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1章:那个男人是谁?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权夜听到医生嘱咐后面色晦暗,沉重的说道:“我会注意保护好我的女人。”

    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望向病床上的郑夕晨心中泛起一阵波澜,或许他也不知道他如此心疼眼前这个女人。

    医生一愣,这才发现了跟前的小不点,随即朝他问道:“那站在你身旁的这个叔叔呢?他是?”

    一直以来紧关的手术室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下打开来。

    “他是我爸爸。”

    权夜虽然很是疑惑为什么权果会有如此般的改口,但是随即也对医生点了点头,“我是他的爸爸,请问现在里面的她怎么样了?”

    吱呀——

    权夜ban li好手续后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回到病房后,只见权果用小手拉着郑夕晨的病服衣角已然沉沉睡去,权夜的心里莫名泛起一阵幸福感。

    他不想破坏这美好的画面却又不得不将果果抱去旁边的沙发上,病房之中较其他病房来看更为的宽敞明亮,空间也大了不少。

    权夜安顿好果果后便缓步走到郑夕晨身旁,凝视着她姣好却又满是苍白的侧颜,心中忽的一疼。

    他轻柔地抓住她的手紧紧贴在他的胸口,紧抿的薄唇轻轻的印在郑夕晨冰凉的手背上。

    片刻之间,郑夕晨药效褪去,睁眼便看到自己的手被眼前这个禁皱着眉头的男人紧紧的握住,一时间不知所措,小脸瞬间变得通红,整个人看上去也有了不少的气色。

    看到眼前的女人醒了,权夜一直以来紧绷的脸也渐渐露出微笑,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身子也更凑近一一步。

    郑夕晨的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脸颊微微泛红,期待着什么却又害怕着什么。就在郑夕晨胡思乱想之时,猝不及防的一个吻,浅浅的印在她的额头上。

    那吻不浅不深,只犹若轻鸿般的一扫,却在郑夕晨的心里扬起一抹涟漪。

    看到她的脸红的更厉害了,权夜嘴角上扬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来。

    “我、我睡了很久吗?”郑夕晨别过羞红的脸浅浅的说道。

    “嗯,你药效刚过,需要休息,明晚就可以出院了,想吃什么吗?”

    “没什么想吃的,果果呢?”

    “我让管家把他送回家了,我现在出去给你买些吃的回来。”

    “哦……”

    吩咐好保镖严加监管好医院后,权夜才放心地驱车前往水果店为郑夕晨买些水果,他也不知为何非得亲自前往,只知他很是不放心,担心她又误食了什么。

    一路上,权夜满脑子都是被他亲吻过后郑夕晨害羞的模样,脸上的浅笑也从未停止过。

    回到病房,发呆的郑夕晨才不紧不慢地缓过了神来。

    “想吃苹果还是梨子?”权夜快步走到郑夕晨床边问道。

    “苹果吧”。

    郑夕晨起身拿起苹果,正准备拿起水果刀就被权夜一把夺过。

    “我来!”

    权夜拿起苹果,愣了几秒,看了看郑夕晨,随即尴尬的拿起水果刀,不知从何下手,他骨子里的倔强迫使他僵硬的乱削一通。

    “嘶——”

    一声倒吸忽的在这病房内响了起来,从来没有削过苹果的权夜最终还是一不留神让刀刮破了指尖。

    只见郑夕晨快速起身抓住他的手指捏住,像是在责怪他为何如此不小心,连忙让管家去找创口贴。

    “你怎么这么笨这么不小心呢!”

    “我第一次削苹果。怎么,心疼了?”

    “你……我才不呢!”

    说罢,郑夕晨甩开权夜的手,一抹可疑的红晕迅速攀上了她的脸颊。

    管家急匆匆地带来创口贴,一进门便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眼神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看了好几眼,不用权夜说什么,将手中的创可贴递到了郑夕晨的手中。

    “郑xiao jie,现在少爷手指受伤了,不方便。要不,你帮他贴上吧?”

    郑夕晨从管家的手中接过那小小的一枚创可贴,看了看一脸邪魅模样的权夜,嘟了嘟嘴,缓缓地将创口贴小心翼翼地贴在权夜手指上。

    看到他的伤口,郑夕晨的心头不禁一阵心疼。

    一想到权夜第一次为她削苹果,她的心里便不停的涌起一股暖流,不知不觉的笑了。

    “你笑什么?”

