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4章:娶她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林子峰,我们……”

    到底她说了什么!权夜莫名的感觉有点焦虑,他快速的用手捋了捋头发,然后才继续听下去,当然,周围的人是看不出来他的心绪不宁的。

    这是林子峰的声音,权夜心头一紧,无意识的抿了抿弧度优美的嘴唇,有些紧张郑夕晨的反应。

    他要娶郑夕晨。

    之前郑夕晨就曾经因为这个林子峰而拒绝过他,现在林子峰专门来找她,恐怕她要高兴坏了吧?

    如果她真的答应了林子峰复合,那么他该怎么办,权果又该怎么办?

    这个决定也是他曾经思索过的,只是当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不管是他还是郑夕晨,而现在,他终于决定把它变为现实。

    然而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他甚至隔了几天就忘记了那个当初代孕的女孩儿,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对郑夕晨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甚至影响了她的生活。

    “够了!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你自己在意这件事,不代表别人也在意,你为什么现在还要说这些来伤害我,难道当时伤我还不够吗?”

    郑夕晨怒吼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悲哀,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权夜的耳中,让权夜又怒火中烧,不过他在等,他绝不能这样冲进去。

    郑夕晨和林子峰之间如果不做一个了断,那么林子峰就不会真正的放手,他也没有立场来教训林子峰,只要郑夕晨开口,那么他就会毫不留情的对林子峰下手,权夜眼底划过一道暗光,令人望而生畏。

    就在权夜继续听着房间里的动静时,走道上传来一阵难以辨认特点的脚步声,随后一个干练的穿着昂贵西装的男子慢慢踱步到了权夜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向他问候到:“哟,权总,您这国防身体也会到医院来吗?”

    男子手持一个公文包,看起来像是急匆匆赶过来的样子,不过他的态度很自然,对着大放冷气的权夜也没有感到尴尬和不自然,因为他实在已经习惯了。

    真要说起来,他和权夜虽然不算什么从小到大的交情,但是关系比普通朋友还要更好一些,因此他才敢这么自然的和权夜搭话,要知道平时权夜可不会什么人的话都愿意听。

    权夜抬头瞅了他一眼,随后又意兴阑珊的继续努力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只可惜因为听漏了那么一两句话,权夜要继续接着听里边儿的话题已经有些勉强了,于是他只好紧了紧两颊,颇有些不耐烦的看向来人。

    当然这些小小的情绪在他的冰山面孔下是常人看不出来的,因此来人继续自然的说着,完全没有对权夜专注想事情而不理他的气氛感到尴尬,当然也可能是他的心理素质过硬。

    “怎么,情绪这么低沉,里面那位是不知道可不可以见见。”男子有些揶揄的问道。

    权夜警告的盯了他一眼,仿佛在告诉他不要多问,然后才开口问道:“你来医院做什么?”

    “……妻子身体抱恙,正巧就住在这家医院里,刚才我才去看了她,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空余时间可真的不多。”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稍有些勉强和悲伤的味道。

    权夜愣了愣,低声道:“抱歉。”看男子这幅模样,明显他的妻子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男子又感叹了一句:“之前一直觉得一生很长,她可以再等我几年,因此婚期一直拖着,这是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我给她的时间不多,少得可怜,但她把一生都全部给了我,但是,她的一生实在太短了。”

    说着,这个七尺男儿居然眼底隐隐闪烁着泪光,但并没有流出来,像是努力忍住的样子。

    权夜少见的听得入神,静静的没有打扰,只是头微微的低了下去。

    “权夜,你别再活在颜怡的影子下了,珍惜眼前的人吧。”最后,男子见权夜还是不说话,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挥手离开了。

    而靠在墙上的权夜抿了抿唇,手指慢慢的攥紧了,眼中划过了一道微弱的光芒。

    他真的还要继续等着颜怡吗?

