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100章:昏厥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xiao jie!郑xiao jie你怎么样了?”管家大惊失色地匆忙走上前去托起郑夕晨的脖颈,在感受到她脖颈处的大动脉还在跳动的时候,他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还没有什么大事。

    只见那临时工颤巍巍地不断地发着抖,似乎都不敢再去看一眼里面的东西一般:“管、管家……你、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们家里死人了啊?”

    一大清早,天还未彻底亮堂起来,整个权家便充斥着一声尖叫来。

    “死人?你在瞎说什么?”管家面色铁青,大清早的居然就说这样的话,真是不吉利!

    说罢,他便推开了临时工朝里面看去。

    “啊——”

    “你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去叫小少爷起床?没有听见少爷说的话吗?”

    “啊!是、是!”临时工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吓吓得不轻,至今都还没有彻底缓过神来,这下被管家特别叫了一声,才马不停蹄地朝着权果的房间跑去。

    道路两旁的树木整齐地排列着,以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不断地朝着后面奔跑,渐渐地就连它们的残影都看不清了。

    权夜紧紧地攥着方向盘,时不时地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郑夕晨那边看去。

    只见现在的郑夕晨就像一个没有骨头的人似的,软软的瘫坐在座位上,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可言。

    她原本丰润饱满的樱唇此刻变得犹若非洲干裂的土地一般骇人,只有她时而自鼻中吐露出来的轻哼能勉强证明她还活着。

    看着这样的郑夕晨,权夜的心中焦急万分,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就连红绿灯都没有办法等待,车后有不少的交警在后面叫嚣着,可他哪来的时间去搭理那些无聊的人来浪费时间?

    此时此刻,权夜才觉得从家里到医院的路程是真的好长好长,明明才过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却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医生!急救室!”

    一到医院,权夜便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紧紧地抱着面色白的吓人的郑夕晨来到了急救室的门口,朝着里面大声的喊道。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你保持安静!”

    工作人员不断地劝阻着权夜,可终究是功亏一篑。

    在权夜的强烈要求下,医院也只能不得不让他在这个许多医生都还在休息的时间段里为郑夕晨单独打开了一间手术室。

    手术室的灯亮起的那一刹那,权夜的心却并没有得到平静。

    他从未有过这般心不在焉的感觉,在这一刻,他只希望在里面的人是自己,而不是那个为了家庭,坚强的扛起一切的那个女孩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郑夕晨在里面呆了多久,权夜已经不再细数。

    他就像一尊雕像,在那里直挺挺地杵着,从开始到现在,从空无一人到现在的人满为患,从医生护士的来来往往中,他依旧保持着一开始的那个姿态,从未变过。

    就连权果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医院,看见那般疲乏的父亲,他都不敢上前打扰他。

    “爸爸……?”

    权果胆战心惊地走到权夜的面前,他已经知道了自己送给郑夕晨的波板糖导致了郑夕晨进了医院,那一刻,他的心仿佛堕入了深渊。

    他才深深地意识到,那个什么土地爷爷,根本就是大骗子!

    听到权果轻颤的呼唤,权夜长久没有动过的手指才终是一松,轻轻颤了颤。

    他狭长的眸微抬,眸底没有丝毫的多余色彩。

    “权果,你告诉爸爸,那糖你是从哪里来的?”

    权夜知道,就凭权果这个小孩子,是肯定不会想到这样的计谋的,更不用说在糖里面下毒,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在一边指导着他到底该怎么做,作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权果根本就不知自己应该做什么,到底该怎么做!

    权果小嘴不断地颤抖着,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还害得夕晨姐姐生死未卜,横竖都是他的错,权夜这般严厉地对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一个脏兮兮的老爷爷说,他是土地爷爷,可以帮我,然后让我把这个糖给夕晨姐姐吃的……我……我也不知道嘛……呜呜……”

    权果的心里讨厌极了那个给自己糖的脏老头,果然陌生人的话还是不可以信!

    要不是因为他,夕晨姐姐也不会变成这样!