    权夜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郑夕晨尴尬的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不吭声,拿起苹果亲自削起来。

    不到一会儿,郑夕晨举起削好的苹果望向权夜,“喏,应该这么削才对。”

    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忽的响起。

    护士轻轻推开紧闭的房门,端着医院里搭配好的营养晚餐,对着两人笑了笑,并嘱咐了一番照料病人应该注意的事项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刚送来的虾仁粥很是滚烫,绿油油的葱花随意地洒在嫩黄的虾仁上,看上去格外的可口。

    权夜将粥送到嘴边轻轻吹凉后温柔的将其喂至郑夕晨的嘴边,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寒夜的月色甚是森寒,就连天地之间都不由流转着些许的寒气。然而正是在这般的月光的照耀下,郑夕晨的脸庞边像是镀了一层银边,格外的好看。

    她悠悠的喘气声令的权夜心里一阵慌乱,仿佛一只小猫爪不断地挠着他的心头。

    他试图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却发现那根本做不到。

    夜愈加的深沉了几许,郑夕晨已然沉沉睡去。

    权夜凝视着躺在床沿深深入睡的人儿,手不自觉地划过她姣好的脸颊,细揉着她脸颊的滑嫩。

    他的心里随着他手的游走而渐渐飘荡着,不知不觉间,他的手竟已抵达了她微微敞开的病服领口,其内雪白的一片令的他一阵心猿意马。

    感受着腹部突如其来的火热,权夜忙收回自己的手,耳根一片潮红。

    “叮铃——”

    郑夕晨的来电铃声忽的打破了清晨的寂静,当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来电显示是林子峰时稍稍犹豫之下还是选择接通了,殊不知自己的身后一个男人正满脸阴沉的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你在医院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出事了也不联系我?”林子峰在dian hua那头像疯了般吼道

    “我们已经分手,我没有任何义务告诉你这些,请问和你有什么关系?”

    郑夕晨的眼中满是复杂,她也不知道现在的她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和林子峰说话的。

    之前她不断地和他打着dian hua,他却从未搭理过自己,而现在他又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还担忧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的心里又何尝不复杂?

    “我马上来找你”

    “不用。不需要——”

    然而郑夕晨话还未说完,林子峰便挂断了dian hua,dian hua的那头仅剩下一阵忙音。

    “谁?”

    郑夕晨被身后忽然发出的声音下了一大跳,惊慌的转过身来,却正好将嘴唇落在权夜的脖子上,正要开口说话便被权夜一把死死的抱住。

    “权夜?”郑夕晨瞪大了眼睛,鼻尖萦绕着权夜身上独有的气息,致使她的心跳慌乱地跳动着,她甚至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权夜没有答话,漆黑的瞳眸中满是深沉。

    想起曾经的事情,越发的心疼眼前这个女人,刚要提手轻抚郑夕晨的发丝,却只听得一声轻咳之声徒然响起。

    护士满面潮红地推门而入,细声询问道:“你是病人家属吗?”

    还未等权夜开口权果便接了话,权果抬起他萌萌小脸像是得了奖励般骄傲的指着郑夕晨说道:“这是我妈妈!”又望向权夜说道“这是我爸爸!”

    权夜听后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让权果先进去陪着郑夕晨拿出拨通了助理的dian hua。

    “权总有事吩咐?”

    权夜面如土色地遥望着远方,冰冷却又磁性满满的声音在这医院的走廊里回荡着:“这件事,必须给我彻查,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是谁动的手脚。”

    “好的,权总”

    挂断dian hua,权夜转身快步走到病床旁拉起郑夕晨的手,就静静的望着郑夕晨的侧颜,发神的望着。

    “你们可以进去照看病人了”医生的话音打断了权夜的思绪,临走时更是提醒权夜:“病人的身体十分虚弱,好好照顾她!”

    得到了确切的da an,医生也不再含糊,面色十分凝重的说道:“既然你们是她的家属,那就好说了,但是你们也不知道看这点儿?不能什么东西都让病人乱吃!”

    “那请病人家属同我一起去ban li住院手续!”

    护士柔和地看了眼长相乖萌可爱的权果,朝着权夜娇滴滴地点了点头。

    权夜愣了愣,眼神时不时地瞥向了站在一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权果,薄唇轻抿。

    现在是特别时期,就算权果要耍性子也应该知道分寸。

    权夜三步作两步地走到刚走出来的医生的面前,满面紧张之色:“医生怎么样了?”

    “你是里面那位xiao jie的家属吗?”医生取下医用口罩,眼神中满是肃穆:“你是她哪位家属?”

    就在权夜唇齿蠕动间,权果不知何时竟已出现在他和医生的中间,大大的眼眸中满是晶莹的泪水。

    “她是我的……妈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