令他周身散发的寒气被驱散开来。

    可惜郑夕晨早已睡着,因此错过了这个她曾经极度想看到的微笑,不然她一定会呆呆的看着权夜,然后也跟着轻笑起来。

    “管我,我乐意!”黑利翻了个白眼。

    想他黑利在gay圈也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了,但是偏偏锦森就是理都不理他,之前他以为是因为不来电,然而前段时间才知道,原来是还有一个梦中qing ren啊。

    哼,黑利冷笑一声,眼中一片深邃,不带一丝笑意,让人莫名觉得浑身发冷,牙齿打颤。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必要再继续跟他玩游戏了。

    看见黑利这样的姿态,林子峰头晕脑胀,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了,便握紧了手中的zhao pian和地址,识趣的走了出去。

    在他跌跌撞撞的走出酒吧之后,调酒师tony有些疑惑的问,“咦,你小子怎么不把人留下?”

    知道tony在说什么的黑利邪笑着,“你懂什么,放长线钓大鱼,这个大鱼嘛,自然就是我家的锦森咯。”

    tony竖起了中指,鄙视道:“真不害臊,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成了你家的了。”

    “前几天郑夕晨受伤了,现在还在住院,你直接去医院找她吧,对了,可千万别问我她怎么受伤的,天知道呢。”黑利告诉林子峰之后,就冷淡的转过身,一副不想再搭理他的样子。

    其实这才是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只是黑利当惯了不法分子,所以已经忘记了。

    他虽然不知道以前锦森和郑夕晨发生了些什么,但是锦森不是觉得她美好吗?他就要打破锦森的幻想,顺便再除掉郑夕晨,到时候,一个锦森还不是手到擒来。

    做着美妙的梦,黑利安心的喝起酒来。

    他要去狠狠教训她一顿,质问她为什么要去代孕,然后在大人有大量的原谅她吧,而且,恐怕只有自己会不计前嫌的去找她吧,换做是别人,恐怕再也不想见到她了吧。

    至于郑夕晨会不会接受他这个问题,林子峰表示根本不需要考虑,自己已经那么宽宏大量的原谅了她,她还不兴高采烈的感谢,然后投进他的怀抱吗?她心里肯定还是有他的,林子峰眯了眯眼,表情深沉起来。

    但虽然他极度的愤怒,林子峰心中还是喜欢郑夕晨的,隔了几秒钟,他眼神从开始的游弋慢慢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不会让郑夕晨继续下去的,一定是那个男的you huo夕晨的,现在夕晨走错了路,虽然她变得势力,甚至帮别人生了孩子,但他会将她带回正途的。像这样的能为别人生孩子的女人,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但要是他心里的想法被郑夕晨知道了,恐怕会想要狠狠给他两个耳光,告诉他别再做梦了!

    林子峰这幅阴蜇的样子被黑利看在眼里,再加上他不说话,让黑利以为他心中肯定已经不爱郑夕晨了,顿时开心了起来,他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看两人之间的好戏了,而到那时,也好让锦森知道知道,这个郑夕晨是怎样一个贱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