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5章:还是男人吗?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护士们也有些懵,护士长想要上去阻止权夜,但是有碍于他的身份而不敢上前,因此踌躇着。

    权夜揍完人之后,不耐烦的甩了甩手,huo dong了下筋骨,然后便看见周围人正在不停地往病房里面看,顿时黑了脸,他危险的看了一眼说不出话的林子峰,掏出衣服里的手机来打了一个dian hua,低声交代了几句。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林子峰便瞬间睁大了双眼,瞳孔突出,害怕的惨白了脸,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

    林子峰有些丧气的走了出来,在看到靠在墙边的权夜之后,想着自己虽然没什么权势,但至少不能落了气势,又瞬间嘲讽的崩起了脸:“呵,你们有钱人还真是爱干这种玩弄别人的事情啊,真不知道为什么夕晨会被你欺骗!”

    下一秒,权夜硕大的拳头揍在了他高耸的鼻梁上,那样的力度不亚于以全速撞击坚固的墙面,他甚至听到了一声鼻梁断裂的脆响。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林子峰像是破布娃娃一样被揍到了墙上,他顿时血气直冲大脑,脑袋里一片空白,两眼间都冒着红色的光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仿佛像是被打的傻掉了一样张大着嘴。

    隔了有一会儿,林子峰有些妥协的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记说一句“我不会放弃的。”来膈应人,惹得权夜不爽的皱紧了眉头。

    权夜略思索了一阵,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林子峰:“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这句话像是风一般吹开了林子峰的思维迷雾,让他的脑袋渐渐清明了起来。

    林子峰本性不坏,他很快就从之前那种昏了头的状态中醒悟了过来,一时之间后悔异常。

    当时在房间里与郑夕晨谈话时,他不知道是怎么了,沉浸在一种极为阴沉的状态里,甚至觉得郑夕晨会轻易原谅自己,还对她说了那么重的话,仔细想来,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性格!

    之前跟郑夕晨在一起时,他一向是阳光开朗的,根本不可能对郑夕晨说那么重的话。

    林子峰有些呆滞,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自从那天从那个谁的口中知道了郑夕晨代孕之后,他就开始不对劲了,明明之前那么开朗,而那时却变得阴沉,情绪极度的不稳定,几度向周围的人发火。

    对,林子峰咬咬牙,愤恨无比,一定是那个人有问题!

    以前他虽然比较在意这种事,但并不会这么的激动,而且他对自己的实力也非常清楚,怎么可能那么无脑的无故去招惹权夜这种大人物?

    看见林子峰变化多端的面部表情,权夜的神情从原本的镇定变为了凝重,神色莫测的看着林子峰。

    而这时权夜的保镖也到了,他们熟练的驱散了人群,然后排成两排,前后守着这一间病房,以防别人进来。

    林子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恨恨的抿了抿唇。

    他还记得当时那个他之前压根儿就不认识的人约他在酒吧里见面,说有郑夕晨的消息,而他当时迫切的想要知道郑夕晨的事情,又想着酒吧人那么多,他肯定不可能对他做什么事,这才去的,谁知道却知道了这么大一件事!

    事情倒回到一天前,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行人渐渐的去往回家的方向,而一些夜行者,这时才是他们一天的开始。

    酒吧的光线在颓靡的气氛下显得暧昧不堪,林子峰有些不适应的喝着他刚刚点的一杯度数不高的果汁酒,神色有些不适应。

    吧台不远处就是一个舞池,上面一个变装的男子正穿着皮衣和皮靴在跳着露骨的舞蹈,而周围看的男人们用调戏的语气说着一些林子峰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带有污秽色彩的脏话,时不时还有一只咸猪手伸进男人的皮质裙子里,露骨的抚摸着他的si chu。

    而男人根本不觉得有什么违和,不仅不躲,甚至还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将身体往前送着,口中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shen yin,让周围起哄的人越来越多。

    纵观酒吧里的客人,竟然全都是些男性客人,偶尔能看到一些穿着女性服装的人,但林子峰仔细观察了一阵,发现“她们”的胸竟然都是垫的,或者根本就是平的---这些根本就是男人。

    他到底来了个什么酒吧啊?

