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6章:孩子都生了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哎,还是他的锦森好啊,黑利在心里默默的感叹着,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眼神稍稍柔和了一些。

    锦森……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黑利温柔的笑着,慢慢的品尝着手中的酒液。

    黑利斜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喝了口酒,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急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钱呢!”

    “知道了,还用你说啊,我自己也看得出来。”调酒师明显和男人很熟悉,他飞快的拿起工具,熟练的拿出不同的酒来,手指翻飞的空隙间,他调笑着问道男子:“黑利,你什么时候对直男有兴趣了?哦,我忘了,你可是一直都对直男有兴趣的啊。”

    “可是不是你找我来的吗?你赶紧说吧,这地方实在是……”林子峰脸一黑,开始思考这个人是不是在耍他,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郑夕晨的下落!

    这样想着,林子峰的不忿简直明晃晃的摆在了脸上。

    男人魅惑的笑了,他看向吧台,和帅气的调酒师打着招呼:“你可别继续调戏人家了,这是个直男。”

    这样想着,他拿起酒杯来尝试性的抿了一口,不知是不是酒劲太大,不过喝了一口,他就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脑子不太转的过来了。

    所幸林子峰还是记得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连忙快速的甩了甩头,想要让脑子清醒一些,虽然是好了一点,但也因此错过了喝着酒的黑利眼中的一道嘲讽的色彩。

    “才喝这么点儿就不行了?”黑利挑了挑眉继续挑衅到,他不着痕迹的使了一个眼色给tony,tony看见了,也识趣的点点头,又飞快的为林子峰调了一杯。

    “别废话,你快说,夕晨,夕晨到底在哪里?”林子峰的眼前慢慢出现了两个若有若无的影子,使他忍不住摇头晃脑起来,连话语都抖不利索了。

    而黑利正是要他这个状态,只有这样才最容易听进去他的话啊,黑利意味深长的笑了。

    等看到林子峰醉的差不多了之后,黑利左脚利落的一蹬,将自己坐着的带着轮子的椅子给踢到了林子峰面前,然后靠近林子峰的耳朵,颇有些暧昧的说道:“放心吧,你的郑夕晨现在过的可好了,吃得好睡得好,哦,等等,现在不能再说是“你的女人”了,那该怎么形容她呢,真伤脑筋啊……“

    “你什么意思?”已经醉了的林子峰脑子转了好几秒钟,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顿时脸色沉了下来,他虽然醉了,但是黑利这么明显又阴阳怪气的嘲讽还是听得出来,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黑利侧过去讲酒液一仰而尽,带着点虚假的慈悲的目光看着林子峰,嘴里也悲伤的说:“唉,我可真为你不值啊,你说说,你在这儿坐立不安的,担心的要死,而那个女人现在却在豪宅里去勾引那些富人,真是……“

    黑利慢慢的说道,话语无意间引导着林子峰的思维,而林子峰喝醉酒之后神智不清,只能跟着黑利走,也紧随其后的开口道:“可是,夕晨她,她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她,对,我相信她!”

    说到后来,连自己也不是很肯定了。

    “哦?你可别说得很了解她样子,你先看这是什么。”

    黑利魅惑的一笑,从金色的烟盒中慢悠悠的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着了火,开始吞云吐雾,他向前一靠,朝林子峰的方向吐了一个烟圈,烟雾便流云般的顺着林子峰的脸颊飘过,宛若遇到强风的烛火飘散的瞬间。

    随后,他从皮衣黑色口袋里随意摸出了几张zhao pian,看也不看的扔在了吧台上,然后就继续抽着烟吞云吐雾,一副爱看不看的样子。

    林子峰脑子里一片混沌,迟钝的手下意识拿起了zhao pian,只见几张高清的zhao pian上看得清清楚楚,赫然是他的女朋友郑夕晨和一个长相英俊的高大男人拥抱和亲吻的zhao pian,特别是有几张,郑夕晨手中还托着一个孩子,很是亲密的样子,他顿时眼睛一瞪,不敢相信的翻动着zhao pian。

    “这不可能,夕晨她怎么可能不,她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林子峰虽然生气,却还是为郑夕晨找着理由辩解着,但是语气已经不确定了起来,毕竟没有男人会在听到自己被带了绿帽子的事情之后心里还没有怀疑的,更何况zhao pian摆在这里,叫他拿什么去相信。