    他等了那么多年,颜怡已经成了他的一种执念,有时午夜梦回,他甚至一度记不起来颜怡的容貌,她的声音,颜怡这个人成了他心中淡淡的影子,也许很少想起,但绝不会忘记,她像是天空下的云层,时而隐约可见,时而遮云蔽月。

    颜怡的影子自她走的那日起,便压在了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情对他既是xing yun,又是负担。

    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办法爱上别人了。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他带着权果一起等着颜怡,颜怡也许会来,也许不会,反正他也没有可以喜欢的人,等她又何妨?

    但是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状况。

    郑夕晨,她和颜怡全然不同,颜怡是讲究的大xiao jie,她的吃穿住行全部都是最好的,对自己的要求也是最高的,她的一言一行仿佛都经过精心的考量,一举一动,皆是赏心悦目。她像是经过修剪的玫瑰,充满魅惑与美丽。

    而郑夕晨是从小过苦日子长大的,她吃过这世界上的苦,但是她从来不会沉溺于其中,一直以来,她像是一颗小小的太阳,用自身的热量温暖着冷漠的人们。

    这阳光明媚而不刺眼,是阴天的光源,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刺穿了权夜心中从层层的厚重阴影,让他的心得以重见光明。

    权夜把她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在权夜不注意时,郑夕晨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住进了他的生活,从此以后,别墅里充满着她灿烂明媚的笑容,让不爱回家的权夜也感到安心。

    当权夜慢慢的开始想起郑夕晨时,当他的心会跟着郑夕晨一起哭一起笑时,他隐隐的察觉到-------自己或许喜欢上了郑夕晨。

    他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测,但是越来越明显的心意无法遮掩,他真的还要坚持吗?

    刚刚友人的话似乎点醒了他,珍惜眼前这几个字像一根尖锐的钢针,戳破了他的层层防御,来到了心里。

    娶郑夕晨吧,这句话仿佛是一个魔咒,让他既迷茫又期待。

    最终,他决定了,他一定要娶郑夕晨!

    此时,里面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不出权夜所料,他果然听到了郑夕晨的声音。

    “林子峰,我们分手吧!”

    权夜不着痕迹的笑了笑,看得周围经过的护士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没盯着他流口水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da an,权夜志得意满的扯了扯打着领结的领口,等待着他们结束对话。

    原来是这样,权夜听到代孕两个字便知道了所有,心中有些发愣。

    之前找人代孕是为了救治颜怡,权果的诞生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意外,那时没有想过小孩儿对他来说算什么含义,只想着既然能救颜怡,那么自己也不是没有钱,一个小孩儿而已,他怎么也养得起的吧。

    但是在权果渐渐长大之后,他慢慢对这个孩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林子峰这个小人,权夜有些恼怒的绷紧了脸颊,几次捏紧了拳头,却都靠自己惊人的意志力忍住了,更何况现在冲进去的话,一是不怎么好看,二则是……其实他也想看看自己在郑夕晨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这是郑夕晨有些慌乱的声音,让权夜不禁有些疑惑,林子峰到底说了什么事情,让郑夕晨如此的慌张。

    很快他就有了da an。

    “听不懂……郑夕晨啊郑夕晨,你以为我真的就不知道你为了钱去代孕吗?我之前……”

    “……难道那个男人就能给你安全感吗,他那种人,对你不过只是玩玩而已……”

    权夜眼神一暗,尚不及思索对策,就听见了郑夕晨的声音,温柔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叹息。

    他不是一件东西,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他会哭,会闹,也会甜甜的微笑着喊他“爸爸”,那使他感到了一种温暖,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和他相同血液的人,他的家人。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不安,又感到温馨。

    而这一切思索,和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起因,则是因为------一位友人。

    当时在走出房门后,权夜因为郑夕晨和林子峰谈话的决定感觉到有些烦躁。

    这绝不是单单想要一个家而已,他也许真的喜欢上了郑夕晨,想要给她一个家,也让权果能和他真正的妈妈在一起。

    当然,最重要的是也给他自己一个机会,颜怡在他的心里已经待了太久,现在他终于想要放下,只希望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面,那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有些心烦气躁的扶了扶额头,权夜的心思不知不觉飘到了里面,可惜这家医院的病房里面墙壁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以至于听力过人的权夜也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内容,而且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夕晨,我们……复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