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9章:糖果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你说什么?权夜说要和郑夕晨那个女人结婚?”

    偌大的张府内,张晓蓉自农家乐一回来就着手招办和权氏断绝来往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张老便先一步剥夺了她的权利,还将她关在了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都快要憋疯了!

    权夜眼眸微眯,张了张嘴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权果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看着郑夕晨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很是难受,可是究竟是哪里难受他也说不清。

    权果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应该没有那么有心计才对,估计是他想多了吧。

    “既然你都已经买了礼物了,那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了?”权夜一把揽过郑夕晨的肩,嘴角轻轻上扬,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

    “我回来了。”

    果不其然,张晓容的大嗓门之后,张老很快便出现在了大厅内,只不过因为身子还未完全恢复的原因,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他的步伐甚是虚浮,走起路来更是飘飘然的,很容易让人看出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

    张晓容一看见张老,几番挣扎之下终究还是放开了医生,脸色怪异地说道:“爷爷……”

    “哼!你也知道叫我爷爷!”张老冷哼一声,视线淡淡的从医生身上扫过,“你看看你现在这像个什么样子?你还当自己是张家的大xiao jie吗?”

    张晓容也知道自己失态了,悻悻然地松开了抓紧医生的手,可心里却根本就没办法消气,气呼呼地跑到张老的身边委屈巴巴地说道:“可是爷爷,权夜他居然真的要和那个什么都没有还欠了一屁股债的郑夕晨在一起!”

    张晓蓉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自从郑夕晨出现之后,她的生活里就好像多了一滴巨大的污点一样,每每自己想要做什么,她都会恰当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让自己功亏一篑!

    无论是权果还是权夜,就连权家的那个老管家都好像被这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不断地替她着想,全部都觉得她浑身上下都十分的完美,而她张晓蓉呢?却只不过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应付的女人!

    她什么时候都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了?

    现在,郑夕晨居然还想要嫁给权夜?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被允许!

    张老也是眸色一沉,拄着拐杖的手上老茧纵深,“权夜应该不是这么不懂得是非的人,他应该有他自己的理由。”

    “他能有什么理由啊!”张晓蓉不乐意了,本来权也就是他的,而就算权夜有理由,又能有什么理由?郑夕晨能给她什么?

    事业?权利?金钱?

    她一样都给不起!

    这样不起眼的女人,为什么权夜偏偏就会看上她?

    “你既然觉得权夜这番举动很是胡闹的话,那你倒是自己去找他要一个说法去啊!”

    张老冷哼一声,张晓蓉不经过他的同意就要和权氏断绝经济来往的事情他都还在生气着呢!现在还又来了一件权夜要结婚,结婚的对象还不是自己的外孙女的大事儿!他本就不怎么样的身子又怎么受得了?

    只见他忽的弓着腰,面部浮现出一抹发青的潮红来,很是难受的样子。

    “爷爷!”

    “张老!”

    医生见状立马走上前去替张老把脉起来,眉目只见十分的凝重。

    “张老,这几天你还是好好地在家里或者是在医院里静养的好,千万不要再为了一些事情大动干戈了。”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得很!”张老一派倔强地挥了挥手,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医生的话放在心上,只见他匆匆一瞥张晓蓉,眼底掠过一抹灰暗,随即对医生说道:“你走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的是分寸!”

    只待医生默不作声地离开了之后,张老才将所有的人除了张晓蓉都驱散了出去。

    张晓蓉坐立不安地坐在那里看着张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没有想到张老的身体居然已经差到了这样的地步来,这让她很是意外的同时,也觉得很是难受。

    张老干咳着,喉间忽的涌出一抹腥甜来,却被他硬生生重新咽了下去。

    “晓蓉啊,爷爷现在老了,你也知道你爸爸其实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我是根本就不想靠着他把我张氏发扬光大了,凭他的实力,没有把张氏搞垮我都该谢天谢地了!”

