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8章:致命诱惑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然而权果一看这个波板糖,虽然看上去确实很美味可口的样子,可是一想到这个波板糖是从那个脏老头的怀里拿出来的,他就一阵反胃。

    “不不不我不要,老爷爷你还是给别人吧!”权果使劲地摇着头,转身就要走,却被那脏老头一把拉住。

    耳边忽的出现一道沧桑的过分的声音,把还在哭泣的权果吓得忽的一惊,转眼就停下了自己滔滔的哭啼。

    郑夕晨下意识地想要上前去追权果,却被权夜眼疾手快地抓住:“你疯了吗?你现在身体是什么样的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你是谁啊?”

    权果不住地哆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想要离眼前这个看上去就不怎么正常的老头子远一些。

    “权果!”

    “那是当然的,我现在连你心里在烦恼些什么我都知道。”说着脏老头很是得意地笑了笑,龇牙咧嘴地笑道:“你的爸爸是不是给你找了一个后妈啊?但是你还想要你原来的妈妈对不对?可是你的爸爸好像一点也不想让你去找那个妈妈,我说的可对?”

    “对对对!”权果的脑袋就像拨浪鼓一样不断地点着头,一开始的所谓怀疑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有的只有对这个脏老头的无限信任。“你认为我该怎么办?”

    “咳咳,看见这个波板糖没有?它能帮你。”

    权果从脏老头的手上接过波板糖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却一直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个糖可以帮我?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啊。”

    “你不是想要你的妈妈吗?只要你把这个糖给你那个将要和你爸爸结婚的那个女人吃一点点,你就可以见到你妈妈了!”脏老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仿佛已经预见了郑夕晨吃下糖果之后的事情。

    权果拿着手中的波板糖,心底满是疑惑。“这个糖……不会有毒吧?”

    “怎么会呢,我可是土地爷爷啊,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别人呢?”脏老头一本正经地转了一圈,轻咳嗽了两声,说道:“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要害你的样子吗?”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难道你不想见你的妈妈了吗?你难道就不想要一家人团聚了吗?你不要忘了你的妈妈是谁!现在待在你家里的那个女人,只不过是想要谋取你爸爸的财产而已!”

    见权果这个小子一直执迷不悟的样子,脏老头有些急了,就连说话都开始跟着手舞足蹈起来。

    “你骗人!夕晨姐姐才不会是那样的人!她是真心对我好的!”权果一听这个脏老头在说郑夕晨的坏话,心底很是不能接受。

    就算郑夕晨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新妈妈,可是他也是打心底喜欢郑夕晨的,哪怕她现在做了自己不能轻易原谅的事情,他也不能允许别人在他的面前数落她半点不对。

    “哼!如果不是这样,她为什么要和你爸爸在一起?她的任务应该是把你照顾好,而不是为了和你爸爸在一起!”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她这么久以来之所以对你这么好,全部都是因为想要靠着你接近你爸爸而已,实际上她一点儿也不喜欢你!只要和你爸爸在一起了,你就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了,到那个时候你认为她还会像现在这样对你好吗?”脏老头眼神一凝,灰黑色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耐。

    权果嘟着嘴,看着手中五彩斑斓的波板糖,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她真的在乎你,怎么现在都还没有跑出来找你?你以为你对她好,她就会对你好吗?”脏老头见权果还不死心,继续对他说道:“还不快回去?到时候她真的和你爸爸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就再也没有好日子了!”

    脏老头的话像是给了他巨大的信心和理论支撑,权果颤抖着捏着手中的波板糖,尽管眼底依旧满是疑惑,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步伐朝着家里走去。

    他的身后,脏老头渐渐咧开了嘴角,那些所谓的“路人”也都停了下来走到了脏老头的身边。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土地爷呢,真的是。”

    “现在任务也完成了,我们该回去找神锋的老总要报酬了,嘻嘻……”

    听着身边同伴的议论声,“脏老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佝偻着的脊背忽的挺直,脸上的装束被他随意地一抹便去掉了大半。

    “妈的,可累死我了。真希望这个小兔崽子能有些用吧,那个女人对权夜应该很重要,贺磊那个老家伙也说要把那个女人给搞死,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你们觉得凭着那老家伙的狐狸劲儿,他能给我们报酬?”