    黑利见林子峰已经开始动摇,赶紧乘热打铁,在林子峰面前煽风点火道:“哦,难言之隐,有什么难言之隐是可以为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据我所知,你们还没有分手吧。”

    “生孩子?你,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林子峰一下子便听出了黑利话语中的重点,不敢置信的揪住黑利的衣服吼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郑夕晨她可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帮别人生了个孩子呢,现在大家可都在说她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呢,真不知道你在为她担心个什么劲,指不定你去找她,她还不愿意跟你走了呢。”

    林子峰对他嘲讽的反应怒目而视,神志还算清明的说道:“不可能,这个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是她生的,她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机会和别人一起”

    犹豫了一下,林子峰还是没有把出轨这个词说出来,他个性中的温柔使他不会轻易的辱骂自己的女友。

    但黑利要做的正好就是打破他的温柔。让他变得狂乱,最好去狠狠的伤害那个郑夕晨才好!

    “的确,可能郑夕晨她是没有出轨,只是,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技术叫做代孕吗?而且孩子都生了,之后两人指不定会一起了呢。”

    林子峰眼神混沌,慢慢无力的松开了黑利的衣服,口中喃喃着两个字:“代孕?”

    此时的他根本就想不到其他的事情,也没心思去看zhao pian的真假了,混混沌沌的脑子里浮沉着那几张zhao pian,再联想起郑夕晨之前的表现,表情渐渐变得暴怒而隐忍。

    黑利满意的点点头,修长的带着黑色指套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空空的杯壁,又看了一眼林子峰的被子,对调酒师说道:“tony,人家可好不容易来一次,你个不上道的,怎么不请人家尝尝你最拿手的酒?”

    tony从酒架上拿起两**印着外文的酒,似笑非笑的鞠躬道:“当然,乐意至极。”还颇有些贵族的架势。

    说罢,他便开始了让人眼花缭乱的调酒过程,林子峰没什么发言权,也就不在意这些细节了,只是等待着,想看看黑利到底想搞什么花样,反正不能是因为想撩他吧,林子峰有些自嘲的想着。

    真是晦气,本来还以为他真的知道郑夕晨的下落,因此满怀希望的赶过来,却没想到是白高兴一场,唉,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这时,耍够了林子峰的黑利慢悠悠的说道,声音中颇有些不在意的意味,“走什么走,放心,我黑利说话算话,既然我说了我知道郑夕晨的下落,就一定知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说罢,他还漫不经心的翘起了二郎腿,看起来何止是一点不靠谱。

    但即使他再不靠谱,林子峰却也不敢继续走了,他皱紧眉头看了看黑利,然后纠结了几秒,想着郑夕晨的音容笑貌,又咬咬牙,一屁股坐在了黑利旁边,破罐子破摔了。

    他颇有些丧气的样子,反正都已经来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这个人说的是真话呢,而且就算他只是说着玩玩,那么……他也损失不了什么。

    林子峰被他的笑容搞得毛骨悚然,他一边感叹着这个人真的是变态,一边转身打算离开。

    黑利虽然看起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心里却有些嫌弃,毕竟林子峰家庭优越,没有受到过社会上的摧残,因此有持无恐的,觉得别人根本不敢动他,这性子在学校里面倒还好,但到了社会上……恐怕会笑掉别人的大牙,徒惹人笑话。

    等了一会儿,tony驾轻就熟的将酒杯抛出一个花样,透明的酒杯在五彩的灯光下折射出绚烂的光彩,他陶醉的深吸一口空气中馥郁的酒香,然后将调酒器里鲜红得如同鲜血般的酒液倒入透明的杯具。

    林子峰微微皱眉,他本不喜欢喝酒,更闻不得这股甜腻的气息,但是算了,为了夕晨,他还是可以忍的。

    林子峰尴尬的站在一旁,坐立不安,想问黑利一些郑夕晨的事情,但是又害怕黑利是真的对他……

    仿佛看出了林子峰的想法,黑利挑了挑眉,轻飘飘的说道:“你怕什么,放心吧,我对你这种干巴巴的身材可没什么兴趣。”

    说罢,他的酒也调完了,正好放在他面前。

    黑利警告的看了他一眼,神色不在魅惑,反而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

    那是最好,林子峰默默的想着,但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缓了一会儿,林子峰还是忍不住焦急的问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夕晨她最近,怎么样,过得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