    张老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都说富不过三代,自张晓蓉刁蛮性格养成的那个时候开始,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的。

    张氏唯一的顶梁柱只有他一个人,一旦他倒下,张氏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张晓蓉和她的父亲手上继续发展下去,消失,那也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现在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然没有办法继续在工作上出心出力了,所以他一直想着把张晓蓉嫁给权夜,这样的话至少张氏有危机的时候,权夜作为一个女婿也不会坐视不管。

    他可不想看着张氏毁在自己的手上。

    可是现在权夜居然还搞了这么一出来,他就算想要动些手脚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张晓蓉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听着张老讲话,表面上看上去唯唯诺诺的,可是心里却根本没有将张老的话听进去。

    就连张老刻意嘱咐她的,让她不要再去找郑夕晨的麻烦这句话都没有听清,只是一个劲地在那里点着头。

    “晓蓉!我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张老眉目一瞪,血丝满布的眼珠上满是疲惫之色。

    “记住了记住了,爷爷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

    张晓蓉笑嘻嘻的回答道,然而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她的笑容看上去充满甜腻,像极了郑夕晨房间里,那硕大的波板糖,合着柔和的阳光一起,散发着难以让人拒绝的清香。

    郑夕晨坐在床上,看着这糖果,喉间不自觉地闪过一抹饿意。

    她真想,一口将这波板糖吃掉。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想让我冷静?我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换做是你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女人要嫁给别的男人了,你会高兴?你会平静?”张晓容此刻可谓是气急了,只要一想到郑夕晨的脸她就恨不得把她给杀了!

    明明她走之前给了郑夕晨一个烟雾弹的,为什么这个女人都不心疑呢?

    张晓容自然是想不到权夜和她分开之后就主动和郑夕晨解释了,毕竟在她的记忆里,哪怕是对颜怡,权夜也没有那么主动的时候,再说了,她也不觉得郑夕晨的魅力有那么大。

    张晓蓉炸毛了一般唰得抓起在那里有些许哆嗦的医生的衣领,满面铁青地大声吼道:“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消息?权夜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那个女人她凭什么!”

    医生被突然变得癫狂起来的张晓容吓了一跳,心底也是暗自数落着自己的倒霉。

    怎么偏偏一出来就被这个大xiao jie给抓着问来问去的呢?还偏偏问的都是关于另一个不好招惹的大老虎的问题,一个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本来权夜就无所谓他说不说,医生也没有放在心上,根本就不在意,所以张晓容问的时候他也没心没肺地,可现在张晓容这般激烈的反应,他就知道自己怕是闯了大祸了。

    “张xiao jie你平静一下,要保持好良好的心境才是,不然对身体不好……”

    现在好不容易能够出来了,结果一听见就是权夜说要和郑夕晨结婚的消息,她怎么能心安理得地继续呆在家里?

    权果心头一堵,可还是结结巴巴地说道:“啊,嗯……妈、妈妈……”

    医生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张晓容是无论他说什么都不会听的,索性也不再多嘴,静等着张老的到来。

    “你又在发什么脾气?”

    “我出去给你买了一个礼物……”权果抿了抿嘴,有些迟疑地从自己的背后拿出那色彩斑斓的波板糖来,眼底满是迷茫:“我、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就随便买了一个糖果……”

    在权夜的小心搀扶下,郑夕晨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从权果的手中接过糖,笑意盈盈的模样在此刻甚是美丽:“谢谢,我还以为你真的生我的气,然后跑出去再也不想理我了呢。”

    一见权果回来了,权夜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回来的一样。

    而郑夕晨却很是激动,若不是因为自己腿脚不方便的话,她早就想扑过去问他到底怎么了,告诉他,她不是故意要骗他的。

    郑夕晨知道,要想权果这么快就接受自己实在是过于强人所难,她从一开始就深深地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怎、怎么会呢夕晨姐姐……”权果心虚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殊不知他的这番举动落在熟悉他的人的眼里实在太明显不过。“我、我只是想给你买些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