    “这……说的也是,可是我咋觉得那小屁孩儿很不靠谱啊,他真的会把那糖给那个叫郑夕晨的女人吃吗?”

    听到这儿,“脏老头”不怀好意地笑着,一口黄牙显露无疑,十分的难看恶心:“不吃也没事儿,万事都要留一手,只要那个糖在权家就可以了……”

    一路走回家的权果却依旧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人都变了一个模样,更没有想到所谓的土地爷爷也只不过是一群人给他演的一出戏。

    他一路上都在盯着那波板糖发呆,刚到门口还未进去,便在窗边看见郑夕晨被权夜搀扶着,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

    而权夜似乎对她也满是宠溺,就算是权果也从来没有从权夜那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不知不觉中,脏老头的话便无时无刻回荡在权果的脑海里,看着面前他们惺惺相惜的画面,权果紧紧咬着下唇,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光。

    他越是看着他们,就越是觉得脏老头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他们之间是那样的亲密无间,就好像没有他也一样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说不定还会嫌弃他麻烦,碍他们的眼!

    “我才不会让你这样的女人当我的妈妈……我绝对不要!”

    那老头听权果这么说,不但没有打消自己的念头,反而更是神秘莫测起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可是这里的土地爷爷,你这心里的小九九我怎么会不知道?”

    “呸呸呸,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还土地爷爷呢!我才不信!”

    “不信?你看看着街上的人,有哪个人是看见我的吗?”

    脏老头也是被权果这一出搞得一头雾水,他知道自己脏,可是也没有那么脏吧?这个小屁孩就这么嫌弃自己的吗?

    老头揪着嘴,大张着他那黄不溜秋的牙齿,鼓着他的腮帮子大声说道:“小鬼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这么嫌弃老头子我的吗?我可是能够帮你的人,你应该觉得荣幸才是!”

    “你说你能帮我?你能帮我什么啊?”权果嫌恶地打量了一番老头,可是长期的教养熏陶下,他这样的内心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无奈地砸了咂舌:“老爷爷你连我在烦恼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开玩笑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说起小这个字,权果就觉得很是气愤。

    为什么在权夜他们的眼里,自己就一定是一个小孩子呢?他明明已经长大了不少了,很多东西其实他都懂的。

    “啊啊啊啊不要碰我啊!我不想吃糖我不喜欢吃糖,你去找别的小朋友好不好?老爷爷我错了啊!”权果被他抓住的那一刻就像是一个发了疯的小毛头一样,疯狂地摇晃着他的头,就差眼泪花了。

    老人贼兮兮地笑了笑,似乎跟本就不介意权果对自己的疏远,没有自觉地继续靠近着,满口的黄牙露出来,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根大大的波板糖,像是要you huo权果似的:“小朋友你看看这个棒棒糖好不好看啊?”

    语毕,老头子还很是得意洋洋地翘着他的胡子耀武扬威地在其他的人的面前晃荡了好几圈,他们好像真的看不见他似的,直接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看都不看他一眼。

    权果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张大嘴巴问道:“你你真的是土地爷爷……吗?”

    郑夕晨知道权夜说的很有道理,也知道自己现在勉强追上去也只不过是在给权夜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她紧咬着樱唇,水眸中波连流转。

    “放心吧。”

    “可是权果他……”郑夕晨柳眉半皱,她也知道现在的她就连平常的走路都没有办法,更不用说去追一个跑出去的小孩子了,她的腿脚根本就无法支撑起她的剧烈运动。

    “没关系,我会让人去追他的,再说了,他比你都还要熟悉这里,你担心什么?他会回来的。”权夜眉目一紧,越看着她这般面色苍白的样子越是觉得心疼。

    “呜呜呜……爸爸是笨蛋,为什么要这样啊……我们明明说好了的。”权果大哭着跑到了大街上,不知不觉间已经跑的越来越远……

    “小朋友……你在哭什么?”
小说推荐