    权夜眉头紧皱,长时间的等待令得他声音都有些许嘶哑起来:“不要哭。”

    他转身捏紧权果小小的肩膀,眸间满是疲惫之色,却还是不愿意就此离开去休息一下:“你是个男子汉,你不可以哭。”

    “可、可是……可是我,是我害了夕晨姐姐……都是我不好,呜呜……”权果害怕极了,他怕郑夕晨会因为他,像他妈妈一样,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要他了。

    不知为什么,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那个和熊住在一起的小女孩,他好害怕自己变得和她一样,但是她有着熊陪伴着她,而自己呢?什么都没有。

    权果满是泪水的眼眸投向那禁闭的手术室,心里不断的为郑夕晨祈祷着,希望她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才好。

    “老天爷啊,如果你能听见我说的话的话,请你一定要保佑夕晨姐姐啊。权果答应你,以后绝对要做一个乖孩子,不再到处乱跑,会好好的保护好夕晨姐姐,不让她受到伤害的……”

    听着权果的话,权夜的眼底满是复杂的神色。

    “少爷,你累了便回去休息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小少爷守着郑xiao jie就行了。”管家担忧地对权夜说道。

    他待在权夜的身边那么久了,自然很是懂权夜,哪怕就是轻微的一举一动,他都能从中揣测出权夜心底到底想着些什么。

    这次他为了郑夕晨,在这里站了太久了,就算是一个身体十分强壮的人怕是也受不了,更何况是他呢?

    然后权夜此刻就像权果一样倔强,坚定地摇了摇头,依旧挺拔的站在那里。

    她还在里面,他又怎么可以走呢?

    他想要成为第一个知道她情况的人,他不可以就这样轻易地丢下她不管。

    她还在里面,她是一个人,这总会让他想起那一夜她就像是一个小孩一样,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孤零零的孤寂背影令人心疼。

    而现在,他说了他不会再让她难过的,他又怎么会独留她一人在这里?

    就算到时候等到的消息是再坏不过的消息,他也不会后悔自己曾站在这里站了那么久,和她一起,在这个充斥着药水气息的地方,一起奋战了那么久。

    “我说过,我会陪你,我便会做到。”

    哪怕天荒地老。

    管家满是皱痕的眼眸微垂,也知道这一次的小少爷怕是闯了大祸,只能点头应是。

    转身看向角落里那被郑夕晨重新包装好的大半块的波板糖,管家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这要是怎样的珍藏,才会在自己昏倒之际都还想着要包装好,然后藏到角落里不被人发现呢?

    下一秒,权夜便顶着一张满是起床气的臭脸来到了洗手间外,刚想要发作好好说一顿管家,却在里面发现了已然晕倒的郑夕晨。

    他瞳孔忽的一缩,三步作两步地走上前去从管家的手里接过郑夕晨,心里一紧:“郑夕晨你怎么了?你说个话啊!”

    忽的,他的眼角瞥见墙角里被她咬了一口,却依旧收拾包装的好好的权果送给她的,波板糖,眉目猛然一沉。

    “权果呢?让他给我过来!”权夜大声地吼道。

    下一刻便将郑夕晨整个人都横身抱起,对管家说道:“我现在马上把她送到医院里面去,等权果收拾完了,让他直接给我到医院里来!”

    但即便是这样,郑夕晨的情况也绝对不容乐观。

    在这个奢华的卫生间内,只有郑夕晨孤零零地瘫软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她的眼微颤着外翻,整个人都神志不清的,若不是管家眼细一些,恐怕还真的就以为在这里躺着的其实就是一个死人了!

    “唉……可惜小少爷还是太小了。”

    他不明白郑夕晨对他有多好,他甚至都不明白郑夕晨在他的心中的地位是如何。

    等权夜醒来,睡意还未散去的时候,不好好拿他这个老骨头出气才怪。

    管家有些许不耐烦地看着站在那里浑身发抖的临时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却把她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一惊一乍的。

    “发生什么事了?”管家一脸严肃地看着大清早来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心里满是懊悔。

    他就不应该这般倏忽地随随便便请一个临时工来家里帮着自己打扫卫生,现在好了,天都还没有彻底亮,早餐也都还没有给权夜他们准备好,他们便要被这个新来的临时工给吵醒了。

    “啊!管家!我、我我我我……”

    “你到底怎么了?说话说清楚一些!”管家眉头紧皱,他已经听见了权夜穿着拖鞋赶来的声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