    林子峰有些不习惯的将身体更靠近吧台,以防被那些奇装异服的艳丽男人们蹭到,但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从他身边经过的妖娆男子用柔若无骨的手肆意的摸着他的背脊和屁股。

    调酒师调侃的擦着酒杯,打量了下林子峰,问道:“哟,第一次来吗,之前可从来没见过你。”

    “嗯,有人约我。”林子峰不安的喝了口酒,回答道。

    将擦好的酒杯放回柜子里,调酒师风情万种的靠着吧台,侧着看向林子峰,挑眉问道:“谁,小qing ren?”

    林子峰的脸一下子有些红,解释道:“不是,是个男的,约我是有事和我说的。”

    本以为这样回答调酒师就会终止这个让他尴尬的话题,却没想到这下是调酒师以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隔了许久,林子峰已经尴尬至极了,调酒师才有些好笑的问:“宝贝儿,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吗?”

    “就是一个有很多奇怪客人的酒吧吧。”林子峰不确定的斟酌着回答,有些怕自己说话锋利让别人难堪。

    调酒师无语的摇了摇头,“在这儿,你才是最奇怪的呢。”

    “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林子峰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总感觉da an不会是他希望听到的。

    “这当时是gay吧啊,小直男。”一个魅惑的声音在他的耳旁说道,说完还暧昧的往林子峰脖子里吹了口气。

    林子峰吓得立马站了起来,“gay吧?”

    “对啊。”

    来人是一个穿着黑色深v紧身衣的男子,眼角画着邪魅的眼线,神秘的纹身从脖子上一直蔓延到胸膛之中,这是一个让人看着都会觉得脸红心跳的男人。

    “我,我”林子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明明是两句简单至极的问句,林子峰却感觉难堪到了极点,他脸色涨红的捂着疼痛难忍的鼻梁,痛的龇牙咧嘴,表情狰狞如同恶鬼,让周围的人忍不住窃窃私语着,猜测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子峰确实很难堪,自从知道了郑夕晨代孕之后,他就看不起她,他觉得还喜欢这郑夕晨的自己简直是一个绝顶的大好人,毕竟谁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给别人生孩子?

    随后他便噤声了,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扼住了脖颈一般支支吾吾。

    因为此时权夜的眼神实在太恐怖了,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林子峰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权夜给毫不留情的杀死或者痛苦的折磨。

    这样的恐惧折磨着他的内心,让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仿佛像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

    权夜这才开口了,那声音犹如地底的冻泉,清冽而冷酷至极,透着沁人的含义,让林子峰忍不住害怕的颤了颤。

    “林子峰,你是个男人吗,你能干的只有诋毁自己曾经的女朋友吗?”

    回过神之后,林子峰看见了已经走过来到了他面前的权夜,顿时害怕的大叫出声,声音因为恐惧到了极致而有些嘶哑破音:“你,你干什么!你别以为你有点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

    周围围着的人也被这一拳吓得不轻,甚至有胆小的女生害怕的尖叫了起来,不过更多的人则是颇有些好奇的往病房里面瞅着,想要看接下来的好戏。

    但是权夜的嘲讽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一点,这个男人根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作为一个相处不久的男人都可以相信郑夕晨,而他作为郑夕晨的男友,却只是觉得给她的爱都是施舍,这难道还不够羞耻吗?

    “你看,你不反驳,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这种人不过就是想玩弄别人的感情,而且我告诉你件事儿……“

    权夜眼神暗了暗,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瞬间变得嗜血而可怖,他慢慢攥紧了拳头,停下脚步背对着林子峰,一言不发。

    这话说的带着强烈的刺激意味,无非就是想惹得权夜动手,他好大叫欺负人啦之类的。然而他的话语实在低级,让权夜不屑的想绕开他走进去。

    林子峰见权夜不肯理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一时有些口不择言。

    两人之间的奇怪氛围惹得周围的人纷纷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更让林子峰多了一种表现的**。

    林子峰看不见权夜的表情,便真的以为权夜因为人多而不敢打自己,因此更加的肆无忌惮,他挑了挑眉,颇有些讥讽的说道:“呵,你胃口可真大啊,什么人都下得去嘴,里面那个女人可是为别人生过孩子的,你说你干嘛要去招惹这种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